未分類

下午四點。

她和同學一起討論功課,輪到她發言時,才想起自己根本沒準備。

下午五點。

她回家,因為走神,坐公車坐過了站。

下午六點。

她洗碗打碎了一個碗。

……

她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了,過去三個小時了。

他肯定已經沒在那裡等了吧?

她覺得心裡沒來由空蕩蕩的,很慌很亂。她決定打開電視看,分散注意力。

電視里正在播放一則新聞。播音員流利的法語像春風,像細雨,像潺潺流水般從嘴裡流出。

有人稱讚法語是貴族語言,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

可是顧九九此刻聽到卻是全身冰涼。

因為播音員說,在中心廣場那邊,剛剛發生了一場事故。

一輛失控的輕軌車衝進了商場,造成了上百人的傷亡……

顧九九隻覺得全身血液在那一刻逆流,手腳冰冷。

那個傻瓜,他……不會還傻傻在那裡等著吧?

她想也沒想,抓起鑰匙和錢包就往外沖,衝到街上攔了一輛計程車。

上車后眼淚一直流,不斷懇求司機再開快一點。

求求你,容若,你千萬不能出事!

她想起無數的日夜,她想起無數的朝夕相處。

她想起容若每天給她做飯,送她顧小白。

她想起在黑暗的巷子里,容若如天神降臨衝出來救她。

她想起那個停電的大年三十,他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

她想起自己打扮得像個公主,在漫天煙花下的遊艇上和他翩翩起舞,還有他那深情的告白。

「不管我在哪裡,只要你叫我,多大的風雨我都會來。」

那個男人傻傻在她身邊守護了兩年,現在他千千萬萬不能出事,否則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因為事故,進行了交通管制,司機扭頭提醒她前面汽車不讓進了。

都市之不死天尊 顧九九匆匆付了車費,下了車,一路狂奔朝著出事的中心廣場跑去。

她好後悔,他只是希望她能夠陪他過生日,他陪著她做了那麼多事情,為什麼她這麼自私?

容若,求求你,千萬要好好的!

她拚命的跑,全力的跑。

中心廣場已經亂成了一團,到處都是救護車、消防車和警車的警笛聲,就像是一片人間煉獄。

她哭著,在人群中拚命喊著容若的名字。

四周全都都是涌動的,奔跑的人群。

顧九九困在其中,覺得天旋地轉,在法國馬賽的街頭,兩年前痛徹心扉的感覺再次捲土重來。

容若、容若……

她一遍遍喊著他的名字……

就在顧九九六神無主的時候,剛好有一個擔架被抬了出來。

那人的臉上蒙著白布,看不到臉,可是一見到他身上的衣服,顧九九幾乎魂飛魄散。

她不顧一切的沖了過去,大喊著:「等等!」

醫生以為她是家屬,停了下來,看著她說:「這個人已經去世了。」

她慢慢地走過去,心臟幾乎都要停止跳動了。

天啊,這好像是容若下午穿的那件衣服,他難道……難道真的出事了?

就在她顫抖著手指要揭開那個人臉上蒙著的白布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九九!」

顧九九在一瞬間全身都僵硬了,緩慢的回頭,看到容若站在不遠處,他那張溫和英俊的臉上全是焦急的神色。

夢裡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她的眼淚一瞬間就流出來了。

容若大步走了過來,表情十分緊張,四處檢查她身上有沒有受傷,連聲說:「你沒事吧?我到處找你……」

顧九九整個人都像是傻了一般,獃獃的,也不說話,眼淚一直流個不停,就那麼看著容若。

容若急壞了,不停地道歉:「都怪我,不該約在這裡見面。你有沒有受傷?」

顧九九不吭聲,就那麼死死的盯著他,生怕一眨眼,眼前的男子就不見了。

容若懊惱不已,不住的自責,就在這時候有一群消防員背著裝備往裡面沖。

人群推攘著,容若生怕撞到她,伸手把她護在懷裡。

等到那些人走了之後,他正打算放開顧九九,誰知道她突然伸出手環住他的腰,把臉埋在他的胸口,怎麼也不肯放開。

「九九,嚇壞你了吧?沒事了,別怕,有我呢。」他柔聲安慰,伸手輕輕攬住她的肩膀。

「容若!」她喊道。

「嗯?」

她終於抬起頭,長長的睫毛上,掛滿了淚滴。但是她的眼睛卻亮晶晶的,心中剛才的悲痛全都被欣喜代替。

她盯著容若,語調有些堅決地說:「我們在一起吧!」

一時之間,容若都有點反應不過來。

過了好久,他的腦袋才緩緩地轉動了起來。

她剛剛是不是說了,要和他在一起?

他的心底,突然間就升起了一絲希望。

他眼睛亮了亮,聲音都有些顫抖,道:「九九,你剛剛……是什麼意思?」

顧九九把腦袋往他懷裡縮了縮:「我說我們在一起吧!」

容若顯得很激動,他伸出手,抓了她的肩膀,繼續追問:「九九,你答應做我的女朋友了嗎?你同意了嗎?」

顧九九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眼帘,心中滿滿都是失而復得的感動和滿足。 容若手上卻加大了一些力道:「回答我!」

顧九九抬起頭,臉上帶著笑,盯著容若,說:「是啊。」

容若突然就笑開,他的手猛地一個用力,就將顧九九扯入了自己的懷中緊緊地抱著,力道大得彷彿要將她壓進他的身體里。

他聽到耳邊傳來顧九九很輕很淡的聲音:「容若,生日快樂啊……」

容若談戀愛了,追了兩年的法國洋妞終於追到手了。

這個消息發到帝都朋友微信群的時候,瞬間炸了。

北冥夜看了眼炸開鍋的微信群,隨手發了個消息:「什麼時候把這金髮碧眼的外國妞照片發來看看?」

容若:她害羞。

北冥夜:單身狗感受到了一萬點的傷害。

顧九九洗了水果出來,看著盯著手機笑得嘴都裂到了耳後根的容若問:「你在看什麼?」

容若放下手機,從她手裡接過水果,說:「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幾個兄弟,全都在帝都呢,回頭我介紹你們認識。」

顧九九有些羞怯,她答應了做容若的女朋友,兩人已經交往了一段時間,可她還沒想好要去面對他的朋友圈子。

容若見她有些羞澀的可愛模樣,眼睛都快看直了。

心想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可不能隨便讓那幾個紈絝公子看見。

他馬上改口說:「美得他們呢!哪能隨便讓那幾個小子見?回頭他們嫉妒我可就壞了。」

顧九九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頭。

容若送了瑪蒂達和里昂一張五星級酒店的消費券,讓他們今晚出去玩,不要回來。

瑪蒂達知道容若和顧九九在一起了,嬉皮笑臉的保證今晚絕對不會回來打擾他們。

家裡就剩下他們兩個人,這讓顧九九覺得有些尷尬。

容若穿起了圍裙,說要給顧九九做一頓大餐。

顧九九幫著打打下手,偶爾互相對視一眼,都能從對方眼中看到溫柔如水的深情目光。

兩人儼然一副居家過小日子的模樣,可把容若心裡給美死了。

容若果然不愧是暖男,溫柔體貼,帥氣多金,廚藝滿分,實力賣萌。

紅酒、鮮花、飄著香味的法國小牛排,一切都是那麼美好,那麼浪漫。

就連顧小白今晚都有一份罐頭,在容若的腳下蹭了蹭。

容若舉起了酒杯:「九九,為了我們認識第700天慶祝。」

顧九九忙不迭舉起了酒杯,和他輕輕碰了一下,驚訝地說:「你記得這麼清楚?」

容若笑著說:「當然!只要是和你有關的事情,我全都記得清清楚楚,我還要記住以後的每一天,等我們老了我慢慢跟你說。」

顧九九心中充滿了甜蜜,這樣甜言蜜語的情話,誰聽了都會身心舒暢。

吃完飯,顧九九窩在沙發里,手裡拿著電視遙控器,問他:「看電影嗎?」

容若說好,走過來在沙發上和她並排坐下。

他伸過手臂,把顧九九輕輕攬過來,靠在他的肩膀上。

氣氛突然就變得曖昧,顧九九心撲通撲通跳得好快,臉皮開始發燙。

她和容若認識兩年,正式交往也有一段時間了,可容若一直都很紳士,兩人雖然一直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卻從沒有任何過分的行為。

可現在,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容若就只是這樣單純的摟著她,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其實此刻容若心裡正天人交戰,但又很理智的知道絕對不能做什麼,否則怕自己一發不可收拾。

這是一部法國老舊的愛情片,本來法國人就是出名的浪漫,很快電影里女主角和男主角就親熱的擁吻起來。

顧九九靠在容若的懷裡,能夠清楚的聽到他的心跳得很快。

一對熱戀中的男女,又看著這樣的電影,顧九九能感覺到氣氛越來越詭異了。

她心跳得好快,好緊張。

她感覺到容若熱熱的呼吸噴在她的頭頂,然後慢慢的下移,他溫熱的唇落在了她的額頭上,耳珠上。

她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要燒了起來,她的身子緊繃著。

他的呼吸慢慢靠近,再靠近,吹拂在她的臉上……

就在他的吻要落在她的唇上時,突然響起了一陣突兀的手機鈴聲。

緊緊靠在一起的兩人被驚得迅速分開,尷尬不已。

「我……是我電話。」顧九九臉紅得像要滴血。

容若干咳了一聲:「那就接吧!」

顧九九紅著臉,手忙腳亂的將電話接起來,只聽了一句臉色就變了。

容若見她神色慌張,忙問:「發生什麼事了?」

顧九九急得幾乎快要哭出來:「是我妹妹打來的,我爸爸中風住院了。」

突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兩人再也沒有那個心情了。

顧九九六神無主的開始收拾東西,說要回國。

自從兩年前,顧寶山得到了北冥夜給的項目之後,從此生意就越做越大。

顧寶山抓住機遇,這兩年發展得飛快,索性直接把公司搬到了帝都。

可正因為發展得太快太急,顧氏根基不穩,股盤前日突然出現大動蕩,顧氏在帝都還沒有來得及站穩腳跟,就受到了重創。

顧寶山一著急就中風了,顧柔已經趕回去了,這才打電話通知顧九九。

容若了解了情況,安慰了她兩句,然後訂了兩張機票,說陪她一起回去。

顧九九本就六神無主,聽容若說會陪著她,一下就覺得安心許多,心中對容若更是感激。

這兩年早就習慣了依耐容若,只要有他在,她就什麼事情都不怕。



兩人火急火燎地坐了第二天的飛機回國,一下飛機,就直奔醫院。

在醫院見到了哭成淚人的梅秀鳳和顧柔,還有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顧寶山。

更糟糕的是,病房外還圍了一群要債的股東。

梅秀鳳在病床前,不住地哭道:「這可怎麼辦,老顧你怎麼中風了,我以後該怎麼辦啊?」

反倒是年紀小小的顧柔沉著冷靜,勸道:「媽,你先別急,事情總會有辦法的。」

「柔兒,我們先出去說。」顧九九拉著顧柔走到外面。

顧柔有些疑惑地看著,顧九九身邊那個高大英俊的年輕人。 容若先開口說道:「你就是顧柔吧?我常聽九九提起你。我叫容若,是九九的男朋友。」

顧柔疑惑地看向顧九九,見到顧九九點了點頭。

顧柔這才神色凝重地開口:「姐姐,我們家現在的情況很糟糕。爸爸中風還在昏迷,那些股東要我們賠錢。這一次如果拿不出一個億,顧氏就完了。」

一個億!!

顧九九驚得嘴巴張得大大的,竟然要這麼多錢??

顧柔緊緊擰著眉,說:「都怪爸爸太急功近利了,把錢全都做了投資,眼下賬面上根本就沒有什麼錢。我怕我守不住顧氏,爸爸也醒不過來了……」

說完顧柔抬起手擦了擦眼淚,很勉強地扯了扯嘴角,說道:「姐姐你剛回來,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一定很累吧,你先回家休息。」

顧柔想了想,又寫了個地址給顧九九,說:「這是我們在帝都的新家。」

她頓了頓:「恐怕很快就要賣掉了……」

顧九九哪裡肯離開,容若哄著她道:「你在這裡也做不了什麼事,不如先回去洗個澡吃點東西,倒了時差,我們再慢慢想辦法。」

容若陪著顧九九回了顧家,守著她吃了東西,讓她先睡覺,明天再來看她,然後回了自己家。

lixiangguo

就是你必須要做武者登記註冊才行。

Previous article

穆臣沒有繼續剛才的話題,反而轉了個話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