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看劉葉那無恥的笑,他們就知道自己的心思被這傢伙給看穿了。

洛林是什麼人?珈藍軍神,就算是在國王的面前也有資格挺著腰板說話。

現在竟然被劉葉這麼個年輕人笑話,他當時就瞪起了眼睛。

可正當洛林打算好好教導教導這個不懂禮貌的小子時,維多利亞的聲音也適時的響了起來。

維多利亞說道:兩位老將軍,我給你們重新介紹一個人。

維多利亞這句話說的相當正式,也頓時將洛林的火氣給壓了回去。

現在這種時候,他還真就不能發火。而且就這麼幾個人,維多利亞自己不用說了,萊恩他們見過,艾瑪也同樣認得。那麼維多利亞要重新介紹給他們的人就只能是這個年輕人。

訓斥王子殿下正要介紹給自己的人?簡直就是不給王子殿下面子。

所以洛林嗯嗯了兩聲,訓斥的話終於沒有說出口。

咳咳——兩位老將軍,這位便是我早先跟你們說起的劉葉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父王的救命恩人,更是我們珈藍王國的大恩人!

維多利亞這一句話出口,別說是洛林和弗侖,就連劉葉自己都愣了。

他尋思著,自己救過老國王不假,但貌似沒有救過維多利亞啊!至於說珈藍王國的大恩人,劉葉到是隱約猜到了一些。

維多利亞似乎很滿意兩員老將的驚訝,他迎著兩人的目光說道:之前國祭大典一事,我逃出王城,但在內城時便被盧塞的人追上。最危險的時刻,就是劉葉先生大義現身,擊殺了追兵救我於危難。

嘶——

就停洛林和弗侖同時吸了口冷氣,一副驚訝的模樣。而他們看向劉葉的目光也變了,之前的不滿哪還有一星半點。聽說劉葉在最危險的時候助王子殿下脫險,他們看劉葉的眼神簡直就跟劉葉救了他們的爹似地。

聽了維多利亞這個理由,劉葉的嘴角不禁抽動了一下。

維多利亞說的也太誇張了一點,當時他的確是攔住了追兵。但將那些人都幹掉的卻不是他,而是藏馬。

再說了,當時那種情況就算劉葉不出手,就憑那幾個騎兵想要抓住維多利亞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現在維多利亞將這件事情搬出來,可是故意將一個恩情按到劉葉頭上了。

啪的一聲,洛林和弗侖站了個標準的軍姿,然後向劉葉躬身一禮。

這種前後迥然不同的態度,讓劉葉都幾乎沒有聽清他們嘴裡說的什麼。只知道他們在表達感謝,什麼救了王子殿下就是他們的恩人啊,即便王子殿下不提他們也要好好感謝劉葉啊

劉葉慌忙回禮,心道這兩位老爺子的演技果然是實力派的。這一番表現當然不只是在感謝他救了維多利亞,還是表演給維多利亞本人看。

維多利亞微笑著看三個人客套完,接著說道:劉葉先生救下國王陛下的事情,兩位老將軍已經知道我便不再提起。想來兩位老將軍一定很奇怪,我為什麼要說劉葉先生還是我們珈藍王國的大恩人吧?

倆老頭可不敢答應這句話,齊聲說道:屬下哪有奇怪!劉葉先生先後救了殿下與陛下,當然就是我們珈藍王國的大恩人。

維多利亞笑著搖頭,說道:兩位老將軍可知道,是什麼人擊殺了刺客凱瑞,又是什麼人阻止了盧塞的陰謀?便是劉葉先生。是劉葉先生在最關鍵的時刻阻止了盧塞毀掉王都的陰謀,也是劉葉先生重創了凱瑞那個凶人,還再一次救了我的性命

一個精彩的故事從維多利亞口中講出來,將兩位老軍神都驚得冷汗直冒。

盧塞是被凱瑞所殺,其中關係到劉葉身份這個大秘密,所以劉葉並沒有將真實情況告訴維多利亞。劉葉只是告訴維多利亞,盧塞是在凱瑞與他激戰時被凱瑞意外殺死。

不過劉葉並沒有隱瞞他從凱瑞那聽到的消息,如實告訴維多利亞,凱瑞是打算利用盧塞的血液來盜取珈藍國庫的某樣東西。

但劉葉還真沒有想到,這件事情從維多利亞口中講出來卻比實際情況還誇大了無數倍。按照維多利亞現在的講述,凱瑞和盧塞是打算利用某種邪惡的方法引爆守護王宮的強大結界,甚至還有守護王都的護城法陣。如果這個東西真的被引爆了,那麼珈藍王國諾蘭城自然免不了一場浩劫

維多利亞的講述嚇得洛林與弗侖臉都白了,卻也同時讓劉大少爺差點羞紅了臉。

他心道自己之前怎麼就沒發現呢,比起維多利亞來,這兩個老頭哪還算得上實力派,根本就是初出茅廬的雛兒啊!

看人家維多利亞,不是把黑的說成白的,壓根就是把沒有的事情說的跟真事兒似的,而且還臉不紅心不跳讓人一點破綻都看不出來。

劉葉心中暗道幾聲佩服,維多利亞這場無比倫比的講述也終於到了頭。

洛林再望向劉葉,已經一臉的歉意。他覺得自己剛才竟然還對這樣優秀的年輕人有不滿的念頭,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洛林說道:劉葉先生,老夫要像你賠罪。

一邊說話,洛林一邊再次躬身,腦袋都彎到了膝蓋那裡,當真好一個大禮。

等他這一個大禮施完了,劉葉好像才反應過來,趕緊伸雙手攙扶。

您這是為何?

劉葉揣著明白裝糊塗,洛林一臉的汗顏神色。

劉葉先生見諒,我剛才唉!老夫混蛋啊!剛才竟然還覺得劉葉先生不識理解,卻不知道劉葉先生這等高人怎會與尋常人一樣,真是不該不該

好吧,看這老頭都尷尬的不會說話了,劉葉趕緊說了幾句客套話,同時一腦門的汗滴。

洛林是真誠的歉意,但他可是受之有愧啊。只不過看到維多利亞正悄悄的打著顏色,劉大少爺只好厚顏接受下來。

這個時候,已經有王宮原來的侍從僕人之流進去收拾。他們動作都麻利的很,短短時間內就已經收拾妥當出來彙報。

一同被他們抬出來的,就還有盧塞的屍體

看到盧塞的屍體,兩位老軍神這才徹底明白,為什麼剛才王子殿下說盧塞已經死得都認不出來了。

被說是他們,恐怕就是盧塞的親媽在這裡,也一樣認不出盧塞。

因為被侍從們抬出來的,根本就是一堆碎肉爛骨,連一塊完整的身體部位都分辨不出來。

盧塞是死在凱瑞最憤怒的一擊上,而當時劉葉又已經撤去了亡者復生的魔法。沒有了死靈魔力的支撐,盧塞那小身板在血刃之下就好似豆腐腦一般脆弱。自然被凱瑞的一刀斬成了無數塊,分屍滅跡可是相當的徹底。

望著盧塞的屍身,洛林狠狠的哼了一聲。

早就知道的事實,再加上剛才維多利亞那誇大其詞的講述,讓洛林對這位大王子再沒有半點恭敬之意,更是恨得牙齒都差點咬碎。

哼!這個叛徒,謀反篡位已經十惡不赦,竟然還在失敗之後妄圖毀掉王都,真是真是

洛林連說了兩聲真是,卻似乎想不到什麼合適的詞來形容。

他旁邊的弗侖冷著臉接了一句:其心可誅!

洛林猛地一點頭,哼了一聲說道:對!其心可誅!真是其心可誅也!

洛林瞪著一雙牛眼,銀白色的鬍鬚都高高的翹起並顫動著,看得劉葉又是好一陣佩服。

他佩服的可不是洛林和弗侖,而是維多利亞,是珈藍王國這彪悍的風氣。

要不是親眼見到,劉葉還真不敢相信在這種王權社會還有人敢這樣痛罵一位王子。就算盧塞是叛徒,就算盧塞真的十惡不赦,但他畢竟是王室一員而且還已經死了。

要是在劉葉所知的歷史中,隨意那個封建王朝的時代,就算是叛國的王族子弟也不是一位將軍就敢開口喝罵的。

但在這裡,別說是洛林和弗侖這兩位非同一般的老軍神,就連諾蘭城的普通百姓都敢怒罵一位王子甚至還要衝上去跟王子拚命

尤其是看到維多利亞一點不滿的樣子都沒有,劉葉就更感覺到珈藍王國這種彪悍風氣的難能可貴。

正在劉葉暗自讚歎,甚至覺得即便是他從前所處的現代社會也有很多地方比不過這裡時,天空中快速閃過的幾道身影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幾道身影速度飛快,普通人恐怕根本就注意不到。但劉葉已經是高級魔法師目力驚人,維多利亞本身也是高級武士,就連洛林和弗侖兩位老將軍也同樣遠非常人,他們自然都能看到這幾個從空中閃過的身影。

守護者!

劉葉皺著眉頭說道。

嗯,就是他們。哼!

洛林冷哼一聲,看這意思竟然都這些傳說中的維護世界穩定的強人很有些不滿。

劉葉疑惑的看向洛林,就聽洛林說道:屁的守護者!西德都已經走了這麼長時間,他們這才出現。如果西德是過來殺人的,那等他們過來我們都已經死光了,要他們還有個屁用!

劉葉啞然,原來洛林的不滿是因為這個。

當然如果真的是像洛林所說,守護者們是因西德而來,那的確是會讓人生氣。

就好像他之前的世界里,抓小偷和維持治安都是某些人的本職工作。但實際上卻往往是小偷天天作案他們也抓不到,而出現些鬥毆慘事他們也都是在事後才出現,就真的很讓人氣憤。

但此刻,劉葉卻覺得這些守護者會突然現身並不是因為西德 維多利亞突然嘆了口氣,目光越過眾人望向遠方:我父王怎麼樣了?

洛林臉上的神色並不好看,現在老國王的形勢不容樂觀,他很難找到合適的辭彙去開口。

不只是他,就連弗侖這位以腦子稱勝的老軍神,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

唉——維多利亞再次嘆息,其中的意味已經十分明顯。

他當初從劉葉那裡接過老國王時就已經知道,他的父親時日無多了。而後來使用壓縮壽命的手段讓老國王暫時恢復活力,實際上也加劇了老國王的死亡。

思索一陣,還是有洛林將老國王現在的狀態告知了維多利亞。 愛上病嬌秦先生 之前老國王突然病危,王宮又進不去,他們便將老國王送到了王城醫館。

維多利亞嘆息之後,吩咐一聲:帶我去看父王。

是!

遵命。

兩位老軍神沉默下去,便親自在一旁引路陪著維多利亞前往王城醫館。

劉葉也沉默著跟在一旁,同時悄悄張望尋找著麗紗的身影。

麗紗和他的哥哥並沒有跟著維多利亞一起進城,劉葉本以為他們會和洛林他們這第二路人馬一起,但結果卻並沒有。

之前在王宮中,當劉葉問起藏馬與麗紗兩人時,維多利亞的答案讓他感到很意外。因為維多利亞說,在他整頓好軍隊並安排好一切時,藏馬與麗紗並沒有出現。

之後他們去了哪裡,又有沒有進城,維多利亞都並不知道。

劉葉並沒有責怪維多利亞沒能照顧好麗紗和藏馬。他能夠理解,在那種情況下作為最高決策人的維多利亞沒有任何理由和時間去關注兩個計劃之外的人。

雖然劉葉有一點懷疑

,懷疑是不是藏馬借著他不在的機會就將麗紗給帶走了。但很快他就打消了這種懷疑。

就憑小蘿莉對他的感情,在沒有見到他之前是不可能跟著藏馬離開的。而且藏馬那個人現在也和剛剛見到時不一樣,劉葉仔細思考,覺得他並不會做出這麼不近人情的事情。

可是他們到現在都沒有出現,又能去哪裡呢?會不會遇到了什麼危險?

關心則亂,劉葉此刻就是這樣一種狀態。不過現在整個諾蘭城都已經處在維多利亞的控制之下,連諾蘭三軍都已經被控制住了,應該也不存在什麼危險了。

除非

劉葉思索著,突然眉頭一挑。

他想到一個人,之前他曾在盧塞身邊遇到的另一個高手。

大魔法師維克多

劉葉想到了那個岡薩雷斯的徒弟,風系大魔法師維克多。這個人只在當時出現了一次,之後就不見了蹤影。

就連盧塞登基大典被毀,闖入王宮被殺,這個看起來如同保鏢一般的傢伙都沒有再出現過。如果麗紗和藏馬是悄悄進入了諾蘭城,然後遇到了他

劉葉心中緊張起來,之前維克多那風蛇魔法的恐怖他還記憶猶新。如果麗紗與藏馬真的是遇到了他,可就糟了

布魯尼,你在想什麼?

劉葉走在隊伍後面,維多利亞自然是看不到他的臉色也猜不到他的心思的。但艾瑪這個公主,卻一直都有意無意的走在劉葉身邊,也看到了劉葉現在有些魂不守舍。

艾瑪突然竄到面前,一對眼睛眨啊眨的望著劉葉。雖然已經從維多利亞那裡知道了布魯尼只是劉葉的假名字,她還是習慣稱呼劉葉為布魯尼。

劉葉勉強笑了下,隨口應付道:沒什麼。

還騙我,你肯定有心事。你看你的眉頭,都擰成這個形狀了

艾瑪兩條光潔的小臂在劉葉眼前晃動著,擺成一個八字形。

呃呵呵。

劉葉稍微向旁邊一側步就繞過了艾瑪,繼續向前走。他也有感到些奇怪,現在的艾瑪似乎跟以前那個跋扈臭屁的丫頭完全兩樣。

不過劉葉正緊張著他的親親小蘿莉,哪還有多餘的心思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竟然被劉葉繞過去了,艾瑪一個人在那舉著胳膊獨自凌亂,她的嘴巴都愣得張開了。

哼!

艾瑪賭氣的哼了一聲,條件反射般就想發脾氣。但等她抬起頭看到劉葉那恍如機械般前行的背影,她撅起的嘴巴竟然漸漸收回,然後變成了一個很是調皮的笑容。

劉葉還在獨自尋思著,手臂上突然傳來一陣揉揉的觸感。

他這才發現艾瑪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追了上來,而且還與他貼得相當之近。他手臂上感覺到的軟軟觸覺,正是來自艾瑪身上那一對完美兇器的攻擊

艾瑪湊近了劉葉,臉上帶著抹奇異的笑容,似乎並沒有發現自己正主動的給劉葉占著便宜。

艾瑪很小聲的說話,但因為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她並不擔心劉葉會聽不到。

你是不是在想麗紗妹妹呀,布魯尼?

劉葉心中正緊張著麗紗,現在艾瑪突然提起麗紗的名字,終於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麗紗妹妹?

這個稱呼讓劉葉一愣,他還真不知道艾瑪和麗紗的關係什麼時候都親密到姐妹相稱了。

艾瑪小聲說著話,自然緊緊的靠著劉葉。

她說道:是呀!本公主已經十六歲,麗紗則是十四歲,我當然要稱呼她為艾瑪妹妹了。

原來是這樣,劉葉笑了笑。凱奇大陸的女孩和他原來的世界不同,這裡似乎並沒有年齡的忌諱。兩個剛剛認識的小姑娘就互相介紹了自己的年齡,也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終於和劉葉搭上話,艾瑪顯得很開心。艾瑪說道:你對你妹妹真好,就跟維尼哥哥對我一樣好。

lixiangguo

流霜搖搖頭道:「不了,昨晚就休息好了,我可沒有你想的那麼脆弱。」話雖如此,心中的想法卻只有他自己知道。

Previous article

陸軒從眾人身上掃了一眼,一百五十人的先遣部隊,這完全在陸軒的接受範圍之內,而且這群人中以青少年居多,戰鬥力強的並不多,換言之,就算是這批人轉移走了,對於南宮家留下來的整體實力並沒有多大的影響。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