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三樓,龍雲追到了一扇門外,痕跡指向房間裏。

隔着門,龍雲先是掃了一梭子彈,如果對方躲在房門後偷襲,那麼肯定會被射成透心涼。

槍聲一停,龍雲撞門而入,子彈已經將門的左右兩側門閂和鎖全部打壞,龍雲幾乎是連人帶門一塊撞了進去。

在撞門的一剎那,房間裏爆發出一聲驚心動魄的哭聲。是一個男孩子的哭聲,十分淒厲,完全是人在極度驚恐情況下發出的絕望和悲傷的尖叫和慟哭。

“艹!”龍雲頭皮一炸,全麻了。

真的是一個男孩?

“要命!”龍雲心裏暗暗罵着自己,如果真的是個無辜的人,自己豈不是作孽了?雖說龍雲是個傭兵,殺人也算是家常便飯,不過從沒殺過手無寸鐵的小孩子和女人,這一點是原則和操守問題。

衝入房間,龍雲趕緊四處環顧,很快發現在角落的一個櫃子後面,有一雙光溜溜的小腳丫露在外面。

龍雲走過去,拉開櫃子的門板,發現裏頭真的是個小男孩,蜷縮在一腳角落裏,渾身瑟瑟發抖,一張小臉上全是淚痕,驚恐的大眼睛死死盯住龍雲。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他幾乎是處於一種崩潰的狀態。

龍雲查看了一下,沒有感受到這孩子身上有什麼特殊的能量散發,心裏卻十分疑慮,在這種囚室裏,怎麼會有一個無辜的孩子?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孩子哪來的?總不能是這囚室裏的囚犯自己生下的吧?就算這囚室裏的囚犯是個女的,可以懷孕,可是誰讓他懷孕了?

他感覺自己的腦子徹底亂套了,天馬行空的疑問一個接一個,最後不得不壓住自己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你叫什麼名字?”龍雲的槍口依舊沒有挪開,謹慎,是一個傭兵活命的信條。

“約……約瑟夫……”小男孩抖抖索索地說到,藍色的大眼睛裏充滿了恐懼。

“嗯……”龍雲確實沒感應到這男孩身上有什麼特殊的東西,於是俯下身打算將他拉起來,沒料到自己剛一低頭,男孩就像一條受驚的魚一樣猛地躥到櫃子的另一角,嘴裏啊啊地大喊着。

龍雲一愣,然後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他身上穿着潛行甲和防彈衣,腦袋上扣着全封閉的頭盔,眼睛部位又是四個圓筒狀的鏡頭,最上面是一個戴防毒過濾作用的呼吸器,看起來就像一個外星人,小孩子當然害怕了。

摘下頭盔,龍雲露出真面目後,小男孩漸漸安靜下去,似乎沒有剛纔那麼害怕。

“別怕,我是人,不是怪獸。”龍雲故作輕鬆地笑了笑,fn57插回了大腿的槍套裏,手卻摸到了瘋狗高級戰術刀的刀柄,另一隻手去拉男孩,雖然他覺得這小傢伙沒問題,不過還是不能完全保證。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只要有動靜,就必須做好準備,萬一有意外,龍雲堅信在零點一秒之內,自己的刀可以準確劃過小男孩的頸脖動脈。

小男孩躲在角落裏,看了一陣龍雲,似乎覺得龍雲沒有什麼惡意,終於放鬆了防範,伸出手來。

倆人的手正要搭在一起的一剎那,一個冷冷的聲音在身後傳來。

“小心! 嫡女囂張:鬼王獨寵俏醫妃 別碰他!” “你怎麼跑出來了?”

看着身後突然出現的海拉,龍雲驚得把手縮了回去,警覺道:“這小男孩有問題?”

海拉並沒有馬上回答龍雲的問題,目光利箭一樣落在小男孩的身上,一眨不眨盯着他,似乎看到了什麼令她感到巨大興趣的東西。

“喂,我問你話呢!這小孩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其實龍雲喜歡和海拉作對,但是並不代表質疑她的眼光,雖然海拉看起來只有幼兒園小朋友的年齡,實際上改變不了身體裏面藏着一個已經幾萬歲的老怪物的事實。

論閱歷,論眼光,論經驗,龍雲和海拉不在一個檔次上。

“唔……”海拉忽然伸手託着下巴,像個動物學家在觀察一隻稀有罕見的野生動物一樣,打量了半天小男孩,這才慢吞吞說道:“好像沒有什麼威脅。”

“沒有威脅你忽然跳出來鬼叫什麼?”龍雲不禁有些惱火,剛纔實在把自己嚇了一大跳。

“我只是覺得這小傢伙有些眼熟,我似乎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海拉依舊拖着自己的小下巴,完全沒搭理龍雲,似乎在自言自語。

“好了,夠了!”龍雲伸手拉起小男孩,給他找了對鞋子套上,問道:“約瑟夫,你家人呢?”

ωwш⊙t t k a n⊙c ○

不提還好,一提家人,約瑟夫的眼淚又成了決堤的洪水,哭得差點背過氣去。

好一陣安慰之後,龍雲這才斷斷續續從約瑟夫的口中得知了他家人的下落。原來在1962年的那場災難之後,小鎮的居民依舊捨不得離開自己長久生活的家園,美國政府派出了一支由環境資源局和地質專家組成的小組前往森特羅利亞鎮,像將這場稀裏糊塗生的災難平息掉。

結果好事多磨,專家組的人進駐當夜,就莫名其妙死了三個人,都是死於火災,原先設定的幾套救援方案全部無效。於是專家組放棄了原先的救援想法,只能轉爲保守救助,只能將小鎮設爲高危地帶,禁止外人進入,在他們看來,這種自然界產生的災難,有時候非人力所能阻擋的。

在專家組放棄救援撤離之後,小鎮上的大部分居民依舊堅守自己的家園。只不過,怪事開始66續續生,每年都有居民莫名其妙死於各種匪夷所思的火災,有人在睡夢中房子被點燃,一家人都燒成了骨灰,也有人只是走在夜晚的馬路上,結果被忽然裂開的地面和涌出的地火燒得屍骨無存,更離奇的是有人在廚房燒菜,結果火忽然就從地下躥出,連人帶食物一起烤熟了。

一系列的怪事之後,1982年,美國政府再次派出了一個小組進入森特羅利亞小鎮。不過,這次派出的小組除了地質專家之外,還有幾個FBI的特別調查員。

由於約瑟夫的父母當時在小鎮上經營着一家小旅館,所以這些調查員就租住在約瑟夫的家中,小約瑟夫當年只有六歲,不過也懵懵懂懂聽到了一些東西,據說這些FBI的特別探員是過來調查一些自然現象的,小鎮的地底下,有“怪物”。

“怪物?”龍雲感覺自己的寒毛稍稍倒豎了一下,果然這裏關着的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如果小約瑟夫說的是事實,那麼按照莫里亞人的世界觀來說,這肯定和某些特殊的古老種族後裔有關,而且是一個變異的後裔,極端嗜血的那種。

杜林監獄建立之前,其實莫里亞人、侏儒這些同盟種族和人類領袖之間也有過相關的祕密協議,因爲幾萬年的進化之後,無論是莫里亞人也好,亞特蘭蒂斯人也好,又或者什麼墮落精靈、侏儒之類,都會衍生出一些變異種,簡單來說就是和人類混血的過程中生了排斥和變異,結果導致生出極端嗜血的怪物,歷史上,很多傳說中的疑案和怪物,其實都是源自於這個原因。

但是,如果任由事情失控,古老種族存在於地球的祕密將會大白於天下,那麼人類會生恐慌,所有的國家政府機構將會控制不住局面,爲了保持穩定的局勢,人類政府和古老種族之間達成了協議。

這個協議就是,任何涉及古老種族變異後裔的事件必須交由長老會和侏儒鍊金公會、光復會之類來處理,由這些組織派出精英追蹤並且進行獵殺,中世紀的獵魔人的傳說中,很多其實就是記載這些古老種族派出的獵人,雖然光復會和長老會處於敵對狀態,不過在這一點上還是有共識的,無論是誰,抓到了變異種,都會毫不留情痛下殺手。

惹火萌妻:首席老公強制愛 但是事情總有例外,逐漸的,有很多原因導致了被追獵到的對象不便於被殺,有些甚至沒有犯下任何罪行,只是生了變異的跡象就被控制了起來,還有一些是變異過程中產生了極其匪夷所思的力量,這就讓光復會和長老會都對這些瘋狂的傢伙產生了興趣。

一個能力強大的變異種,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尤其對於“神之光”或者“黑石計劃”這樣的基因改造計劃來說,這些人就是一個極佳的現成的實驗體。

在完成試驗又或者提取基因之後,爲了保留下原體,所以暫時將這些人關押起來。可是普通的監獄根本無法關住這些級神經病,因此杜林監獄就在幾個古老種族的要求下應運而生了。

“萊娜,我這裏有些情報,也許可以幫助你縮小搜索的範圍。”龍雲開啓了通訊頻道,想將小約瑟夫的話告訴萊娜。

“是嗎?不過我這邊也有些進展了,你先說說你的情報。”萊娜道。

“我在這個囚室裏找到一個小男孩,叫約瑟夫,當年就是住在森特羅利亞小鎮上,父母估計都死了,只剩下他了,小鎮上的這些怪事背後是有內情的,1982年初,FBI曾經派出一支由特別調查員組成的小分隊進入小鎮,小約瑟夫從他們口中聽說,小鎮的地下有怪物。”

“怪物?”萊娜顯然也來了興趣:“說說我這邊吧,我也追蹤到FBI這條線上了,他們的檔案庫裏的確有關於這件事的記錄,不過在外部數據庫中的資料沒有什麼值得研究的東西,可是我能看出這些資料顯然缺了一些,有人故意隱瞞了一部分資料,現在特洛伊在copy整個FBI祕密行動調查記錄數據庫,到時候我們會破解開來,看看裏面有沒有森特羅利亞鎮的事件調查檔案。”萊娜說道。

“其實,你可以嘗試一下從約瑟夫這家人的關鍵字入手,估計會有更好的收穫。”龍雲說。

“約瑟夫……”萊娜喃喃地重複着這個名字,手指在鍵盤上行敲擊了幾下,調出了FBI的檔案,上面約瑟夫一家人的資料都展現在液晶屏幕上,“找到了,根據提交給其他相關部門的正式報告,FBI稱約瑟夫一家全部死於1982年3月的一場火災事故……”

“等等!”龍雲突然打斷她道:“你說什麼?全部死於1982年!?” “沒錯啊!小約瑟夫生於1976年,根據資料顯示,死於……”萊娜起初十分確定的口吻忽然變成了驚恐,“等等!那你在囚室裏見到的是什麼!?”

龍雲忽然覺得自己渾身寒毛都一根根倒豎起來。

媽的,真特麼邪門了!他暗自罵了一句。

如果小約瑟夫已經死於1982年,那麼……

眼前的是誰……

龍雲頭皮一陣麻,猛然轉頭,卻現衣櫃裏已經空空如也,哪來的什麼小約瑟夫,只有幾隻小蟲子在裏面爬來爬去。

“我靠!不會那麼邪門吧!”龍雲驚叫道。

“帥哥,你是不是見鬼了?”萊娜似乎也猜到了什麼,半開玩笑道:“那個小約瑟夫,是不是傳說中的鬼魂?”

“去去去!你們莫利亞人也相信這一套?怪力亂神這類型的?”龍雲大聲地回答,心裏不斷提醒自己,也許只是一個幻覺,根本什麼都沒生。或許這裏關押的這個變態殺人狂之類的傢伙,和自己一樣,也是莫里亞後裔,同樣是精神系的天賦,只不過是變異了而已。

作爲一個熟悉精神系的混血種,龍雲對這類型的天賦當然不會陌生,但是周圍根本沒有精神系幻境的那種蛛絲馬跡,感受不到一點點的能量釋放。

況且,如果是對方建造的幻境,在這個幻境中,對方就是神一樣的存在,何必扮演一個小男孩哭哭啼啼讓自己追了幾條街?

怎麼都說不通!

難道這傢伙真的有些心理變態,就像貓抓住了老鼠,通常不會馬上吃掉它,而是無聊的將它當做玩物,直到玩膩煩了再送它上西天。

“帥哥,莫利亞人是相信有鬼魂的,一般來說,在冥界海姆中就有許多亡靈,那裏是海拉的領地,她就是傳說中的死神,你說我們相信還是不相信?”萊娜的口氣聽起來一點都不像開玩笑。

“海拉!”龍雲忍不住回頭尋找海拉,如果小約瑟夫是鬼混或者亡靈一類的東西,那麼就屬於海拉的管轄之下,讓她出馬不就輕鬆搞定了嗎?

“別聽你們那個薯片妞瞎說,我看他是吃了過期薯片吃傻了。”海拉似乎有所思,眼睛一直盯着窗外,也不知道在看什麼,“那個小約瑟夫,我打包票他是個活人。”

“活人?!”龍雲思緒頓時就被攪亂了,因爲他忽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性問題,那就是——如果小約瑟夫在1982年的時候是6歲,那麼現在至少二十多歲了,爲什麼還像個6歲的小孩子?時光爲什麼沒在他身上留下痕跡?

這不科學!如果說是鬼魂,倒是更容易理解一些。但是海拉絕對不會隱瞞自己,她說小約瑟夫不是亡靈和鬼魂之類,就肯定不是。

有誰比死神更瞭解死人和亡靈?

“這裏……”海拉眼眶之中閃爍着一些亮晶晶的東西,喃喃道:“這些有些不對勁。”

“當然不對勁了!媽的,根本不科學,怎麼對勁!?我現在都不知道相信你還是相信薯片妞了。”龍雲被小約瑟夫的來歷弄糊塗了。

房子忽然劇烈搖晃起來,龍雲淬不及防,打了個趔趄,趕緊扶住窗臺。

“怎麼回事?地震!?”

他透過窗戶,朝外望去,眼前的情形令他震驚不已。

小鎮裏的油柏路上,一道道裂痕出現在上面,而且每一條裂紋都在不斷擴大,地底下有什麼東西將地面拱了起來。

隨着裂縫的擴大,龍雲看見火苗從地下躥出,如同有人瘋狂拉着風箱,將竈膛裏的火焰催到最旺盛。

一道能量的波紋引起了龍雲的注意,顯然有人剛剛從自己所在的屋子裏離開,跑到了街道對面,範建的改裝過的夜視儀能夠看到空氣中運動物體的能量波動,這證明了有人在三分鐘之內從房屋裏逃離。

這棟房屋裏,除了自己就是海拉,還有一個就是那個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小約瑟夫。

“媽的!我就不信真的那麼邪門!”龍雲咬咬牙,他決定要弄清楚這件事,從現在看來,關押在這裏的囚犯恐怕就是森特羅利亞鎮多年來災難的元兇,也許美國政府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其中的異樣,不過從1982年派出FBI調查組前往,顯然就對那裏的事件起了疑心。

最後這件事不知道怎麼就被壓了下去,是光復會?還是長老會?

龍雲一邊跳出窗戶,從窗戶外的屋頂跳下地面,一邊在頻道里通知萊娜:“萊娜,我覺得這事也許和我們長老會之類的組織有關,你查查我們的內部檔案,看看有沒有關於森特羅利亞鎮的資料?”

“啊!你這麼一說,反倒是提醒了我,之前一直讓特洛伊去dod、cIa和FBI的檔案庫找資料,卻忘了在我們祕密檔案裏查找一下,也許是真的和我們有關。”萊娜興奮地說道。

龍雲落在院子裏的草坪上,翻了個身,直接朝留下痕跡的方向奔去,他必須爭分奪秒,因爲能量波動的軌跡只能留在空氣中三分鐘,過時間後一切恢復原樣。

順着痕跡,龍雲不知道追出了多遠,小鎮已經到處一片火海,地震顯然越來越劇烈,龍雲現自己是往鎮子往追去,也不知道那裏到底有什麼。

跑出了大約兩公里,眼前一片空曠,小鎮中心的房屋羣已經被遠遠拋在身後,一道鐵絲網橫在跟前。

龍雲走過去,現有一道已經鏽跡斑斑的鐵門,上面寫着“約瑟夫的寶貝農場”。

約瑟夫!?媽的,又是約瑟夫!龍雲對這個名字都有些過敏了。

美國的農場,尤其像賓夕法尼亞森特羅利亞這種偏僻地區的農場,佔地面積一般不會太小,至少幾百畝地是肯定的,裏面到底有什麼?

龍雲朝遠處張望了一下,地平線上似乎有幾幢建築物,不過沒看到燈火。

“不管了!去看看再說!”他下定覺醒,穿過已經敞開的鐵門,朝農場的中央走去。

“龍雲!帥哥!”萊娜的聲音在頻道中響起。

“查到了?”龍雲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我們的資料庫,沒有這一起事件的記錄,相信不是我們辦理的。”

“那會是誰?亞特蘭蒂斯人?”龍雲道。

“也許吧,這一點誰也不敢肯定。畢竟往杜林監獄送人的不止我們長老會,有時候精靈和侏儒自己都送。”萊娜說。

“這麼說,又找不到小約瑟夫的身份了?看來你也沒轍了。”

“誰說不行?我是誰?我是萊娜啊!天幕公司最強大的數據管理員、聯絡官,有我找不到的訊息?如果我找不到,世界上估計沒幾個人能找到了。”萊娜似乎很不滿意龍雲否定她的能力。

龍雲大喜,趕緊追問:“那麼你找到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x檔案。聽說過沒有?” “X檔案?”龍雲頓時滿頭黑線,愣了一下沒好氣道:“喂喂喂!你以爲現在拍電視劇呢!還X檔案!那是美劇好不好,你還當真了?”

《X檔案》(TheX-Files)是克里斯·卡特等執導,由大衛·杜楚尼、吉蓮·安德森等主演的一部科幻電視系列劇。最初的第一季是在1993年拍攝,龍雲記得在九十年代中期,香港鳳凰臺在大陸就經常播放這個劇集,當時龍雲也十分愛看,總覺得男主角大衛.杜楚妮身上有着一種穩重成熟的氣質,而女主角雖然有些略胖,但也不失可愛。

“好萊塢和電視臺那幫傢伙可是賊大膽的,有時候他們拍攝的東西都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在映射真正的現實事件,我相信克里斯導演恐怕也在某些渠道聽到過X檔案這個詞,雖然他不知道這個檔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許他把這玩意當做是和外星人第四類接觸的絕密檔案,所以才整出這麼個電視劇。”萊娜不以爲然道。

“好吧,我姑且相信你,說說,你查到了什麼?”

“其實所謂的X檔案並不是絕對和外星人有關,它相當於一個垃圾桶。”萊娜說:“當一件案子涉及到某種祕密部門,必須中止又或者有些案子到最後仍舊因爲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神祕因素而中止的時候,FBI就會將它歸類到‘X檔案’裏,因爲在數學中,X代表未知。”萊娜一邊看着屏幕,一邊說:“我在裏面找到了一些有趣的東西,關於森特羅利亞鎮,X檔案裏有一個專門的文件對1982年的事情進行了說明,只可惜,只有一頁紙,上面記錄了小鎮地底下有着某種神祕的力量,而1982年進入小鎮調查的FBI特別探員曾經冒險進入小鎮的地下入口,結果只有一個人活着回來,而活着回來的人,瘋了。”

“瘋了?!那有個屁用啊!一個瘋子,能提供什麼線索?”龍雲頓時無語,如果那個探員瘋了,看來不會留下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沒錯,是瘋了。不過,檔案裏雖然沒有太詳細的資料,可是有一點卻不對勁。”

“什麼不對勁?”龍雲問。

“太乾淨了,整個文件只是草草描述了整個行動的損失人數,也只提到了小鎮地底下有古怪,其他隻言片語都沒有了。”萊娜十分肯定道:“這根本不符合FBI的查案風格,只能說明一點,這個文件是被人爲刪減過,而且故意隱瞞了一些東西。”

“別說沒用的,你找到被刪減的東西沒有?”龍雲問道。

“沒有,文件已經被徹底‘消毒’過,這樣的文件已經沒有任何恢復的可能,況且年代久遠,文件原本估計已經落在某個組織的手上。”萊娜說:“我在FBI的文件的最後一頁中發現了一個簽名,ECHELON。”

“ECHELON?”龍雲奇道:“有什麼含義?”

“ECHELON建立的時間可能是在二戰剛剛結束之後,從CIA的前身——戰略情報局裏剝離出來的一支神祕隊伍,他們又被稱作‘梯隊系統’,屬於那種政府的黑色組織,沒有登記,沒有國會撥款,一切資金和資源還有人財物都是從黑色的去到進入,就連美國總統都未必知道這個組織的存在。這個組織最早被人察覺是在前蘇聯解體的時候,有人認爲ECHELON在其中起了很積極的作用,不過美國政府沒有承認,說根本沒有這個組織。”萊娜輕蔑地笑了笑道:“不過,我相信這組織是存在的。根據我的調查,ECHELON是一個由幾個國家的權力人士提出建立的,其中包括了美、英、加拿大、新西蘭和澳大利亞。就連法國都沒能參與進去,可能是美國人覺得法國人不靠譜,在二戰中的表現實在太差,而且立場又不夠堅定。”

“你的意思是,是ECHELON這個組織拿走了FBI的調查檔案?”龍雲完全摸不着頭腦:“他們是戰略情報組織,截取一份這種文件有什麼用?”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你不覺得奇怪嗎?最近發生的事情,很多似乎都有一股神祕的力量在背後左右着事態的發展,就像在阿富汗出現在巴格拉姆空軍基地裏的那支神祕的特種兵隊伍,還有那個神祕的上校指揮官,根本查不到他的背景資料,也許這些,都和ECHELON有關。”萊娜說道。

“你倒是腦洞大開,我倒是沒想通這其中的關係,搞軍事情報的,忽然參與這種超自然事件的調查,太離奇了點,也許阿富汗巴格拉姆空軍基地裏出現的隊伍只是光復會的人僞裝的而已,沒什麼奇怪的,他們和美**方一些人也有聯繫,當年的諜島事件就是很好的證明。”龍雲想了想,覺得現在這些資料彙總起來真的讓自己有些亂,於是便道:“你繼續讓特洛伊追查吧,弄清楚梯隊系統有沒有攪合進來。”

“好吧,帥哥,你自己小心點,你所在的囚室模塊真的有些詭異,小約瑟夫如果按照FBI的調查結果,他在1982年就死了。”

“放心吧,我會小心的。”

薯片妞剛下線,範建忽然瘋了一樣在頻道里狂吼,好像被人用繩子掉在了萬丈深淵上。

“大哥!大哥!聽見立即回答我!出大事了!我的老天爺!出大事了!”

“什麼事?一驚一乍的幹什麼啊!?”龍雲耳膜都被震得生疼,範建這傢伙就像吃了過期**一樣,叫得跟恐怖片裏的男演員一樣。

“我有一個好消息,還有一個壞消息,你打算聽哪個?”

“先聽好的,今天已經夠多倒黴事了,聽聽好的緩緩心情。”龍雲不假思索道。

“好消息是,雪諾找到了。”範建說。

“找到了!?”龍雲忍不住心頭一鬆,這趟杜林監獄總算沒白來,好歹是搶在了光復會之前。

他忍不住馬上又問:“他在什麼地方?”

範建那頭忽然沒了聲音,本該立即回答的問題卻沒有馬上給出答案,不過這傢伙顯然在線,龍雲能聽見無線電那頭範建的呼吸聲,還有吧嗒嘴巴的聲音,似乎在於欲言又止。

“這個……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向你解釋……”

“別浪費我時間!我現在忙得很!”龍雲忘了一眼遠處的倉庫,根據剛纔空氣中留下的痕跡,小約瑟夫顯然是跑到那個巨大的穀倉裏去了。

“好吧,其實我說了你一定不相信。”範建嚥了口唾沫:“他就在你的旁邊……哦,不不不!應該說,在你的附近。”

“什麼意思?”龍雲頓時成了泥塑。

“你現在所在的位置,就是6666號模塊,也就是關押雪諾的囚室。”範建顯然努力地讓口氣變得儘量平靜:“你剛纔看到的那個小孩子,也許就是雪諾……” 龍雲覺得這個世界真他媽是瘋了!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自己誤打誤撞,就進了6666號模塊的囚室?如果範建的消息屬實,其實當然屬實了這傢伙會計算杜林監獄重新洗牌組合之後的序列,加上有自己的定位,當然可以精準的算出自己身處哪一個囚室裏,否則也不會誇下海口一定要來找到自己。

“你再說一次!你確定你沒開國際玩笑!?”龍雲還是不放心,也許是自己耳朵有毛病,聽錯了,也許這只是個幻覺,待會會醒來,一切都只是個夢。

“大哥,我可真沒開玩笑!”範建一字一頓,故意拖長語調:“你真的在6666號囚室裏——”

“草!”龍雲說:“全他媽亂套了!”

萊娜、範建一個接一個給自己提供情報,卻讓自己越來越找不着北了。

按照範建的說法,小約瑟夫的身份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他就是雪諾,沃克中校的兒子,那個可憐的黑石計劃試驗品;還有一種就是他已經死了,這裏只不過是雪諾被關押之後無聊至極,因爲懷念自己在小鎮上的生活而通過某些匪夷所思手段建造出來的一個“森特羅利亞鎮”。

無論是那種身份,對自己而言都不是什麼好消息。

“我現在想聽聽壞消息,既然好消息都是壞消息,也許你的壞消息會是好消息也說不定。”龍雲一邊說,心裏一邊想,如果小約瑟夫真的是雪諾,那麼自己理所當然更應該馬上找到他。

“壞消息就是,我弟弟左辰估計已經進入了你所在的6666號囚室模塊,我們還要將近一個小時的路程,我想提醒你,他們人多,我弟弟又是一個天才鍊金師,雖然他的天賦能力比不上你,但是他手裏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武器,而且他十分熟悉鍊金陣法,我怕你吃虧。”

範建的“壞消息”倒是貨真價實,童叟無欺,龍雲苦笑了下,不過他已經習慣了,在執行任何任務的時候,從來就不會簡單,自己的體質就像過敏體質,很容易就會招來麻煩。

“好吧,你們先趕路吧,我這裏沒時間讓我躲藏了,我在這裏遇到一個小男孩,也許是雪諾,我必須馬上找到他,很多問題要弄清楚。”

等和範建斷了通訊,龍雲又在頻道里呼叫了萊娜。

“萊娜,剛纔我和範建的通話你都聽見了吧?”

“聽見了,真是不可思議,你居然在6666號囚室裏,看來你的運氣真好,你們中國人不是有句老話,叫什麼……什麼鐵鞋來着?”

lixiangguo

千萬別因這種花精緻而華美就小瞧它,這種花的名字叫做阿曼達,生命力強悍,最喜愛吸食魔氣,是魔界的獨一無二的物種。

Previous article

“環哥兒,怎地這般魯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