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男人的實力要是壞了的話,還有活下去的必要嗎?

過了好半天之後,他才緩過氣來。

這個時候,他才想到楊月蘭的存在。

聽著外頭那喧鬧的聲音,他就知道,楊月蘭的情況不會多好。

他立刻便有了想法——絕對不能和這件事情牽扯在一起。他丟不起這個人啊!

但是,他在隨從們的掩護下走出來的時候,不知道哪裡出現了一道聲音。

「百里公子?!」

百里一常下意識抬頭,然後便看到了客棧門口圍了一群人。

而這群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眼神彷彿發著光一樣,好像看到了什麼寶貝一樣。

在他對上了這些人的眼神之後,他立刻就知道糟糕了。

果然,下一刻,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來,「原來這就是楊小姐的奸/夫百里公子啊!」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哦了一聲,恍然大悟。

原來這就是楊月蘭的奸/夫!

看那模樣,根本比不過百里溯塵啊!

這楊月蘭的眼光也太差了吧?難不成真的看錢和勢力?

沒想到,這些大家族的孩子也玩的那麼亂。

看著大家那嘲諷鄙夷的眼神,百里一常都快要瘋了。

他恨不得將這些人全部都給殺了,好把自己這些事情都給藏好。

但這隻不過是他的想法,他根本就不敢動手。

最後,他只能逃離。

但沒等他落荒而逃,又有人喊了起來,「楊小姐還在這裡啊!」

其他人紛紛退讓開,他這才發現,楊月蘭就被他們包圍著。

而現在,楊月蘭的表情也是同樣的慘白難看。

她身上的衣服亂糟糟綁著,頭髮也披散著,好像被人蹂/躪千遍,實在是太凄慘了。

和之前的美麗相去甚遠。

兩個同樣悲催的人的眼神在空中對上,都是同樣的恨不得就地找個洞鑽進去。

「你們不是一對的嗎?」有人喊了一聲,然後疑惑開口,「怎麼這百里公子看著半點不在意楊小姐啊?」

這話讓其他人紛紛點頭。

他們也看出來了,百里一常對楊月蘭的感情並不深厚。

若不然的話,就不會是這樣的態度了。

而這樣也讓大家唏噓感嘆。

明明之前的百里溯塵那麼好,那麼的優秀,而且對楊月蘭的感情那麼的深厚,就連她做了這種事情,都不忍怪責她。

這樣的好男人,她竟然不要,反而選擇了這樣一個銼貨,這真不知道讓他們說什麼。

是的,原本也是翩翩公子的百里一常在其他人看來,就是一個銼貨。

因為遭受了之前的攻擊,還有心靈上的混亂,所以他現在整個人是憔悴蒼白的。

這種情況下,他哪裡還有之前的帥氣優雅?

而最重要的,還有之前的百里溯塵的對比。

百里溯塵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除了臉色因為憤怒難看了一點之外,其他各方面都是非常的出色的。

那高大的身材,俊美的面龐,還有那深情的表情……無一不讓其他圍觀的女子心動。

她們都想著,要是自己有這樣出色的夫婿,怎麼還可能看上其他人?

這楊月蘭真是眼睛瞎了!

而現在,看到了她的奸/夫之後,大家更堅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果然,楊月蘭就是瞎的!

要是不瞎的話,她怎麼會找百里一常這樣的貨色呢?

說什麼大家族的公子,看起來比他們還落魄!

而在眾人鄙夷嘲諷的眼神中,楊月蘭迅速爬了起來,從人群中沖了出去,但沒衝到百里一常的身邊,而是往鍾家沖回去。

她還是有一點明白的,要是她真的衝到了百里一常的身邊去的話,就就真的洗不清了。

雖然她的動作沒有說明百里一常的身份,但誰看不出問題來呢?

對上其他人的眼神,百里一常指覺得臉皮都被扒下來了,火|辣辣的疼。

看著他們一前一後掩耳盜鈴一樣的落荒而逃,大家嘖嘖有聲。

大家還挺滿足的,今天看了一場大八卦,之後一段時間可以消磨了。

而另一頭,楊月蘭匆匆趕回了家裡的時候,已經是快要暈過去了。 楊月蘭努力自己別暈過去,而是匆匆去找了鍾博亮。

她得和鍾博亮商量接下來要怎麼辦。

但她趕到鍾博亮的院子的時候,就聽到百里溯塵的聲音了。

她匆匆推門進去。

鍾博亮看著她衣衫凌亂進來,也是目瞪口呆。

而一旁的白紹堂的表情也沒好到哪裡去。

他沒想到,楊月蘭的事情那麼快就被發現了,而且還吃了那麼大的虧。

竟然讓半個城市的人都看到了這件事情,那以後真的是洗不白了。

楊月蘭的臉色超級難看,慘白中透著一絲青黑。

她憤怒地看著百里溯塵,大聲指責道:「你害我!」

百里溯塵被氣笑了,「是我害你和百里一常在一起的?你這是在開玩笑吧?」

他原本以為,楊月蘭的臉皮已經夠厚了,沒想到自己還會太天真,對她的認知太淺薄了。

「是你!就是你!」楊月蘭已經被這件事情折磨得瘋魔了,指著百里溯塵,表情猙獰醜陋。

百里溯塵不和她爭吵,轉頭看向鍾博亮,「鍾老爺,這件事情我已經跟你說了,謝謝你這些日子以來的款待,告辭!」

說完后,他轉身就要走。

「給我停下!」楊月蘭尖叫道,表情無比猙獰。

百里溯塵根本沒理會她,繼續往前走。

「你要是不停下來的話,我就殺了你的靈獸!到時候你們就一起死吧!」

楊月蘭憤怒地威脅道。

百里溯塵的腳步停了下來,表情微變,轉身回來,一臉驚疑不定,「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

看著百里溯塵臉上的憤怒,楊月蘭這才覺得終於扳回了一成,心裡的憋屈和屈辱也少了一些。

「你敢這樣對我?」

她的胸膛劇烈起伏好幾次,臉色超級難看,但笑容卻很猙獰,一看就知道不正常了。

「我怎麼對你了?」百里溯塵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是你自己和百里一常在一起的,難道還是我逼你的?」

「是你逼我的!」楊月蘭怒吼,眼神瘋狂,「要不是你的話,我也不會和他在一起!」

這話說的,百里溯塵都無話可說了。

她自己的選擇,還是因為他啊?

「要不是因為你在這裡的話,百里一常就不會過來。他不過來的話,我們怎麼會認識?我怎麼會和他在一起……所以,這都是你的錯!」

如此強詞奪理,讓百里溯塵嘴角抽搐。

而白紹堂倆人也被她的話給驚到了,一時間也沉默了。

「照你這麼說,還是我自己死活要留下來的?這是我的錯?」他諷刺道。

「當然是你的錯!」楊月蘭已經瘋魔了一半了,「就是你!都是你的錯!你不愛我……」

眼看她就要往其他地方說了,百里溯塵打斷她的話,「你說的靈獸是怎麼回事?」

他這話也是在問鍾博亮。

在楊月蘭出現之後,鍾博亮就知道事情是無法挽回的。

不過還好,百里溯塵的靈獸還在這裡。

有了這兩隻靈獸的牽制,百里溯塵是離不開的。

想到這裡,有了底氣的他也冷靜了下來。

「你別著急嘛,有話好好說。」

百里溯塵也看出了鍾博亮的態度,冷笑道:「你們抓了我的靈獸?我什麼時候有靈獸了?」

「這個嘛……說來話長。」

鍾博亮搖頭晃腦的,一派小人得志的模樣。

楊月蘭想要開口說話,卻被他喊停,「你別著急,讓我來。」

眼看事情的主動權又回來了,楊月蘭也終於從之前的瘋狂中回過神來了。

之前的屈辱是百里溯塵帶來的,而現在,她可以將他狠狠捏死,那就無所謂了。

正是因為有了底氣,所以楊月蘭也沒有之前那麼憤怒了。

她諷刺地看了百里溯塵一眼,然後退到了一旁去。

她這才發現,屋裡除了他們三人之外,還有一個白紹堂。

她的臉色變了變,最後還是安靜下來。

反正她都已經丟臉了,也不在意多丟一點。

反正她再怎麼丟臉,也不會丟命。

看著百里溯塵無法離開,只能屈辱留下來的樣子,她的心情好多了。

果然,自己悲催的時候,看到比自己更慘的人,就會舒服很多。

得到了一些治癒的楊月蘭幸災樂禍地看著百里溯塵,就想看到他絕望的樣子。

「我的靈獸呢?」百里溯塵態度冷硬,「不對,我根本沒有靈獸!」

「不,你當然有靈獸。」鍾博亮笑眯眯說道,看不出半點緊張了。

「我怎麼可能有靈獸!我要是有靈獸的話,怎麼可能沒有半點感覺!」

「這當然是因為我們幫你把它們關起來了啊。」鍾博亮繼續笑,「為了不讓它們壞事,我可是給它們吃了不少好東西呢。」

「什麼意思?」百里溯塵的臉上帶上了殺氣。

但這沒有讓他們害怕,反而更加的得意了。

「別急別急,它們可是好好的呢。當然,你要是不聽話的話,它們可就沒那麼好了。」

聽著鍾博亮說的威脅話,百里溯塵的表情更加冰冷了。

「你到底對它們做了什麼?」

「也沒什麼,就是讓它們吃了一點葯而已,所以,它們現在都睡得很香。」

「到底是什麼樣的葯?」百里溯塵追問。

雖然覺得他的問題有點奇怪,但鍾博亮還是解釋,「當然是好葯啊,這種葯吃了之後,沒有解藥的話,它們是醒不過來的。就算強行讓它們醒了過來,之後也會有無法挽回的傷害。」

「我不信,你肯定是在騙我的!」

「你要是不信的話,不早就走了嗎?」鍾博亮看出了他的心虛,「其實吧,咱們都是一家人,不用把事情鬧得那麼僵的。」

lixiangguo

蘇誠笑了笑,道:「將軍只需給我安排一個士卒職位就可以了,我從未當過兵,許多東西都不懂,當從底層做起。」

Previous article

柳胖子也趕緊回頭解釋:「千兒,你公羊伯伯家的府邸可是咱們公羊城首屈一指,讓小耀帶著你出去看看,我和你伯父談事,你會無聊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