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旦和樊天寵談這事,就要通知師傅,師傅也會幫忙撮成此事。

「師傅,我都和樊天寵說了,他說,族內不可能答應。」東伯雪鷹傳訊。

「好,既然你提出了條件,接下來就交給我。對了,你的虛界幻境秘寶可掌握了,能發揮出十層級數威力?」南雲國主追問。

「已經掌握。」東伯雪鷹傳音道。

他原本創出的就是幻境世界。

所以魔心鈴中的兩大招數,世界招數他自然推升到十層級數,而『迷』這一脈,雖然他是虛界幻境的絕世天才,過去修行時也有了些體悟,如今鑽研些時日,悟出八層級數招數,透過魔心鈴施展,也僅僅只是到九層。

「好,掌握了就好,你若是沒掌握,我還要調動時光寶物,讓你儘快掌握呢。」南雲國主一喜,「你放心,你掌握虛界幻境十層招數,他樊氏一定會答應的。」

……

樊天寵在上稟,是上稟的他師傅『撕天大尊者』。

撕天大尊者,在樊氏內地位極高,也是僅次於樊祖的幾位大尊者之一,像當初他就將手下九十九位高手轉化為百戰魔神!不管是在自身實力,還是煉製魔仆方面,培養手下方面他都極為擅長,比如將一根普通混沌境,硬是提升到十層級數,其他強大宇宙神做不到,他能做到!百戰魔神就是例子!

所以在樊氏內,他影響力權勢都很大。

「撕天大尊。」

「哈哈,南雲兄。」

兩道意念隔著無盡遙遠距離,遙遙碰撞。

便是在無敵強者威壓下,他們倆都是界心大陸上的絕世霸主級,南雲國主因為是虛空一脈超級強者,實力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分身眾多,保命逆天。他有些分身都施展『大破界傳送術』去了其他源世界!所以根本殺他不死,這也是他可以將南雲聖宗好處幾乎盡皆掌握在手,而天劍國主則被夏風古國、眾界古國壓榨的原因。

「你們樊氏又要和夏氏、蒼氏爭上一爭了?」南雲國主傳音道,「據我所知,你們已經連續敗了五次了吧?若是再敗,可就是六次!你們樊氏歷史上都沒連續敗過這麼多次吧。」

「怎麼,因為這個,你以為你徒弟就能索要這麼高好處?」撕天大尊聲音透過意念傳遞,「你的想法我很清楚,想要盡量多積攢大功,讓你徒弟將來能夠在我樊氏內換取強大秘傳、強大寶物,我說的可對?」

「對對對。」

南雲國主笑呵呵,「我相信你們會答應的。」

「錯了,哼,我樊氏內部混沌境十層級數的高手便多的很,其中好些都極強,比如一些擅長其他道路的,我也可以幫他們形成『戰刑魔體』,讓他們實力再增,而且在眾多外在國度,也有幾位頗為妖孽的,狠狠栽培下怕也差不了多少。」撕天大尊道。

「哈哈,忘了告訴你,雪鷹他得了虛界幻境秘寶,如今能施展幻境十層級數招數。」南雲國主傳音道。

撕天大尊一愣。

他的意念都沉默了下。

虛界幻境招數?十層級數?那可是針對靈魂,甭管靠秘寶施展多強實力,混沌境強者終究只是混沌境,沒秘寶他們都只能是九層實力。面對十層級數的幻境秘寶,直接針對靈魂……幾乎是橫掃!除非極個別在靈魂上本身有超強造詣的方才有望抵抗。

可是!

如果單純虛界幻境十層招數,只能說東伯雪鷹在混沌境中近乎無敵!

那麼,配合上正面戰鬥強橫無比的『五相封禁術』,那就是真無敵了!

或許歷史上,有極為妖孽的混沌境能與此刻的東伯雪鷹一比,可那等絕世妖孽都早成宇宙神了!即便是東伯雪鷹,成宇宙神的日子也不會太遠……而現如今,沒成宇宙神的混沌境,在撕天大尊看來,怕也難尋敵手啊。

「一個絕對能勝的。」撕天大尊真心動了,「好一個應山雪鷹,練成混沌境近乎無敵的『五相封禁術』就罷了,又掌握了同樣近乎無敵的虛界幻境十層級數招數,這等天資悟性,他將來肯定能成就宇宙神,一旦成就積累下底蘊,實力便絕不亞於火炤國國主他們,嗯,提前給與上客卿身份也沒什麼!既然絕對能勝,為之付出一萬大功,也沒什麼。」

一萬大功,對樊氏的確不在乎。

可家大業大也不能浪費,他們內部也會經過諸多判定的,要判定『值不值』。

顯然僅僅掌握五相封禁術的應山雪鷹不值,可現在,值了!

「南雲兄,原來還藏了這一秘密,好,這事我便允了。」撕天大尊說道,如今樊氏內暫時是撕天大尊在主事,畢竟實力強不代表管理家族也厲害,在大尊者當中,撕天大尊的確是善於統領手下,善於主事的。

……

飛雪城,王府,花園中。

樊天寵和東伯雪鷹吃喝聊著。

「雪鷹老弟,咱們也是兄弟,我就勸你,差不多行了。以樊氏的脾氣,你要求高了,一怒下便是連原先給我的條件都會撤掉,直接轉而邀請其他高手,這界心大陸適合的高手還是有些的。」樊天寵勸說著,忽然他表情一愣。

他得到了師傅傳訊:「可以答應他,帶他來國都吧。」

樊天寵愣愣看著眼前的東伯雪鷹。

「怎麼了?」東伯雪鷹道。

「竟然答應了?」樊天寵驚愕萬分看著東伯雪鷹,「怎麼會答應。」

東伯雪鷹一笑。

「難怪你敢提這要求,背後有南雲國主在謀划對吧?」樊天寵起身,「我是不管南雲國主和我師傅他們一個個有什麼交易,既然他們答應了,那我就帶你去我夏風國都,如果沒什麼事,我們現在就出發?」

「好。」東伯雪鷹點頭,「那就出發吧。」

**

第三更到,番茄第四更還在寫中,大家明早可以看。 夏風國都,城門巍峨。

一豪奢車輦直接飛入城門,車輦上的『樊』標誌顯然代表了車輦主人的身份,在夏風國都還沒誰敢冒充樊氏,城門的守衛都不敢阻攔,任憑這豪奢車輦浩浩蕩蕩飛了進去。

車輦上有侍女以及一眾護衛簇擁四周,東伯雪鷹和樊天寵則是坐在那。

「我夏風國都,雖然界心大陸有寥寥數城可以與它一比,可單論城池之大,夏風國都卻算已經是界心大陸第一了!」樊天寵顯然以夏風古國為傲,在那敘說著。

東伯雪鷹也聆聽著。

論城池之大,夏風國都的確是第一。

因為實力比之略強一籌的眾界古國的五祖,按照東伯雪鷹如今知道的情報,那都是投胎轉世來到界心大陸的,原本並非界心大陸生命。因為來自不同源世界,雖然抱團形成眾界古國,可他們內部關係卻並不緊密。

連城池,都有五座祖城。

「看,那條風華街,儘是享樂之地。」樊天寵遙指遠處一處,那裡建築個個新奇,流光溢彩很是奪目,便是遙遙看著都隱隱受到誘惑。

車輦飛行在夏風國都高空,看似緩慢,實則介紹一處后,很快就瞬移繼續前進。

一處處介紹……

東伯雪鷹也讚歎,不愧是夏風國都,真是無奇不有!甚至這裡買賣奴隸都形成了一個大坊市。

「我夏風古國律法森嚴,一般都是絕對禁止殺戮,外在國度的王侯來到這都得規規矩矩,就是宇宙神……也不敢囂張。當然以你我身份就不同了,你是我樊氏上客卿!比外在國度一般宇宙神還尊貴,至少在夏風古國,樊氏上客卿的身份可不一般,混沌境以下,打殺幾個也只是小事,不過最好還是收斂些,有些大背景大來歷的還是別隨意殺戮為好,否則終究有些小麻煩。」樊天寵說道。

「嗯。」東伯雪鷹點頭,他一個外在國度來的,在夏風國都自然低調些為好。當然以他的性子,在南雲國也不喜欺負人,只有誰惹了他了,或者看到一些魔頭,他才會忍不住出手。

以樊氏的權勢,一般的事都能幫他解決掉。

「雖禁止殺戮,可若是購買來奴隸,殺之卻是不為罪。」樊天寵道,「有些欲要剖析肉身,甚至改造身體的,許多都大批購買奴隸,奴隸一般都是抓的魔頭,或者有大罪,又或者是對外征戰抓的大批外在國度修行者。」

……

夏風國都的一條街道上。

兩名修行者正並肩走著閑聊著,其中一個便是東伯雪鷹在荼花國救下的巴妥晨。

「大師兄最是好『六風家』的美酒,你只要將大師兄哄開心了,大師兄自然會好好指點你。」旁邊的瘦小青年笑著道。

巴妥晨點頭:「嗯。」

他如今已經拜入了夏風國都內的一家宗派,是夏風國都內很小的一宗派,不過能在國都開宗派,宗主也是一位混沌境十層高手,據說還是『蒼氏』子弟!宗主麾下也有一眾弟子,親傳弟子中唯有大師兄達到了混沌境九層,一般教導弟子,都是大師兄代教。

「我現在只是一外門弟子,哄好大師兄,好好修行,待得實力強了,積攢的寶物多了些,就可以拜入更厲害宗派。」巴妥晨暗暗計劃著,「總有一天,我會再度返回荼花國,為我巴妥一族報仇!」

至於現在?

還是勤勤懇懇低調修行吧,在夏風國都,他這等實力完全不值一提。

「嗯?」巴妥晨忽然驚愕抬頭看著高空,他看到高空中足足八頭金爪烈火獸拉著的豪奢車輦,車輦浩浩蕩蕩霸道的很,散發的火焰都遮掩上千里範圍,在半空留下殘影,而車輦上坐著的兩位,一個是高胖男子,氣息浩蕩似乎比自己敵人『陽氏老祖』還霸道。另一位則是一位白衣少年。

「恩人。」巴妥晨愣愣看著,他認出來了,那白衣少年便是救他的恩人『應山雪鷹』。

旁邊瘦小青年也隨之抬頭看去,一看那車輦,特別看到『樊』字,便嚇得連低頭,也連一拉巴妥晨,傳音喝道:「你在找死嗎?那是樊氏核心子弟才能乘坐的車輦,你盯著看,一不小心惹怒了,殺你如捏死臭蟲。」

「哦。」巴妥晨也連低頭。

他也知道,直接盯著一位超級強者看是很失禮的。遇到些魔頭,魔性殺性重的,怕就會直接殺了。

殺弱者,一個念頭即可。

「那是樊天寵,是樊氏一族天才子弟,很受樊氏看重的。」瘦小青年在夏風國都待了極久,自然認出,低頭不敢多看,傳音道,「他天賦極高,據說都派去南雲國主持一方去了,可比我宗主在蒼氏內更受重用。旁邊的白衣少年,連樊天寵都那般熱情,實力地位絕不亞於樊天寵。這等樊氏的高手,在夏風國都那是橫著走的!便是他國宇宙神,在夏風古國也不敢招惹三大家族啊。」

巴妥晨點頭。

「趕緊走吧,這離你我太遙遠了。」瘦小青年催促道。

……

夏風國都。

有一座佔地極廣的魔山,山脈連綿,範圍之廣都媲美整個南雲國都。不過在夏風國都……也只是佔了一小旮旯而已。

這裡便是樊氏在國都所在。

「呼。」「呼。」

樊氏魔山,散發的氣息卻很冰涼。

東伯雪鷹和樊天寵早就下了車輦,二人並肩朝里飛著,在東伯雪鷹身後僅僅跟隨著一位僕從魔龍。

「高手如雲。」東伯雪鷹隱隱感知到,一座座連綿山脈中,好些處都散發恐怖氣息,有些翻滾著恐怖火焰,有些地方則是有深潭在翻滾。

「我先帶你去住處,暫且可別亂走,有些地方都是禁地。你作為上客卿,很快就有一些物品送到,你就知道這樊氏魔山內的規矩了。」樊天寵說道,「你這次的住處,是和其他四位暫且在一起,他們也是參加這次行動的。」

話音剛落。

樊天寵就帶著東伯雪鷹,降臨了一座山頭,僕從魔龍也降落乖乖沉默跟著,山頭上有著雅緻的連綿一些宅院。

「天寵,這就是那個叫應山雪鷹的?」三位男子站在不遠處,氣息各異,有鋒芒如刀的,有內斂厚重的,也有詭異莫測的。其中那位鋒芒如刀的雪白甲鎧男子,一雙眸子散發著凌厲戰意,看向東伯雪鷹,都隱隱有滔天血海籠罩向東伯雪鷹。

東伯雪鷹作為虛界幻境的大高手,豈會在乎這點衝擊?

不過東伯雪鷹卻已經知曉了這位挑釁者的身份。

樊氏一族『樊天雲』,和樊天寵是親兄弟關係,不過天賦還要高的多,曾經進入黑魔大澤殺戮,曾一獨戰兩位宇宙神,而後飄然離去。

「哼哼,這次我樊氏選中五位,卻有兩位都是外來者!將我都排擠在外。」那雪白甲鎧男子,鷹鉤鼻下嘴唇微微上翹,嗤笑道,「看起來,似乎一般般啊。」

「大哥,這是師傅選中的。」樊天寵苦笑連道。

「小子,你和冰原部落的傢伙,你們兩個想要代表我樊氏,哼哼,可沒那麼容易。」雪白甲鎧男子『樊天雲』冷笑道,他可不服氣,若是擊敗應山雪鷹或者另外一個外來者,只要擊敗一個,他就敢和族內鬧騰,要求參戰。

若是不擊敗,他也不敢鬧。

「放心,我不會壞了規矩。」雪白甲鎧男子樊天雲嘿嘿笑道,「我們走。」

「就憑你也要代表我樊氏?」在樊天雲身旁的另外兩位樊氏核心子弟,也是嗤笑,他們都是得到最好栽培,都是樊氏核心子弟,對外在國度都有些瞧不上。即便知曉『五相封禁術』,他們倆不敢為敵,可對樊天雲還是有信心的。

五相封禁術,名氣是大!可歷史上在混沌境,也僅僅摩天古國那一位練成而已。

到底多強,打過才知道!

「我大哥,在樊氏內部核心子弟也是排在前五的,可這次我樊氏選中的五位,有兩位都是外來者,我大哥被排擠掉了。對你,和另外一個外來者,樊氏內部不服的恐怕有不少。」樊天寵傳音道。

東伯雪鷹沒說什麼。

不服?

相信很快就服了,修行者的世界,一切靠實力說話! 「雪鷹老弟,你且暫住在這,千萬別亂跑,這樊氏魔山許多地方都是禁地!甚至夏氏、蒼氏也有恐怖強者來我樊氏魔山這潛修……你若是擅闖禁地,可能直接被禁地的法陣給波及鎮殺。」樊天寵提醒道,「等會兒就有上客卿的身份令牌等物送來,你就知道樊氏魔山哪些地方能去,哪些不能去了。」

「天寵兄,放心,我不會亂走。」東伯雪鷹點頭。

樊天寵很快便離去。

東伯雪鷹則是坐在庭院中,遠遠眺望遠處連綿起伏的山脈,即便距離遙遠,依舊能察覺一處處恐怖氣息籠罩之地。

「夏風古國三大家族,培養出的強者也截然不同。」東伯雪鷹自然了解情報。

夏氏……

也是統治夏風古國的家族,底蘊最是深不可測,隱隱為整個界心大陸第一家族。這古國之名,定為『夏風』便可見一斑,他們培養出的強者數量也是最多的,論強者數量比蒼氏、樊氏要略多些。

蒼氏,蒼氏培養強者,屬於『放養』,所以蒼氏的強者們都是逍遙自在,有些也是蠻橫不講道理,很『自我』。

而樊氏,培養強者則更像黑魔大澤,嚴格來說黑魔大澤這種篩選強者的方式,學的就是樊氏!樊氏內部競爭非常激烈,強者上,弱者下!內部規矩也非常森嚴,屬於夏風古國三大家族中最為團結的,同時他們也海納百川,吸納外在國度強者。

蒼氏和樊氏實力相當,不過真的鬥起來,一般都是蒼氏吃虧!因為樊氏更團結,當然規矩森嚴!

「樊氏的規矩,不可觸碰。」東伯雪鷹獨自坐在那飲酒,天空中隱隱有細小雪花在飄蕩。

「砰砰砰!」

外面敲門聲響起,敲門聲很重。

「開門。」東伯雪鷹吩咐道。

「是。」僕從魔龍立即過去,打開宅院的院門。

lixiangguo

這種封印術名為『九咒封印術』是一種十分歹毒的封印術,這種封印術只有金丹期才能看出這種封印術,然而這種封印術元嬰後期修士都無法破開。

Previous article

戰神宮雖然神秘,卻與蕭晨並無間隙。再者道魔此人胸懷坦蕩,又與他多有交情,否則蕭晨豈會冒然應允。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