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皎若:嗯,我就看一眼!我不吃,啊啊!!!買買,什麼都不說了,全部給你買。』

『又是沉迷於盛世美顏的一天。崽呀,要不我們回去吧,我偷自行車養你。』

皎若直播間里雖然黑粉居多,但是皎若的粉也不少,尤其還是皎若的粉大多顏值狗居多,只要長的好看,其餘的嗶嗶直接被撕回去。

而皎若已經在這個地方,待了二十分鐘,也沒有要走的意思。

攝像師都快看不下去了,要不是節目組規定,他都恨不得掏錢給皎若買一個糖人,主要是皎若臉上的表情不要太明顯了,就差扒上去讓別人給自己一個了。

「女娃,這個給你。」最後是買東西的老人家看不下去了,拿起一個糖人向皎若走了過去。

「真的給我嘛?」皎若眼睛一亮,眼神都快落在糖人身上了,故作矜持的說。

「哈哈哈,是的。」老者被皎若的表情給惹的開懷大笑。

「謝謝爺爺。」皎若欣喜的接過糖人,喜滋滋的咬了一口,一口甜進心裡,皎若舒服眯著眼睛,表情上是享受。

「你們是外地來的吧,來我們這裡做什麼?」大爺也是一個自來熟的人,已經跟皎若拉上家常了。

「我們是來這裡錄製節目的。」皎若目光盯著糖人,開口回答。

……

「爺爺,謝謝你的糖人,我要走了。」吃完糖人,皎若也開始行動了,跟大爺道別之後,才帶著自己的攝像師離開了。

一路在小鎮中兜兜轉轉,毫無收穫,在一個轉角的地方,與棠紀川相遇了。

「棠影帝你好。」皎若一怔,臉上的笑容有些假,不過還是乖乖的問好。

她真的怕了棠紀川,一上來就問小狐狸的事,還真是執著,這次錄製節目她都沒有帶小狐狸過來,就怕會揪著不放。

兩人尷尬的看著彼此,也不知道說什麼。

皎若回了一個笑容,從棠紀川身邊走過。

「那邊沒有。」棠紀川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皎若有些懵轉過頭看著棠紀川,眼底還有一絲迷茫,沒有明白他什麼意思,轉身離開。

「回來,那邊我找過了沒有。」見皎若要往自己剛去的地方走去,拉住她的衣領,往後拖了一下。

「哎呀,棠紀川你幹嘛?」皎若怒了,鼓著臉頰瞪著眼睛看著氣呼呼的看著。

眼睛落在抓住自己衣領的手上,抬起頭示意他放開自己。

棠紀川訕訕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心虛的看了一眼。

「對不起。」乖乖的低頭認錯,態度還算良好。

皎若氣呼呼的瞪了一眼,哼了一聲又往另外一邊走去,只是跟著一個棠紀川,皎若停下轉過頭看著棠紀川兇巴巴的問「你幹嘛?」

他要找麻煩是不是?

「我不認識路。」棠紀川面不改色心不跳,淡定說道。

皎若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棠紀川。

睜眼說瞎話也不是這樣說吧,不認識路?那她沒有遇到他之前,他怎麼找到的路?

但是別人那樣說了,她還有什麼好說的。

「沒想到棠影帝居然是路痴,那可要叫攝影師跟緊一點,不然走了可不好。」小鎮雖然不大,但是巷子岔路口還是蠻多的,皎若語重心長的說。

眼底閃爍狡黠的目光,然後轉身就跑了。

哼,不是路痴嘛?正好呀。

明白過來皎若的意圖,棠紀川俊臉上露出一絲難得的笑意,深邃的眸低淡淡的無奈。 皎若跑遠之後,停下來偷偷觀看身後,是否還有棠紀川的身影沒有,發現自己已經甩掉了,高傲的抬起頭,拍了拍自己的手。

哼著小曲,拿出她之前找到的線索,念念有詞的說著什麼,跟著畫的線路圖,找到圖上的地址。

「應該就是這裡了。」皎若拿著照片,比對了一番,與實物重合點頭自言自語道。

是一座廢舊的房子,雜草叢生,藤蔓爬滿斷壁殘垣,看起來陰森森的像一個鬼屋。

皎若感受到節目的滿滿的惡意。

直播間的彈幕,又而沸騰了。

『看起來有一點可怕,而且不知道安不安全,皎若要進去?』

『沒錯,崽崽不要進去,找不到食材就算了,不知道裡面有沒有蛇,很危險。』

『節目組怎麼找一個這種地方,不怕藝人出什麼問題嗎?』

『呵呵,嬌氣,既然來參加節目,這些難道不是必然的?』

『雖然看不慣皎若,但是還是有一點擔心。』

『快看,快看,皎若進去了。』

畫面轉換,皎若找來一個木棒,先用木棒探路,開出一條路來。

不知道是不是嫌棄木棒有一點礙事,皎若後期直接扔掉,直接用手去扒開草叢,仔細的找。

翻了一個草叢沒有,這裡也沒有,有些地方很隱蔽,皎若直接爬在地上,探頭往裡面看去。

找了好一會,鎚頭喪氣的坐在一坨石頭上,拿出她找到的線索,又比對了一番。

「是這裡沒錯呀?怎麼就沒有呢?」皎若想不通,小聲嘀咕道。

不應該她的運氣這麼差呀?難道這個地方其實沒有,是節目組放出來的煙霧彈?

皎若覺得後面這個可憐很大,才不是她運氣不好。

「皎若」熟悉的聲音響起,皎若聞聲望去,那邊棠紀川身後跟著攝像師向他們這個地方走了過去。

「你在幹嘛?」棠紀川走了過來,看了一眼,有些狼狽的皎若,挑眉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那邊皎若,垂頭喪氣坐在石頭上,髮絲凌亂,白皙的小臉上,沾染一些泥土,一副被人欺負了的小可憐,聽到自己的聲音,抬起頭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間,黯然的眼神一瞬間亮起來,黑眸流光一轉,瀲灧多彩。

「我覺得節目組,故意放假的線索。」皎若見到熟人,心中的幽怨找到發泄口,上前跟棠紀川吐槽道。

不然她找了半天,怎麼就沒有找到,所以一定是節目組故意的。

棠紀川剛要開口安慰,在皎若身後,好像看到一個什麼東西,眼睛微微眯了眯,然後直徑走了過去。

「喂……」還在跟棠紀川吐槽的皎若,發現棠紀川往自己身後走去,跟著看了過去。

就看到棠紀川走過去,然後從草叢裡面扒拉出一個綠色的袋子,裡面裝著一樣食材。

拿起那袋食材,笑眯眯的看著皎若,彷彿在說你看。

皎若臉上的表情凝固了,看著棠紀川拿著的東西,皎若陷入了自我懷疑中。

她剛吭呲吭呲半天,一根毛都沒有找到,結果……

看到這一幕,彈幕上一片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打臉來的太快,有些措不及防。』

『心痛皎若一秒,不過……哈哈哈。』

『皎若:我太難了』

『打臉了。』

『棠紀川:可還好?』

『哈哈哈,看到皎若懷疑人生的表情,回憶起發出前信誓旦旦的說自己運氣很好,哈哈哈……太搞笑了。』

『我要被皎若笑死。』

『女神你是來搞笑的嘛?笑死我想要繼承我的作業嘛?』

『這運氣,嘖嘖,真的有一點慘。』

皎若已經不想說話了,連帶看棠紀川有一點幽怨。

皎若直勾勾的小眼神,落在棠紀川手上的食材,滿滿的怨氣。

真的覺得這個節目跟自己八字不合。 「給你。」棠紀川看了一眼手上的東西,又看了一眼皎若,把東西遞給皎若。

「不用。」皎若眉一挑,相當有骨氣的說。

這次是意外,她還是很相信自己的實力的。

只是接下來,事實證明了,皎若的運氣真的很差,差到不忍直視。

她和棠紀川一起,但是她總是會差一步。

深受打擊的皎若,覺得自己的整個人生都灰暗了,感受到來之世界的滿滿惡意,獨自走到一個角落蹲了下來,灰暗陰沉的氣息的跟隨著她。

直播間里喜聞樂見的見到這一幕,尤其是看到皎若每一次錯過,更是笑的不行。

『真的被皎若笑死了。』

『女神好可憐,女神我們不哭,我們站起繼續剛,錯過了下一個,還是會錯失下一個。』

『同為非洲人。』

『看到皎若悲慘的經歷,瞬間覺得自己好像還好。』

『如果這不是節目組安排的,真的覺得皎若好可憐。』

『女神不哭,我們不哭,我們繼續加油。』

『皎若:我運氣很好,從小……嗯編不下去了。』

棠紀川訕訕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心虛的看了一眼陷入自閉的皎若。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好多次他都讓著皎若,只是……

「皎若你沒事吧?」棠紀川有些擔心的問。

皎若不想說會,灰暗的轉過身抬起頭,看著棠紀川,幽怨的眼神都快要化為實質了。

想到自己之前誇下的海口,更是啪啪打臉。

她不想說話了,她自閉了,又默默的轉過身,渾身散發著灰暗的陰霾。

「棠影帝」驚喜的聲音響起,吳韻雨的聲音響起,在看到棠紀川時幾步跑了過來,眼睛里亮晶晶的。

「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吳韻雨害羞的看了一眼棠紀川,有些扭捏,又瞥見一旁,陷入自閉的皎若,詫異說「皎若你也在呀,沒想到你跟棠影帝一起。」只是話語間透露著令人瞎想的意思。

「嗯?」皎若一頭灰暗的轉過頭,兩眼無神的看著吳韻雨,一副懷疑人生的表情。

吳韻雨詫異的看著皎若,又不知道說什麼,看了一眼棠紀川問「皎若她怎麼了?」

「她沒事。」棠紀川淡淡疏離的聲音,走了過去蹲在皎若身邊,安慰的摸了摸皎若的頭「不要緊的,可能只是你運氣一時不好。」

吳韻雨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兩人的互動,眼底閃過一絲嫉妒,咬了咬嘴唇,有些不甘心的,不過沒有忘記自己還在錄製節目,一舉一動都在鏡頭下,縱使心裡不甘心還是強顏歡笑,善解人意的開口「皎若你沒事吧?」

「啊?我沒事,沒事。」皎若喪喪的說。

「對了,你們找到食材了嘛?」吳韻雨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哪壺不開提哪壺。

皎若自閉了。

棠紀川看著原本振作起來的人,又因為吳韻雨的話,陷入了沉默中,心中對吳韻雨好感再一次下降。

不明情況的吳韻雨,懵逼的看著兩人的互動,覺得有些委屈。

『這神補刀,扎心了。』

『這也太慘了吧?本來就很難過了,還被人扎心。』

『皎若:嗯,我運氣很好……自閉,粉了粉了。』

『除去以前那些黑料,其實皎若挺好的,至少那張臉就令人賞心悅目。』

『一瞬間不知道該心疼皎若,還是該笑。』

還在自閉的皎若,突然感覺到一股力量,匯入自己的身體,千絲萬縷的金色光芒,從四面八方匯聚到自己的身體裡面,最後化成妖力,皎若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好像回來一點了。

皎若被這一發現驚呆了,自閉都忘記了,詫異的睜大眼睛,又看了看棠紀川和吳韻雨確定他們沒有異常,皎若才收回自己的目光。

信仰之力,那是信仰之力,皎若心裡興奮起來。

原來那些粉絲的喜愛,會化成信仰之力,助自己恢復實力。

這一發現令皎若很開心,原本的抑鬱也在一瞬間被自愈了,有比恢復實力還來的及開心的事嗎?答案當時是沒有的。

棠紀川和吳韻雨驚訝的看著,突然變得心情好起來的皎若,臉上不太死氣沉沉,變的有活力,那雙明亮的眼睛也恢復了神采。

「……」 「我們回去吧,時間應該差不多了。」皎若恢復元氣了,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開口說。

見到皎若恢復了,擔心的棠紀川自然放心了,而且看了一時間,確實不早了,沒有拒絕皎若的提議。

「沒想到棠影帝跟皎若你們關係這麼好,好羨慕哇。」吳韻雨在一旁羨慕的開口。

聽到吳韻雨的話,皎若眉頭微微一皺,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也沒有說什麼,跟棠紀川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話。

不知不覺中,吳韻雨落在兩人身後,一閃而過怨恨的眼神,臉上還維持著笑容,只是笑容中多了一抹落寞。

「沒有,棠影帝跟皎若兩人一起錄製過節目,自然比較熟悉,兩人應該比較有話題……」吳韻雨微笑的拿著直播的手機,跟屏幕上的觀眾互動。

她溫柔善解人意的大度,跟皎若和棠紀川兩人形成了對比。

明明自己是被冷落的那一個,卻還在替別人介紹,臉上還裝出如無其事的笑,這些都被屏幕前的觀眾看在眼裡。

尤其是吳韻雨的粉絲,紛紛安慰她,對皎若和棠紀川兩人發起譴責。

『皎若和棠紀川兩人太過分了,聯合起來冷落我們韻雨,欺負她是新來的嘛?』

『心疼韻雨,明明是被冷落的那個人,卻還要笑著替別人解釋。』

『皎若不要臉。』

『這擺明了欺負人,希望節目給一個解釋,如果不歡迎新嘉賓,可以不請,這樣做太沒品了。』

『韻雨太可憐了。』

『希望節目給一個解釋。』

彈幕在屏幕上飄過,吳韻雨好像做錯事的孩子,又連忙解釋。

「真的跟棠影帝沒關係,沒有人欺負我,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對我也很好。」看著事情不受控制,吳韻雨連忙解釋,把所有人都摘乾淨,唯獨忘了替解釋皎若,言語中更是引導別人。

欺負自己的人是皎若,跟其他人沒有關係。

原本還在看直播的粉,都湧入皎若,質問她怎麼可以欺負新人等等。

本來在皎若直播間看直播的粉絲,看到大波人湧進來,辱罵皎若。

愣了幾秒的皎若粉絲,反應過來開撕回去。

沒有出意外皎若又上熱搜了。

#皎若欺負新人#

#皎若攛掇劇組,孤立吳韻雨。#

#皎若吳韻雨#

當琴姐再一次看到關於皎若的熱搜時,差一點沒有氣吐血,別人是想上熱搜是上不了,她家的倒是好三天兩頭上,只是誰要這種負面影響的熱搜,真是急死人,錄製之前她都叮囑了,不要給她搞事,這倒好剛錄製就鬧這出,因為皎若錄製節目的關係,琴姐是有火也發不出,最後還得找人幫忙把熱搜撤下去。 寵嫁豪門:邪少輕點疼

lixiangguo

“是,公爵大人。想必伯爵大人一定會爲您做的決定爲您感到自豪的。”法蘭克拍了個馬屁,準備離去了。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伯爵大人身邊沒有他,肯定會不習慣的。

Previous article

兩名半步金丹的銘文師強者在大戰,你一名築基後期的傢伙跑過來,不是找死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