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時辰之後。

黑魔淵第十六區域。

這是一片相比之前十五區域截然不同的風貌。

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荒野延綿起伏,奇異且詭異的各類植被包覆著所有的山野峽谷,散發著黑色和熒綠色的幽光。

這些幽光透過茫茫如駭浪般的黑魔氣折射而出,就像是隱匿在黑色濃霧之下,閃爍不定的鬼火。

遠處天空之中,幾道被反覆擠壓之後聚集的魔柱直衝雲霄,引動猶如黑色龍捲風一般的颶風席捲掃蕩。

剛剛走入這個區域,葉青羽就明顯感受到極為恐怖的力量涌動在四周的黑魔氣之中。

放眼望去,漫天瀰漫的黑魔氣陰沉無比,目力所及已經不足五十米。

他發現這片區域的荒野上空不斷翻攪著的黑魔氣,相比之前十五區域的要更加洶湧澎湃。

這是相較於前十五區域的壓制完全不同的力量,充斥著他從未感受過的戾氣和煞氣。

每一絲每一縷的魔氣,在經過了千萬年的反覆淬鍊之後,變得更為精純,極致可怖的壓迫力,足以令苦海境以下的強者瞬間灰飛煙滅,登天境以下的強者被壓製得猶如凡武境武者。

也就是說,但凡進入十六區域及之後區域的武者,真正的戰力會大打折扣,尤其對於修鍊元力為主的強者,簡直是像奪走了他們的雙手雙足一般,不但只能依靠最原始的戰鬥方式,而且還無法再利用自身元力飛行遁走。

此時此刻,葉青羽也感受到了體內元力稍有壓制,原本的傷勢恢復起來,更慢了一些。

也是在這一刻,葉青羽才真正明白了,為什麼所有的城鎮和各族勢力會聚集在十五區域之前。

這樣恐怖的地方,別說生活了,能否生存都是個問題。

他來到這裡,繼續深入黑魔淵,自然是為了尋找黑魔草。

既然放過了葛銘,那想要依靠獵殺界域聯盟通緝榜上的通緝犯來完成這一次天荒使團在黑魔淵的考核任務,已經變得不太可能,。

除了這些通緝犯個個都行蹤詭秘很難找到且實力不俗之外,剛才的經歷,也讓葉青羽意識到,界域聯盟上的那些通緝犯們,真的不像是表面上的那些資料上所寫的那麼容易對付。

一個葛銘,已經惹起了這麼大的波折,可以想象其他那些排名比葛銘更高的存在,有多麼可怕。

所以葉青羽很現實地調整了自己的目標。

他決定不再去追殺通緝犯,而是以摘采黑魔草為主。

越往黑魔淵深處,壓制之力越強。

葉青羽想起曾在行政大廳的記載文案里看過,一旦走過第十五區域之後,從第十六區域開始,武道強者體內元力,會以每走過一區域,就下降三到五成的速度被黑魔氣所壓制。

當年創建黑魔淵的武道皇帝有此做法,大概也是出於對黑魔淵的強制保護吧。

仔細查勘了一番之後,葉青羽才開始根據腦海中的地形標註位置,尋找位於深淵深處的叢林和山谷里的黑魔草。

根據在行政大廳里看到的資料,黑魔草是單株存活的植被,喜歡生長在陰氣凝聚的狹縫裡,多見於叢林岩層、懸崖底層以及山谷狹道之中。

如今不是黑魔草的產季,所以更難找,而在整個十六區域之中,這個季節中陰氣旺盛且符合黑魔草生長需求的地方,大概有六七處。

地形圖上都做過標記,所以葉青羽找尋起來,也算是得心應手。

「先去魔牙谷看看吧。」

他略微思忖,有了決斷。

……

一炷香之後。

魔牙谷。

這是位於黑魔淵第十六區域最東邊的一處夾縫型山谷之中。

山谷兩側被十幾座粗壯尖銳宛如獠牙形狀的黑岩所阻,細長的甬道只能將將容納一人來回穿行,兩側布滿了散發著陰沉氣息和腐臭味道的黑泥沼澤,地勢險要無比。

葉青羽來回穿行在山谷中,仔細查找了幾遍。

結果令他非常失望。

在確認沒有一絲一毫的黑魔草蹤跡之後,他微微皺起了眉。

這個魔牙谷的確是地形圖上標註過的黑魔草群生的地方,但如今看起來,不但沒有黑魔草的根縷片葉,更是連其他神草魔植都不存在。

情況有點兒詭異。

整個山谷,就像是被人刻意挖空了似的。

他有些疑惑,卻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前思後想之下,也只能前往下一個地點再找找。

……

一盞茶之後。

毐扇崖。

遠遠望去,整個懸崖峭壁猶如一把展開的巨型摺扇形,扇骨接縫之間的岩石中滲透出一滴滴墨綠色的毒液,像是無數顆碧綠翡翠不斷從山崖上順勢滾落。

葉青羽穿過黑魔氣,小心避開毒液低落的密集區,沿著懸崖一路向下,緩緩落在崖底的岩層下方。

怎麼會……

他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之色。

整個底層大約有數百米範圍,除了幾處毒液聚集成潭的地方之外,竟然跟先前的山谷一樣,所有的黑色泥層被完全翻了一遍,片草不剩。

難道現在是神魔草收集的時節?

那也不對啊,就算是收集,也不該如此破壞環境啊。

一路從黑魔淵第三區域走下來,葉青羽記得很清楚,在一些街道的商鋪和攤位上看見過商販售賣神魔草,不過大多是排名在五十位之後的植被。

最為珍稀的,也不過是第十四區域一家大型草藥鋪里,高價販售的一株排名第七位的矮蕎。

接下來的一炷香時間裡。

他加快了腳步,又走遍了雙壁谷、牛角崖、虹樹林和蟒皮淵這幾處理論上有可能出現黑魔草的懸崖谷底,皆是一無所獲。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這些地方,他也都發現了所有植被遭到掃蕩的痕迹。

到底怎麼回事?

葉青羽越來越疑惑。

看來這一區域,發生了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葉青羽意識到,自己這樣繼續瞎逛下去,並不能有所收穫,反而是在耽誤時間,看來有必要找人問一問了。

回想一些資料記載,葉青羽心中已經有了打算,在查找完蟒皮淵之後,他變幻了身形容貌,轉身朝著山谷西方几里之外,黑魔氣較為稀薄的一處丘陵走了過去。

根據資料中提及關於黑魔淵草藥商販的記載,黑魔淵十六區域之中,有一些原住民,像是土著一樣,世世代代都生活在這裡,對於這個黑暗莽荒一樣的區域,有著外人難以比擬的了解。

而這些土著居民中,有一個種族,嗅覺靈敏無比,且善於攀爬峭壁峽谷,名為黑甲族。

傳聞之中,這是一種由黑魔族和穿山甲妖獸衍生而來的種族,千百年來一直存活在十六區域之中,以採摘和倒賣珍稀植被為生。

對於修鍊元氣的武者來說,進入十六區域后的黑魔氣壓制之力,如同扼住他們的咽喉,但對於黑甲族來說,他們原本就是依靠堅硬如鋼鐵岩石的四爪和軀殼,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環境,所以魔氣對於他們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

也正是因為如此,黑魔淵之中經常會有武道強者聘用黑甲族採集珍稀神魔草,提供給自己修鍊。

葉青羽朝著黑甲族的駐地疾馳而去。

……

數十息之後。

丘陵南面的斜坡上。

十幾座獸皮支撐的帳篷錯落在斜坡上,一些頭顱進化得與人族無異,但身軀四爪依舊留存著獸族形態的黑甲族正聚集在一起,激憤地討論著什麼。

他們面前擺放著一些看上去有些粗糙,並不像一般的靈兵寶器那般鋒利的特殊彎刀。

這些彎刀皆是由亡故的黑甲族屍骨打磨而成。

黑甲族的獸骨不似尋常妖獸的骨頭,色澤發黑,蘊含著一絲黑魔氣,與整個黑魔淵之中的魔氣有些相似。

根據五棱令牌中的神草榜上的記載來看,黑魔淵中的植被,尤其是極為珍稀,排名在前十的神魔草,都無法被蘊含著元力的兵器和武者的手所觸碰,所以這種黑甲族獸骨所制的彎刀,反而能最大程度保存它們的藥性,極其適合用來採掘神魔草。

————

第三更,大家晚安 化作形貌普通人族的葉青羽朝著聚集的黑家族的營地走去。

「聽說,可以聘用你們採集神魔草?」葉青羽故意變化聲音,聽起來有些蒼老,像是銹鐵摩擦而出。

幾個營地外圍的黑甲族人,聞言一驚,都拿起了武器,紛紛看向憑空出現的人族,眼神之中都帶著一絲警惕之色。

對於他們來說,在第十六區域中能有其他種族的強者出現,意味著有買賣來了,但同時也意味著,會有一定的危險降臨,在黑甲族的觀念里,除卻許多有長久合作的熟悉勢力之外,其他外族都是危險的,尤其是眼前這樣獨行且有強大勢力的人族武者,危險性更高。

在以往的日子裡,這些過慣了刀口舔血的日子的黑甲族,因為藥草買賣利益傷亡的事例,也不在少數。

他們並沒有馬上回應葉青羽,似乎在用眼神詢問著葉青羽的來歷。

「不要誤會,我並無惡意。」葉青羽知道對方在顧忌什麼,盡量表現的和善一些,道:「我聽刺血堂的長老說,黑甲族是第十六區域最為出色的草藥獵人,而他曾經找你們幫忙採過草藥,正好我最近有需要,所以,他便指引我來十六區域照你們。」

葉青羽面色從容,向他們跑過去一個冒著血色光暈的令牌。

這是他擊殺刺血堂長老刑邪君時,從另一個逃脫的長老懷中掉落的令牌。

一個看上去像是黑甲人中的首領接過令牌,仔細查看了一番,隨即面色一緩,指了指他們身旁的土塊壘砌的方凳,道:「原來是刺血堂長老介紹的,你請坐吧。」

這個首領頭頂有一簇黑色頭髮,彷彿是一條條黑色的破布條一樣,被整齊束在腦後,體型魁梧,背部微微隆起,全身長有厚實堅硬的鱗甲,尤其是背脊的鱗脊呈鋸齒狀,看上去極為尖銳,四肢粗短,雙爪覆鱗,趾尖粗厚,善於破洞和攀爬在峭壁之上。

「不知道閣下需要什麼藥材?」首領面色依舊警惕。

他身後數十名黑甲族強者依舊緊握著武器,一副隨手都要出手的樣子。

在黑甲族首領的指揮下,幾個黑甲族搬來了幾個獸筋和獸皮縫製的小筐。

葉青羽大致瞥了一眼,框里裡面盛放著擊中不同的草藥,雖然也是黑魔淵之中才有的珍稀的神魔草藥,但排名都在二十名之後,而且也沒有他需要的東西。

「黑魔草。」葉青羽沉聲道:「我想要黑魔草。」

這般開門見山,也正是買賣交易的一種好方式。

「黑魔草?!」

幾個黑甲族卻都是面色一驚,神色警覺,全身的鱗甲都豎了起來。

「我們沒有黑魔草!」黑甲族的首領面露慍色,似乎已經有逐客之意。

葉青羽有些疑惑,黑甲族的反應,有些奇怪。

與此同時,他這個時候,才敏銳地察覺到,這幾個黑甲族人的身上,都多多少少帶著些新添的傷痕,整個部落里,也有打鬥過的痕迹,顯得亂糟糟。

「你們是不是遭到攻擊了?」葉青羽並沒有繼續追問黑魔草的下落,隱約之中,他覺得黑甲族突然轉變的態度,以及他們的傷痕,都和黑魔草有關。

「還不就是因為你們這些利益蒙心的東西,這幾日我們遭到了好幾次的突襲,不但搶光了族裡僅存的幾株黑魔草,還重傷了很多族人!」神色冷森的首領渾身爆發著戰意,鱗甲閃爍著暗黑色熒光。

果然。

葉青羽若有所思。

不但黑魔草生長的地方被掃蕩一空,連黑甲族也遭到了洗劫。

「看來你們誤會了,我只是想知道黑魔草的下落,而且我找黑魔草,是為了救人,你們應該很清楚,黑魔草提煉之後,對人族的傷勢修復大有益處。」葉青羽神情認真地解釋道。

首領盯著葉青羽看了一會兒,眼神中還是有些狐疑之色。

顯然對葉青羽的說辭,他並不完全相信。

他沉默了一會兒,才逐漸收斂氣焰,語氣依舊帶著冷意,道:「看來閣下要失望了,眼下這幾個月,原本就不是黑魔草盛產的季節,加之三日之前,突然有人用超過以往市場十倍的價格,收購所有的黑魔草,所以黑魔淵里湧現大批草藥獵手掃蕩第十六區域,那些黑魔草生長的地方,都被翻了一遍,渣都不剩,現在你想在十六區域找到一株黑魔草,基本上是不太可能了。」

什麼?

葉青羽微微一震。

有這樣的事情?

有人瘋狂收購黑魔草?

怪不得他們會說有利益蒙心的惡人。

這麼高的誘惑,肯定是引動了大批強者反覆掃蕩第十六區域,所以才會連黑甲族都遭到幾次洗劫。

而且,三天前……

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他隱約感受到,所有的這一切,背後並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這麼簡單。

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陰謀的味道。

葉青羽沉默了幾息,有些失望。

但如果就此放棄的話,他內心深處還是有一絲不甘心。

lixiangguo

隨著遁山獸消失,楚天身形悄然隱匿,和小白、鬼蝠一同消失在原地。

Previous article

紅髮男子第一時間出現,看到在七重火窟深處,出現了一座通體火紅的蓮花座,而在蓮花座之上,靜靜躺著一顆龍眼大小,散發著濃濃葯香,蜿蜒著一道丹紋的白色丹藥。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