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襲黑色的裙子,氣質優雅而高貴,但整個人卻處於一種極度恐慌的狀態,儘管她掩飾得很好,或許普通人看不出來,但李學浩卻知道,她似乎正在經受著什麼可怕的事情。

進入電梯之後,或許因為有好幾個人在,讓她安心了點,但握緊隨身小包的手,卻顯示了她心中的緊張。

李學浩看了一眼,就沒有再關注了,靜靜地等著電梯抵達一樓大堂。

從電梯里出來,女人沒有第一時間出電梯,她本來站在外面,是最方便第一個出去的,但卻主動讓開,讓電梯裡面的人先出去。

李學浩是最裡面的一個,等到電梯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那個女人還是沒有出去,她似乎在怕出去之後就會遭遇什麼可怕的事情。

李學浩走出電梯時,女人眼見裡面沒有人了,終於走了出來,卻離他非常近,就好像兩個人認識一樣,一邊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大堂里的人。

李學浩沒有特意躲開,看得出來,對方想借他掩飾什麼,這種與人方便的事情,他自然會順水推走。

或許是通過觀察,沒有發現大堂里的異常,女人鬆了一口氣,握著包包的手,也隨之一松。

李學浩走得不快,特意配合她的腳步,這樣兩人幾乎是並肩走到門口。

出了門口,李學浩馬上發現了不對勁,在距離門口不遠的路邊,兩個身材高大的人影直直地看了過來。

那同樣是兩個外國人,雖說他們都戴了墨鏡,但從裸露的皮膚看,有著一種中東阿拉伯人特有的膚色,更重要的是,李學浩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對方的目標,正是他身邊的女人。

看到她出現,那兩個身材高大的人影就漸漸圍了上來。

女人也發現了他們,身體猛地一顫,想要退回酒店時,卻因為顧忌什麼,而沒有逃進去。或許因為酒店門口人來人往,這給了她不少信心,所以她強行讓自己鎮定了下來。

李學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感覺胳膊一緊,身邊的女人已經挽住了他,並且低聲說道:「請幫幫我。」她用的是韓語,非常流利,完全聽不出來是外國人的口音。

李學浩輕應了一聲,儘管這種可能惹上身的麻煩不是他喜歡的,但既然遇到了,他不介意幫一把。

「帶我到前面的路口,我只要坐上車就可以了。」女人低聲說了一句。

「嗯。」李學浩不動聲色,按照她說的方向走去。 微抬眉梢,對上南曜太子居高臨下的質問目光,上官映月卻是沒有起身見禮的意思,只勾了勾嘴角,不以為意地反問道。

「怎麼?南曜太子這般來勢洶洶……莫不是專門為了找本小姐的茬兒來的吧?」

「太子妃誤會了,本殿對太子妃絕無惡意!」

南曜太子朗聲一笑,並沒有繼續同她針鋒相對,反而主動示好。

聞言,上官映月眸光微爍,將信將疑。

「真的嗎?那本小姐倒是有些好奇了……南曜太子如此『誠心誠意』,到底是為何而來?」

「這……」

南曜太子微微一滯,面露猶疑。

「嗯?」上官映月似笑非笑,催問道,「南曜太子不妨直說來意,本小姐可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猜不到你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既然如此,那本殿便直說了!」

「請吧!」

「本殿聽聞,上官小姐雖然與鳳蒼太子有了婚約,然而你們二人並未完婚,所以——」

「所以什麼?」

上官映月張了張口,剛想問話,卻聽有人搶先一步,問出了相同的問題。

撓了撓頭髮,上官映月正有些納罕,好奇這個聲音是從哪裡發出來的,好像……跟她所在的位置不是同一個方向,倒像是從南曜太子身後傳來的。

「奇怪……這聲音聽起來怎麼有點耳熟?」

想了想,上官映頓然月心頭一驚,驀地意識到了什麼!

抬頭一看,果然看見澹臺孤雪一臉蕭殺地走進了院子,正大步流星地朝著他們二人走來!

南曜太子卻是渾然不覺,彷彿沒有意識到身後有人走近,口吻微滯間,忽然莫名其妙地紅了紅臉頰,繼而一鼓作氣地回答道!

「實不相瞞,自從昨日一見,本殿便對上官小姐一見鍾情,念念不忘……日思夜想,寢不能寐,食不下咽!猶疑再三,本殿還是情難自禁,無法控制自己對上官小姐的傾慕……是以,本殿此番親自上門拜訪,別無他意,只願上官小姐能給本殿一個公平的競爭機會,得與鳳蒼太子一爭高下!」

上官映月:「……??!」

瓜娃子!你腦袋被馬蜂蟄了嗎?!

你特么找死,也別拉上本小姐墊背啊!

上官映月可以確定以及肯定,這個一肚子壞水兒的傢伙,絕對是故意的!

然而,澹臺孤雪卻是當真了。

「同本宮一爭高下?就憑你嗎?!」

話音未落,轟然一掌便已逼命而來!

南曜太子反應極快,縱然背對著澹臺孤雪,卻似早就料到他會對自己出手,不等澹臺孤雪的掌風逼近命門,便就縱身一躍,飛身踏上了走廊上的圓柱,爾後一個輕巧的翻身,即便穩穩地落回到了地面上。

完美避過澹臺孤雪的致命一擊!

「沒有完婚,上官小姐便還不算是你鳳蒼的太子妃!南曜素來信奉公平競爭,能者居之,本殿雖然同上官小姐相識不久,但本殿對上官小姐的真情實意,並不比你少!怎麼……鳳蒼太子莫不是擔心太子妃對你無情無義,怕她被本殿搶走,所以惱羞成怒了么?!」 「你閉嘴!」

沒想到南曜太子這麼能捅婁子,簡直比她還能耐!

上官映月一下子不免有些慌了!

立刻急急忙忙地從軟塌上跳了起來,隨手將喂狗喂剩下的一根羊腿骨頭拍到了南曜太子的臉上,爾後一個箭步衝到澹臺孤雪的面前,慌忙解釋道!

「小孤雪!你別上他的當!他根本就是在鬼扯!你不知道……昨天他抓我的時候,差點沒把我弄死!就這樣他還能大言不慚地說出對本小姐一見鍾情這種鬼話,本小姐也是嗶了狗了!你要是相信他,就自己嫁給他吧!反正這鍋——本小姐不背!」

話一說完,上官映月便就心急火燎地拔腿往外走,彷彿見到了兩個瘟神,唯恐避之不及!

只是還沒等她走開兩步,就被澹臺孤雪抓著衣襟順勢拎了回去。

「你要去哪裡?」

「洗耳朵!」

人家是辣眼睛,她特么是辣耳朵!

南曜太子也是厲害了,這麼臭不要臉的話,居然都能說得出口,還說得那麼順溜,就跟真的似的!

如果昨天他沒有派人差點把她射成馬蜂窩,也許這會兒她還真忍不住要自戀一番,瑪麗蘇地以為自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了……

可是,現實就是那麼殘忍,南曜太子對她的態度之所以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僅僅只是因為得知了她太子妃的身份,所以……很明顯,他特地登門拜訪,甚而當著眾人的面對她真情告白,根本就是沖著澹臺孤雪來的!

想到這裡,上官映月愈發堅定地認為,這個太子妃——萬萬當不得!

先是一個澹臺無憂,再來一個南曜太子……一個兩個,都拿她當蹺蹺板兒挑釁澹臺孤雪,簡直太欺負人了!

「月兒,等等——」

見她要離開,南曜太子后一腳立刻拔腿追了上來!

然而,一句話還沒說出口,就見澹臺孤雪「嗖」的一下揮出黑雀腰間的佩劍,朝著他的面門筆直刺了過去!

俊美無儔的面龐上,臉色頓然陰沉到了極點,連帶著口吻都染上了森然的殺意!

「放肆!『月兒』這兩個字,也是你叫的嗎?!你莫要忘了,這裡是鳳蒼國,不是你的南曜國!你若敢再靠近月兒半步,休怪本宮翻臉不認人!」

說著,不等南曜太子再行開口,澹臺孤雪便就抓著上官映月的手臂,驟而飛身躍起,直接踏著琉璃碧瓦離開了侯府。

及至被塞進馬車之中,上官映月仍是一臉懵逼。

所以……

現在是什麼情況?!

節奏變化太快,她有點反應不過來!

「你要帶我去哪裡?!」

「回宮!」

「什麼?!又去東宮?!我不要!我又不是傀儡,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

「怎麼……」澹臺孤雪鳳眼微眯,冷凜道,「誘拐黑雀私奔不成,你又將主意打到那個南曜太子的頭上了么?」

「靠!澹臺孤雪,你什麼意思?!本小姐早就說了,那個傢伙人來瘋,他的所作所為跟本小姐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居然還懷疑到本小姐的頭上來了!本小姐是那麼隨便的人嗎?怎麼可能隨手在路邊拉個人就跟他私奔?!」

*

【更完~票票快來~PS:新建了一個後宮群:582735220,愛妃們趕緊加入哦,敲門磚是作者名「公子折雪」~~~么么噠~~~】 兩人起步的時候,那兩個身材高大的墨鏡男,頓時跟了上來。

女人嚇得渾身一緊,可能沒想到對方這麼肆無忌憚,竟然敢在人多的地方下手。眼見距離路口還有些遠,前方不遠卻有一個小衚衕,她牙齒一咬,顧不上其它,拉著身邊的少年就跑了進去。

「有人要綁架我,快去通知警察,還有,在7108號房間,有我的兩個孩子……快跑!」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女人一把將他推開,轉身面向衚衕口,那裡,兩個高大的人影慢慢逼了上來。

李學浩並沒有跑,也不需要,女人以為他被嚇到了,焦急不已,沖他大喊了一句:「快跑——」

李學浩仍無動於衷,看得女人都絕望了,甚至想要衝上去再推他一把,但已經沒有時間了。

「王妃,請跟我們回去。」兩個墨鏡男就在距離她五六步遠的地方停下,幾乎只要一個撲擊就能把人抓到,他們眼裡似乎只有女人,而對不相干的某人,直接當他不存在,或者也是因為有把握讓他開不了口。

「我不會和你們回去,你們也無法帶我離開這個國家!」女人一臉決絕地說道,但時不時回望身後的焦慮表情,完全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情。

「主人會跟這裡的人溝通好,王妃,不要讓我們為難。」左邊的墨鏡男身材更加高大,足有一米九幾以上,比李學浩還高,他明顯是主導者,右邊的一個只有一米八多,但身體健碩得像健美冠軍,哪怕穿上了衣服,也能看出在衣服底下那隆起的肌肉。

「我再說一遍,我不會跟你們回那該死的地獄!」女人忽然激動起來,同時猶自不甘地對身後的人說了一句韓語,「快跑!」

李學浩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那兩個墨鏡男,雙方剛剛說的是阿拉伯語,大概以為他聽不懂,事實恰好相反。聽雙方的交談,這個女人居然是王妃?或許是中(防河蟹)東的某個國家國王的妻子,她似乎是偷跑出來的。

「沒用的,他接觸過你,不可能活著離開。」左邊的墨鏡男好像懂得韓語,對女人搖了搖頭。

「如果有人死在這裡,你們也別想離開這兒。」女人有些色厲內荏地警告,這畢竟是個被她連累的人,而且她的兩個孩子的希望還在他手上,她不可能讓他出事。

左邊的墨鏡男憐憫地看了她一眼,似乎覺得她腦子都傻掉了,對右邊的同伴說了一句:「解決他。」

「嗯。」右邊的墨鏡男輕應了一聲,伸手入懷。

「快跑!」女人看到這一幕,尖聲大叫。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右邊的墨鏡男拿出手時,已經握上了一把手槍,長長的槍管,是安裝了消音器的。

「不要!」女人絕望不已,握槍的人卻早將槍口對準了一動不動似乎被嚇傻的少年,扣動了扳機。

「咻。」一聲輕響,很微弱的聲音,槍口的火光微微一閃,幾乎不可查覺。

可預料中的情況並沒有出現,原本應該中槍倒地的人仍站在那裡,只是右手橫在胸前,握著拳頭,似乎裡面抓著什麼。

兩個墨鏡男都是眉頭一皺,沒打中?女人則還沒反應過來。

衚衕里有些昏暗,亮光還是兩旁的出口透進來的,不過普通人至少可以看清楚周圍的環境。

右邊的墨鏡男嘴裡嘀咕了一句什麼,抬手又是一槍。

「咻。」槍口火光一閃。

見鬼了!

目標還站在那裡,根本沒有中槍。

「這不可能!」右邊的墨鏡男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槍法很准,更不用說這麼近的距離,連續兩次失誤了。

左邊的墨鏡男也不相信自己的同伴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居然連那麼大的目標都打不中,可為什麼……

「是不是很意外?」李學浩看著兩個墨鏡男,用的是阿拉伯語,語氣裡帶著一股調侃,眼前的這兩個墨鏡男,渾身上下透著濃烈的血腥氣,這可不是殺一個兩個人能做到的,既然遇到了自己,就註定他們該下地獄。

「你是什麼人!」聽到他會阿拉伯語,兩個墨鏡男都是神情一肅,右邊的墨鏡男更把槍口對準了他。

而被雙方夾在中間的女人,這時也聽得震驚不已,那個她以為的韓國本地少年,居然會說阿拉伯語?他到底是什麼人!

「對你們來說,大概是惡魔吧。」李學浩淡淡一笑,鬆開了橫在胸前的拳頭,叮噹兩聲,兩個小東西掉在了地上,那是兩個尖端已經被撞扁的子彈。

兩個墨鏡男渾身一緊,那是戒備以及面對未知的警惕,心中更震駭不已,剛剛開的槍並不是沒有擊中目標,而是被對方用手抓住了。這怎麼可能?人類的速度和力量,怎麼可能抓得住子彈?根本是無法想象的事情。

不過常年處理特殊事物的他們,哪怕遇到這種詭異得無法想象的事情,仍能保持著冷靜。

女人也被掉在地上的小東西吸引了注意力,那是子彈?接著便反應過來,有人居然能用手把子彈抓住?這還是人類嗎?因為太過驚訝,甚至忘了此時她可以趁機逃跑。

幾乎不用商量和暗示,兩個墨鏡男突然暴起後退,遇上連子彈都能抓住明顯無法抗衡的人,逃跑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在兩人暴起後退時,還沒退到衚衕口,一個人影比他們先一步站在了那裡,就好像他原本就一直在那一樣。

兩個墨鏡男反應很迅速,嚇出一身冷汗的同時,再一次急速暴退。

然而剛一轉身,那個身影又一次站在了他們的面前,就好像他們主動要送上去一樣。

兩人再一次暴退,結果和前兩次一樣,那個恐怖的身影,又擋在他們的面前。

身處旁觀角度的女人早就看傻了眼,那個少年,竟然可以像鬼魂一樣,在原地消失,出現在另一個地方,然後從另一個地方消失,又出現在了下一個地點。

知道根本逃不掉之後,兩個墨鏡男也不再做無用功了,面對完全無法用常理來解釋的存在,哪怕他們經常面對生死,也有著人類最原始的恐懼本能。

「我們主人有很多錢,無論你需要多少,主人都可以給你。」左邊的墨鏡男開始採取了金錢攻勢,這個世界上,就沒有錢不能解決的事情,只是他不敢確定,眼前這個看起來非人類的傢伙是否也能被收買。

「惡魔不需要金錢。」李學浩面無表情說了一句,伸手一指右邊拿槍對準他的墨鏡男,後者頓時一聲不吭地倒地。

左邊的墨鏡男嚇了一跳,同伴無聲無息,不知死活,更加證實了對手的詭異和強大。

lixiangguo

小青鸞雖在打鬥中數次受傷,其實力卻也飛一般的躍進,然其名更盛。

Previous article

呼吸間都是他身上淡淡的曼珠沙華香。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