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領導沖著操場大吼一聲。

把我們嚇了一跳。

趕緊保持沉默,該幹嘛幹嘛,卸車搬東西!

趕緊的往回搬。

搬回去之後,開始整理裝具。

擦拭武器。

殊不知,今天的狀態引發了下一場演練。。。

就在一切都搞結束的時候,我感覺牙有點疼。

突然的,越來越疼。

我找班副。

「班副,我牙疼!」

「我帶你去醫務室看看。」

從二樓來到三樓。

來到了一個房間。

「衛生員,你看一下,他牙疼。」

這裡果然是個風水寶地啊,很養人。

衛生員很壯,很年輕,穿著體能汗衫。

怎麼看都很年輕。

「班長,我左邊牙疼。」

「張開,我看看。」

太不講究了,手指直接伸我嘴裡,摳了半天。

「嗯,沒事。」

「吃點葯就好了。」

看著衛生員從柜子里拿了一點葯。

就這樣回去了。

佩服,佩服,看一眼就道出了病根!

看一眼就開出了藥方,高手,高手!

要是看病的時候溫柔一點,講究一點就好了。

高高興興的回去了。。

醫生嘛,這個職業還是蠻讓人產生信任的。

他說沒事,肯定沒事。

吃了葯,似乎沒有效果。

哪有立竿見影的葯,牙疼嘛,說不定過一會就好了。

那個時候的我對他們還是非常信任的!

事實上是。。。

一直到晚上洗漱完畢,牙一直在疼。

我今天也沒有吃什麼不該吃的東西啊。

什麼情況,怎麼這麼疼?

這都半天了,還這麼疼。。。

到了熄燈了,牙床都開始疼了。。。

安靜的夜,此刻的我在大家都進入夢鄉的時候,竟然在忍著牙疼。

似乎牙不疼了。

牙不在感到疼了。

一顆牙,從牙根,似乎在放電,擊穿牙床。

從下顎通向耳根。

耳朵在耳鳴。

在從耳根,直擊後腦。

整個腦袋都是嗡嗡的響。

使勁的咬牙,使勁的咬牙。

可是止不住耳朵的耳鳴。

停止不了後腦的電流。

從牙床到後腦,整個就像是被電擊了一樣,這根神經一直在放電!

牙是不疼了,可是牙床,耳鳴,後腦,那是電流在穿梭啊。

衛生員,你個庸醫!

庸醫,你個衛生員!

衛生員,不愧別人都喊衛生完。

衛生完,真是操蛋的衛生完!

內心把衛生員給狠狠的記上了!

以後在有病,寧願花錢,也不願意受這個罪啊!

這是人受的罪嗎?

殊不知自己以後也當上了衛生員。。。

還給好多人看過病。

我想應該沒有人說我是庸醫吧,因為我只治能治的病。

這些都是小事,在以後,我會經常看見,有人治病的時候,流出了淚水。。。

無聲的淚水。。。

疼的眼紅了,疼的流淚了,好慘。。。

那是以後,現在,我日你個仙人板板!衛生完!

這個牙疼,你給我治的越來越疼,就是庸醫,衛生完,你完了!

你治病,沒有治好,還越來越嚴重!

倒霉!

內心想歸想,但是葯還是要吃的,吃藥總比不吃有希望吧。

殊不知,那幾天,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一到安靜的時候,牙使勁的疼!

耳朵使勁的鳴!

後腦使勁的造!

就像一個閃亮的電弧從牙根貫穿到後腦。

左邊半個腦袋都不爽了。。。

就這樣靜靜的躺在床上。

使勁的咬牙。

都說牙疼不是病,疼起來要人命。

我是真真切切的在感受著。

炮灰她嫁了豪門大佬 閉著眼睛,使勁咬著牙,兩支眼皮一直在抖。

庸醫!

庸醫!

庸醫!

內心一直在呼喊著!

娛樂圈我心安處 卻一直在堅信著,相信很快就會過去,相信衛生員的處理一定會有效果。

一直停到什麼時候,自己都不知道。

這個安靜的夜啊。

突然,一個哨音,響起。

然後!

嗚~嗚~嗚~

警報響了起來。

這大半夜的搞什麼呢?

這麼突然。

一個靠近門口開關的人,瞬間起床,把燈開了。

習慣了,也沒有這個意識。這是什麼時候,是夜裡。

半夜裡,緊急集合,怎麼能開燈。

不能!

「誰讓你開燈的。」

一聲怒吼。

他的小傲嬌 全瞎了,被燈一閃,什麼都看不見了。。。

本來還可以看見的,這個時候又全部看不見了。。。

但是我說這一夜,真好。

準確的說這個事,真好。

在我最難受的時候,來了一點動靜。

卻不知這動靜有點大了。

「緊急集合,趕緊的!」

班長一聲令下。

是一天結束了,還是一天開始了?

衛生員,你讓我夜不能寐啊。

這個鍋,讓衛生員背定了。 “沒,沒想跑!”

小黑仔嚇了一跳,急忙搖頭否認。

公雞看着小黑仔,沒有說話了。

小黑仔卻有些不安,怯怯的道:“雞大佬,我們要等多久?”

“等浩哥抓到那個鬼巫,然後看看是什麼玩意兒這麼費心思的在你一個小黑仔身上動手腳。”公雞意味深長的說道。

“挖特?”

小黑仔一臉懵逼的看向公雞。

公雞道:“不明白嗎?你之前說的故事,嗯,你覺得是真的嗎?”

小黑仔眨巴眨巴眼睛,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啊,爲毛不是真的?你這說的我有點糊塗,還是說,我一個人,難以理解一隻雞的腦回路?

公雞道:“真是可憐的小黑仔,讓我來告訴你吧,之前你說的那個故事,我,浩哥,還有你貓姐,都當笑話來聽的,你以爲鬼巫是什麼?你一個大活人,距離她那麼近,居然沒有被發現?你這是在侮辱鬼巫的智商,還是在侮辱我們的智商?修行之人的強大,是你無法理解的。你之所以沒有被發現,是因爲有人幫你遮蔽了氣息,而且還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記,引誘你挖地道,發現鬼巫,然後逃離這裏。”

小黑仔:“(⊙.⊙)”

公雞繼續道:“來之前還不瞭解,不過到了之後,就看出來了,這村子裏有兩個修行者的氣息,一個應該是鬼巫,另外一個處於潛伏狀態,氣息不明,十分古怪,不像是妖類,卻也不是人。不出意料之外,給你留下印記的,應該就是這一位了。不過我也很好奇,這位給你留下印記,到底是爲了什麼。”

湛紫靈:佞王休妃 小黑仔頓時背後涼颼颼的,感覺到了一種未知的恐懼。

原來自己能跑掉,還是被人控制的,而且那個不知名的存在還在自己的身上動了手腳!

太可怕了,我怎麼盡遇到這麼可怕的東西!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黑人啊,要不要這麼倒黴!

“雞大佬,這個印記在哪裏?能不能抹去?”小黑仔急忙詢問。

公雞嘎嘎一笑:“急什麼,等你浩哥回來再說。”

小黑仔頓時不敢說話了了,轉身看向村子,滿臉敬畏。

村子中,陳浩和黑貓身影飛快的潛入,穿過兩條街,來到了一個豪華的莊園外。

到了這裏,陳浩對於蝙蝠氣息的感知越發強烈了,而且那種怪怪氣息的感知也清晰了許多,在這個莊園的……地下!

伸手抱起黑貓,陳浩感知片刻,轉到了一角,飛掠進去,然後一道陣法覆蓋身上,直接飛快闖入。

來到莊園內的別墅前,陳浩鎖定蝙蝠氣息所在,一掠上了二樓,然後闖了進去。

吱吱!

突兀的,一聲細小的尖叫響起,然後撲棱棱的翅膀煽動,然後一大片蝙蝠從房間內飛起。

“@#¥@#%%#@……”

這時候,嘰裏咕嚕的凌厲話語聲中。一道黑影從牀上飛起,隨後,臥室內燈光明亮。

我愛你,蓄謀已久 偌大的臥室內,一大片蝙蝠盤繞上方,牀邊一個披着怪衣服,展露大部分身體,看起來身材十分不錯的女黑人面無表情,眼神兇厲。

窗戶邊,陳浩懷抱黑貓,嘴角似笑非笑。

倒是沒想到,這個鬼巫這麼警覺,居然設置了蝙蝠護衛,連陣法遮蔽氣息的自己,都無法隱瞞。

不過距離這麼近了,發現也就發現了。

“華夏人!”

看到陳浩後,女黑人一怔,然後說出了中文,雖然聲調怪異,卻還能聽得懂。

陳浩輕撫黑貓背部,笑道:“怎麼?你不是驅使蝙蝠攻擊我嗎?連我的長相是什麼樣都不知道?”

女黑人一愣,然後面色大變,一句廢話也不說,手一招,那飛舞的蝙蝠就尖叫起來。

一種很細微卻很尖銳的聲音瞬間擴散。這是聲波攻擊!

lixiangguo

「五十人繼續拿弓,剩下的人隨某在前,弓手在後!」林霖臨危不懼,自己可不是跟他們一樣的一級玩家,自己可是升了十級啊!

Previous article

眼看離央獨自一人也能撼動這天然陣法,藍洛雨微微吃驚的同時,對離央的實力也有了更深刻的認知,走上前開口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