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三人紛紛施展各自飛翔的法術,隨着時間流逝,漸漸深入了迷霧密林。

希臉色無比沉重,一路上她看到了太多非常危險的生物,比如三五成群的嗜血魔蝠向普通動物襲擊,密林外圍的生物死傷慘重。

再往前一點,地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迷霧密林的中心地帶竟然出現了一座灰白色小山,大概百餘米高,山體表面有大量的洞口。

山腳下還有少量的叢林巨蛛,每一隻都堪比狼一樣大小,八隻纖細的長腿看上去極其唬人。

清理迷霧密林的任務,勢在必行!希向諸位在職教導發出了指令。

「校長大人,你不是說給我種竹子嗎?」潘有些餓了,沒辦法,熊貓人的胃就是消耗大。必須時刻進食!

說起來,他每個月的工資都花費在吃上。

由於不會施展生命魔法,自己種竹子自然不可行。只有祈求希出手幫他在迷霧密林中開闢一圈竹林地帶,才能稍稍緩解經濟壓力。

「你現在先幫忙清理林子裏面的異常生物,事後我會給你安排加班費,竹林的事情,我已經想好了。」希將任務給兩人分配下去。

然後祈喚出一道道耀眼的雷電,率先轟向了嗜血魔蝠的巢穴。 裴嬤嬤趴在地上緩著疼痛,周紅皮笑肉不笑的站在原地等她。

怕周紅帶着銀票跑了,疼痛剛緩解到能忍的程度,裴嬤嬤便開始往周紅的方向爬。她也試圖站起來走,可腿才一動,就疼得倒吸了口涼氣,果斷放棄了。

「都金山、銀山了,嬤嬤還在乎這五千兩銀子。實在是節儉。」

她每往前爬一步,周紅便想往後退一步。可小姐說了:晚照苑容不下磋磨、作賤人的陰損招數。大道直行,才是正途。

整治裴嬤嬤固然解氣,可把自己也變成惡人,就太不划算。

「別爬了,爬過來,多的五千兩也不會還你。」周紅正了神色,目光冰冷的看着狼狽的裴嬤嬤:「裴家對周家作的惡,五萬兩都抵不過。」

裴嬤嬤輕蔑的嗤笑一聲,很是不屑:「姓周的整族賣出去,也不值五千。」

周紅深呼吸數次,才終於忍下了拿匣子砸爛她腦袋的衝動:「是,我們命賤。那裴俊臨命賤不賤?五千兩,有朝一日他還俗,我不去鬧,值不值?」

裴俊臨皈依佛門,揚言消了天怒人怨才敢還俗。便是裴家臉皮厚,等上一兩年,就敢宣稱上天寬宥,可若周紅去鬧,他依舊下不來台。

便是強行還俗,對他發展也實在有礙。

當初,裴家敢說這個話,是料准了周家好欺。

可周紅跟着羅曼之後,一天比一天天出息,她在晚照苑乃至周邊的聲望越來越高。若羅曼肯替她出頭,趙家再站在身後……

裴嬤嬤氣結:「鬧,你周家一門兒女都不成親了?」

「大不了都賣身晚照苑,讓小姐指婚嘍。」周紅神色認真,不似說笑:「都是奴婢下賤,可晚照苑的奴婢,比普通人家的公子、小姐都強。賣身進來,我們很願意。」

「下賤!」裴嬤嬤咬牙切齒。

「你高貴,高貴到狼心狗肺,主子越敬重你越偷主子東西。」

眼見着裴嬤嬤還要回嘴,周紅不耐煩的數出來五千兩銀票:「你也不用費心爬了,死在地上還是我的罪過。

點頭,我帶着銀票走,裴俊臨就是明天還俗,我也不管。搖頭,我把銀子放下,他什麼時候還俗,我什麼時候鬧。

我當一輩子奴婢,他得陪我當一輩子和尚。」

「你個賤人……」

五年來,裴嬤嬤一個眼神,就能讓人發抖;所以,一直端著慈悲的菩薩相。今天被羅曼連番打壓,突然從天上墜入凡塵,才回歸本性,歇斯底里。

可周紅卻不耐煩聽她罵人,放下銀子要走。裴嬤嬤卻又急了,喊住她道:「拿上銀子,滾。」

「求人,要有求人的樣子。」周紅站住,不耐煩的看着破敗的裴嬤嬤:「現在是你求我,不是我非要你銀子。所以,你要麼磕仨響頭求我原諒,要麼再加五千兩銀子。

知道你手邊沒銀票了,我可以等你三天。反正裴俊臨也不可能明天就還俗。」

裴嬤嬤氣得吐出口血,卻也知道不能再罵了。

她趴在原地喘著粗氣,好半天之後,才掙扎著做了決定——磕頭。

為防周紅挑剔,她艱難的趴跪着,對着周紅咬牙切齒的磕頭。

周紅側着身子避開,裴嬤嬤跪着的方向,就遙對着周家老宅。

「這三個響頭,周家受得起。」裴嬤嬤三個響頭磕完,周紅身心皆受震蕩。她等這一天,等了太久。

不想在裴婆子面前失態,周紅抱着匣子便往外沖。一個沒留意,撞到了茶盤,茶盤從桌子上摔下來,又將几上的藥瓶砸到了地上,雙雙摔得粉碎。

周紅卻沒留心,強穩著步子轉了出去。

裴嬤嬤連放平身子,重新趴下的力氣都沒有了。她絕望的看着糊在地上的藥膏,氣悶得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周紅一鼓作氣沖回清秋院,羅曼已經收拾好自己,等着她出發了。

見她雙眼紅紅的,有些詫異:「怎麼了?」

「沒事。」周紅將匣子放到羅曼面前,氣道:「四萬兩銀子,姓裴的就在手邊放着。這些年,她貪了小姐家多少?」

「不都說金山、銀山了。」羅曼沒去看銀票,拍了拍周紅的肩膀笑道:「欠下的,總有一天要還。咱們不急。」

一路狂奔,周紅的情緒也發泄了不少。再看見羅曼靜謐溫柔的笑,整顆心都平穩下來。

她深呼吸一口,將自己和裴婆子交易的事情說了:「小姐說得對,裴俊臨還俗的時候,只要我去鬧,就是將周家所有人架在火上烤。

如此,還不如拿來換五千兩銀子。姓裴的寧願磕頭,也不肯多出五千兩,想來拿她五千兩,她也心疼得不行。」

「那當然,便是偷,也是費了心力、折了福分、陽壽才偷來的。」

周紅噗呲一笑:「小姐雅緻得像天上的仙女,竟然也說這樣尖酸的話?」

羅曼賞她一個白眼,從匣子裏數出五千兩銀票,塞進周紅懷裏。

沒等周紅推辭,羅曼率先往外走去:「錯過了送哥哥去王府,在不出發,就要錯過接他回來了。」

當然,接人要緊,若能偶遇王爺,就更要緊了。

周紅學會了駕車,主僕倆便沒再帶人,急而不亂的往王府趕去。

此時,古權和趙聞年已經到了王府附近,百無聊奈的坐在『塵舍』茶樓里品茗。

為了維護住自己的『出塵』形象,離王府一條街的地方,羅曼就讓周紅停了馬車:「咱們這樣的身份,將車駕到王府不好。前面有家茶樓,將馬車安置在茶樓車房吧。」

安頓好車駕出來,時辰還早。羅曼就帶着周紅逛街,這條街有家醬菜坊,腌制的香酥小魚勁道入味,很得王爺喜歡。

她買上一些,就是進不去王府,也能讓哥哥明早上帶過去。

從『塵舍』出來,羅曼就總覺得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等她回頭去找,卻又找不到。到了街上,那種怪異的感覺還在,卻不再放在心上——

周紅沒帶面具,走到哪裏都有人回頭。她仗着年紀小,也沒戴帷帽,出眾的容貌引人回頭,也尋常得很。

走到王府門口,正要讓周紅去遞牌子,就看見和郡王送著大哥出來了。

果然遇到了王爺,羅曼心中發甜,望着王爺的身姿,眉眼都彎出了乖巧。

像是有所感應,和郡王也朝羅曼的方向看來。等看清楚羅曼的眉眼,也恬淡溫潤的笑開。同時加快了往外走的腳步:「你妹妹來接了,咱們快些走。」

順着王爺的視線,羅庭琛也看見了等在門口的妹妹。

落日餘暉下,一身白衣的妹妹聖潔、溫柔,像天上下凡的仙子。他有一瞬間的晃神,等回過神來,已經站到了妹妹面前。

「這麼遠,怎麼過來了?」

「來接你!」羅曼沖哥哥甜甜一笑,然後才轉身朝王爺行禮,學着大人的模樣問他:「我哥哥今天表現如何,可有給王爺添麻煩?」

看着面前的半大孩子,和郡王忍俊不禁,終究笑了出來。看羅曼一臉茫然,一天的疲累都消了大半:「你哥哥很好,沒給本王添麻煩。」

羅曼不知道自己哪裏好笑,她看了看笑得寵溺又無奈的哥哥,再看了看王爺,忍不住在心裏翻了個大白眼:見到本小姐開心,也不用笑成個傻子。

一個是自家哥哥,一個是心中月光,能怎麼辦?

於是,羅曼也跟着笑:「王爺笑起來真好看。」

正笑着的和郡王一愣:他這是被調侃,還是被調戲了?

被個豆大的姑娘!

羅曼沒接收到王爺的心聲,她自顧仰著頭,單純的欣賞著王爺比玉更潤的風姿,接着誇了一句:「人如玉,說的就是王爺這種?」

為表真誠,羅曼送上了剛買的魚乾:「不知道王爺喜歡什麼,恰好看見有我喜歡的小魚乾賣,特意給王爺也準備了一份。希望你也喜歡。」

他的確喜歡。

看着被羅曼塞進手裏的食盒,和郡王笑意更濃:這丫頭為他挑的東西,總是能挑到他心坎上。

這是天生契合,還是她在討好自己這件事上,下了大功夫?

不管是遇到知己,還是被人鄭重的放在心上,總歸都值得歡喜。

王爺收了魚乾,回給羅曼個真誠的微笑:「禮物我很喜歡,謝謝了。」

說完還情不自禁的扯了扯羅曼的丫髻,哄小孩一般:「曼曼今天也很漂亮,小仙子一般。」

羅曼就笑了起來,一雙眼裏盛滿了繁星。

「本王還有事要忙,就不相送了。」羅庭琛趕忙拱手行禮,羅曼心中千萬個不舍,也不能多留,規規矩矩的告別:「恭送王爺。」

羅曼受過宮廷教導,行的禮特別標準,瘦瘦小小的蹲在那裏,精工雕琢的玉人一般。

和郡王看了一眼,走出好遠,又回頭看了一眼。

見到王爺回頭,羅曼一雙眼笑成了月牙,婷婷立在原地,安靜的朝王爺揮手。

才走出王府街,便有兩名小廝迎了上來:「二爺請公子、小姐去『塵舍』說話。」說着,便將趙聞年的腰牌遞了過來。

小舅舅請,兄妹倆自然歡歡喜喜的過去。

路上,羅庭琛告訴羅曼:「前天小舅舅說要給我找個師爺,今天就等在王府外,想必是師爺尋好了。」

羅庭琛請師爺的事,前不久兄妹倆也議過。

他們手邊沒有可靠的人,只能靠趙家引薦。求到小舅舅跟前的時候,羅庭琛也明說過:師爺的才能要緊,人品更要緊。這樣的人不好尋,他也不急,大可以慢慢來。

這麼快就找好了,兄妹倆心中同時『咯噔』了一聲。

「舅舅不會害我們,但很可能輕估了郡王府的分量。」羅曼看着哥哥,神色鄭重:「一會兒見了人,咱們都多留心,用不用的,話也別急着說死。」

羅庭琛點頭,牽着妹妹的手進了趙聞年所在的雅室。

剛一進門,羅曼就迎上了古權探究的目光,那種被窺探的彆扭感覺,瞬間便將羅曼網羅在中間。

原來是他!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章建軍摟着藥材,虎子跟在他身後,下了山。

他還沒到家就遠遠看到鄭家小院子裏,坐着打扮時髦的一對年輕男女,他們此時正趾高氣昂地在和鄭家老兩口說什麼,老兩口臉上都帶着討好的笑容。

章建軍眉頭微皺,走進小院。

看到他以後,年輕男女立刻都用鄙夷的眼神上下打量他,那眼神彷彿看的不是人,而是某樣東西。

lixiangguo

「我會想辦法控制的。」她一定要天天和安正燁視頻!

Previous article

趙立冬拿出漢語名片,遞了過去。然後用流利的日語介紹自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