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上了島,三爺與楊逾各自散開,李元景自是跟著凌祁雪的。

火山島的每一個島嶼上也有他們的土著居民,可能是天氣太熱的原因,這裡的男子多數只穿了一條大褲衩,而女子則多數穿著露臍裝,這讓凌祁雪很是嘚瑟,她很想看看酷酷的東方翎天穿上大褲衩時,會是怎樣一個樣子。

碼頭不遠便是火雲島的街道,這裡居住的都是當地的土著,很少有外地的人來做生意,所以一切都顯得十分富有當地特色。

走入街道,凌祁雪惦記著東方翎天穿大褲衩時的樣子,拉著他便往衣服店走去。

李元景:「……」

東方翎天:「……」

雪兒真是一個購物狂,瘋魔了!

然,只要她喜歡,東方翎天能都會歡喜的接受,任凌祁雪拉著他,走進衣服店。

裡面不僅有各式各樣的女子的露臍裝,還有很多花樣褲衩,看得凌祁雪眼花繚亂,隨便指著幾條看得順眼的大褲衩就跟店家說道:「老闆娘,把這幾條給我包起來。」

小店是當地人開的,這裡雖然會有外地人來,但大多數都是來火山島尋寶的,很少有人來買衣服,聞言看店的老闆娘笑得見牙不見眼,動作迅速的把大褲衩包裝好,送到凌祁雪的手中。

凌祁雪接過放入混沌世界里,又指著幾套自己中意的露臍裝,讓她包裝起來。

好在,所有國家的貨幣都是金幣,可以流通,凌祁雪順利的買下衣服。

在店家這裡砸了這麼多錢,自己也不能虧是不是。

凌祁雪懶洋洋的倚著衣服店的櫃檯,痞笑道,「老闆娘。我們是外地人,初來乍到,不知你們這裡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地方,介紹介紹?」

那輕佻的語氣,不像是打聽的,倒像是調·戲老闆娘的。

凌祁雪還穿著在海城買下的東晉國風格的衣服,一張嫩白的小臉兒被陽光曬的發紅,白裡透紅的泛著一股青春的氣息,沖老闆娘露齒一笑。

老闆娘被她那不羈的青春氣息感染了,長了幾根褶子的臉也笑成一朵花,「這位小姑娘倒是實誠,人家外敵來的怕被我們本地人宰,都謊稱是本地人的親戚,或者出去多時久未歸家的,你倒好,一來就說自己是外地人,就不怕被我們宰嗎?」

「老闆娘是個好人,怎麼捨得宰我這樣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呢?」凌祁雪調皮的沖老闆娘眨眨眼,略微帶著撒嬌的意味。

老闆娘大概被凌祁雪萌到了,樂得直笑,「這麼說的我想宰你都不好意思了,小姑娘你真有趣。」

「那老闆娘是要告訴我哪裡好玩咯。」凌祁雪笑容愈發燦爛,宛若清晨的眼光,溫暖人心。

東方翎天站在凌祁雪的身後,望著凌祁雪懶懶的站在櫃檯邊,水亮的眸中滿是掩飾不住的柔情與·寵·溺。

他身後是李元景,嘴·巴張得老大,凌祁雪給他的印象一直都是清淡甚至是冷漠的,何時,她也會這般的陽光燦爛。

「這火山島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一般有外人來也是來尋寶的,小姑娘你們也不例外吧。」 249老闆娘一語道出他們此時的目的,凌祁雪也不再忸怩,大大方方的說道:「不瞞您說,我此次前來的確是前來尋寶的,聽說火山島上上有天炎火蓮,我的丈夫生了一種怪病,必須要天炎火蓮才能治癒,我們此行的目的就是天炎火蓮。」

說到天炎火蓮,老闆娘臉色立即就變得怪異起來,「你居然是衝天炎火蓮而來的!」

凌祁雪點點頭,「是的!」

她也感覺到老闆娘的怪異,不過,她已經把此行目的說出來,總不能跟老闆娘說:我是開玩笑的,您別當真吧。

老闆娘很快恢復了平靜,「孩子啊,那東西不是想找到就能找到的。」

「我明白,不然也不能稱作珍稀藥材了,不過我必須找到他,為了我的丈夫,老闆娘您懂嗎?」凌祁雪清澈的眸中寫滿了認真。

老闆娘聲音都有些顫·抖,像是在感懷,又像是在回以什麼,「曾經,我的先祖就是為了尋找天炎火蓮來到這個島上的,

後來,在這裡與當地的女子成親生子,不過,直到他隕落的那一天,也沒能找到天炎火蓮。


為此,先祖留下遺願,讓我世世代代子孫都不要放棄這個願望,直到找到的一天,送回大陸上的的李家,為此,我曾祖父,我爺爺以及我父親我所有的叔伯都在尋找天炎火蓮中喪生,直到十幾年前,我的母親生氣了,下了死命令,以後整個家族的人都不得去尋找天炎火蓮,我家才得以安寧的生活在這裡。」

如今天炎火蓮的事再次被凌祁雪提起,老闆娘彷彿又看到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悲慘命運,有些唏噓。

「小姑娘,還是聽我一句勸,我家幾代人把火山島都翻過來了,都沒有找到,你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

聽得出老闆娘是好言相勸,善意的提醒,凌祁雪只是笑笑,「老闆娘,我意已決。」

老闆娘也不好再說什麼,「那你們要住下嗎?我女兒就嫁在本地,在街頭開了一家小旅店,你們要住下的話我讓她給你們打折。」

「謝謝老闆娘!」凌祁雪沖老闆娘甜甜一笑,當做應下了。

老闆娘熱心的帶著他們來到街頭,她女兒的小旅店裡,還真給他們打了九折。

老闆娘的女薛蘭芝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子,育有一兒一女,一個好,待人很是和善,凌祁雪也很喜歡她。

安頓好了,凌祁雪便離開房間,準備走上街頭打聽打聽。

火山島有天炎火蓮之事絕非空穴來風,否則就不會有那麼多人前仆後繼的來到這個島上尋找。


而她確實得到過一片天炎火蓮的葉子,還成功的煉製出極火丹,抑制住了東方翎天的寒毒。

令人意外的是,三爺』楊逾也住在這家小旅店,經過這麼一說,才發現,大家都是為了天炎火蓮而來。

不過,凌祁雪為的是東方翎天的病情,而他們為的則是找到天炎火蓮,賣掉,換一個好價錢。

凌祁雪想了想,道:「既然你們的目的是錢,那小女子可否跟你們先做筆交易,若是你們得到天炎火蓮,可否考慮優先賣給我?」

在大船上,凌祁雪與東方翎天都以夫婦自居,這二人還曾得到過凌祁雪的丹藥贈送,倒也爽快的答應,「成!」

「多謝二位,價錢我是不會虧待二位的!」凌祁雪拱手作揖,東方翎天也表示了謝意。

這點,二人相信,即使不說,凌祁雪也不會虧待他們,否則在大船上也就不會免費贈送丹藥。


大家說好了,便開始分頭行動。

次日,凌祁雪還是打聽出一些消息,比如,誰的爺爺的爺爺曾經在火山島的火雷島上看到過天炎火蓮,還有誰的誰的誰曾經看到過火風島前的一片海域都是紅色的,像極了傳說中的天炎火蓮的顏色。

凌祁雪暗暗記下了這些地方。

最後,凌祁雪還買回了一份地圖仔細的研究起來。

火山島是由七個小島組成,分別是火雲島、火風島、火雷島、火陽島、火冰島、火平島。

這七個島分佈呈太極圖型分佈,一個接著一個,從地圖上看彷彿有著某種聯繫,可有什麼聯繫,凌祁雪卻一時想不出來。

來到島上的第三天,凌祁雪決定到傳說中出現次數最多的火風島上看看。

東方翎天自然像是連體嬰一般寸步不離,李元景也是鐵了心的跟著凌祁雪,只為想象中的好處。

聽說凌祁雪要去火風島,三爺表示也要去,至於那個楊逾,則說他有自己要去的地方,沒有跟著。

凌祁雪無所謂,他們本來就不是一路的。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到小島的另一邊,一個小碼頭上。

站在碼頭的站台上極目遠望,凌祁雪能看到遠遠的,天水一線間,一座小島在海霧中若隱若現的飄渺。

雇了一條小船,一行人便出發了。

東方翎天習慣性的拉著凌祁雪秀恩愛,摟著她的小腰,坐在船頭。

而李元景與三爺則是孤家寡人,只能兩兩相望,相互嘆息。

船夫是當地人,看到這些外地人,熱情的攀談起來,「各位爺是要到火風島上尋找天炎火蓮的吧?」

凌祁雪莞爾,大概在本地人眼中,外地人一來,就是來尋找天炎火蓮的吧。

既然如此,她也不隱瞞,「這位大爺,能給我們說說天炎火蓮的事情嗎?」

船夫爽快的把他聽說過的關於天炎火蓮的事一一道來,臨末了,跟衣服店的老闆娘一樣,好心的提醒一句,「老漢我在這火風島上生活了一輩子,聽說過的關於天炎火蓮的事不少,但真正聽說過找到天炎火蓮的,還從來沒有聽說過,倒是聽說了不少為了尋找火蓮在危險中喪生的。」

「聽說這一帶有很多兇殘的魔獸?」凌祁雪問道。

「這裡遠離大陸,有很多物種好保持著遠古時期的樣子,自然也有很多遠古事情的凶獸的後代生存了下來,若是本地人,絕對不會去那些有凶獸生存的地方去,可外地人進來就往那些地方去,還說有凶獸的地方才有寶貝,結果……」 250

老漢沒有說完,結果肯定是有去無回,凌祁雪也懂,但他絕不會放棄治療東方翎天的寒毒!

東方翎天摟著凌祁雪小腰的手緊了緊,「我們量力而為,實在不行還有其他的方法。」

凌祁雪點點頭,心裡卻在想:難道真的是有凶獸的地方才有天炎火蓮?以往到火山島來的高手不在少數,有能力殺掉凶獸的高手更是數不過來,若天炎火蓮真的在那些地方,他們應該不會空手而歸啊。

天炎火蓮究竟在什麼地方,一會兒說在這裡,一會兒說在哪裡,難道它還會長腳跑了不成。

此想法一出,凌祁雪整個人如同被雷擊了,醍醐灌頂一般,做出一種大膽的假設。

假設那天炎火蓮是逆天之物,跟魔獸一樣,隨著成長也可以升級,升級到一定程度后,便開了靈智,有了自己的心智,那麼自己移動位置也不是不可能的。

凌祁雪相信來來往往的尋找天炎火蓮的大軍中,她不是第一個有此想法的人,而先前那些人有這樣的項發明卻還是沒能找到天炎火蓮,說明天炎火蓮已經厲害到不懼怕人類的存在。

那她又該如何的找到並且得到天炎火蓮呢?

凌祁雪在腦海中一遍一遍的搜尋著她看過的有關天炎火蓮的記載的資料。

最後,記憶的角落裡,想到了秘境之中,那一面牆上,有記載飼養魔獸的方法,還有種植靈草的方法,其中就有天炎火蓮。

不過那是天炎火蓮未升級之前的方法,升級之後的,沒有半分記載。

但這也足夠凌祁雪了解天炎火蓮的習性了,黑白分明的珠子狡黠一轉,有了辦法。

但是這些辦法她不會告訴任何人,還得找個沒有外人的機會才試試,不然,一旦天炎火蓮真的出現,那就是一場災難,而不是幸運了。

心裡打著單幹的小九九,小船平靜的在海面上行駛著,不時的吹來一絲閑舒的好風,帶走火山島上那造人的溫度,帶來一絲涼爽。

火山島七座小島中,只有最大的火雲島有兩個碼頭,一個是專門接待外來船隻的,一個則是用於小島之間的日常聯繫。

在上島之前,凌祁雪仔細的觀察過了,從火雲島到火風島之間的海域都屬於淺海,不是很深,甚至有淺的地方還能看清,清澄的海水下,一些小型的魔獸游來游去,還有很多海洋植物,甚至要用價值很高的植物都有。

凌祁雪計劃,等到又時間就到這裡來潛水,說不定還能找到寶貝呢。

東方翎天感覺到懷中的小女人坐著不動了,也沒有看來看去的觀察周圍的地形,便知她又在打著什麼主意。

深處如玉般修長的手指,在她鼻尖上颳了一下,「又在打什麼主意?」

「把你賣了能換多少錢。」凌祁雪拍開他的手指,「討厭!」

「一般的女子說討厭都是喜歡,雪兒你是在變相的跟我告白說你喜歡我嗎?」東方翎天唇角噙著一抹淺笑,惹得凌祁雪真想把他的嘴·巴掐歪了。

這麼多男人在這裡,說話也不注意點,秀恩愛死得快啊!

「哼!」凌祁雪轉過頭來,不跟他說話。

東方翎天低低的笑了。

李元景再也看不下去了,「你們在我們這些大老爺們面前秀恩愛,也不怕……」

「有本事你帶你的皇妃來,也秀一個給我看,我絕不阻攔,不知道阻攔人家秀恩愛,自己將會沒有愛嗎?」

凌祁雪搶過李元景的話,氣哼哼道。

氣氛被帶活了,就連沉默寡言的三爺也湊了幾句,小船在輕鬆活躍的氣氛中,來到火風島上。

早在來之前,凌祁雪就買下每一個島的詳細地圖,一上島,凌祁雪便把地圖拿出來。

地圖上凌祁雪細細的做了標註,傳說中天炎火蓮出現過的地方都用紅筆勾出來。

「我們往山上走吧。」凌祁雪建議道。

三個大男人都願意聽凌祁雪的,一行人施展身法在道路上疾馳,很快就到了山腳下。

果然,傳聞中,火山島上的山上要比平底要熱出幾倍,才來到山腳下,凌祁雪便感到一陣熱浪從山上王往下撲。

是往下撲啊!

一般的熱浪不都是往上升的嗎,而這熱浪往下撲,凌祁雪立即抓住了重點:這島上的磁場不對。

她曾去過韓國某座小島,那裡因為磁場異於普通地方,上山容易下山難。

上山時輕鬆跑上去,下山時就舉步維艱了。

這火風島給她的感覺也有些相似,難道也是異曲同工之妙?

是不是試試不久知道了,凌祁雪又提議往上爬,一路爬上去,還真的感覺很輕鬆。

不多時便順著當地居民踏出的小路爬到半山腰,一行人依舊感覺遊刃有餘,絲毫沒有半點困意,於是一股作氣,爬到山頂。

到達山頂,這裡的溫度更加高了,好在一路上,東方翎天拉著她的手,運起水屬性的元力為她把周圍的熱氣抵擋在皮膚外,才沒有狂出汗,濕透全身狼狽不堪。

到達山頂后,凌祁雪從混沌世界里掏出她特製的雙人懶人椅,與東方翎天相擁而坐。

坐在大樹下的凌祁雪再次陷入沉思:來島上上尋找天炎火蓮的外地人絕不止他們幾個,本地人也沒有阻止,她猜測,這跟外地人來這裡還會帶來很多大陸上的貨物前來有關。

如果這裡沒有天炎火蓮,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前來,這裡便會與世隔絕。

從某種角度來看,與世隔絕不錯,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與世隔絕是很危險的事!

不與外面的世界溝通,便會一直以為自己是最棒的,從而與世界脫節、落後,萬一外來世界有人圖謀不軌,他們將連一戰的實力都沒有。

但凌祁雪從來不懷疑天炎火蓮是火山島居民故意放出去的噱頭,否則,謠言早就會不攻自破了。

而且她也相信這裡曾經有人找到並採取過天炎火蓮,只是那些人不想成為眾矢之的,謊稱什麼都沒有得到而已。

凌祁雪他們正坐在山頂上休息,這時,山頂上也有幾個人上山來,不用問,目的跟他們一樣。 251

凌祁雪沒有搭訕的意思,李元景也沉默的坐著休息,三爺更是目不斜視的盯著前方,好似那裡有一株天炎火蓮一樣。

「雪兒你想吃點什麼?」好好先生東方翎天從納戒里掏出水果,這是他早上在火雲島上買的。

這裡氣溫高,熱帶水果叢生,一個金幣可以買很多。


lixiangguo

「好,請!」

Previous article

「你們讓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