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隻燃燒著火焰的拳頭,和一隻被鬥氣包裹的拳頭狠狠撞擊在了一起,詭異的鬥氣震蕩,使得唐林手臂上火焰一陣渙散!

二人一觸即分,唐林雙臂平展,體內火源力全力調出,兇猛的火焰瘋狂一般的湧現而出,無數的火焰翎羽在空中凝聚,散發著令人悸動的毀滅波動!

「接我最強的一擊,火焰蒼翎!」

言罷,唐林雙掌猛然拍在地面上,只見那漫天的火焰翎羽,如同道道利劍一樣,傾盆暴雨一樣的轟向阿修羅!

如此多的數量,使得阿修羅已經不可能有空隙閃躲,既然不能閃避,那就只能迎擊!

「火焰之翼!」

隨著阿修羅的一聲輕喝,周圍的火元素瞬間的變得極為混亂,明亮的火光,自阿修羅的身後閃現出來!

「啪啦!」

一聲如飛獸展翅般的聲音響起,一雙極為絢麗的火焰翅膀,極為震撼眼球的出現在阿修羅的背後!

面對身前那漫天的火焰翎羽,阿修羅身後的火翼迎風暴漲,變作足有兩丈般大小之後,雙翼表面的火焰轟然亮起,奮力向前一拍!

「轟!」

一道如狂風一樣的火焰風暴,瞬間將襲來的漫天翎羽一掃而空,熾熱之極的火焰勁風繼續肆虐,將站在身前的唐林轟下了戰台!

「阿修羅勝!」

唐林落下戰台,就意味著這場比賽,阿修羅勝出了!

而台上的阿修羅,面帶微笑的看著站起身來的唐林,謙虛說道:「師兄承讓了。」

雖然有一些不甘心,但是唐林卻輸的心服口服,看著阿修羅背後那輕輕拍打的巨大火翼,七彩炫麗,火焰流動,宛如實質一般。

「你知道你還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但敗在你的手下,我唐林心服口服!」

聲音不高,但是卻引起了周圍弟子們的一陣騷動!

「不是吧!都把唐林師兄打敗了,竟然還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

「沒想到阿修羅師兄,都已經凝聚出了火翼,這可是四階層次的標誌啊!」

一道道的議論之聲,瞬間讓阿修羅成為了全場最為矚目的一人!

火翼緩緩收斂起來,帶著一絲微笑,阿修羅走下台來。

「好了,接下來進行第二場,沐靈對戰譚雲!」

剛剛走下來,沒想到就該沐靈上台了,結果她手裡的衣服,阿修羅鼓勵的說道:「沐靈加油!」

沐靈微微一笑道:「不用加油我都能贏,譚雲那小子還算不上我的對手。」

阿修羅不置可否,雖然平時見過沐靈怎麼修鍊,但是身為掌教之女,肯定不會簡單的。 ?走上台來的沐靈,看著自己面的譚雲,沐靈直言對其說道:「喂!你還是直接認輸吧,你雖然是譚浩師兄的兄弟,但是你們二人之間得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你不是我的對手。」

果然身為掌教之女,就是夠強勢,一上來就用言語打壓自己的對手,這一話說出來之後,頓時引得台下的弟子們一陣鬨笑!

「雖然我跟譚浩是有些差距,但是這段時間我可是努力修鍊果的,你不見的就是我的對手。」

既然對方不想直接認輸,那沐靈只能很無奈的沖著他夠了勾手指,說道:「既然你說你努力修鍊了,那就快點過來,讓我好好教訓你一下吧。」

雖然沐靈身為玄火門掌教之女,但是平時在宗派之內,卻沒有一絲的驕橫跋扈,挺多就是有些調皮搗蛋而已,對一些自己看不上眼的弟子,總是煞費苦心的去捉弄,而這譚雲便是她捉弄過的其中之一。

而沐靈的先前的不屑之語,顯然是惹起了譚雲的滿腹怒火,重重的哼了一聲,身上快速的湧出一層淡青色的火焰。

說起來這譚雲也算是機遇過人,雖然他的天賦很一般,為人有的時候又總是尖酸刻薄,但是在火種源場融合火焰的時候,他竟然找到了一種十分罕見的紫玉竹,這種經歷了數百年生長的罕見靈竹,因為環境的原因,竟然孕育出了一團本命之火。

而當時譚雲發現之後,欣喜若狂,毫不客氣的將這株紫玉竹砍斷,將裡面孕育出的紫竹火融合到了自己身體中,紫竹火雖然是一株靈竹孕育出來的,但是本身卻沒有什麼神奇的力量,只是其火焰的攻擊性格外的凌厲!

看著瀰漫出來的紫色火焰,沐靈撇嘴說道:「真不知道你小子走了什麼大運,這種罕見的火焰竟然被你得到了,真是糟蹋了玉竹本身的那種寓意。」

「少廢話,看我今天一定要當著眾人的面,將你打的落花流水!」

言罷,譚雲雙手合一,紫色的火焰在身前快速的聚攏,隱隱形成了一根高聳挺拔的紫玉竹,竹尖鋒銳無比,徑直刺向前方的沐靈。

「還算是有模有樣。」

沐靈輕笑一聲,手掌輕輕抬起,一抹同樣絢麗的火焰附於掌中,一把將火焰紫竹抓在了手中。

「這可是你自找的!」

見到沐靈竟然用手掌抓住了竹尖,譚雲在心中不由的得意了一下,趁機手臂奮力向前一推,竹尖上的鋒銳之氣瞬間爆發出來,驚得沐靈當即撒手,迅速朝向一邊閃去。

直刺而出的火焰紫竹,重重的刺在戰台的地面上,堅硬的火崗石地面被破開了一道缺口,由此可見這紫竹火的確不容輕視。

雖然在第一時間就撒開了手掌,但是看著掌心處的一縷血痕,沐靈心中頓時怒氣沖沖。

「臭譚雲,你竟敢用你那破竹子將我的手劃破了,我告訴你今天咱倆沒完!」

氣勢洶洶的沐靈當即豎起一根手指,指尖有著一點藍綠之色的光點凝聚,看著對面的譚雲,沐靈陰險的笑了一下,只見指尖上的光點,瞬間化作了一蓬巨大的火焰,沖著譚雲就甩手丟了出去。

「還想嚇唬我。」

雖然譚雲嘴上不服,但是心中卻十分的明白。

沐靈的火焰可是天級的孔雀翎羽炎,雖然屬於凡火範疇,但是孔雀可算得上是鳳凰的後代,雖然血脈不純凈,但是能和鳳凰扯上關係,就一定是有著非凡之處的。

紫竹火迅速被譚雲布置在身前,將沐靈發出的火焰擋在了外面。

可是沒想到那朵火焰落地之後,竟然順著地面擴散開來,化作一片藍綠色的光芒,將譚雲嚴嚴實實的包裹了起來。

「這可是孔雀翎羽炎的專屬能力迷幻之火,是一種能夠讓人陷入幻覺的技能。」

得意洋洋的沐靈走上去,手指輕輕一點,包裹在外面的藍綠之光,迅速衝進了譚雲的眉心中,下一刻,那隻見那譚雲的雙眼就變得迷離了起來。

「失去知覺的你,現在可就是我的人肉沙包了。」

說完,沐靈就毫不客氣的一腳踹了上去,然後就像個小魔女一樣,上來就對著譚雲一陣的狂虐!

見到此種場景,台下的弟子們一個個,嘴角都是一陣的抽搐,不禁為倒霉的譚雲在心中暗暗祈禱起來。

也許是因為紫竹火,是由靈竹孕育出來的火焰,竹的一些秉性同時也影響到了譚雲,只是一盞茶的時間,譚雲的精神力便突破了迷幻之火的束縛。

一時間譚雲身上的紫色火焰暴漲而起,混亂之際,譚雲一擊得手,將大意了的沐靈,打的後退開來,嘴角甚至都滲出了一絲血跡。

「我告訴你,我不是你的玩具,我有自己的尊嚴,不允許你隨便踐踏我。」

忽然變得無比鄭重的譚雲,台下的譚浩見到之後,嘴角十分罕見的露出一絲微笑。

「紫竹火焰劍!」

雙手合一高舉過頭,衝天而起的紫色火焰,快速的在身前凝聚,一道散發著凌厲波動的長劍,沖著身前的沐靈劈斬而去。

「總算有點樣子了。」

沐靈用手臂輕輕的擦去嘴角的血跡,單手按在了地面之上,一層藍綠色火焰在地面上快速的蔓延,一道龐大的孔雀虛影,自身上浮現而出。

如此壯觀的情景,可見一直不顯山不漏誰的沐靈,其實力之強足以排進宗派前幾名了。

「故意的!她絕對是故意隱瞞的。」

這是譚雲心中唯一的想法了。

展翅傲立的孔雀虛影,慢慢的伸展開巨大的翅膀,面對譚雲劈斬而來的紫色火劍,巨大的翅膀鋪天蓋地般的拍了下來!

「嘭!」

一聲沉悶的巨響響徹整個戰台,場中激起了漫天的灰燼,從灰燼之中,一道紫色的身影,被高高的拋了出來,狼狽不堪的跌落在戰台的下面!

灰燼散去,一臉淡然之色的沐靈走了出來,看著摔成大八字型的譚雲,沐靈說道:「今天表現不錯,以後本小姐就不捉弄你了。」

說完之後,沐靈嬉笑著一蹦一跳的走了下來。

「噢耶!修羅看到了吧,我是不是很厲害?」

邀功似的沐靈,嬉笑著在阿修羅的面前說道。

「你很厲害行了吧,快點安生下來,看別人比賽。」

安撫下沐靈后,阿修羅便和沐靈坐在一起,看著接下來的比賽。 ?玄火門下弟子多大數千之人,除了入門弟子和嫡傳弟子,常年是待在宗派中修鍊,剩下的外圍弟子,只是得到一些宗派的指點之後,在外自行修鍊而已。

而這一次的宗派排名大賽,不僅僅只有入門和嫡傳弟子參加,就連一直不怎麼受到重視的外圍弟子,都會被要求來參加大賽,凡是能夠取得一些好成績,外圍弟子都是可以晉入宗派中修鍊的。

所以導致了這一次的排名大賽,來參賽的弟子非常的多,連續等待了三天的時間,阿修羅除了剛開始出場了一次之後,這接下來的三天裡面,阿修羅一直都沒有輪到他再次出場。

沒有比賽倒也挺讓阿修羅高興的,畢竟可以趁著這幾天的空閑,安心下來仔細研習火之真解,漸漸地阿修羅對火焰的理解,已經達到了一個很高的層次,在運用火焰這一方面,則也變得越來越得心應手。

期間阿修羅因為閑來無事,獨自一人來到戰台周圍的看台上,觀看台下的弟子們的比賽情況,見到如此空前的規模大賽,倒是讓阿修羅仔細的感受了一把這高漲的人氣。

看到阿修羅獨自走到惡靈看台之上,周圍的弟子們,十分熱情的閃開道路,都想讓阿修羅坐在自己的一面。面對如此盛情,倒是阿修羅沒有想到的。

坐下來之後,旁邊的弟子獻殷勤般的湊過來搭訕,對於不怎麼善於交際的阿修羅,一時間之間到有了一些言語局促之感,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修羅師兄,這次排名大賽我們兄弟幾個,可都是十分看好你,大家都說要是沒有意外的話,您肯定能得第一!」

「是啊修羅師兄,到時候還望師兄能夠提攜一下師弟啊!」



諸如此類推銷自己的,讓阿修羅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打發。

恰在這個時候,忽然阿修羅腦後的帽兜一陣蠕動,一顆雪白之極的小腦袋冒了出來,沖著獻殷勤的人們,汪汪的叫了起來,齜牙咧嘴的樣子倒也顯得十分兇悍。

「汪汪…吵吵什麼?打擾本雪摩公主的休息,滾!汪汪…!」

看到突然從帽兜裡面露出來的腦袋,阿修羅同樣也是一陣鬱悶,這小傢伙什麼時候鑽進來了,這一路上,阿修羅自己竟然都沒有察覺到一絲。

還別說,雪萊的一陣咆哮,還真是將圍上來的人們,嚇得退了回去,先前周圍還嘰嘰喳喳的,經過雪萊的這麼一叫喚,世界突然就變的清凈了許多!

「小傢伙,你什麼時候跑進我衣服里了?」

反手向後一捏,阿修羅便提溜著雪萊的脖頸,將她從自己的帽兜裡面抓了出來,然後將其放在自己的腿上,出言疑問說道。

「你這幾天也沒有比賽,整天就知道看那本破書,好不容易看完了,也不陪我玩,竟然自己跑到這裡,我就悄悄的跟來了。」

趴在阿修羅的腿上,雪萊扭動了一下子的身體,尋找了一個更為舒服的姿勢,趴下接著說道:「你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暖暖的特別舒服,我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聽到雪萊的話后,阿修羅好奇的抬起手臂,放在鼻間聞了一下后,不禁皺起眉頭說道:「是啊!我身上怎麼會有這種氣味?」

看到阿修羅同樣也好奇的樣子,雪萊挪動了一下身子,說道:「也許是因為你體內鳳凰火的原因,傳言鳳凰本身就身泛奇香,看來呀,你越來越脫離人類範疇嘍。」

看到雪萊幸災樂禍的樣子,阿修羅無奈的搖頭,這個鬼精靈,阿修羅對她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明明都已經能化人形了,偏偏總是喜歡現在這個樣子,成天沒事就待在阿修羅的帽兜裡面,簡直把阿修羅當做了她移動的安樂窩了。

「嗯!?快看雪萊,下面好像是大師兄鄭陽,他要出場了。」

聽到周圍的歡呼聲,雪萊不情不願的站起身子,一躍便跳上了阿修羅的肩膀,蹲在阿修羅的肩膀處,朝著戰台看去。

在玄火門內,嫡傳弟子是最受到尊敬的,尤其是排名前五的幾名弟子,而作為嫡傳弟子中的領袖之人,鄭陽不僅天賦極高,而且還深得掌教沐中澤的真傳,門下弟子上千之眾,而鄭陽毫無疑問當為首屈一指的存在!

「和他對戰的弟子,好像是一名二階巔峰的弟子!」

看著站在鄭陽對面的弟子,雪萊悄聲的說道。

「鄭陽大師兄修為高深,想來那名師兄的運氣實在太差,竟抽到了和鄭陽師兄對戰的簽!」

總裁強娶,女人,要定你 如今在整個門下弟子當中,能夠和鄭陽一爭高低的,絕對如翎毛鳳角一樣稀少。

隨著台上的長老宣布開始后,整個看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認輸吧師弟,你心中明白,你不是我的對手!」

還未開始,鄭陽便對自己的對手如此說道,這並不是說鄭陽有多麼的狂妄,而只是說明了,鄭陽是有說這話資格的。

「大師兄,弟子自知不是您的對手,但是就算有一分的希望,我也要緊緊抓住,兩大學院的邀請函,絕對值得我拚命爭取!」

聽到面前師弟的話后,鄭陽不屑的輕笑起來,說道:「兩大學院的邀請函?你竟然痴心妄想到如此地步,真是可笑!」

說完,鄭陽朝前當即邁出一步,滔天一般的氣勢頓時爆發而出,不待那名師弟用出自己的火焰,就見那鄭陽閃電般的出現在他的面前,一記重拳便將其打得吐血而飛。

險之又險的,就在將要飛出戰台的時候,這名弟子竟然用手指,生生的摳住了戰台地面的縫隙處,死死地堅持著不肯掉下去。

「就憑你這蠢貨的實力,也妄想得到邀請函!」

見到此景,鄭陽大踏步的走過去,一腳飛出,正中那名弟子的面門,一抹鮮血飛濺而出,終於還是落敗了!

「好!大師兄威武!」

見到對手落敗之後,周圍頓時爆發出一陣山呼一樣叫好!

而阿修羅卻冷冷的看著站在台上的鄭陽,對於先前鄭陽的行為,阿修羅感覺十分的厭惡。

冷酷、狠辣、決斷,這是阿修羅對鄭陽的評價!

似乎感應到了阿修羅的注視一樣,鄭陽在臨下台的時候,忽然抬起頭朝著阿修羅的方向看來,阿修羅也注意到了鄭陽的眼神,四目相對,從鄭陽的眼神之中,阿修羅清晰的感受到三個字:我等你! 蹲坐在阿修羅肩頭的雪萊,注意到了阿修羅和鄭陽的隔空對視,待到鄭陽慢慢離去之後,雪萊才說道:「修羅哥哥,那鄭陽恐怕融合的是八荒炎!」

雖然鄭陽在出手的時候,沒有動用一絲的火焰,渾身上下也找不到一絲的火焰氣息,但是身為靈覺極為敏銳的雪摩犬,雪萊還是在第一時間,從鄭陽出手的瞬間,感應到了一絲情況!

「你是說在極陽之地彙集大量雷電,經過長年累月的錘鍊才最終誕生出的八荒炎?」

已經研習了整本火之真解的阿修羅,如今對於一些火焰的出處來歷,也是了解的十分清楚。

雪萊扭過頭來,沖著阿修羅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說道:「雖然那鄭陽剛才沒有顯露自己的火焰,但是在他出手的瞬間,一股極為晦澀的霸道波動,不經意間流露了出來,能夠有如此霸道的意味,想來也唯有那八荒炎了,正巧的是,在後山就有一處極陽之地,那裡常年被雷電籠罩。」

lixiangguo

最後四個字的咬音極重,明顯是在暗示冥御煌和慕若,最好識相一點,不要一而再的惹怒他。

Previous article

雲清一笑,「因為我們自己,才是一切的重點,想別人,沒用。」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