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七十大壽那年,一瘋道人上門求劍,趙長鎮讓家人拿出十把寶劍供他挑選,皆不入道人法眼,還將十把寶劍一一夾斷。

家人大驚,忙問仙家尊號,那道人一撫長須,說出『呂洞賓』三字。后踏雲西去,留下一顆靈丹和兩本經典,稱:「一甲子后前來取劍。」

從此趙家便與修真結緣,傳承至今。

「爺爺,我看家族《劍經》中記載,月霜是把飛劍,劍首如梭子。為什麼圖片上『月霜』是把青銅短劍?」趙光宇翻看著老楊發來的圖片詢問,他就是之前看貨的【榆樹下】。

趙星旗品茶道:「漢代以前的飛劍很多都是這種短劍,對方有回應嗎?你是怎麼跟他說的?」

趙光宇搖頭:「還沒。我就說,先約個地方看看,價錢什麼都好說。」

正說著,手機嗡嗡震動,

老楊微信回復:「不好意思,兩件貨都已轉手。」

「爺爺,他說已經賣掉了。」趙光宇馬上彙報。

趙星旗托著紫砂壺:「既然無緣就算了。下月修真大會召開,你這幾天就留在香山靜修,這次大會可是非同一般啊。」

趙光宇聽后目光灼熱,點頭道:「嗯。我聽大哥說,周家的水華叔叔和陸家的陸遊叔叔,因爭搶『十佳青年修士』弄的關係挺僵,陸叔叔被陰了一把,候選人資格都被拿掉了。這次大會上不會善罷甘休吧。」

趙星旗依著藤椅,笑道:「陸三公子好色貪玩,十八省世家誰不知道?不過,周水華也非十全十美,若是他『拋棄妻子之事』被陸遊得知,必在會上大鬧一番!」

光宇震驚:「爺爺是說,風和妹妹還有個哥哥?」

…… 正午,和諧小區。

經一上午的挑選、採購,栽種所用的必需品終於採購齊全。

客廳,周陽空調下吹著冷風,身後茶几堆滿一袋袋不同種類的培土。有黑土、黃土、泥炭、腐葉、珍珠岩等十幾種,加起來有七八公斤,走這一路兩臂肌肉都酸了。

茶几旁邊放著白色花盆,裡面有把鬆土用的小鏟子和幾小袋植物營養液。

「辛苦先生了。」長歌出現身後。

周陽一口氣喝光瓶裝綠茶,轉頭笑道:「累倒不累,就是太熱了。我還以為昨天下場雨會涼快一點。對了,你看看喜歡哪種土。這種款式的花盆能接受嗎?不喜歡也別怪我,是琉璃非要買這種……」

說著,周陽給茶几騰出點空間,把地上的花盆搬上去。

花盆外口徑有25厘米,高30,白瓷圓柱形。本來他看中一個黑色陶制款,結果被琉璃否定,說長歌不喜歡黑色。

「挺好的。」長歌淡淡掃過花盆,「聽琉璃說,先生這次在市場收穫頗豐,買到兩件法寶。能否讓我看看。」

「可以。」周陽拿起沙發上的單包,蹲在地板將包里的紅布取出,然後展開、鋪平、擺正,一舉一動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傷著裡面的寶貝。

這次購寶經歷,給他帶來很大的精神視野。至少周陽現在知道,地球有修士存在,古典神話中的神仙、法寶也非空穴來風。

「就是這兩件,請過目。」周陽盤腿坐下,神情中滿是期待,挺像個擺攤賣貨的小販。

「果然如我猜想。」長歌兩膝著地,雙手垂坐,目光在短劍、佩珠上徘徊。「先生可知劍首上刻著的字是什麼意思?」

周陽正欣賞她的坐姿,聽見發問馬上回神:「據原來的寶主說,這四個字是我國戰國時期齊國的文字,一邊刻『月霜』,一邊刻『姬流』。我覺得『姬流』很可能是劍的主人名字。」

「『姬』在我們華夏是很古老的姓氏,最早可追溯周天子,周朝開國皇帝周武王姬發就是這個姓。他父親是周文王姬昌,傳說卜卦很靈驗,不少神話故事中都有他,《周易》也是文王所創。」

……

周陽饒有興緻的科普那段歷史,長歌默默靜聽。

當聽到小說《封神演義》-武王伐紂段落,長歌插話問道:「那先生是否認為,這段故事是真的?」

周陽神情一頓,拿起黑色佩珠把玩:「路上我也想過,可能古代神話並非空穴來風,不過未必就是小說、書籍記載的那樣。我現在所處的時代,距離真實太過遙遠。也許我的國家、這個地球曾有段時間,就像你的家鄉塞維斯星那樣,是一顆修真星球。」

長歌欣賞道:「你與我想法相似,我來地球時便感應到靈氣存在,雖不如塞維斯,但透著一種蠻荒傳遞來的氣息。說明地球早期靈氣很充沛。可能從那時起,你們的文明就已經形成了。」

「我觀此劍和佩珠靈性尚存,若先生信任長歌,可交由我修復,算是對先生的小小答謝。」

「真的?」周陽驚喜:「我需要準備什麼?修復它們,對你會不會有很大耗損?」

「先生無需擔心。」長歌起身道:「只要先生將我的生命原種種下,次日我就能借本體修養神魂,還可吸收靈氣,替先生修復這兩件法寶……」

「先生兩件法寶中,姬流月霜劍損壞嚴重,我先溫養它的靈性,若得適合的礦材再行修復。那佩珠就不同,它外部沒有損傷,只要將內部破損的陣法修復,再用靈氣溫養些時日即可恢復如初。」

周陽點頭,大致的意思他聽明白了,「就是說,寶劍是外部硬體壞了,手串是軟體驅動壞了。一個需要更換硬體,一個需要修復軟體、驅動器。可以這麼理解吧?」

長歌聽聞笑道:「先生解釋很風趣,但意思不差。我們開始吧。」

「現在開始移栽?」見她走進魚缸,周陽馬上明白過來,按指示將她的本命種子(黑石子)撈出來,小心的托在掌心觀察。

此刻他感覺到一種強大的精神體在掌心跳動,彷彿種子內的生命隨時都會破殼而出。

咔——

一聲脆響,綠芽破殼而出,緊跟著上生莖葉,下長根須,只四五個呼吸便從小嫩芽長成10厘米左右的幼苗。

幼苗托在掌心,猶如亭亭玉立的美女,幼苗頂芽中長著一粒芝麻大小的綠果,源源不絕的吐著光暈。

長歌傳音:「先生看到的綠果,是我神魂居所,算是新的生命原種。另外先生切莫丟掉那兩瓣黑色種殼,將來替先生修補寶劍時還要用到。」

「嗯。能作為寶劍修補材料,一定很堅固吧?」周陽捏起一瓣種殼觀察。

突然他想到長歌從外太空一路旅行抵達地球,能夠毫髮無損,很可能是因為這層外殼保護著,恐怕它的堅固程度遠超地球的航天材料。

「當然的。」琉璃在魚缸內吐著泡泡:「尊主的原種外衣比本體還要硬三份,別看那麼小,用在你那把破劍上綽綽有餘!」

「那我豈不是賺到了?」周陽把種殼收集起來,先放到一處。

……

下午,周陽的移栽工作終於完成,花盆裡的培土完全按照長歌喜好配比。

現在正按照新指示,把花盆往主卧陽台搬,那裡採光最好,很適合植物生長。

「好熱,要不要晚點再來?估計外面現在有40度。」

剛拉開落地窗,周陽感到熱浪撲面,長歌輕聲道:「沒關係,先生把我放下吧。」

「哦好。」周陽看著懷中花盆,忽然有種懷抱美人的感覺,霎時臉頰升溫,找了個採光好的位置擺放。

他並不知道,對面樓頂有兩人正在天台安裝監視器,目標正是他家。

「天哥,你說這小子到底有什麼價值?居然有人花200萬監視他?不會是哪個富豪的私生子吧?」

「少他媽廢話,趕快把設備調配好,你不熱我還熱。記住了,公司的宗旨是收錢辦事,其他別問。」

…… 天台,熱浪滾滾。

「我知道,就是這事兒叫人搞不懂。」

「咱盯這小子有一個多月了吧?他每天除了上班下班,也沒見什麼有錢的爹地出現過……真不知道客戶怎麼想的。」

被天哥教訓后,楊小龍還是壓不住好奇。

透過他手上的平板,能清晰看到『周陽在陽台澆水……』。

旁邊的天哥三十幾歲的樣貌,身材魁梧,右臂紋身在陽光下十分扎眼。

他抽了口煙,眯眼道:「所以說你還年輕,經歷的事少。你真以為客戶是傻大粗?那些有錢人精明著呢!這麼多錢投進去,肯定是要看到『回報』。回報不一定是錢,可能是別的。」

「我以前在緬甸那邊混飯,聽過一件事,有人花500萬美金買一種稀有血液。」

「啥血這麼貴??」小龍驚奇。

天哥沉吟道:「說是一種『屍血』。正常情況下,人死後血液就會凝固,但這種血不會。有這種血液的人死後,血會逐漸變成紫青色……」

「不科學吧?」小龍無法理解,「會不會是騙入的?後來怎麼樣?」

「後來的事很恐怖了。」天哥彈著香煙:「很多人都在找,警察局幾乎每天都收到人員失蹤報告……最多一次,在同一個地方發現20具死屍。還有的一家人都被殺。」

「當地警局做過統計,一個月內,至少有200人被殺,80多人失蹤。」

「靠,他們是不是都瘋了?」小龍吞咽口水,天哥掐滅香煙:「不是瘋了,是受氛圍影響吧。誰都想要這筆錢。甚至有些人,是被自己家人殺的。後來真有人找到了那種屍血。」

「我問過當地寺廟的長老,長老說東南亞一帶有種邪術就需要『屍血』做引子。」

「搞定沒?搞定就走!」

「好了。」小龍意猶未盡,拔掉平板介面道:「哥,再說說唄。你在緬甸還遇到啥邪乎事?他們那的人是不是都特迷信?」

「迷信?」天哥呵呵一笑,提起工具包搭在肩上,「我問你,你見過一種長得像人,四肢爬地,跑的比狗還快的動物嗎?」

「我去!小龍三觀再次被刷新,兩步跟上去,正要追問時天哥手機響起。

電話接通,一中年男性聲音問道:「劉天,事辦的怎麼樣?」

「辦妥了,有什麼事嗎五哥?」天哥劉天問道。

另一頭,五哥拿起辦公桌上的周陽照片:「這幾天你們盯緊點。客戶又追加200萬,讓我們找機會把目標綁了,送到一個地方。未來兩天內動手。」

「一會兒我會安排大龍接替你,你回來一趟,我們開會研究研究。」

古老的情思 ……

與此同時,西半球,夏威夷。

夜空璀璨,海面平靜,一艘四層豪華遊艇緩慢返航……

遊艇中層,寬敞的休息室內瀰漫著血腥和香味味,七八名亞裔美女在床上招呼客人。

遊艇主人陸遊,此時正在頂層甲板,抽著雪茄,享受海風,他就是出錢監視周陽的『神秘客戶』。

他旁邊還站著一名不苟言笑的馬臉男,看面相三十齣頭,一米八幾的身形猶如一把長劍,鋒芒盡在眼中。

他叫李鶴,是美籍華人,6歲便隨父親學拳,20歲因過失殺人罪被判7年牢獄。

服刑期間,他遇到了海外劍派傳人徐勇,並拜其為師學習本門劍術。

出獄后,李鶴的劍術已達凡境巔峰,后又經師叔高鐵龍引薦,結識陸家三公子陸遊,成為銅州陸家的『門客』。

陸家在華夏十八省修真世家中排行第五,先祖是名赤腳醫生,因偶得一味丹方與修真結緣。

傳承至今,陸家勢力已是葉茂根深,海內外各大藥廠都有陸家股份。

正是因陸家擅煉靈丹,李鶴才心甘情願做他家的門客。

「難得出來一次,不下去放鬆放鬆?」

陸遊抽口雪茄,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俊朗的面容看似只有18、9歲,實際年齡卻接近45歲,比李鶴還大幾年。

「吸血鬼碰過的女人我沒興趣。」李鶴面無表情的說話,「據我所知,下面的『小蝙蝠兄弟』在亞瑟家族內並沒有什麼地位,不知三公子拉攏他們是何用意?指望他們對付周水華?」

陸遊把雪茄丟入海中,陰沉道:「克拉克兄弟在亞瑟家族中只能算是外員,但有一點卻不能忽視,他們掌握著家族的進口生意。只要他們稍微在周家貨物中做點手腳,就能引起意想不到的效果。」

「當然,我也不完全指望他們。」

李鶴接道:「所以三公子才找人追查周水華私生子的下落,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

「簡單,讓他們父子相見。哈哈哈!」陸遊放聲大笑,李鶴若有所思道:「三公子想綁架周水華兒子,然後讓他退出『十佳青年修士』選拔?周家不會同意吧?」

「不錯!」陸遊一把抓斷甲板護欄,眼眸陰冷:「要不是他在背後捅我一刀,候選人里也有我的名字!他這種偽君子,憑什麼成為十佳修士?」

「周水華若早早退出,我尚且給他留點面子。要是他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我就把證據帶到大會上公布,到時再把他的大公子一併請到場,叫他們父子相認!」

言語中,陸遊還不掩飾對周水華的憎恨。

李鶴則對他們世家之間的恩怨沒什麼興趣,只對即將召開的『華夏修真大會』充滿期待。

……

這次的『修真大會』與以往不同。

以往的『修真大會』只是十八省修真家族之間的『派對遊戲』,每年舉辦一次,大家見見面,喝喝茶,相互吹捧一番,沒有太多實質內容。

而這次的大會,是由國家機構承辦,部級領導主持。

除十八省家族參與外,全國道門、海外道派、修士皆收到邀請函,是華夏修真界三百年來最大的一次盛會。

其中會議的第一項,就是評選『華夏十佳青年修士』。

第二項成立『華夏修真協會』,協會成立后海內外修士將統入籍,併發放身份識別卡,每年還有特殊補助。

第三項是關於『國家道場』的修建與選址,道場修建后,凡是入籍的修士皆可入道場修行。這是李鶴最為關注的。

最後一項與昆崙山有關,陸遊並沒告訴他。

…… 長洲,華夏南嶺以北的二線城市,冬季比較寒冷,距離漢州市700多公里。

在西南郊外有座千餘米的小山,名叫燕歸山。

此山雖小,卻靈氣很勝,山腳下有座老君祠,常年香火鼎盛。

山南的日月峰,2000年被當地旅遊局開發成5A景點,再往北走是一邊幽靜的私人別墅群,長洲周家的內族成員都住在那裡。

傍晚,日月峰上遊客逐漸減少。

周水華站在西崖邊眺望著夕陽,英俊的臉龐和儒雅氣質,引得不少女性遊客拍照。如果周陽看見這些照片,一定會很驚訝。

「帥哥,可以合張影嗎?」一名女學生在同伴慫恿下詢問。

lixiangguo

「就是你的那個好朋友,王雪啊。不然還會有誰?」

Previous article

在李淵離開后,傳送陣又再次亮了起來,這時一個身影走了出來,所有人見了他都躬身行禮:「見過師祖!」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