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體內有國主的虛空血脈,修行《南雲聖十二式》的確事半功倍。」淳御衛一點頭,說著他一翻手,就拿出了一本黑色書籍。

黑色書籍直接飛向東伯雪鷹,落在了他面前。

東伯雪鷹看著眼前的黑色書籍,書籍材質漆黑一片,隱隱讓東伯雪鷹有當初觀看虛空本質『黑霧球體』之感。

「全卷?」旁邊火烈侯有些驚訝,「需十萬宇宙晶吧。」

「不用。」淳御衛一卻是微笑搖頭,「雪鷹小公子天賦了得,出生便是虛空神,激發的還是國主的虛空血脈。完全有資格免費修行《南雲聖十二式》全卷,我事後只需要簡單上稟即可。」

東伯雪鷹聽的卻瞭然。

他看了眾多典籍,也知道南雲聖宗傳播絕學的一些規矩。

南雲聖宗名氣那麼大,能成為整個界心大陸十大宗派之一,一般拜入南雲聖宗想要學《南雲聖十二式》都是先修上卷,唯有達到合一境才有資格去修行下卷!而且修行都是要『費用』的。那些宗派為何要努力傳播絕學?

就是賺取巨額的宇宙晶!一部完整的南雲聖十二式,足足十萬宇宙晶。

作為界心大陸十大宗派,多少修行者去學?甚至主修其他絕學的,也會兼修有所了解。海量修行者累計……產生的財富是讓宇宙神都得瘋狂的,南雲國憑此賺取了無比恐怖的財富,財富便是資源!論財富,南雲國主在整個界心大陸所有宇宙神中都排在最前列。不知道多少宇宙神羨慕嫉妒,也努力創造絕學,想要修行容易、威力又大,的確太難。加上傳播到如此地步,也是需要好好經營的。

比如修行絕學並非個個要繳納費用,如果天資逆天,是可以申請免費傳授的!因為絕世天才修行南雲聖宗絕學,最終,也會讓南雲聖宗名氣更大。

不過免費條件很苛刻,東伯雪鷹作為南雲國內的王侯家族子弟,出生天資逆天,覺醒的又是國主血脈,所以淳御衛一有十足把握。

「嘩。」

東伯雪鷹翻看了手中的黑色書籍。

剛一翻開,頓時黑色書籍內大量蒙蒙光芒射出,直接進入東伯雪鷹的眉心中。

「轟!」

東伯雪鷹腦海中一陣轟鳴。

他隱隱看到了場景畫面。

一片混沌中,不知前後左右,不知過去未來,一道瘦小身影站在那,他站在那便讓東伯雪鷹產生極為恐怖的壓迫感。這種壓迫感超越了他見過的界祖、巫祖他們,似乎只有聖主那浩瀚無邊的氣息才隱隱略勝一籌。

這瘦小身影,鼻子很挺,雙眸幽深,隨即開始施展招數。

他整個身體都彷彿兵器,腿、肘刺、背撞、頭撞、掌、拳、指……總之,整個身體每一處都是恐怖的兵器,招數也是演練的越來越玄妙,到後來威勢也越加恐怖。

「嘩。」瘦小身影一掌劈下,只見前方遙遠處的一顆顆龐大的星辰以及眾多修行者、一艘艘飛舟……盡皆一瞬間就化作了一幅畫!那些星辰、修行者、飛舟都成為畫的一部分。

「轟。」

跟著瘦小身影又是最後一指點出。

轟——

手指一點,一切轟然破碎,甚至在破碎時,東伯雪鷹看到了隱隱的大恐怖!那種恐怖氣息,是自己過去透過黑霧孔洞窺伺更高層世界才能發現的。

跟著一切消散。

那瘦小身影化作無數訊息迅速融入東伯雪鷹的靈魂中,正是整個《南雲聖十二式》的詳細修行法,不過這修行法隱隱受無形限制,東伯雪鷹明白,就算自己完全學會了,都無法突破限制對外進行傳授。

「好恐怖的絕學,一掌出,整個世界都成為了一幅畫?一指點出,打破了虛空囚籠,看到更高層世界了?」東伯雪鷹震撼,這還只是南雲國主對外傳授的,他自身實力又達到了何等地步?

難怪,一己之力開創的宗派,能名列界心大陸十大宗派。

深不可測!

……

殿廳內,火烈侯和淳御衛一交談喝酒,他們也不打擾旁邊的東伯雪鷹,知道此刻東伯雪鷹沉浸在接受傳承過程中。

「呼。」東伯雪鷹放下黑色書籍,臉上難掩驚色,這一門絕學,自己一定要好好修行。

「雪鷹小公子,絕學你也學了。」淳御衛一笑道,「只有接受傳承這次,你才能看到國主演練完整的南雲聖十二式。之後可很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了,多多體會。」

東伯雪鷹點頭,連道:「殿主,聽說對外傳播的南雲聖十二式,並非是完整的?」

「對。」

淳御衛一點頭,「你之前看到國主演練的是完整的。你學的是簡化版本。畢竟要在整個界心大陸眾多國度傳播,自然得便宜,得簡單。這簡化版本也足夠了,合一境能達到七層戰力,混沌境也能達到九層戰力。」

東伯雪鷹點頭,合一境可以修行到七層、混沌境可以修行到九層,在自己來處,那是極致。而這裡僅僅是這一門絕學的簡化版本。

「你若是合一境有五層實力,我就可以幫你申請成為內門弟子,到時候你去國都,你們應山氏再花費點力氣,成為內門弟子就不難了。那時便能得到完整版本《南雲聖十二式》。」淳御衛一笑道,「其實很多修行者很有野心,得到完整的南雲聖十二式。可是呢?又有幾個能合一境發揮八層戰力的?又有幾個能混沌境達到元神宮十層戰力,力壓新晉宇宙神的?若是真到那一步,國主一定會主動收為親傳弟子,得到其他秘傳!」

……

很快,東伯雪鷹就和火烈侯離開了南雲聖殿,回侯府。

回到自己府邸,東伯雪鷹就立即開始鑽研這一門南雲聖十二式。

**(未完待續。) 應山城,整個南雲國都排在前列的大城,城池廣袤無邊,是應山氏宗家所在。

在宗家內部,一座巍峨的雪山頂,這裡有著是十幾間屋子,頗為寧靜,是整個應山氏的老祖宗『應山老母』的住處。

「老祖宗。」一位宗家元老恭敬站在那。

應山老母則是盤膝坐在大石上,俯瞰下方巨大的應山氏王府,搖頭道:「那個叫雪鷹的小娃娃,天資是夠高啊,只可惜僅僅十五年就被迫提前出生。否則多孕養數百年再出生,怕是體內血脈還要強大的多,真是可惜,對了,你之前稟告的禪玉雁真,確定是兇手了?」

「沒有。」

這位頭髮花白的宗家元老恭敬道,「我們用幻境法陣令她陷入幻境內,在幻境內一切都乖乖交代出來。可是,在幻境中她都說不是她殺的,是有陰謀栽贓在她身上。」

「哦?」應山老母滿是皺褶的老臉依舊面無表情。

「有兩個可能,一,她的確是冤枉的。二,她應該抹掉修改了自己部分記憶。」這位宗家元老道,「抹掉記憶是無法恢復,也沒法查證的。」

對於修行高手而言,抹掉記憶的確不難。可抹掉了,就真的完全遺忘了。連自己都認為修改後的記憶是真的。

「其他線索我們也全力查探,所有線索全部斷掉,除了部分不可查證,能查證的都是禪玉雁真毀掉的線索。」宗家元老道,「現在,沒有任何證據,只能推斷有一定可能,是禪玉雁真做了這事,並且自我抹掉修改記憶。」

「她是王侯家族子弟,要殺她,必須得有證據。否則就得王侯親自出手。」宗家元老說道。

王侯家族子弟,是有特權的。

南雲國度也有律法,王侯家族子弟不能隨意打殺,當然像火烈侯、應山老母這種封侯、封王的,權力就更大。他們倒是可以直接出手打殺。

「火烈這小傢伙,管理一個侯府都出這樣的事。」應山老母皺眉。

當初這一門親事。

是火烈侯親自討的,是和禪玉氏做的親事。

要知道在南雲國封王中,女性封王的一共也就三位,應山老母和禪玉氏老祖宗『禪玉娘娘』關係極好,情同姐妹。這一門親事,應山老母還曾和禪玉娘娘提過下。

「禪玉雁真管教不嚴,剝奪侯府一切身份,逐出府去。」應山老母隨意道。

看在這門親事,還是自己和禪玉娘娘提過的份上,她略留情面。

可剝奪身份逐出府,那麼禪玉雁真就不再是王侯家族子弟,雖然有合一境四層實力,卻也只能是普通平民一個,王侯家族子弟殺了她都只是小事。應山烈扈名下的那些土地、洞府、店鋪等資源更是不可能再讓她碰。

「這是我給雪鷹小娃娃準備的孕養血脈的,他應該還有極大潛力,能再挖掘挖掘。」應山老母揮手扔出了一儲物手環,「至於其他資源寶物,一切按照應山金令子弟身份準備。好了,速速送去吧。」

「是。」這元老恭敬應命。

應山老母眼中有著期待,提前出生都是應山氏有史以來血脈最強的,她當然抱有很大期待。畢竟在界心大陸,一個家族才是真正抱成團的。

像一個家族在某一個國度內受不了,整個家族逃離,投靠另一個國度都是常見。

嚴格來說……

黑魔四國,在最早期都是六大古國中『夏風古國』一份子。只是隨著漫長的歲月,乃至接連的兩次古國戰爭,有的家族脫離了夏風古國,佔領一片疆土自建國度。甚至一些家族得罪了其他實力被迫逃離,投靠到某一個國度。

所以,家族出一個天才,家族內部都是會傾力栽培,對每一個家族內的胎兒都會用心去栽培。只是家族太大,終究難免有一些害群之馬。

「看吧。」

「看雪鷹小娃娃什麼時候成合一境。」應山老母暗道,「看他成合一境所需時間,便可判斷其血脈潛力了。」

……

「滾吧。」

「以後敢邁進侯府門半步,直接打死。」

禪玉雁真愣愣站在侯府大門外,她眼中有著絕望,自從加入應山氏,就不再是禪玉氏一員,而是應山氏一份子了。現在被剝奪身份逐出侯府,她便是平民了。

一切都沒了,沒了。

「我沒有,我真沒有。」禪玉雁真喃喃道,「我冤枉。」

她抹掉修改自己記憶,好逃過死劫,到如今,連她自己都認為自己沒有下毒手,自己是冤枉的。

「母親。」

在侯府門外,兩名男子帶著些僕人護衛站在那。

禪玉雁真看去:「我兒,我,我真是冤枉。」

「母親,我和弟弟知道你冤枉,只是現在那個應山雪鷹受整個應山氏萬千寵愛,侯爺也是站在他那一片,且讓那小雜種得意,血脈強又如何?實力不一定就能強,我將來也封侯,便直接打殺了他,好給母親出口氣。」大兒子咬牙切齒,二兒子卻比較低調。

畢竟大兒子早成合一境,也是四層實力,有資格說這話。二兒子如今只是虛空神初生境,可沒底氣。

「母親,我給你安排好了住處,走走走,且忍著。看那小雜種將來能如何?恐怕成合一境就不知道要修行多久了。」那大兒子怒哼道。

「鍾伏,我,我,唉……我真是冤,走吧走吧,整個應山氏都偏幫那應山雪鷹。」禪玉雁真心頭雖然有著滔天怨氣恨意,可她自己也清楚,自己被剝奪王侯子弟身份,說話也謹慎了許多。

******

時間流逝,東伯雪鷹根本沒將那禪玉雁真放在眼裡,畢竟在他眼中,封王對他都是輕而易舉,他的目標是成為宇宙神的。

修行,才是最重要的。

轉眼便是一千五百年後,在修行者中,這點時間就彷彿凡人的十天半月般短暫。

……

火烈侯府。

東伯雪鷹正坐在鳥語花香的庭院內,手中捧著一本書籍,體內暖洋洋的:「應山氏的這位老祖宗贈與的靈液,對血脈孕養的確極好。我這虛空血脈倒是濃郁了數十倍,令我修行起來更加輕鬆了。」

他主要之前太稀薄,以正常來說,這麼稀薄,根本沒栽培價值。

不過……

界心大陸的『虛空』和混沌虛空的『虛空』相似處極多,修行本就簡單輕鬆,虛空神層次的靈魂也讓東伯雪鷹修行速度遠超在胎里,又有虛空血脈參照,更有對應的絕學《南雲聖十二式》,東伯雪鷹實際上僅僅這一千五百年,便將《南雲聖十二式》第三式練成,擁有過去的星辰塔五層實力,也就是元神宮五層實力。

這樣的實力,他自然早就可以覺醒跨入合一境。

「不急不急。」

「雖然我要將自己塑造成絕世天才形象,之前也有『被迫提前出世』的情況在前,可一千多年就成合一境還是太快。嗯,最好接近萬年吧。」東伯雪鷹思索著,「就八千年!」

他看過太多雜書,根據其他一些血脈類的絕世天才例子,給自己定一個突破計劃。

他可不想自己太耀眼,被懷疑『投胎轉世』之類的,導致來一個超級強者施展幻境查看自己記憶。

「我兒,我兒。」

外面傳來大喊聲,只見一名滿是笑容的男子從遠處趕來,熱情歡快。

東伯雪鷹不由一捂腦袋。

我的老爹啊!自己這位父親『應山烈扈』當真是極品。

*(未完待續。) 「我兒在看書啊,為父給你帶了些你喜歡吃的。」應山烈扈一翻手,單手就托著一木盤,木盤上就是些木籠、玉盤,都存放著些美食,香味陣陣。

東伯雪鷹當初追殺毀滅魔族也是走遍各處吃遍美食,如今投胎轉世來到界心大陸,剛開始除了翻看諸多書籍,也經常在火烈城各個有些名氣的酒樓、路邊小酒肆去吃美食,如今火烈城的許多王侯家族子弟也都知道……雪鷹小公子是喜歡美食的。

「田老,我要閉關修鍊,誰都別來打擾。」東伯雪鷹卻是轉頭就溜。

「我兒,我兒。」應山烈扈連過來。

田老卻是身體一擋,擋在了應山烈扈面前:「雪鷹公子要閉關,不得打擾。」

「唉。」

應山烈扈見狀只能無奈撇嘴,隨手從其中一木籠內拿起一個點心扔到嘴裡吃掉,「這麼好吃都不吃,真是……嗚,我給星蘭吃。」

轉頭,應山烈扈就去找戎星蘭了。

田老看著這幕,低聲自語:「這應山烈扈臉皮可真厚。」

趴在那的兩頭黑流雲犼瞥了一眼離去的應山烈扈,隨即又耷拉下眼皮繼續呼呼大睡。

……

「呼,打又打不得,攆又攆不得,臉皮又這麼厚,真是頭疼。」東伯雪鷹躲進了一座高塔內,塔內有著陣陣空間亂流,在中央則懸浮著一丈許範圍的大石,東伯雪鷹一進來就憑空出現在那大石上,盤膝坐下。

周圍空間亂流環繞,有些就滲透進東伯雪鷹體內。

這是為了修行《南雲聖十二式》,火烈侯府特地買來的一座虛空神塔,專給東伯雪鷹修鍊。

「這一世的父親?」東伯雪鷹搖頭。

lixiangguo

「就算你一直生活在城市中,遇不到強大的魔獸,那強大的人類呢?」

Previous article

方恆這時候點頭,「這樣,才算是符合你血冷霜的身份,如果剛才那一劍真殺了你,我還會覺得沒意思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