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腳下好像很空!』

『我聽出來了,船面是空的嗎?』

『有一些東西被布遮住了,看不出是什麼?』

『記下大概的形狀和位置』

『是』

母女倆還想邊走邊看,突然有個人影從依索身後竄出,衝到安若心面前沒等安若心看清來人的長相,一把藍光閃閃的激光劍便橫掃在小姑娘的眼前。

「這丫頭帶來一雙不安分的眼睛!」

安若心被嚇了一跳,但很快平靜下來,悄悄瞥了一眼那把激光劍:藍色,冷光,射光柄部居然有兩個射口,看來是冷熱雙劍……

「不得無理!」依索上來一把止住那個胖男人的臂膀,小聲說:「她們是我們請來的客人!快收起你的劍!」

那個胖男人似有頓悟,馬上收起自己的劍柄。

安若心看著眼前一路各色男女,人群中一個長相英俊,身材高大的男人在這群人中顯的格外突兀。這個男人居然和安若心一樣長了一雙菱形的眼睛,面相顯得威風凜凜,王者之風瀰漫全身——挪約。

挪約和安若心一樣披著一件落腳的披風,兩人四目相對的那一瞬間,都感到一種彼此熟悉卻又危險,了解卻又迷茫,認同卻又不認同。 警覺的佩拉慌忙從自己盤腿坐著的磁力飛毯上下來,筆直的站立在眾人面前。她不慌不忙的伸出一隻胳膊說道:「坐的時間太久了,也該下來走動走動!若心!扶著我!」

「是!」安若心上前一步攙扶起自己母親的臂彎,又下意識的瞟了一眼挪約。那威風凜凜的男子,收拾起自己之前的措手不及,一本正經起來:「好吧!那就先請二位到我的艦倉喝杯茶吧!請~」

挪約一揮自己略大的手掌,命令一個名叫戴斯的黑皮膚女子摁下自己身旁地面一個不起眼的圓形按鍵。不一會兒,若心等人面前一片空地突然拆裂開來,從地底下托生出一棟一層平方,依安若心的觀察,這搭房子的金屬板實際是臨時拼接的,在黑色宇宙的夜幕中,在泛著藍光的磁力罩下,這一層平房閃著不同尋常白色的光。

「請吧!」挪約又一次友好的攤開自己的一隻大手。

安若心點點頭,攙扶著自己的母親慢慢的往前挪步,挪約緊緊的跟在這對母女身後。當安若心一回頭,挪約肯定的眼神,嚇的安若心連忙調轉自己的腦袋。挪約偷偷的微笑,得意的低下頭。

「瞧! 寵妻總裁超給力 又來一個狐狸精!」 腹黑男神,別心急 那個名叫戴斯的女人,忍不住和自己身邊剛才衝撞安若心的胖男人竊竊私語:「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兩人一席談話,被前面的依索捕捉到,依索怒氣沖沖的回頭瞪了他們一眼。

這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進這僅有100平米大廳的房子。大廳的中央擺放著一張長條型餐桌,上面鋪著潔白的桌布,羅列著兩排各色菜肴,都是依照地球上的餐飲習慣燒制。

「刀叉?或是筷子?」挪約安排若心和佩拉落座,自己和母親則坐在這對母女的對面,其他人等分兩排站在桌子兩邊,這讓安若心有一種隨時可能被綁架的危險。

「我不吃!」佩拉聞出菜味,卻搖了搖頭。

「我也不餓!」若心緊跟著說

「那太可惜了!這些都是我們在外太空種植的蔬菜!」挪約開始步步緊逼。

安若心突然感覺自己母親把手放在了她的膝蓋上,輕點著暗示:「他們吃什麼?你就吃什麼!」

安若心尷尬的笑著說:「第一次來!不敢亂吃東西!」

挪約似乎就在等她這句話,端起自己面前一盤青菜一樣的食物,用一把叉子挑起一片葉子送到自己嘴裡,又親自起身,端著這盤菜落座到安若心的身邊說:「這些可都是按你們的習慣做的!」

若心被他貼近的身子嚇到,看著挪約溫柔的眼神,緊張的拿起盤子里的叉子,也挑起一片葉子,送到自己嘴裡。

「這是我們從外太空採集的水源。」挪約又拿起若心面前一個盛滿純凈水的玻璃杯,邊舉高邊展示給安若心看:「瞧!都是最潔凈的太空水!」說完這一句,他突然貼近若心的耳朵邊吹送一句:「都是特意為你們準備的!」

安若心突然對這個舉止輕浮的男子產生一絲厭惡,回頭一看,卻發現挪約用一種溫柔而又似乎祈求憐憫的眼神望著她。

挪約見安若心面露遲疑,又毫不猶豫的喝了半杯,繼而又把杯子遞給了安若心。他眼見面前這個迫於無奈的小美人,輕輕泯了一口,不由的放聲大笑起來,邊笑邊走回自己的座位:「她和我喝了同一個杯子里的水!」

「有什麼好笑的?」安若心不安起來:「有什麼不好的說法嗎?」

「依我們這裡的習慣,喝了同一個杯子里的水就是一家人!」安若心身邊那個叫戴斯的女孩突然插話起來。

安若心突然明白這裡的深意,又氣又惱之時聽見依索不滿意搭腔:「這有什麼?本來就是一家人!」

「挪約!」

佩拉突然正色的發問起來:「你把我們叫來,難道是打算輕浮我們嗎?!」

這一針見血的指責,一下子戳到挪約的面子。挪約收起之前的張狂,卻依舊得意的回答:「怎麼可能?我是見到你們太高興了!」

「是嗎?我的女兒還小,我怕你會嚇壞她!」

「那可真是我的罪過了!」挪約低下頭,有些愧疚的,卻又心有不甘的抬眼望了一眼安若心說:「這個妹妹我很喜歡呢!」

面對這種露骨的直白,佩拉察覺出裡面的一絲無奈和一絲真誠,像是挪約的心在說:「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整個大廳陷入一陣寂靜和沉默。半天挪約才突然開口說話:「妹妹姓安?」

安若心沒開口回答這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挪約自問自答起來:「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佩拉微微一笑,嘴裡嘟囔出一個「哼」字,輕蔑的說:「沒想到,你還挺了解地球!」

挪約斜著眼看著自己的姑姑,將自己面前一個盤子里的像餅乾一樣的食物塞進自己的嘴裡,同樣輕蔑的回答:「難道說姑姑會認為我們無備而至?」

佩拉沒有抬頭,一樣半低著自己的腦袋,任由自己的一頭銀髮遮擋自己的臉頰,讓人感覺深不可測。

「挪約!我們自然明白你是有所準備!但是每個地方有每個地方的規矩,現在你踏入太陽系,是不是也該先熟悉一下這裡的規矩?!」

「還要請姑姑指點一二!」

佩拉點點頭,繼而抬起自己的頭:「你們把那麼多人帶入太陽系,不關怎麼說都是一條條活生生的生命!你也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怎麼忍心看著這裡血流成河?」

「您什麼意思?!」佩拉身後的那個胖男人突然跳出來指責。

「我記得你的聲音!這裡好像沒有你說話的地方!」佩拉毫不客氣的回敬這個已經多次出現的聲音。

「你!」

挪約一抬手止住那個胖男人,丟掉自己之前的失態,頂著披風,站起身來,有把身子朝佩拉拉低:「您憑什麼認為我們會輸?」

「我們?誰?你?還有誰?」佩拉突然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抬起頭,正好面對挪約的臉,彷彿那雙白白的眼睛,實際上能洞察一切。

挪約暗自倒吸了一口涼氣,馬上不自然的笑了起來:「好吧!那我倒想請姑媽見識見識我…..我們真正的實力!」

「我就不用了!讓若心去吧!」佩拉毫不客氣一語打破所有平靜。

在場兩邊的人都竊竊私語起來,依索發現佩拉的一隻耳朵在微微顫動,不由暗自竊喜。

胖男人和那個叫戴斯的黑皮膚女人交耳私語:「快!快找機會通知馬特將軍!」

佩拉的腦海立刻像翻字典一般,熟悉這個名字:『馬特?原來是他!馬特卡爾!』

來月球之前,星主的話在佩拉耳邊響起:「馬特卡爾,出生在那顆叫夢的星球,他詭計多端!狡猾自私!恐怕會是你最大的敵人!」……

還沒等佩拉思索完,挪約以經頂著披風走出餐桌,拾起安若心的手,按照西式方式,給了安若心一個吻手禮。

戴斯從嘴裡發出一個「哼!」字:「最好也跟老將軍打個招呼!」

『老將軍?!』佩拉的心裡有浮過星主的話:「洛齊!人稱老將軍!誰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和挪約勾搭上的,只知道就是他把改造行星的方法教給那些窮凶極惡的地球移民。」……

此時,挪約以牽著安若心的手走到大門口,依索也站了起來,正色命令兩邊的人:「我要和姐姐說說家常話!你們都跟我跟緊了!」

「是!」兩邊的人都異口同聲的回答。

依索走進佩拉,輕輕攙扶起自己的姐姐:「姐姐,我們到外面走走!」

佩拉在依索的攙扶,邊走邊小聲說:「你在這裡恐怕也不是如魚得水吧!」

「噓!」依索小聲提示:「事情沒那麼簡單!我們最好什麼都不要說!他們的耳目很多!」 正當佩拉在依索的陪伴下,遊盪在挪約戰艦的甲板上時,若心已經被挪約安排上了一架無人駕駛飛船。

他們並肩站在駕駛艙里。駕駛艙里就他們兩個人,不由讓人覺的氣氛充滿曖昧,挪約不停的用眼偷瞄安若心:「媽媽回來說你很美,我還不信!」

安若心只是回頭看了一眼挪約,沒有說話。

不一會兒飛船飛到小行星帶一個不起眼的死角,一片空曠的宇宙。

「這是什麼地方?」

安若心見這四周一片空曠,沒有一顆小行星,不由詫異起來。

「若心!」

挪約突然輕輕的呼喚起來,這一聲讓安若心內心一陣發麻。

「若心!我今天可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帶你到這裡,從現在開始,無論你看見什麼?除了姑媽!都請不要輕易說出去!」

「什麼意思?」

安若心還在大惑不解之時,挪約按下無人駕駛機電腦操縱盤上的一個紅色按鈕。瞬間,他們的飛機四周出現一層藍色的磁力光,伴隨著「思思啦啦」的聲音,安若心發現,飛船正在穿破一層肉眼不易察覺的磁力罩。

進入磁力罩內,果然是別有洞天。安若心瞪大了雙眼,吃驚的發現這一片宇宙內居然漂浮著成百上億的智能機器兵。這些機器兵身上都背著可用于飛行的動力裝置,彷彿遊盪在這片宇宙的螢火蟲,來回忙碌著。

這些機器兵不斷的把這片宇宙內小行星搗碎,又把碎石搜集起來,裝上一架又一架的無人機上運走。還有的機器兵正在搭建一些若心看不懂的構件。在這些機器兵中有一架巨大的宇宙飛船,不斷往空曠的宇宙拋灑金光閃閃的東西。

「他們在幹嘛?」

「製造大行星!」

「什麼?你們打算在小行星帶上製造一顆大行星?」

「在製造行星方面,我們已經是行家了,這不是難事,但需要時間,還有…….」

「磁力金!對吧!你們在尋找磁力金……」

挪約盯著安若心,彷彿被這個姑娘看穿一般,低下自己高傲的腦袋:「你母親沒告訴你嗎?」

「什麼?」

「地球其實也是被製造出來的,十四主星後人守護的地表人類進化,而地心人守護著地球運轉,為保護地球正常運行,銀河系類人族把大量未開發的磁力金鎖存在地心中。」

「什麼?你們是為了磁力金!」安若心大怒。

「你懂什麼?」

挪約突然憤慨起來:「那些磁力金是我們博爾馬特人的,是我們母星突然爆炸遺留下來的產物,他應該屬於我們博爾馬特人!」

「可他們不是博爾馬特人,你也已經不是了!」安若心指著飛船窗外忙碌的身影,反嘴起來。

「你這個小丫頭懂什麼?那些年我們祖先一直漂流在銀河系各個角落,為什麼?當年地球的建造我們也是出了力,貢獻了那麼多磁力金,為了就是希望參與地球的基因進化,可是我們在一開始進行的並不順利,現在地球人類自身的進化已經差不多了,是該收回我們本錢的時候了,如果他們不讓我們入主地球,我們就要拿回屬於我們的磁力金,現在我們這些博爾馬特人後裔和地球後裔已經是一家人了,這有什麼不對?!」

安若心突然被挪約的氣勢壓倒,她突然覺得人家這樣判斷是有他們的道理的,也開始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支持挪約。 依索攙扶著佩拉,在挪約戰艦的甲板上漫遊,那群十多人個個不敢怠慢,始終與她們保持著十步不遠不近的距離,個個屏氣凝神。

「你們計劃算是成功了一大半了吧?」佩拉突然小聲開口尋問。

依索回過頭瞄了一眼身後的隨行:「算是!哎!怪我們太心急,沒聽星主的勸告。哎!現在後悔也來不急了!」

「給我說說!現在的狀況!」

「博爾馬特人的基因出問題后,他們變的面貌醜陋,特別是女性統統失去了生育下一代的能力,不久女性的博爾馬特人都滅絕了。為了生存博爾馬特族遊盪在銀河系,通過搶劫其他星球的雌性來繁衍。但畢竟博爾馬特族曾是銀河系的大族,所以許多銀河年,各個星系都對我們博爾馬特人敢怒不敢言。」

佩拉用手拍拍依索的手:「都是往事啦!現在呢?」

依索嘆了口氣回答:「挪約小的時候,我帶著他去見星主,星主是同意我們的計劃,但不同意我們打地球的主意,這惹怒了許多博爾馬特人。」

佩拉突然停下了腳步,像是發現問題的關鍵:「為了那些藏在地心的磁力金?」

「是!」依索獃獃的望著佩拉。

佩拉惆悵的抬起頭,一陣宇宙風吹散她的頭髮:「這事怕是麻煩了!奇怪!哪裡來的風?」……

安若心正站在挪約的飛船上,欣賞著一群又一群機器兵在飄渺的宇宙空間中忙碌,不由感嘆起來:「真是了不起的工程,看來他們下大功夫了!」

真詫異間,挪約的飛船突然四周閃起了紅光,安若心驚了一跳,回頭盯著挪約,想了解他的反應。此時的挪約,一臉無可奈何,咬牙「哼!」了一聲:「真掃興!」

挪約又摁下控制鍵盤上一個藍色摁健,本來向外瞭望的透明窗戶變成了一個顯示屏,顯示屏上出現一個藍頭髮,尖耳朵的男人,他手持著一根頂到腰的黑色手杖,怒氣沖沖對著挪約發問:「挪約王子好雅興啊!帶著這麼一個絕色的大美人參觀我們的基地,就不怕老將軍知道嗎?」

「他?」挪約輕蔑的冷笑一下:「他管的著我嗎?」

那個藍發男子同樣冷笑回答:「別以為我不知道若心公主是什麼人?」

「她是我表妹!」

「對!她還是神兵部大當家的安業將軍的獨生女!你是打算把神兵部十四主星後人都引到這裡來嗎?」

「怎麼?你們怕了?在夢的時候,你們不是說神兵部對你們來說根本就是一個螞蟻窩嗎?」

那個藍色頭髮的男人一陣臉白,見挪約如此不給他臉面,又瞧見安若心後背著雙手,也是一臉驕傲的望著他,於是便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正色說道:「實在抱歉!若心公主,我名叫馬特卡爾,是……」

「他是我的軍事顧問!」挪約搶先一步回答

馬特冷笑了一下:「久仰神兵部楊智的大名,聽說他年紀很小的時候,就懂的空間戰的七十二路兵法,正想找機會會他!」

安若心回頭瞥了一眼挪約,又轉過頭試探的問:「馬特將軍看來也是熟讀空間戰七十二路兵法的人,看來阿智哥算是找到了知音了!」

馬特狡猾的歪了一下頭:「若心公主說話可真是滴水不漏!我可是一點消息都打探不到!」

「馬特將軍對阿智哥這麼有興趣?」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安若心盯著馬特的細眼,想看出這個深不可測的男子的實力。馬特本來是站在視頻里,發現安若心正在研究他,索性后移一步,這才讓安若心發現他身後有一把指揮椅,這個男人,把手裡的手杖一剁,一屁股坐在那把指揮椅上。

『他可能在某個戰艦上負責指揮,上次和琳達至少掃描出十二艘戰艦,挪約和依索一艘,馬特一艘,他們口裡的老將軍一艘,還有九艘戰艦都是誰在指揮?必須打探清楚。』

馬特看見若心低頭思索,好奇俯下身子問:「小姑娘,你在想什麼?」

安若心從夢中驚醒,見馬特正盯著她,微微一笑:「馬特將軍一看就是人才出眾,今天能見到您真是三生有幸。」

「呵呵!小姑娘會說話!不過你想什麼別想瞞過我,你們神兵部有什麼人?有什麼兵器?我們可是都打聽清楚了,這一仗你們一開始就輸了」 此時的楊智一個人坐在自己的辦公室環形圓桌前。他把一張張收集來的火星小行星地圖拼接在一起,形成一個環形的宇宙全景圖。

「若心,告訴我,他們在哪裡?」他閉上眼睛,眼前出現安若心小時候用手指一點點的指在一張張火星小行星上:

「阿智哥,這叫鐵鏟星!你瞧它長的樣子像不像一個鏟子?哈哈!」……

「鐵鏟星!」楊智頭帶一隻眼的放大鏡,仔細在照片上尋找起來

「這叫!」記憶中的安若心又翻了個身,哈哈笑著說:「叫牛角星!哈哈」…..

「牛角星!」楊智順著自己的記憶又在圖片中尋找起來,他發現自己對安若心的話總是記憶深刻,這個女孩子說的每一句話,就是烙印一般烙在自己的心尖上。

lixiangguo

自己這邊能開到一萬靈石一場,是你之前教訓的那些蝦米貨色嗎?

Previous article

「咳咳,好……好吧,我大人有大量,不過我可不是怕你這個醜女人哦,我只是不喜歡勉強人而已。」哼了一聲,轉身就離開大學堂。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