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炷香之後。

營帳廢墟前。

堆聚得宛如山包一般的屍體已經被葉青羽逐一埋葬好,最後只剩下被丟棄在血湖之中,那些衣不遮體的天荒女子們,她們怒目圓睜,到死都是在戰鬥,可惜卻不能斬殺對手,遭受了悲慘的命運,生前還被人**……

葉青羽望著血湖,內心之中無比自責和內疚。

身為天荒男兒,沒有保護好這些為了天荒皇朝而背井離鄉的女子,他有不可逃避的過失。

在天荒界中,她們是女兒,是妻子,更是無數人日夜思念的親人。

但如今,她們卻遭到了最為殘酷的**和虐殺。

「兄弟姐妹們,安息吧……你們在星辰的懷抱之中看著,我葉青羽發誓,以自己的靈魂發誓,一定……會為你們報仇!」葉青羽咬緊牙關,心中狠狠發誓。

他從雲頂銅爐里取出衣衫,逐一將那些女子的屍體包裹起來。

還是要體面一點埋葬她們。

過了一會兒。

突然,葉青羽的面色猛地一變。

在那一瞬間,他從其中一個女子的屍體中的內部,感到了一絲若隱若現,極為怪異的氣息。

「這是邪惡之氣……」

他眉頭緊緊皺起,一時也顧不上男女之妨,再次釋放神識,仔細感應起來。

竟然是這種力量!

葉青羽雙目陡然怒睜,緊咬著的牙齒髮出嘎嘣響聲,差點兒咬碎一口鋼牙。

因為他終於辨別出來,這一絲異常的氣息中,隱藏著黑暗邪惡之力,與他曾經遇到過的,黑魔淵十八區域里那些黑色骷髏身上的氣息極為相似——不,甚至可以說是完全相似。

十八區域之中,葉青羽曾在兩個人身上感應到這種氣息。

一個是已經死去的陸厲。

另一個,則是僥倖逃脫的陽萬渠。

「早該想到的……能幹出這麼齷齪事情的,除了陽萬渠這種人渣,還會有誰!」通過這一絲氣息,葉青羽立刻反應過來兇徒的身份,目光中兩道明黃色的怒火幾乎化為實質。

一定是陽萬渠做的。

在十八區之中的時候,陽萬渠就已經成為了璇璣聖女的狗,唯命是從,也因為璇璣聖女而得到了強大的黑暗力量,後來活著離開十八區之後,應該是隱藏了自己體內的力量,也順利離開了凶獸峰,之前通幽山莊一戰,作為璇璣聖女的心腹,他並未出現,這有點兒不合理,但是現在看來,卻原來是另有任務,來襲擊天荒使團了。

這樣想來,一切都是順理成章了。

現在確定是陽萬渠做的事情……葉青羽眼睛眯了起來,陽萬渠是黑月仙宮的人,可以先從這方面入手,來找一找陽萬渠的下落,只要找到陽萬渠,一定可以得出一些信息。

葉青羽心中有了計劃,慢慢地冷靜了下來。

半炷香之後。

葉青羽終於將所有的屍骨軀體都埋葬妥當。

他再次回到陣法入口,與瘦長老霜無焱商議了幾句,也沒有隱瞞,將自己得到的信息和判斷,和這個界域聯盟長老說了一遍,霜無焱對葉青羽沒有絲毫的懷疑,旋即打成了共識,兩人一同朝著火融城內的方向飛身而去。

每座混沌巨城之中,都會有分佈一些大勢力的駐地。

黑月仙宮作為大千界域之中的大勢力之一,自然也在火融城中設置了駐點,眼下在戰場廢墟中沒有任何線索留下,所以葉青羽決定到黑月仙宮的駐地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

……

大約一盞茶之後。

火融城城東主街道旁。

黑月仙宮駐地。

黑色的圓月高門緊緊關閉著,圍在四周的岩壁皆是一種蘊含著陣法之力的黑色岩石。

葉青羽站在圓月大門前。

他難以抑制自己心中的怒意,渾身涌動著雷電之力,準備強闖進去,但心中卻仍有最後一絲顧忌。黑月仙宮畢竟是大勢力,且界域聯盟和火融城中,也都是有法製法度的,若是這樣強闖駐地,日後必然會被有心之人抓住把柄,反而被一些有心人藉此再攻擊自己,只怕反而會壞事。

正當他心中思付之際。

身旁的瘦長老霜無焱突然爆發一陣詭異的寒力。

轟!

前方黑月大門突然被瘦長老霜無焱的寒冰之力轟成了碎渣,同一時間,霜無焱的身影如同閃電,已經直接闖進了駐地之中。

葉青羽眼中閃過一絲驚愕之色。

這個瘦長老,平時看起來冷漠如冰,無論發生什麼都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而且身為界域聯盟的長老,應該比自己更加顧忌這些才是,怎麼現在爆發起來的時候,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一副比自己還要著急的樣子?

略微愣神之後,葉青羽身化閃電,趕緊沖了進去,跟在霜無焱長老身側,強勢闖進了黑月仙宮的駐地,根本沒有打算絲毫的隱瞞,這一次並不是悄悄潛入來調查,因為沒有那樣的時間,葉青羽心中更是怒火萬丈,他要展現出自己強勢的一面。 黑月神宮駐地之中的強者,一開始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過去的漫長時間以來,黑月仙宮駐地威望森嚴,很少有人敢鬧事,像是今天這樣直接打破大門闖進來,簡直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所以突然看見突然闖入的兩個人,黑月仙宮的強者微微一怔,皆是露出震驚之色。

他們似是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膽敢破開黑月大門,直接闖入黑月神宮附屬的駐地之中。

「什麼人?」

「找死,竟敢打破我黑月仙宮大門,你們……」

「還不趕緊滾出去!」

「殺,殺死他們!」

短暫的震驚之後,回過神來的數十個黑月仙宮強者發出憤怒的咆哮,彷彿是被踩了尾巴的豺狗一樣,瘋狂地朝著葉青羽兩個人圍攻過來。

然而——

轟!

葉青羽根本沒有給他們出手的機會,隨手揮擊,直接出掌,一條條寒冰幻影化作龍形,咆哮而出,月色下閃爍著灼灼光華,朝著圍攻而來的守衛衝擊而去。

「噗!」

「啊!!」

「什麼人……放肆……」

所有衝上來的黑月仙宮的強者,就像是被颶浪拍倒的舢板,狠狠摔在地上,渾身裹著冰晶,動彈不得。

「該死!」

「竟敢如此放肆!」

「殺了他們!」

「快,傳警訊,叫人。」

受了傷的黑月仙宮強者又驚又怒,發出咆哮和怒吼,無比的震驚,沒想到來人這麼強勢,立刻一道道刺目的光華衝天而起,劃破了夜空,將駐地周圍的黑夜照耀的宛如白晝一般,與此同時,一道道符文光華閃爍,不知道有多少的符文陣法在這一瞬間被發動,一個個符文護罩瞬間形成,層層疊疊將整個黑月仙宮駐地都守護在其中。

黑月仙宮的強者們,眼眸里閃爍著憤怒而又殘忍的光芒。

怒火毀滅了他們的理智。

一個個身穿著黑月仙宮制式戰袍的身影,怒吼這衝來,宛如洪流,不斷地襲殺而至,想要將葉青羽和霜無焱粉碎絞滅,發泄他們的怒火,捍衛黑月仙宮的尊嚴。

只不過,這樣的反擊,在葉青羽的強勢面前,猶如蚍蜉撼大樹一般,毫無作用。

轟轟轟!

葉青羽隨手擊出一道道的冰晶雪龍。

然後就有一個個的黑月仙宮弟子噴血倒飛出去。

夜色之中,一片怒吼之聲,黑月仙宮的強者簡直就是憤怒到了極限,如果不能將入侵者擊殺,那黑月仙宮的臉就等於是被人踩到地上狠狠地碾了一樣。

但他們並不知道,葉青羽其實已經手下留情了。

雖然葉青羽此時心中的怒火猶如一座火山一樣隨時都可能爆發,但他畢竟沒有失去理智大開殺戒,首先找到魚小杏等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激怒了敵人,也許被俘的天荒人會遭受到報復,而且在這裡殺人,很可能會被璇璣聖女這樣心機幽微詭譎的人利用,反而將整個天荒界掀入絕地,他好不容易擺脫了通緝犯的罪名,不能再因為失去理智而前功盡棄。

一邊的霜無焱也是出手凌厲,但很好地保留了手段。

這個生性冰冷的界域聯盟長老心中也很清楚,畢竟他們闖入駐地的目的,是找到與天荒使團有關的線索,而不是殘忍殺人。

但是黑月仙宮的建築物,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隨著兩大強者的強勢闖入,無數的建築物被摧毀掀翻,煙塵漫天,原本的亭台水榭都化作了廢墟,許多由黑月仙宮苦心營造的建築,轟然倒塌,被夷為平地。

轟轟轟轟!

恐怖的爆裂波動橫掃四方。

葉青羽兩人的實力太強,又是突襲,且兩個人都憋著一口火,雖然不殺人,但卻存了心要毀滅這個駐地,一個個黑月仙宮的弟子,被擊飛了出去。

「啊,是誰?太強了……」

「擋不住,是聖者。」

「是不是有誤會,我們這裡是黑月仙宮……」

有一些黑月仙宮的強者,開始大喊,試圖和葉、霜兩個人對話,感覺到了對方的強勢,可怕的威脅湮滅了他們的怒火,開始變得理智了起來。

但是——

「毀的就是你黑月仙宮。」葉青羽大喝:「陽萬渠在哪裡,給我滾出來。」

轟!

又一座標誌性的神像直接哄倒。

黑月仙宮的弟子,不斷地被擊飛,吐血而退。

空氣之中瀰漫著的寒氣,讓一些實力稍低的弟子,根本不能靠近葉青羽,距離葉青羽百米之內,一切都會被凍結,只有仙階境巔峰以上的強者,才能抗衡這種凍氣。

而霜無焱修的也是寒冰之氣,與葉青羽配合完美到了極點,偶爾遇到一兩個小聖初成的強者,接上兩人一兩招,頓時體內的元氣就被凍住,實力大打折扣,不敢再上前,只能遠遠地退下去。

轉眼之間,黑月仙宮在火融城的駐地,幾乎被挑翻。

黑月仙宮在這裡駐防著大概數千名弟子,其中實力最高者,也不過是一位聖者而已,被霜無焱重點照顧,三招擊傷,吐血倒退,這樣的場面一出來,剩下黑月仙宮的弟子,都被嚇傻了。

「林長老敗了……」

「這……怎麼可能……到底是什麼人,難道是哪個超級勢力的傳人和他的護道聖者降臨嗎?」

「我們黑月仙宮最近沒有招惹什麼超級勢力的可怕天才吧?修鍊寒冰系元氣的超級勢力,莫非是天寒神宮的人?不對啊,沒有這樣一號人啊。」

「你沒聽剛才那年輕強者讓陽萬渠師兄出來嗎?」

「難道是陽萬渠師兄,招惹到了什麼不該招惹的人?」

周圍一片混亂。

平日里行走在火融城之中,絕對算得上是強勢的黑月仙宮弟子,這個時候如同被捅了一棍子的麻雀窩一樣,一團亂麻,那些精心設計的陣法和防護罩,不堪一擊,不斷地破碎坍塌,整個駐地,幾乎被一老一少給打穿。

「陽萬渠,還不滾出來,要讓我殺絕你黑月仙宮的人嗎?」葉青羽的聲音,冷酷而又冰冷,蘊含著怒火,有一種毫不掩飾的殺氣,回蕩在虛空之中,讓周圍黑月仙宮的弟子,都不由自主地瑟瑟發抖。

「陽……陽萬渠師兄,他……不在這裡。」那位被擊敗吐血的聖者林長老面帶驚色地道:「兩位大人,陽師兄到底是如何得罪了你們,也許這是誤會。」

「誤會?那就讓他出來解釋一下這個誤會吧。」葉青羽大喝。

「這……」林長老略微猶豫。

「那就滾,老子自己找……擋路者死。」霜無焱大踏步而進,駭人的氣勢,根本不容林長老再拖延時間,迫向黑月仙宮的弟子,渾身殺機繚繞,所過之處,那些持刀握劍的黑月仙宮弟子,如喪考妣一樣,面色驚恐,紛紛後退。

葉青羽當然也不會相信這個林長老的話。

不管如何,都要將這個黑月仙宮的駐地,搜個底朝天,既然確定了是陽萬渠參與了襲擊天荒使團的事情,那黑月仙宮再怎麼洗也洗不白,而且這裡距離事發地點最近,如果魚小杏的等人被俘,那很有可能會被囚禁在這裡,所以他必須要親自搜。

場面混亂無比。

黑月仙宮駐地一片狼藉,近乎於被冰封。

葉青羽兩個人幾乎將整個駐地都掀翻,粗暴無比地搜尋,武庫和寶藏庫直接被打開,所有的禁制陣法都被摧毀,沒有留絲毫的情面。

而在搜索過程中,大多數的黑月仙宮弟子,都只敢圍在旁邊叫囂和威脅,但並不敢近身動手,偶爾有幾個後知後覺聞訊趕來的實力較高的管事,曾出手試圖阻撓葉青羽和霜無焱,也都被他們直接拍飛出去,完全沒有再戰的可能。

漸漸的,所有的黑月神宮管事和守衛弟子都意識到,這兩個並沒有明顯氣息波動的老者和年輕強者,他們的實力早已超過了在場其他黑月神宮眾人,完全是瞬間碾壓他們的存在,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抵抗。

一炷香之後。

葉青羽兩個人在黑月神宮弟子的包圍之下,將整個駐地搜索了一遍,但並沒有任何發現——沒有魚小杏等人的蹤跡,甚至都沒有半分關於天荒使團的線索痕迹,更沒有陽萬渠的任何蹤跡。

這讓兩人都非常失望。

不過轉念一想,這陽萬渠到底也算是一個人物,且背後還有璇璣聖女的影子,依照陽萬渠的心計城府,他就算是將抓捕到的天荒使團囚禁,也會隱藏在一個非常隱秘的地方,不會放在這麼明顯的地方。

「該怎麼辦呢?」葉青羽的目光掃過周圍戰戰兢兢又驚又怒的黑月仙宮弟子們,控制住自己的殺念,腦海之中飛快地思忖著。

必須想個辦法,讓陽萬渠主動來找自己。

lixiangguo

之後塞西莉亞、無頭學姐又匆忙響應,幾人直接將『死亡並聯』擴散到整個中土,三家聯軍自然實力暴漲,不過死亡並聯也徹底脫離控制,開始席捲全球。

Previous article

葉無天在想,軒轅神功不適合女性練,這就是最好的解釋,除了這個,再沒其它解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