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霸道強勢,很兇很嚇人。」

「那我溫柔一點你會答應和我結婚?」 「那我溫柔一點你會答應和我結婚?」

嚴望川聲音雖冷,態度卻很嚴肅,那種感覺,就像是在生意場上談合同,殺伐果決,霸道強勢。

喬艾芸不知如何回答他,伸手扯了扯領口,「我忽然想起還有點事要……」

她覺得兩人壓根不是在談結婚,而是在談一筆買賣。

她剛起來,手腕被人拽住,整個人被重新扯回沙發上。

「你提的意見我會改。」他緊緊抓著她的手,這手又熱出了一層汗。

「嗯。」喬艾芸看他緊張無措,總是有些不忍心打擊他,下不了重口,悶聲點頭。

「艾芸……」

「怎麼了?」

嚴望川手腕突然用力,喬艾芸身子跌撞得趴在他懷裡,他手指用力,將她緊緊摟在懷裡,呼吸落在她耳邊,熱浪灼人。

「我想抱你。」他聲音啞得不成樣子。

呼吸吞吐之間,氣息灼燙。

喬艾芸趴在他懷裡,聽著他沉穩急促的心跳聲,自己也不受控制的緊張起來,只能悶哼一聲,算是回應。

只是某人心跳如雷,震得她心尖直顫,她是真的搞不懂,又不是第一次了,怎麼還能如此緊張。

獨家婚約:替身媽咪快轉正 「艾芸……我會改,好不好?」他嘶啞著嗓子,顯然不懂溫柔為何物,所以只能壓低了聲音,試探著開口。

說話甚至有些磕絆,卻意外動人。

「嗯。」喬艾芸點頭。

「那你也考慮一下領證的事,嗯?」

喬艾芸被他最後這個尾音勾得身子一顫。

這四五十歲的人了,忽然開始撒嬌是什麼操作。

她是說語氣溫柔,可不是撒嬌啊。

「我是覺得太快了。」喬艾芸不僅是覺得太快,也有些害怕,一次失敗的婚姻,總擔心再次所託非人。

「還需要考慮多久?」

「……也不是時間問題,我還是覺得水到渠成比較好?」嚴望川這人太強勢,她也擔心有些感情來得快去得快。

來吧,狼性總裁 得不到想要,若是真的在一起,就怕……

喬艾芸現在也不是一個人,還有晚晚要操心,難免有些瞻前顧後,就在她迷糊亂想的時候,嚴望川抱緊她,低頭,對著她的唇,精準用力的吻住。

她分了神,在他輕輕咬著自己唇的時候,意識神遊,他吮了兩下,舌尖低開她的牙關,長驅而入……

唇舌糾纏,水色迷離。

舌尖輕觸,兩人身子都彷彿觸電般顫了一下。

喬艾芸雙頰緋紅,有些喘不過氣兒,這有些人之前接吻方式和野獸啃咬沒區別,現在卻……

進步神速。

一吻結束,喬艾芸方才得以喘息,唇角被他吮的紅潤濕亮,她下意識抿嘴舔了一下,嚴望川就那麼直勾勾盯著,下一秒就低頭再次吻住她。

喬艾芸呼吸一窒,怎麼沒完沒了了。

身子發顫,臉更紅……

嚴望川似乎找到了一些關竅,一手按著她的腦袋,一手摟著她的腰,兩人身子緊貼著壓在沙發上,唇舌勾纏,酥麻窒息。

也不知過了多久,嚴望川才放開她。

「這樣算是水到渠成嗎?」

喬艾芸平復呼吸,佯裝沒聽到,這人逼得太緊了。

「我們可以擁抱接吻,甚至同居,為什麼不能給我一個身份,我……」嚴望川眼神極其認真,「我只是想著……」

「下次有人在欺負你們母女,我能正大光明護著你們。」

「想名正言順站在你身邊,不行嘛?」

喬艾芸覺得自己快死了,他說話語氣確實溫柔許多,但這種溫柔攻勢更加撩人。

她這一把年紀,心臟真的受不了。

「我……我會考慮的。」他的話確實讓人心動。

「兩點前給我答覆。」

喬艾芸一愣,這怎麼又開始霸道了?

溫柔不過三秒啊。

「兩點?」

「民政局兩點上班,可以直接去領證。」

喬艾芸傻了,這是求婚?

這不是赤裸裸的逼婚嗎?

其實這也不能怪嚴望川,他本就木訥嘴笨,就是住在這裡,也是傅沉出的主意。

兩人偶爾會打電話發信息,多是詢問宋風晚的近況,他畢竟不是宋風晚的生父,自己也沒孩子,不大清楚如何她相處,又是女孩,也不好意思經常給她打電話,只能通過傅沉了解情況。

昨天晚上傅沉忽然詢問他和喬艾芸的近況,問他何時才能定下名分。

嚴望川回答自然是,「不用你操心。」

傅沉卻來了一句,「同居這麼久,沒名沒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

他的話沒說完。

嚴望川卻知道,他想說野男人。

這話說得也不假,都同居,住在同一屋檐下,毫無進展就罷了,連個名分都沒定就說不過去了。

這才導致了「逼婚事件」。

**

雲錦首府

傅沉接懷生回來,當天下午,沈浸夜就送他去了輔導班,現在很多小學已經放寒假,各類輔導班興趣機構都是火熱爆滿。

懷生缺失學前教育,寒假只補習語數外三門主課。

沈浸夜送他到輔導班,就給傅沉打了個電話,「小舅,懷生這底子很差啊。」他方才稍微瞄了兩眼他的習題冊,錯多對少。

「嗯,剛開始學習,基礎薄弱。」傅沉低頭翻看著桌上的一摞照片。

「他這樣開春入學估計跟不上。」

「補習回來,你再幫他補課,反正寒假你也沒正事。」

沈浸夜傻了,什麼叫沒正事?

他是來度假的,不是給小學生補課的。

「小舅……」

「就這麼定了,我還有事。」傅沉不給沈浸夜拒絕的機會,直接掛斷電話。

站在傅沉面前的十方低頭憋著笑,沈少爺怕是要被三爺坑慘了。

「三爺,能查到的資料都在這兒了。」十方咳嗽兩聲,「您確定要動孫小姐?這件事一旦被二夫人發現,怕是不好交代。」

「那又怎麼樣?之前的事情,我已經很給面子,她非不要,再三挑釁滋事,事情不能這麼算了,不然他們孫家真以為在京城可以隻手遮天。」

惹了他,還能忍一下,她非去找宋風晚,那就不能忍了。

「孫家這兩年確實一直在走下坡路,其實以前還好,就是小輩幾乎都不成器。」十方咋舌,孫家太溺愛孩子。

傅沉低頭翻著照片,以前沒在意,真的不知孫芮私生活如此精彩……

**

另一邊

沈浸夜一臉懵逼,小舅家是待不下去了,他急忙給傅斯年打電話。

此刻下午一點多,傅斯年早上7點多才睡,忽然被吵醒,眉頭皺起,一張臉陰沉到了極點,接起電話,「喂——」

「哥,我考慮了一下……」

「嗯?」傅斯年挪了身子,靠在床頭。

「還是想搬過去和你一起住。」

「和我住,我會把你害死的。」傅斯年輕哼。

「哥,我是胡說八道的。」

「我一直坑你,平白無故邀請你,你害怕。」傅斯年起床氣大,這個點吵他,還想搬過來住?

做夢。

「你什麼時候有空過來接我啊,正好和小舅說一下。」沈浸夜笑道。

「我和他說?理由呢?」傅斯年哂笑,「得罪他的事,我不幹,你有本事自己和他說,然後自己扛著行李過來,我很忙,沒空去接你。」

說完就把電話給撂了。

沈浸夜欲哭無淚,早知道那天就聽他話了,現在還真的沒理由搬出去。

傅斯年捏了下眉心,剛準備睡下,忽然聽到搬運東西才能發出的刺耳摩擦聲,他本以為就是一時,沒想到過了幾分鐘,叮叮鐺鐺,動靜越發大了。

他以為是樓上在鬧騰。

穿了睡衣,準備去看一下,一打開門,就瞧見兩個師傅正抬著一個紙質箱子從電梯走出來,對面房門大開,門口堆得都是紙質盒子。

傅斯年住的公寓在郊區,靠近京城軟體園,住了五六年,對面一直是空著的。

這小區雖然不在繁華的市中心,卻是精裝修,環境清幽,周圍也有醫院學校,許多在軟體園上班的工薪階層都來這裡買房,房價一度炒得很熱。

即便如此,小區入住率卻不高,很多炒房的人,買了屯在手裡坐等升值,他對面這戶人家八成就是這樣的情況。

他住在16樓,只有兩戶,對著門兒,房子在頂樓,還贈了個小閣樓,售價自然比其他樓層更高。

傅斯年想著既然是搬家,也沒吱聲,畢竟搬家總有動靜。

「……這些東西慢點兒般,別磕著碰著,尤其是這個梳妝台……」

一個看著二十七八的男人走出來,指揮著搬家公司做事。

無意看到傅斯年站在對門,略顯錯愕。

傅斯年也沒想到會看到認識的人,高幹子弟,他父親以前在他爺爺手下做過事,他們也住在大院里,逢年過節會到傅家拜會,有過數面之緣。

他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傅斯年,沖他微微頷首,算是打了招呼。

傅斯年點了下頭,將門關上。

同住一個大院,沒聽奶奶說起,他談戀愛啊。

梳妝台?顯然是幫女人搬家,不是偷摸談對象和人家同居,就是在追誰大獻殷勤。

他兀自一笑,奮鬥的年紀只想著談戀愛,格局太小。

殊不知以後這臉被打得啪啪作響。

傅斯年睡不著,沖了濃咖啡準備工作,叫人把文件送給他。

穿越之至尊天下,絕寵帝妃 約莫半個小時,就有人敲門進門。

「……我說你昨晚熬夜,還能這個點起來工作,原來是隔壁搬家啊。」那人抱著一摞文件,放在他桌上。

傅斯年沒作聲。

「我剛才在門口,看到搬來的是個女人。」

傅斯年抱起文件往書房走。

「這麼冷的天,穿了件紅色羽絨服,頭髮又長又亮,笑起來,勾得要人命。」那人說起八卦還顯得很興奮,「不過邊上還站了個男的,不知道是男朋友還是老公。」

傅斯年不知在想什麼,手指一顫,最頂端的文件夾滑落,「啪——」的一聲,摔在地上。

「老大,你怎麼了?」那人彎腰將文件撿起來。

「你可以滾了。」傅斯年有些煩躁。

那人挑了挑眉。

他說什麼了?不就是提了個女人,至於反應這麼大?

特么的,他們老大剛才肯定在想女人。

lixiangguo

徐自安說完,低頭看了眼空蕩蕩的脖間,繼續道

Previous article

結果也證明如此,他成為了代表隊的一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