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下一瞬間,哨兵甲已經替葉青羽做出了抉擇。

「殺!」

這位哨兵低吼一聲,雙手握住長刀,像是一頭獵豹一樣竄出去,殺向黑袍人。

「大人快走。」哨兵甲狂呼。

葉青羽沒有走。

因為黑袍實力太強,根本跑不掉。

「桀桀桀桀……」夜梟一般陰森的笑聲響起,黑袍只是輕輕一甩衣袖,哨兵甲就如被攻城錘擊中一般,狂噴鮮血倒飛了回來,手中長刀寸寸斷裂,身上不斷傳出咔嚓咔嚓的骨頭斷裂聲音,一身骨頭只怕是沒有一根完整的了。

葉青羽大呼,伸手接住哨兵甲。

「大人……」哨兵甲迴光返照,臉上露出一絲絲淡淡的笑容:「我沒有丟嚴大哥他們的臉,我捍衛了……哨兵的尊嚴和……和榮耀。」

葉青羽悲嘯,憤恨欲狂。

跟在自己身邊的最後一個哨兵命在旦夕,可惜自己卻無能為力。

「大人……我……我有個弟弟,在幽燕關……叫……叫葉從雲,他……他……」哨兵說著,口中突然噴出到兩的血漿,其中還夾雜著內髒的碎塊,身體劇烈地抽搐起來。

葉青羽明白了他的意思。

「放心,等我到了幽燕關,一定會找到他,一定會保護好他,你放心……我發誓。」葉青羽強忍著悲慟發誓道。

哨兵甲闔然逝去。

他是哨兵中最年輕的一個。

為了盡自己的職責、為了守護自己的榮耀而死。

葉青羽抱著這具年輕的屍體,久久無語,然後猛地仰天怒吼,黑髮狂舞,體內流竄著的內元瘋狂地催動,強忍著如萬針竄行的痛苦,瘋了一樣地沖向黑袍人……

黑袍人揚了揚手。

轟!

耳朵里傳來一道轟鳴。

葉青羽只覺得胸口一陣,喉嚨一甜,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這是他最後的意識。

然後他昏死了過去。

……

……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

葉青羽緩緩地蘇醒過來。

身體彷彿是浸泡在溫泉中一樣,那種熱乎乎的感覺傳來,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舒適,就像是重新回到了母胎羊水之中一樣,有一種道韻天然的感覺,玄之又玄,葉青羽一時之間也難以言說。

他努力地搖了搖頭,思維略微清醒了一些。

怎麼回事?

這是在哪裡?

我不是被那黑袍人給殺了嗎?

葉青羽一陣疑惑。

周圍一片黑暗,自己彷彿是浸泡在什麼液體之中,感覺奇怪至極。

我沒有死?

難道是被人救了?

更令他驚訝的是,自己體內的傷勢,竟然像是好了個七七八八,內臟已經不再疼痛,內元流轉也順暢了許多。

就在這時——

「呵呵,你醒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進了耳中。

是黑袍的聲音。

葉青羽一個激靈,立刻意識到自己把事情想簡單了。

「我這是在哪裡?」葉青羽大叫。

他發現,自己的手腳似乎並不能動彈。

四周空間的液體里,有一股奇異恐怖的壓力,將自己緊緊地固定在這裡,以一種盤膝而坐運功般的姿勢靜坐。

「別害怕,你現在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黑袍的聲音中,帶著一種令人顫慄的戲謔,道:「你這個小老鼠,一點兒都不老實,既然你不交出身上的寶物,那我只好換一個辦法來對付你了。」

葉青羽瞬間有一種莫名的毛骨悚然。

「沒想到啊沒想到,真是沒有想到,你小子竟然是罕見的【龍血聖體】,體內流淌著神龍的血脈,哈哈哈,【龍穴聖體】已經滅絕數千年了,居然被我給遇到了,哈哈,這可真是意外之喜呢。」黑袍的聲音中帶著一種變態般的興奮和得意。

「龍血聖體?那是個什麼東西?自己的體內,怎麼會有神龍血脈?」

葉青羽感到莫名其妙。

就聽黑袍繼續狂笑著說道:「所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哈哈哈,老天待我不薄啊,哈哈,找不到寶物也無所謂了,等我將你練成一顆【人丹】服下,就可以平添五百年壽元,返老還童,哈哈,這可是比寶物還要罕見的機緣啊!」

黑袍狂喜的大笑聲,從四面辦法傳來。

接著葉青羽猛然覺得頭頂一亮。

有光線照射進來。

黑袍興奮的近乎於猙獰的笑臉,出現在上方。

葉青羽借著光線仔細一看,自己竟然是被關在了一個兩人高的黃銅古丹爐之中。

————-

求月票啊 直徑一米的黃銅爐蓋,上面陰篆雕琢著飛禽走獸的花紋,都是上古時代的生物,花紋流溢著一種奇異的美感,滴溜溜地旋轉著,懸浮在丹爐的上方,發出嗤嗤嗤的奇異響聲。

葉青羽所處的丹爐,呈黃銅色,微光閃爍。

他整個人被容納在丹爐裡面。

丹爐的內部空間依舊極為充裕,不過卻又一種淡黃色的透明液體充斥爐中,將葉青羽頭部以下的位置都包裹其中,像是泡藥酒一樣的感覺。

而這淡黃色液體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聞起來似乎有種淡淡的幽香,但仔細辨別的話,卻又似乎是各種不同的材料熬制而成,有靈草寶葯的味道。

「呵呵,我明白了,看來之前外界都被誤導了,你之所以能夠在【結界峽谷戰場】中大出風頭,並不是因為你身有重寶,而是因為【龍血聖體】的原因,」黑袍人的聲音,在丹爐外傳了進來,透著一股難以掩飾的得意:「不過這更好,對我來說,一枚人族聖體煉製而成的人丹,絕對要比什麼重寶更加完美,哈哈哈……」

葉青羽掙扎了幾下。

身體晃動,但卻難以撕裂那股束縛著自己的奇異力量。

倒是那黃色的液體翻滾起來,有一些灌進了他的口中,嗆的他直咳嗽……

「哈哈,別著急,煉丹要九天才能成丹,如果你的意志足夠頑強的話,至少還能活六天,哈哈。」黑袍的聲音聽起來無比的陰森:「別怕,這丹爐中的百草神液,乃是我用了七七四十九種神葯靈草熬制而成,絕對算得上是稀世珍寶,你不知道,平常別人想討一滴這神液,都要付出巨大代價,我現在將你整個人都浸泡在其中,也算是你的造化了,哈哈哈哈!」

很快,葉青羽就感覺到,爐內的溫度緩慢地上升。

黃色【百草神液】逐漸散發出淡淡的金色氤氳,從丹爐上方的開口處流溢而出。

丹爐內的葯香越發地濃郁了起來。

葉青羽動彈不得。

但每吸入一口這【百草神液】的氣體氤氳,都會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體內的傷勢以一種可以察覺的到方式在快速地恢復著,肌膚骨骼之間的暗傷,還有體內亂竄的內元,都逐漸平穩了下來,緩慢地消失著……

葉青羽心中一動。

他不再反抗,反而是默默運轉無名心法,呼吸吐納,主動汲取吸收【百草神液】的藥力。

先把傷治好,然後再想辦法逃出去。

黃銅爐蓋飛轉,滴溜溜如一個黃金圓盤一樣,上面的飛禽走獸花紋已經無法看到,倒是那溢出的金色氤氳,在爐蓋的帶動之下,並沒有溢出丹爐,而是隨著爐蓋一起旋轉,隱約成為了混沌之狀,附著在爐蓋之上,越積累越多,然後又重新返回到了丹爐中。

也許是因為心情好,所以黑袍人話特別多。

「這次來到鹿鳴郡城,原本是為了另外一件事情,沒想到那件事情沒有辦成,卻發現了你這個意外收穫……」黑袍人難以掩飾自己的興奮心情。

以他這種年紀和地位經歷,居然如此興奮失態,可見那所謂的【龍血人丹】到底有多珍貴。

「哈哈,是不是覺得渾身舒爽,體內的傷勢正在快速地復原呢?」

「那是因為【百草神液】正在幫你療傷,在改變你的體質呢,哈哈,你知不知道,為了煉製百草神液,我花費了足足百年的時間,走遍了山川大河,才集齊了藥方所需的材料,原本是為了我自己續命用的,這下子便宜你小子了,哈哈哈哈!」

「我猜,你正在努力吸收【百草神液】恢復傷勢,提高實力,想要從丹爐里逃出來是吧?」

「別做夢啦,【雲頂銅爐】是我五十年前拓荒時,在一處上古遺址中得到,神妙無窮,還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從銅爐中逃出來,你死心吧,就是靠著【雲頂銅爐】,我才闖下了赫赫威名的【青鸞丹王】的稱號。」

黑袍人像是突然化身為一個話嘮一樣,撈到不絕。

葉青羽心中猛地一驚。

「【青鸞丹王】?你是青鸞學院帶隊訪問白鹿學院的陳長老?」葉青羽脫口而出地問道。

黑袍人話音一斂。

片刻之後,他突然又哈哈狂笑了起來:「就算給你知道了又如何,反正你都快要成為一個死人了,不錯,我就是青鸞學員的陳墨雲。既然知道了我的名字,那就老老實實死心吧,做個明白鬼,也算是你的運氣了。」

葉青羽沒有再說話。

【青鸞丹王】陳墨雲,的確是一個大名鼎鼎的稱號。

傳說這人不僅實力強橫,更是一位高階為的丹師,煉丹術出神入化,交遊廣闊,在十大院之中有著極高的名望,很多苦海境的強者,也會求他煉丹,是以在青鸞學院中,地位要比那些實力還在他之上的人更高。

這人名聲向來極好。

卻沒有想到,竟然會做這樣的事情。

孔空曾經提醒過葉青羽,如果他決定去青鸞學院的話,一定要注意這個陳長老,看來孔空應該是發現了一些什麼,葉青羽拒絕去青鸞學院,原本以為不會和這人再有交集,沒有想到這個陳墨雲真的是狡猾陰險到了極點,居然暗中追蹤而來。

一霎時,許多念頭在葉青羽的腦海之中閃過。

但他很快就明白過來,這個時候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立刻守住心神,不思外物,不為所動,運轉無名心法,努力恢復傷勢。

時間飛速地流逝。

轉眼之間,已經是一天一夜時間過去。

銅爐之中的溫度越來越高。

百草神液已經徹底煮沸,咕嘟咕嘟地沸騰起來,金色的氤氳越發地濃郁,丹爐空間裡面,已經不可視物。

葉青羽身上的衣物,已經徹底消融,赤身裸體地浸泡在這沸騰的神液之中。

好在以他的實力和肉體堅韌程度,對抗這種溫度,問題不大。

而此時,葉青羽的傷勢也已經盡數恢復。

他嘗試幾次想要破開丹爐的封印壓迫之力,破開丹爐而出,但卻都沒有做到。

丹爐的禁錮封印之力,比葉青羽想象的更加可怕。

「怎麼辦?難道這次真的要死在這裡?」

葉青羽大腦急驟地運轉。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活下去。」葉青羽在這一瞬間,想到了很多人,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在他的腦海之中一個一個緩緩地閃過。

他到了長眠在地下的父母,想到了父親臨終前諄諄教誨,讓自己去雪國皇室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想到父母在守城戰中蹊蹺重傷死亡的真相還沒有查明,想到了小蘿莉宋小君那蒼白虛弱的臉,想到了劍仙王劍如的笑,想到了嚴凡和哨兵們義無反顧地衝殺的場面……

原本猶豫的心,在這個過程中,慢慢地堅定了起來。

哪怕不是為了自己,那是為了那些因自己而死的人,那些還在念著自己的人,也一定要活下去。

葉青羽的心,逐漸變得清明了起來。

他不再胡思亂想,抱元守一,運轉無名心法,繼續吸收汲取百草神液的藥力,化作元氣補充己身,內元在藥力和丹爐的作用之下,源源不斷地提升著……

轉眼,又是一天時間過去。

算算時間,葉青羽在丹爐之內,已經被整整煮了兩天兩夜。

丹爐中的百草神液,已經被他吸收了四分之一多一點。

體內丹田世界之中,雲霞沸騰,第四枚元氣火種徹底達到了圓滿狀態,葉青羽乾脆直接在丹爐之中,藉助百草神液的力量,來開闢第四眼靈泉……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葉青羽的心神,徹底沉浸在了丹田世界之中。

lixiangguo

但是,每當凌天賜喊出一個超級家族的時候,他們的心就會狠狠的震動一下。

Previous article

聽了董參謀的話,周清眼眸一閃,而後問道:「董參謀,你是要親自上陣?這會不會太危險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