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三番五次數落自己,什麼意思?

被林逍這麼一說,蕭濘的臉色也是徹底陰沉下來,看去喬墓道:「喬師兄,還有勞您出手了。」

聽的這聲『師兄』后,喬墓哈哈大笑,直接站上高台,道:「生死台就不去了,以此地為生死台如何?」

「樂意奉陪。」林逍眉宇一掀,剛想上前時,忽然就是感覺到身後有人拉住了自己。

林逍回頭一看去何如雪那擔憂的神色,道:「沒事的,你覺得我會輸嗎?」

對於何如雪每次都會這般擔憂自己,其實林逍也明白對方什麼心思,可自己心中卻是有著自己的執著。

會輸嗎?

何如雪不知道,可是她卻知道此時的林逍非常的自信。

這種感覺讓她身體微顫,腦海中不由浮現當初那如同曜日般的林逍。

「林哥,如雪相信你,把這可惡的傢伙打趴下!」何如雪呼出一口氣,拳頭做出加油姿勢,鼓勵笑道。

這一幕,使得身後的秦飛和胖子受到了成噸的傷害。

「林逍拿著這個,要是遇到危機吃下去,可保你命。」

「這枚珠子可抵擋致命一擊。」

胖子和秦飛,分別拿了一顆丹藥和一顆黃色珠子給林逍。

林逍心頭微熱,可卻沒有拒絕,心底記住了這兄弟情義,收下了這兩件東西。

「磨磨唧唧,得了沒有?」喬墓不耐煩道。

「既然你那麼想死,那我成全你好了。」林逍的雙目,剎那間有著冰冷之色擴散而開,轉眼間他也是上到了戰台上。

頓時,周圍的氣息緊張起來。

畢竟,林逍上次可是親手擊敗了賈木。

「呵呵,大言不慚,就讓我來看看你的實力究竟有多少?」話語中,喬墓直接爆發修為,朝著林逍一拳打去。

最為粗狂暴力,卻是最直接的方法。

林逍眼神微凝,這喬墓比賈木厲害多了。

「領教。」林逍修為同樣爆發,可卻只有玄靈境後期,這個境界頓時讓不少人大跌眼鏡。

以玄靈境後期……對玄靈一靈境界?

這……開什麼玩笑?

可很快有人醒目過來,上次林逍不也是擊敗了賈木?

直到這時,他們才重視起林逍起來。

能越級戰鬥已然是天驕,而要是像林逍這樣跨兩個境界,並且還是距離很大的戰鬥若是不敗,那麼便是妖孽!

「返祖者果然厲害。」白澤紫雲兩人不由輕嘆,此刻戰場已然開啟,林逍竟是和喬墓打的不相上下。

「這傢伙……竟然可以越兩級,可光是如此,還難以對付我的人,況且最後……」葉天雙目冰寒,似乎想到了什麼。

砰~轟!

林逍與喬墓對轟一拳,林逍身後十頭蠻象出現,形成震撼的一幕,而喬墓則是動用了他全部修為的力量。

他駭然間發現,竟是只能與林逍對恆一二!

兩人都是倒退數十步,紛紛凝重的看去對方。

「果然達到一靈境后,各個方面都會得到很大的提升。」林逍心中彼為驚愕。

要知道,他的肉身之力加上十頭蠻象之力,並且蠻象掌被他修鍊到化境,打出來形成的力量已然兩萬餘斤。

可這,僅僅是和喬墓扯平。

但,喬墓的心中卻是更為的駭然,他沒想到竟是和林逍扯平了!

在場的弟子,自然是早已震撼無比,哪怕這一場林逍輸了,也足夠他揚名了。

可以說,經過這一場戰役,林逍若不死,必定成為靈霄宗的天驕之一。

「林逍,沒想到你在肉身和力量上放了那麼多精力,可你別忘了,武者最重要的……」

「是修為!」喬墓徒然抬頭,臨空一跳。

「紫冥掌!」

是上次賈木使出的招數,乃是紫靈峰的招牌術法,可在這喬墓手中,這紫冥掌顯然更為厲害。

林逍看見此幕,心中也是徒然出聲:「一念星辰變!」

頓時有著岩石包裹起林逍,一陣陣星辰之力散開中,林逍的戰力也是快速增長。

喬墓本來覺得勝利在握,可當他一掌打下去后,竟是發現這星辰之力有著免疫力量

這免疫,直接就是使得他這紫冥掌的三成之力消失。

喬墓還沒來得及去錯愕,林逍卻是一掌打了出來。

但喬墓畢竟是達到了一靈境界,此刻怒吼一聲周身有著渾厚靈氣化作光罩抵擋林逍的一擊時,他雙目冰寒一閃。

只見這喬墓拿出一柄長劍,此劍驀然的,就是朝林逍的心臟刺去。

沈丹靈身軀一顫,瞳孔微縮,驀然起身,在她身上隱隱間有著一股波動,這波動使得空間都是扭曲……

白澤和紫雲,察覺到這股波動,都是渾身打了個冷顫。

而何如雪,胖子,秦飛三人更是臉色有了一些森白。

「劍,不是這樣用的。」

就在這時,林逍雙眼一閃中,喬墓就是愕然中看到,自己手中的劍竟然一顫,強行脫離了自己的手臂。

隨後,就是往著林逍手中而去。

劍光閃動,速度之快如同極光。

嗡!

「你輸了!」一聲輕鳴,林逍淡漠的提起長劍,劍指著躺在地上,此刻臉色蒼白的喬墓。

喬墓苦笑一聲,他明白自己是徹徹底底的輸了。

隨後看去林逍,用著只有兩人聽到的聲音,問道:「我想知道,你用了幾成力量?」

林逍沒有思索,道:「全力。」

真實情況真的是全力嗎?

或許這對於喬墓來說,已然不重要。

「來吧,給我個痛快。」喬墓閉上了雙眼,等待著痛快。

然而,他只聽見劍掉落在地上的落地聲,和林逍幽幽傳來的聲音:

「這裡,不是生死戰台。」 「林逍,要是你不殺了喬墓,我就殺了他。」

然而就在這時,葉天冰冷出聲中,只見蕭濘不知何時,竟然出現在何如雪身後。

一直,林逍都在注意葉天。

可萬萬沒想到,竟然是蕭濘去下手!

「蕭濘!」林逍說不出心底什麼感覺,他眼睛赤紅的看去蕭濘。

喬墓在一邊見狀,立即趴到林逍面前,道:「林逍,快殺了我,要不然何如雪會死的!」

「死?」林逍看去喬墓,能在他瞳孔之中看到恐懼。

想必,他也是見過了葉天和蕭濘做這種事。

「葉天,蕭濘你們在做什麼!」紫雲,白澤大喝出聲,葉天是紫靈峰,蕭濘是少靈峰。

可現在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怎麼讓人不怒?

「紫雲,白澤,要是此次傷到林逍一星半點……我可不會饒了你們。」沈丹靈冷漠出聲,若是熟悉她的人,必然知道在這冷漠之中蘊含的憤怒。

此刻,何如雪被封印了說話的能力,並且被蕭濘用靈力枷鎖捆綁了起來。

蕭濘的修為已然達到了玄靈三靈境巔峰,何如雪自然在她手中如同雞仔一般。

「何如雪,對不起。」蕭濘嘆道,她目中也有不忍,可很快便是堅定起來。

「還不放人!」紫雲瞪大了眼睛怒道。

至於白澤,顯然是要出手去鎮壓。

與此刻,林逍的身體在微顫,那不是懼怕,可在喬墓眼中卻成了懼怕。

若是了解林逍的人,定然知道這是…滔天之怒!

「呵,你們敢命令我?師尊大人,這是我最後一次這麼叫您,因為你們都不配!」葉天大笑出聲,如同瘋魔。

「你……」紫雲自然是被氣的不輕,自己把葉天當做親傳弟子,可這傢伙竟然敢這麼說話?

「就讓你們看看我的真實身份吧。」話語中,葉天拿出了一塊金色的令牌,在那上面刻畫著「清風」二字。

「清風……王朝!」紫雲,白澤等人,紛紛駭然出聲。

而周圍的弟子,更是瞳孔之中露出了驚懼。

因為他們沒有人知道葉天是王朝之人,而徐菲月知道,還是因為偶然一次煉器公會和清風王朝有交易。

「沒錯,我是清風王朝的七王子葉天,怎麼樣?很驚訝吧?現在你們再敢阻撓我,那麼這靈霄宗我也不知道能存活多久。」葉天冷笑,冰冷的聲音傳遍四周。

沒有人去質疑這句話,一個王朝想這樣做,非常簡單。

哪怕星殞嶺不屬於清風王朝,可王朝之間的利益不是一個星殞嶺能比較的。

這一刻,哪怕紫雲和白澤再怒,也不能動手。

因為,這關係到靈霄宗的存活。

而沈丹靈也是停手,只要林逍沒事,她雖憤怒,不怕王朝,可靈霄宗這裡她還要顧及。

見到所有人都畏懼自己,葉天哈哈大笑,道:「一群廢物!」

「葉天,你說什麼!」有一名大漢實在看不過去,他平時就有點看不慣葉天,此刻直接出手。

「區區賤民也敢對君王出手!」葉天傲然抬起下巴,直接轟飛這大漢,使得這大漢吐出數口鮮血,暈厥過去。

憤怒,憋屈,失望,茫然的心緒正在慢慢擴散整個靈霄宗。

「林逍,快殺了我,這一切就結束了。」喬墓大叫道。

而這時,林逍卻如同木頭一般,沉寂了下來。

只是他沉寂中,那雙閃爍紅芒的瞳孔中,有著這一世最強烈的殺機。

紫雲,白澤和沈丹靈自然感覺到靈霄宗的茫然,哪怕是半空上有幾個長老,也都感覺到。

可他們有什麼辦法?和一個王朝作對,無疑是作死。

「林逍,既然你不殺,那我就把你的女人抓回去,好好給本王子享受一下。」葉天冷笑中,就是朝何如雪凌然飛去。

胖子,秦飛兩人也是在這時準備出手,他們一直沉寂,可不代表他們害怕。

一樣的,林逍一樣沉寂,可不代表他怕了。

「林逍,我自己動手!」喬墓大吼一聲,直接拿起劍就是驀然朝自己刺下。

可就在這時,喬墓只感覺手中的劍忽然脫離了手。

當他睜開雙目時,愕然看到此刻的林逍,臨空而立,劍氣領域全面爆發!

「劍修!」紫雲也好,白澤也罷,沈丹靈和青衣老者跟上空的幾個長老,紛紛眼中露出驚愕之色。

「林逍…你究竟還隱藏了多少的秘密。」蕭濘苦笑,她看著林逍在一步一步慢慢的追上自己,她的心很不平穩。

葉天看到這一幕,立即咬牙切齒道:「那賤奴果然是和你比劍而已。」

說著話,葉天沒有停頓,他立即把眼中的淫.邪化作了殺意。

赫然是要殺了何如雪。

在葉天手中,有著一把長劍,直直刺去何如雪的身體。

與此刻,林逍的聲音,如同雷霆一般,響徹四周。

「你若敢動她一根毫毛,我定讓清風王朝血流千里!」

lixiangguo

他轉身離開,留下她一個人思考。

Previous article

馬洛克雖然見多識廣卻也沒想到陳龍真的扔出兩隻腳來,以他九階巔峰強者的超常目力,不但在瞬間分辨出了這是兩隻真的人腳,還敏銳的察覺到了那冒著黑煙的人腳後面兩道一快一慢的寒光。這兩道寒光正是陳龍用流星趕月手法打出的禁魔環,可惜遇到馬洛克這樣經驗豐富而且老jian巨滑的傢伙,這一招註定是不能如願了。只見他隨意一個閃身躲過兩隻飛腳,揮劍一挑便將那隻禁魔環穩穩的套在了劍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