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名士兵來到周倉的身旁,稟報道:“將軍,田楷來了。”

周倉道:“傳令所有士兵準備。”

一聲令下,大旗晃動。

一千騎兵凝神準備,一個個眼神肅然,握緊了手中的戰刀。當遠處的官道上,出現了黑壓壓的人影,以及一杆大旗在迎風飄蕩,周倉咧嘴一笑,下令道:“殺!”

頃刻間,喊殺聲四起。

我在時光深處戒掉你 噠噠的馬蹄聲匯聚在一起,猶如鐵甲洪流般震撼天地。

“殺!”

周倉手中的長刀遙指前方,神色興奮。

“殺!”

一千騎兵吶喊,這一千騎兵散開後,遍佈在空曠的官道上,露出了猙獰的獠牙。喊殺聲響徹天地,轉瞬傳到了田楷耳中。

田楷擡頭看去,他看到黑壓壓的騎兵殺來,心神大驚:“我命休矣!”

田楷怎麼都沒有料到,撤退的路上還有伏兵,並且還是騎兵。田楷看到騎兵越來越近,下令道:“快,擋住騎兵。只要我們衝出去,就可以逃回臨淄。”

田楷下令,士兵卻沒有動作。

士兵不傻,騎兵浩浩蕩蕩的殺來,自己再衝上去,肯定被虐殺。

此時,田楷已經無法調動士兵。

田楷神情無奈,大吼道:“投降!”

到了這一步,田楷別無選擇。下達了命令後,田楷翻身下馬,站在地上等待着。周圍的士兵聽到消息,紛紛跪下來,扔掉手中的武器投降。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田楷見事不可爲,直接投降,先保住小命,再尋覓機會逃脫。 田楷的投降,引發了一連串的影響,無數的士兵跟着投降。這一結果,導致周倉氣勢洶洶的殺上來,猶如一拳打在空氣中,完全沒有着力點。

周倉在田楷的面前停下,怒吼道:“田楷,你怎的投降了?”周倉心中還想着大殺一番,沒想到還沒殺入田楷的軍中,田楷就投降了,實在沒勁。

田楷表情平靜的道:“將軍,我是識時務者爲俊傑。大勢已去,唯有投降。”

周倉道:“你既然識時務投降,作爲一個投降的人,還不跪下?”

總裁的蜜愛新妻 田楷臉上的表情,驟然大變。

田楷忍着怒火,道:“投降何必下跪?”

周倉冷冷道:“你一個階下囚,有什麼資格說這話。我要下跪,你就得下跪。我就一句話,跪還是不跪?”

田楷握緊拳頭,眼中怒火洶涌。

然而形勢比人強,在周倉的面前,他沒有任何優勢。

田楷一咬牙,屈辱的跪下。

周倉伸手拍拍田楷的表情,臉上笑意濃郁:“這纔像話嘛!你輸了,跪着纔有投降的樣子。否則人家還以爲你打了勝仗。”

田楷表情,更是屈辱。

然而,周倉已經不再搭理他。

田楷的目光,落在一個熟悉的身影身上。敗獨壹下嘿!言!哥

這個人,赫然是趙丞。

田楷咬牙切齒的道:“趙丞,爲什麼背叛本官?”

趙丞張了張嘴,卻一言不發。

他跟在周倉的身後,便離開了。周倉吩咐士兵列陣,把田楷的大軍團團控制起來。

時間不長,劉宣率領騎兵殺來。

劉宣和周倉率領的士兵匯合,周倉臉上帶着笑容,主動的迎了上去,抱拳道:“殿下,卑職抓到田楷了。”

周倉臉上,昂揚着笑容。

劉宣哼了聲,說道:“在這樣的情況下,田楷如果都逃了,我唯你是問。”

周倉訕訕一笑,帶着劉宣來到田楷身旁。

看着跪在地上的田楷,劉宣笑眯眯的道:“田楷,沒想到時隔不久,我們又見面了。這一回見面,你已經階下囚。形勢逆轉,真是難以琢磨啊。”

話語中,帶着一絲的嘲諷。

昔日劉宣偏居一隅,難以和田楷抗衡。

如今,劉宣足以稱雄一方。

田楷忍着心頭的屈辱,說道:“殿下,在下願意投降。”

劉宣說道:“本王接受你的投降。”

田楷對劉宣來說,有一定的作用,畢竟劉宣要進入齊國,以及青州的其餘各地。要收服青州的各地,田楷有一定的作用。

時間不長,大軍追上來。

大軍抵達後,迅速把田楷統帥的士兵控制起來。

然後,便撤軍返回。

回到營地,太史慈、徐晃都率軍回來了。

劉宣讓太史慈、徐晃清點這一戰的戰果。

最後的這一戰,劉宣麾下戰死的士兵有一千六百餘人,主要是攻打營地時戰死的,其餘少數士兵在交戰中傷亡。

相比於損失,這一戰的收穫更大。

這一戰,俘虜的士兵多達兩萬餘人。

田楷總共有三萬士兵,一戰之後,三分之二的士兵被俘虜,其餘的一萬士兵一部分被斬殺,一部分被焚燒致死,一部分則逃散了。

戰果清點清楚,劉宣臉上盡是笑容。

擊敗田楷,接下來要攻打青州其餘各郡各國就易如反掌了。

徐晃面容肅然,問道:“殿下,田昭、劉備怎麼處置?”

太史慈道:“田楷被俘,也得安排才行。”

劉宣微微一笑,回答道:“田楷還有用處,暫時控制起來即可。至於劉備、關羽和張飛,先讓他們住一處,後續再處理。”

“是!”

徐晃和太史慈聞言,點頭應下。

賈詡忽然道:“殿下,劉備有關羽、張飛兩兄弟,這是兩員悍將,都有萬夫不當之勇。收服了劉備,就等同收服了關羽和張飛。卑職認爲,劉備的重要性遠大於田楷。”

頓了頓,賈詡又道:“田楷是公孫瓚的心腹,家眷都在公孫瓚的手中,要收服公孫瓚很難,唯一能做的是利用田楷。但劉備不同,是可以收服的,卑職認爲應該收服劉備。”

郭嘉附和道:“殿下,我贊同賈軍師的建議。”

劉宣聽後,心中搖頭。

如今劉備只是公孫瓚麾下的一個將領,名聲不顯。

公孫瓚敗亡後,劉備輾轉成爲徐州刺史,會呂布、鬥曹操,後來被曹操器重,更被天子劉協認爲大漢皇叔,他受袁紹禮遇,被劉表尊敬,雖然沒有軍隊跟隨,卻名聲赫赫。

天下皆知劉備性情堅韌,不是屈居人下的人。

但現在的劉備,還沒有嶄露崢嶸。

賈詡、郭嘉不瞭解劉備,認爲劉備可以收服,都建議收服劉備。

然而,劉宣卻知道劉備的性情。這個人性情堅韌,目標堅定,認準了的事情不會改變,他絕不可能爲自己效忠。

更遑論,劉宣將來要逐鹿天下。

劉宣笑了笑,問道:“你們認爲,劉備會投降?”

賈詡道:“會投降。”

郭嘉道:“我也認爲劉備會投降。”

劉宣說道:“既如此,那就先會一會劉備。來人,帶劉備上來。”

“是!”

士兵得令,立即下去安排。

不多時,士兵押送着劉備進入營帳。

劉備昂首站立,並不下跪,不卑不亢的道:“見過靖王。”

劉宣擺手讓士兵退下,目光盯着劉備,沉聲道:“劉備,你我之前各爲一方。如今,你被本王活捉,你可願意效忠本王?”

劉宣的說法很有講究,是效忠!

不是歸順!

不是效力!

效忠意味着真正的歸心,再不反叛。

劉備明白了劉宣的弦外之音,卻揣着明白裝糊塗,拱手道:“在下連續敗於殿下之手,敗得心服口服。在下願爲殿下效力,助殿下匡扶天下。”

劉宣聽了後,嘴角卻噙着一絲笑意。

劉備很狡猾。

劉宣的提法是效忠,但到了劉備這裏,變成了效力。

在效力的情況下,即使劉備離開劉宣的麾下,也不存在任何影響。說到底,劉備的意思是我敗了,暫時依附你劉宣。

這一意思,瞞不過郭嘉和賈詡。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眼中流露出一絲的意外。不僅是劉備的言辭回答,更是劉備展露的姿態,並非臣服於劉宣,而是一副依附的架勢。 劉宣笑了笑,再問道:“玄德,你真的不願意替本王效忠?”

此時,劉宣再次重提。

言語中加重了‘效忠’二字,把事情攤開了說。

劉備面色微變,他看向劉宣的眼中,有着一絲忌憚,毫不猶豫的說道:“殿下如果一心爲漢室江山,在下自當效忠。”

言外之意,劉宣有其他心思,劉備便不會相助劉宣。

劉宣道:“本王身上流淌着漢室血脈,自是爲了漢室江山。”

劉備道:“願爲殿下效力。”

面對劉宣,他現在是階下囚,沒有話語權,再違逆劉宣的意圖,只是取死之道。在劉備的眼中,只要能活下來,他就有崛起的機會。

就算有艱難險阻,也是暫時的。

劉備自認爲是皇室出身,身上血脈高貴,更十分的仰慕劉邦。他的許多舉動,都帶着劉邦的影子。

第一,劉邦出身草莽。劉備的祖上有權,但劉備這一代,早已沒落,他只是一介草民,靠織蓆販履度日,也是出身平凡。

第二,劉邦有樊噲、周勃這樣的猛將作爲,助劉備平定天下。他也有關羽和張飛兩個兄弟,兩人都是絕世猛將。

第三,劉邦崛起時處處艱難,劉備也如此,至今也不如意。

……

總之,劉備以劉邦的榜樣。

歷史上的劉備,拋妻棄子,一戰敗就飛快的逃跑,甚至扔掉自己的女人。這一點,和劉邦簡直是一模一樣。

在劉備眼中,只有漢室江山,只有權力和榮耀。

讓他暫時歸順劉宣,劉備不覺得委屈。

劉宣笑了笑,劉備的意思他已經洞悉了,劉宣不再和劉備說話,吩咐道:“來人!”

士兵走進來,劉宣道:“把劉備帶下去。”

“是!”

士兵得令,便帶着劉備下去了。

劉備聽了這一命令,卻都有些暈乎乎的。

他已經說了投降,說了效忠,劉宣怎麼不釋放他,還讓士兵羈押呢?莫不是劉宣剛纔是試探他,現在不言語,是對他起了殺機不成?

劉備的心中,更加的擔憂。

劉宣看向郭嘉和賈詡,笑問道:“郭軍師、賈軍師,你們看劉備如何?”

郭嘉眼神肅然,說道:“劉備先替效力,再提效忠,善於見風使舵。這樣的人,有兩種可能。第一,是一個牆頭草,難成大事。第二,性情堅韌,知道自己目標,投降是爲了以後。”

賈詡道:“劉備此人,老夫也有點看不透。”

劉宣道:“劉備性情堅韌,難以招降。或者說,根本無法招降。因爲他降了,也是口降心不降。譬如他爲公孫瓚效力,麾下士兵是獨立建營,一方面拿着公孫瓚的補給,另一方面他麾下的士兵卻只聽從他的命令。”

賈詡道:“既如此,那就殺了。殺了劉備,一了百了。”

對於賈詡而言,殺了也就殺了,一個劉備,左右不了局面。

郭嘉道:“張飛被俘後,一直不投降,對劉備忠心耿耿。這個關羽,估計也是一樣。劉備此人,很有些手腕。如果殺了劉備,關羽、張飛必然赴死。除非,將三人都殺了。”

劉宣說道:“張飛倔脾氣一根筋,不容易招降。關羽這個人,我想招降。劉備在我的手中,事情就有了轉圜的餘地。”

郭嘉道:“難!”

劉宣說道:“難度肯定是有,但未必沒有辦法。”

賈詡道:“殿下打算怎麼辦?”

劉宣道:“利用劉備的性命來脅迫關羽,再離間關羽和劉備、張飛的關係。這事兒慢慢操作,總之,讓關羽爲我所用,那也是不錯的。”

當即,劉宣說了詳細的計策。

事實上,劉宣之所以選關羽,是因爲關羽很傲,但關羽講規矩,有士人的氣度。

說出的話,關羽不會反悔。

在某種程度上說,關羽傲慢自負,甚至可以說迂腐。

恰是這點,讓劉宣有機會。

賈詡聽了後,也懶得勸阻,說道:“殿下要嘗試,那就試一試。劉備要兵沒兵,要權沒權,要錢沒錢,微不足道。就算放了劉備,對殿下的影響也不大。大勢之下,個人的力量微不足道。”

郭嘉點頭道:“權當一試,成則最好,敗了也沒什麼。”

劉宣聽到兩人的話,臉上掛着笑容。

招降關羽,可以試一試。

就算關羽的心不在劉宣這裏,但可以慢慢的改變。現實總是殘酷的,尤其對關羽。接下來的事情,對關羽來說是最揪心的。

日常的事情交代下去,劉宣率軍駐紮在邊界。

俘虜打散了整編,不符合的全部遣散。

短暫的休整後,劉宣下達了進兵的命令。

太史慈和徐晃兵分兩路。太史慈進入齊國後,北上樂安國,再插入平原國。徐晃進入齊國後,一路往西進入濟南國,最後在平原國和太史慈會師。

lixiangguo

蠱清苗激動的聲音中帶着一絲難以控制的哽咽,雖然龍清絕沒有愛過她,她也不知道怎麼走進這個男人的心,就在她心灰意冷和別人廝混的那一刻起,他竟然說要來苗疆,竟然還要上門提親,那時的她有多開心,她知道,她終於等到了,他已經默認了她的身份,允許了她在他身邊的存在。

Previous article

蟲族屠殺者,直接或間接造成千萬以上蟲族短時間死亡者獲得,裝備後,對蟲族嘲諷等級+2;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