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臉壞笑的將那些衣服取了下來,一套扔給沐子戚…,一套扔給青雲兒…

夢瑤想想他們扮成女子…。 晚餐在陸孜孜家裡吃的太撐了,楊慕正四仰八叉的靠在沙發上看電視,兩隻手正在揉按著自己的肚子。果然,胃不和則卧不安,親姐說的句句都是真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大姐大這兩天看著不對勁,做人做事都格外小心翼翼,連話都說的少了。周處更不對勁,比以前更不愛說話了。

揉按了一會,楊慕打幾個嗝,胃裡也覺得順暢多了。這時,陳昭打來了電話,她說話的聲音總是那麼好聽,又勾人又撩人,「在哪呢?」

楊慕卻絲毫不為所動,甚至還有些警覺。這個女人跟自己的親姐是一路人,一個是口蜜腹劍,一個是笑裡藏刀。只是這個女人更勝一籌,自己的親姐純粹只是為了逗他玩,而她,從來都只是玩真的,需要小心應對,「我現在在家呢,你有事嗎?」

電話那頭的陳昭噗嗤笑了,「當然有事啊,這漫漫長夜可我就是睡不著啊,要不,咱倆去開房吧!」

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楊慕嚇得張大了嘴巴,不敢發出一丁點聲音。

陳昭開懷大笑,楊慕果然受不起這種玩笑,還是不要繼續逗他了,萬一把他逗害羞了,下次就沒辦法一起共事了,「哈哈,出來吧,我找你有正經事。」

兩人還挺有默契,來到了第一次見面的地方,還是熟悉的老地方。楊慕一路左顧右盼,像極了隔壁出來偷情的老王。

陳昭早就倚在房門口等了,就這樣往那一站,也是風情萬種,不沾世俗,「你可算來了,我都等你很久了呢!」

瞧著陳昭這副倚門賣笑,低聲下氣故作討好的樣子,真是讓楊慕懷疑,究竟是她演的好,還是本性就是如此。楊慕實在惋惜,她曾經是那麼的優秀啊,怎麼淪落至此呢,「有話直說嘛,怎麼穿成了這個樣子。」

這才是什麼天啊,楊慕還穿著羽絨服呢。陳昭卻是穿著弔帶短裙,還露著白花花的大腿。這身打扮換做以前,她能買回家就已經是見鬼了,而且根本是不可能穿著出門的。此時,她卻毫不吝嗇的展露自己的身體,還沒羞沒臊的貼近了楊慕,一把摸上了他的胸膛,「好看啊,再說了,這都已經碰面了,就讓我慢慢告訴你唄。」

楊慕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小夥子,能夠坐懷不亂已經是自覺自律自愛到了極致。他毫不猶豫的撥開陳昭那不安分的手,同時移開眼睛,恨不得能來個唐僧,給他念上一段緊箍咒。

陳昭做事謹慎,但也是迫不得已,隔牆有耳,還就必須處處小心。她再次把手撫上了楊慕的胸膛,順勢把他推進了房間,「人家都等好久了,你還磨蹭什麼呀,快進來嘛。」

楊慕渾身都在抗拒,奈何這腿長手長,卻掙脫不了一個女人的束縛,「你不要亂來啊,我可是個正經人。」

陳昭把楊慕推進門后,反手就把門給鎖了,還套上了自己的大衣外套,「來都來了,還會怕我耍流氓啊?再說了,我大晚上的叫你出來開房,那我想做什麼,你也應該能料到的呀!」

楊慕被陳昭這麼撩撩的一推,索性直接躺在了大床上。既然陳昭已經穿好了衣服,那他更能確定這是逢場作戲的套路,還有什麼可怕的呢!就算是來真的,難不成男人也會吃虧?既然有驚無險了,愛咋咋地唄,「呸,鴻門宴。」

陳昭見楊慕前後的神情態度轉變的那麼快,也是按捺不住作惡的慾望,又把衣服脫出了半個肩膀,直勾勾的跨坐在了楊慕身上,她彎著腰,髮絲剛好在楊慕的脖頸間摩挲,姿勢曖昧極了,「那你陰知道是鴻門宴,有沒有提前做好準備啊?」

楊慕舔了舔嘴唇,這一招,他是真的接不住了,只好求饒求放過,「這樣別啊,你有話直說吧,還是。」

陳昭見楊慕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更是想要捉弄他了,不由得更貼近楊慕,整個人都已經趴在了楊慕身上,溫熱的呼吸也都打在了楊慕的耳邊,「怎麼啦,你怕吃虧啊?」

有一句老話,叫做債多不愁。楊慕已經被陳昭逼到了這個份上,也就是退無可退了,既然如此,還不如為自己殺出一條血路,說不定還能逃出生天。

楊慕這才展開自己緊握的拳頭,慢慢地略帶緊張的摸上了陳昭的大腿,既然摸了上去,也就完全釋放了天性,指尖還在陳昭大腿處細嫩的皮膚上反覆打圈,語調也變得意猶未盡,「怎麼會呢,我這不是,怕你會吃虧嘛。」

對待什麼人就要用什麼樣的方法,而且還要比她更厲害,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這是他的親姐告訴他的。

陳昭其實還是很喜歡的,她壓根不介意楊慕這樣的撩撥,因為她之前就有過打算。如果她可以法外逍遙,她就會找一個優秀且俊朗的男人,來一次或幾次艷遇,生一個只屬於她自己的寶寶,不需要男人,就這樣生活著。這樣,她就可以擺脫世俗的困擾,也不會有人對她的過去刨根問底。

楊慕看著就像是那個不錯的人選,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時機不成熟,陳昭還有正事沒有做完,不然的話,她早就把楊慕給撲倒了。此時她拍掉了楊慕摸在自己大腿上的手,又說道,「吃虧是福呀,不過啊,我看你好像沒有準備好呢,似乎是沒有經驗呢,要不,我們先一起看段視頻,提提興緻,你也可以參考學習啊。」

楊慕剛為自己打滿了氣,瞬間就全癟了。窈窕佳人就在身邊,如果再來一些不可描述的視頻,那他今晚是真的要奉獻清白之身了,「啊,還看視頻呢。」

陳昭故意賣個關子,事情根本不是他想的那般繪聲繪色。她打開手機,翻出了那個視頻,還在楊慕面前來回晃了晃,「嗯,如此月夜如此良辰,看一段視頻,還可以增進感情,你說對不對啊?」

楊慕閉起了眼睛,做最後一絲無用的掙扎,「別啊,這樣不好!」

陳昭點開了視頻,奇怪的聲音出現了,她還扒開楊慕的眼皮,非要讓他看清楚,「不看看怎麼知道呢,我都已經準備好了,你還裝什麼呀,我知道,你們男人啊,都喜歡看的。」

楊慕還真的瞄了一眼,這一看,七情六慾瞬間拋諸腦後,「這,這是……白雪?」 休息時間結束,綜藝的錄製再次開始。

「快來吧,大家入座!」

嘉賓們進屋時,主持人已經在裏面坐着了。

陳雯雯:「要開始了嗎?我好期待啊!」

蒼葳:「魔法學院的故事就是格外的吸引人呢!」

羅岳:「看看這種地方,這種場景,就很適合發生點什麼。」

李成軒:「確實已經發生了。」

呂森:「古堡里的魔法學院,神秘值簡直拉滿。」

周小琪:「就是啊,你們一個個的都那麼神秘。」

江航:「誰殺了人,自己站出來。」

「是誰殺了人,當然得要你們自己推理出來啊。」

主持人整理了一下台本。

嘉賓們都入了座。

「接下來這個環節就是公開分享搜證得到的線索,揭開每一個嫌疑人的故事和殺人動機。」

「那麼誰先來說?」

主持人詢問。

「我!」

呂森喊了一聲。

「好吧,還是從校長先開始吧!」

主持人示意了一下。

呂森站了起來,他從面前的資料堆里拿出了一張報紙。

報紙看起來很舊,時間有些長了。

「首先,我找到了一張報紙。報紙上寫着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三年前小鎮上出現了連環殺人魔。」

「報紙上報道了一起又起的連環殺人案件,最可怕的是這些報道旁邊附上了一張連環殺人魔的照片,你們看看這個照片里的人像誰?」

呂森將手中的報紙遞給了坐在他旁邊的蒼葳。

「這個人……天啊,不就是我們的授課老師嗎?」

蒼葳認出了照片中的人,驚訝地說道。

羅岳:「什麼?快給我看看?」

陳雯雯:「我的天!不是吧!我們的老師是殺人犯嗎?」

江航:「我們的學院怎麼回事?讓一個殺人犯來當老師嗎?」

報紙在大家的手中被傳閱。

「這張報紙是我在蘇珊娜的新生宿舍里找到的!」

「也就是說蘇珊娜早就清楚本案死者原本就是一個殺人犯,很有可能蘇珊娜入學的目的並不單純!」

「而且你們認真看一下報紙裏面的報道的文字,有一篇就是提到有一位夫人在湖邊遇害,留下一個女兒,名字就叫作蘇珊娜。」

「報紙上說的蘇珊娜是你嗎?」

呂森說完,看向周小琪問了一句。

「沒錯!就是我!」

周小琪說了這一句之後便停了下來。

主持人連忙引導她:「蘇珊娜可以給我們講一講你的故事嗎?」

「當然可以呀!」

周小琪開始拚命回憶自己的劇本:「兩年前,我的母親被捲入了一場連環殺人案。」

「她被那個殺人魔殺死了!我就發誓一定要給我的母親報仇!」

「然後我就搜集了很多信息,終於在這張報紙上獲得了殺人魔的信息。我又花了很多時間去調查這個殺人魔。終於,我找到了改名換姓之後的他,他在一座魔法學院擔任授課老師!」

「他殺死了我的母親!他還殺死了很多的人!居然改了一個名字,就能理所當然地活在這個世界上?憑什麼!」

「他憑什麼活着?他該死!他就是該死!」

「我調查他的時候,問過了很多學院裏的學姐學長,他們都說他是一個好老師!」

「呵呵,好老師?他是一個殺人犯啊!他背了多少條人命在身上!他憑什麼殺了人,還能在這裏受人愛戴!如果沒有人來懲罰他的話,就由我來懲罰他吧!」

「所以我要殺了他!我必須要殺了他!就是因為這個目的,我才成為了安德烈魔法學院的新生的!」

陳雯雯:「這麼說,蘇珊娜的殺人動機很強烈啊。」

呂森:「我們學院的新生,不簡單啊!」

周小琪:「我是想要殺老師,但是我今天沒有動手!我不是兇手。」

蒼葳:「蘇珊娜的作案時間也蠻充足的,六點十五分到四十五分之間有半個小時呢。」

周小琪:「你們要相信我!」

「萬一後面還有更強烈的動機呢!」

「那我先問一下蘇珊娜,你懷疑誰是兇手。你搜證環節搜了誰的線索呢?」

主持人跑出了一個問題。

「我懷疑的是溫妮莎學姐。」

周小琪回答道。

「你為什麼懷疑學姐?」

主持人又問。

「還能為什麼,當然是因為針對蒼葳姐啊。」

陳雯雯小聲地說出真相。

好在沒有人聽到。

周小琪找到一個非常合理的原因,她說道:「因為學姐的時間線,看起來是最不可能去殺人的。」

「而有的時候就是需要有所反轉,最不可能的反而是最可能的。」

「來吧,那你來說說你搜索到了什麼線索吧!」

主持人遞給周小琪一個眼神示意。

周小琪:「我去了溫妮莎學姐的宿舍,找到了一本交換日記。」

羅岳:「交換日記?」

周小琪拿起面前桌子上放着的一本暗紅色封皮的書本。

「沒錯,就是交換日記。它不是一個人寫的日記,而是幾個人一起寫的日記。」

lixiangguo

魏徵老臉浮現一抹羞愧,讓天子失望了。

Previous article

到了雲頂峰之後,二人直奔日月潭。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