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上百人只活下三人。

兩人運氣好,摔倒在地,但也嚇癱,完全石化!

黑刀功力高,揮刀擋住「劍芒」,刀斷,但命在。

「啊,你,你不是靈生,甚至不是靈士,而是靈將!」黑刀恐懼之極,全身打擺子。

只有靈將,才能激發真正的「劍芒」,這是常識。

靈將以下,最多能激發出劍氣,假劍芒,離真「劍芒」差得遠。

蓋元浩彈射到黑刀面前,「削斷龍頭」,紫龍劍直取黑刀脖子。

黑刀完全嚇破膽,慌忙舉起斷刀來擋。

在他意識中,靈士無法對抗靈將。

「咣」

斷刀再斷!

紫龍劍砍斷黑刀半邊脖子。

這時蓋元浩故意為之。

「啊……」

黑刀恐懼地捂著脖子,倒在地上。

蓋元浩連揮紫龍劍,砍斷黑刀四肢。

黑刀瘋狂吼叫:「不公平,不公平,靈將打靈士,不公平啊……」

青劍也拚命嚎叫:「天理何在,天理何在,靈將打靈士!」

蓋元浩冷笑:「你們還有臉皮叫不公,想想吧,被你們屠殺的人之中,有幾位是靈修?「

黑刀叫道:「我們是強盜,搶劫殺人理所當然。」

蓋元浩淡淡道:「我不是強盜,但比強盜更強盜。」 蓋元浩迅速出掌,運起「吞星大法」,分別將兩人的九顆靈士星及進氣海。

如果對方能反抗,按他現在的功力是無法吞噬,但對方已被制服,自然能吸取。

青劍、黑刀感覺靈星被吸走,震驚之極,恐懼地大叫:「比強盜更強盜,是魔鬼,魔鬼啊!」

蓋元浩冷然道:「在魔鬼面前,我會更魔鬼!」

黑刀仰天長嘆:「罷了罷了,自從當了『黑風寨』寨主,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只是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現在醒悟,遲了,因為被你們屠殺的人不會活過來,他們的痛苦也不會消除。」

蓋元浩指著兩名癱軟在地的強盜,喝道:「你們要活要死?」

兩名強盜連連磕頭:「要活,要活。」

蓋元浩冷冷道:「把兩位寨主架起來,放在火堆上烤。做得好,活,做不好,死。」

兩名強盜連連磕頭,表示照做,顯然,他們做慣了。

黑刀與青劍恐懼之極,拚命掙扎。

「混蛋,士可殺不可辱,殺了我們,殺了我們啊!」

「你是名門正派,不能如此殘忍。」

蓋元浩冷然道:「好好聽清楚,我們戰狼比強盜更強盜,比魔鬼更魔鬼,比殘忍更殘忍,比惡毒更惡毒。你們,好好回憶以前所做的事,好好懺悔吧。」

蓋元浩封印他們的靈路與穴位,打飛他們的所有牙齒,想自殺都不可能。

順便收了他們的靈戒。

兩名強盜輕車熟路,將黑刀與青劍架起,堆起一柴火,點著,柴火燃燒起來,開始燒烤。

黑刀與青劍哀求,只求速死。

可惜,此時自殺都不可能了。

蓋元浩理也不理,要兩位強盜慢慢烤,並取出紙筆,記錄黑刀與青劍的懺悔,開始打掃戰場,取走所有靈戒與靈兵。

隨即,他打掃山寨,尋找寶物與藥草,凡是他認為有用的,全都收進靈戒。

其他的糧食等財物,一概不要,留給當地被掠奪的人。

搜索完畢,他走到「燒烤地」。

兩名強盜不敢逃,仍然盡職地燒烤著,記錄著黑刀與青劍的懺悔。

看到蓋元浩回來,黑刀與青劍忍著巨痛,苦苦哀求著,請求蓋元浩給他一個痛快。

蓋元浩看了看「懺悔」錄,覺得很滿意,嘆息一聲:「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他連踢出兩腳,將兩人踢飛。

兩人飛出去,重重墜落在地,解脫了。

他們殘殺他人之時,萬萬沒有想到落得同樣下場。

蓋元浩遵守諾言,沒有殺兩名強盜,只是摧毀他們的丹田,將之變成普通人,同時付給一筆金票,讓他們印發「黑風寨懺悔錄」,在擎天大陸發行,警告世人。

砍下黑刀與青劍頭顱,蓋元浩返回黑風城,宣告「黑風寨」已經覆滅,可以到山寨中搬運糧食等財物。

本來,一眾老百姓不相信,可是,看到黑刀、青劍的頭顱,再想起三寨主也是被這年輕人所殺,不由不信。

頓時,一城轟動,「黑風寨覆滅」的消息風一樣刮遍全城,大家紛紛行動,前往「黑風寨」。

果然,看到滿地屍體。

他們跪倒在地,紛紛磕頭,高呼:「感謝大恩人蓋元浩、意琳,我們為你建立廟宇!」

他們認為,一定是意琳與蓋元浩聯手剿滅「黑風寨」。

此時,蓋元浩騎著千里馬飛奔在山路上,趕向下一個目的地。

下午,他來到一個大城市,叫綠榕城,比之前的黑風城大十倍。

同樣,他找到最大的客棧,要了最好的套間,開始清點收穫。

將所有靈戒抹除神識,倒出裡面的財富。

各種寶物幾乎堆滿房間。

上品級的靈兵一批,有一千柄!

靈石兩百萬塊,這是天文數字,當強盜就是厲害!

當然,最好的職業就是打劫強盜!

繼續清點。

獸核三千顆!

龍珠十顆,好寶貝!

各種靈藥草合計三千公斤,令蓋元浩驚喜的是,其中有十五種是煉製「逆轉丹」的藥草,另外五十種可煉製「解毒千靈丹」。

這種靈丹能解各種奇毒,絕對的有價無市,極難煉製。

清點完畢,蓋元浩非常爽快,暗忖:境界晉陞過快,暫不晉陞,免得影響根基。

先修鍊「吞星大法」。

蓋元浩果斷地將所有靈石、獸核、龍珠設置成「通天聚靈陣」。

一塊靈石都不留,全部化為靈氣,供變態的「吞星漩渦」吸取。

意念一動,七十二道靈氣從「通天聚靈陣」衝出,罩住蓋元浩,衝進穴位,湧進靈路,彙集在氣海。

「吞星漩渦」旋轉,靈氣以驚人的速度進入「吞星漩渦」。

此次的速度比以前快十倍,快得連蓋元浩都吃驚無比。

看來,「吞星大法」的境界越高,「吸靈」的速度越快。

兩個時辰之後,靈氣全部吸引完畢,連收穫三位黑風寨寨主的三十六顆靈士星也全部煉化,吸收完畢。

原先,蓋元浩的「吞星大法」是靈士境第五層,「吞星漩渦」是五個深橙色的漩渦圓圈。

如今,又有兩個圓圈變成深橙色,共七個圓圈是深橙色,這表明,「吞星大法」連升兩層,現在是「吞士境」第七層。

蓋元浩感覺,「吞星大法」威力足足增加一倍。現在,可吸取靈士七重天的靈星,就算靈將一重天,也能產生一定影響。

他哈哈大笑,覺得這次剿滅強盜,非常值得,別說貢獻值,就說這些財富,如此晉陞,就是極大的收穫。

另外,他感覺「吞士境」第七層一成,靈生九重天境界為牢固,根基極其牢固,時機一到,甚至可以衝擊靈士一重天。

可惜,現在沒有靈石等靈氣寶物了。

心情愉快之下,蓋元浩開始煉製「解毒千靈丹」。

整理好藥草,按配方安排好。

意念一動,紫鼎、靈木從靈戒中飛出,落在面前。

迅速點燃靈木,熱鼎,熟悉地將藥草放進鼎內,開始煉製。

因為蓋元浩太過開心,精神分散,第一鼎居然煉廢。

果然是「樂極生悲」,太過開心不一定是好事。

蓋元浩連忙收斂心情,淡定自如,重新煉製。

第二鼎煉成功,共得十顆「解毒千靈丹」。

一鼓作氣,蓋元浩再煉九鼎,加上之前的,共得一百顆靈丹。

他心情愉悅,看看外面,已是黃昏,不由更是爽快,想不到修鍊「吞星大法」、煉製丹藥成功,才過了半天。

哈,肚子餓了,出去吃龍蝦吧。

一想到龍蝦,他就想起了百里靈仃,不知她是否安好。

輕嘆一聲,他向外走去。 蓋元浩詢問客棧夥計,得知某家酒樓最擅長泡製龍蝦,很是喜悅,信步前往。

到了酒樓,在夥計的接引下,上了頂樓,要了一個包廂。

他豪爽地賞了十兩金票給夥計,點了最好的龍蝦、果酒。

夥計十分高興,知道遇到貴客,連忙問:「客官,要不要請姑娘唱小曲,以助酒興。」

蓋元浩正嫌一人吃喝無趣,當即點頭同意,也算是照顧某位姑娘的生意,增加消費。

夥計連忙唱諾:「有請顧家三姑娘為貴客獻唱。」

片刻,三位姑娘抱著樂器走了上來,卻是三胞胎,長得清秀可人,只是眉目中含著憂愁,強顏歡笑。

夥計暗中向三位姑娘眨眼睛,道:「好好唱,這是一位慷慨大方的貴客。」

他特別將「慷慨大方」說得很重。

隨即,他愉快地離開了。

三胞胎向蓋元浩行了一個禮,微笑道:「不知客官喜歡聽什麼歌曲?」

蓋元浩觀察著三胞胎一下,大方地取出三千兩金票,遞給中間一位姑娘:「我看三位美人眉目含愁,必有難處。這些金票,拿回去,開上一家歌館,好好過日子吧。」

三胞胎又驚又喜,平常唱歌,能有三兩銀子就不錯了,這位貴客卻賞給他們三千兩金票,果然是「慷慨大方」,可是,也太過了吧。

她們不敢接金票,同聲說:「貴客,太多了,我們受不起。」

蓋元浩笑道:「拿著吧,我剛剛剿滅一處強盜窩,金票多得用不完。」

三胞胎異口同聲地說:「原來貴客是大俠客,我們失敬了。只是無功不受祿,這些金票,我們不敢接。」

蓋元浩溫聲道:「你們用心唱歌即可。」

他把金票塞進中間姑娘的手心。

「放心,只是唱歌,不會有額外要求。」

三胞胎互視一眼,她們的確需要這筆錢,不約而同,她們同聲說:「我們新學到一首新曲,保證貴客沒有聽過。」

蓋元浩很有興趣,他很想聽聽擎天大陸的新歌。

「好,好,唱得好,還有賞,請叫我是大俠客呢。」

三胞胎興奮之極,她們一天前,學會一首新曲,今天是第一次唱,一定會令貴客喜歡。

龍蝦上來,果酒上來,蓋元浩開懷暢喝。

lixiangguo

然後靜靜抱著她站在天台上,望著整個城市的凌晨之景。 墨蒼穹靜靜抱著她站在天台上,俯瞰著整個城市的凌晨之景。

Previous article

但蕭別離畢竟是一代天驕,面部毫無變色,手持長劍繼續斬出,毀滅的劍光使得那道鴻溝有強橫了幾分,不斷往聶天呼嘯而下,勢要把其渡輪迴。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