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隨便你怎麼想,反正曾素素的命,我是要定了,除非她一輩子都不出家門。」黑袍女子冷哼。

葉雄笑了笑,繼續:「我來分析一下,為什麼我會這樣懷疑。」

「曾戰是抗魔大統領,魔族的人不希望他出戰,所以在曾素素身體之內種下魔氣,這是魔界一貫的伎倆。這樣就可以控制住曾戰,讓他留在曾素素身邊,為她用元氣續命。這種情況下,魔族的人是絕對不可能殺曾素素的,那樣就等於讓曾戰心無雜念地去抗魔,所以你們絕對不是魔族派來的。」

(本章完) 「曾素素為人善良,不會得罪人,唯一看她不順眼的,就是曾家的曾宏圖,覺得她耗盡曾戰的資源。像曾宏圖這樣的人,就像一堆爛泥,根本就不可能請得動你們,所以最後只剩下一種可能,就是大秦帝國內部的人。」

「你們上次刺殺我們,在半空。當殺手都知道,天空是刺殺最差的環境,無法隱匿,目標人物可以從四面八方逃走,不確定的因素太多;這一次,你還是選擇在半空刺殺我,這隻能說明一點,你們不想因為刺殺的事情,牽扯到無辜的人。」

「殺手分冷血殺手跟熱血殺手,冷血殺手為了錢,不顧一切,小命第一,賺錢為上;你們恰恰相反,目標第一,生命為上……我回去想了很多天,除了大秦帝國,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有能力讓一名元嬰修士當殺手。」

「我相信,曾素素不是唯一一個被魔氣控制的人,還有很多實力強大的抗魔英雄,他們的親人或者朋友,也有相同的情況,你們做下這個決定,肯定經過痛苦掙扎吧!」

「當然,抗魔事大,有時候是需要犧牲一些無辜生命的,我沒說錯吧?」

葉雄慢慢地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整個過程,黑袍女子都沒有說話,彷彿完全傻了一樣。

正在這時候,突然原本空無一人的半空,再次出現一名黑袍人。

這是一名黑袍男子,身材十分高大,氣勢十分強盛,全身裹在黑袍之中。

葉雄一直都在使用法眼,在注意著周圍的情況,但是連他怎麼出現的都不知道,顯然此人的實力,已經到了十分恐怖的地步,遠在曾戰之上。

見黑袍男子出現,黑袍女瞬間就變得恭敬起來,說道:「首領,就是這傢伙。」

黑袍男子長袍裡面,一雙幽綠的眼珠盯著葉雄,冷冷說道:「我開始還不相信你說的話,但是現在不得不承認,這傢伙還真是與眾不同。」

葉雄內心大驚,這男子實力如此恐怖,萬一他對自己下殺手,他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

自己真是裝逼過頭了,有些話,哪怕知道,也不應該說出來的。

「閣下,我已經想到怎麼治好曾素素的病,只要你給我三天時間,我完全可以治好她的病,到時候曾前輩就可以全心抗魔,不用擔心曾素素了。」葉雄壓住內心的震驚道。

「你剛才的猜測很有意思,但是很遺憾,你猜錯了,所以你必須死。」

一鼓葉雄從來沒見識過的強大威壓,從黑袍男子身上散發出去,他分明動了殺機。

葉雄臉色大變,手中緊握黑石項鏈,準備拿出來啟動,除了黑石項鏈,他根本沒有任何辦法擋住面前的黑袍男子。

正在黑袍男子要動手的時候,半空之中,突然傳來一聲佛號。

「阿咪陀佛,善哉善哉。」

聽到這聲音,葉雄彷彿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激動得差點要哭了。

半空之上,羅蘭大師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依然穿著一身灰色長袍,白眉白鬍子隨風飄蕩,說不出的神聖。

「兩位,這是我的朋友,是一個善人,可否給我個面子?」羅蘭大師淡淡地說道。

「既然羅蘭大師出口,我就給大師這個面子。」黑袍男子目光落到葉雄身上,冷冷地說道:「你說三天之內可以治好曾素素,我給大師面子,多給你兩天時間,五天之後,要麼治好曾素素,要麼準備好她的屍體我來取,走。」黑袍男子一聲令下,兩人身體同時在原地消失了。

他這話已經在表明,葉雄的前面的猜測,完全正確,他們就是受命於大秦帝王的殺手組織。

「多謝大師相救之恩。」葉雄連忙朝羅蘭大師拱了拱手。

「不必多禮,我也是順路經過,無意之間撞到而已。」羅蘭大師說完,話音一轉,問:「聶施主,你有把握治好曾家小姐的病?」

「沒有。」

「沒有的話,老衲奉欠你一句,還是量力而為吧!」

「大師,多謝你的提醒,一條命也是條,一萬條命也是,犧牲別人的性命來成就大事,那也得看人家願不願意,只要我還活著一天,我都不會把曾素素交出去的。」葉雄鏗鏘道。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施主珍重。」羅蘭大師說完,在原地消失了。

葉雄轉身,朝曾家的方向而去,剛回到家裡,儲物戒裡面的元氣瓶顫動了起來。

他將元氣瓶拿出來,釋放出去,在半空凝聚成一幕水鏡。

「聶風,素素怎麼樣了?」曾戰問。

「曾前輩,大小姐沒事。」

「我想見見她。」

「前輩你等一下,我去叫她。」

片刻之後,葉雄將曾素素叫了過來。

「二叔。」見到水鏡上面曾戰的模樣之後,曾素素十分激動。

「你們倆個慢慢聊,我出去等著。」 福氣大嫂 葉雄很識趣地出去,他在的話,人家叔侄女兩說話不方面。

等他出去之後,曾戰這才問道:「素素,這陣子怎麼樣,聶風對你還好吧?」

「聶風人很好,很照顧我,二叔你可以放心。」曾素素笑道。

「聽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曾戰笑了起來。

……

葉雄回到房間,坐在床邊發獃。

只剩下五天時間,希望朱雀在五天之內,能將假死葯做出來吧!

他躺在床上,想起剛才的情景,如果不是羅蘭大師出現,自己可能已經死了。

這個世界,是一個全新的世界,沒有強大的實力,強大的後台,很難生存下去。

「不知道師傅在什麼地方,如果能找到他就好了!」葉雄嘆了口氣。

他真後悔,當初忘記問燕北書在仙魔界什麼地方了,如果能找到他,自己就不會落到現在這種困境。

想起剛才那個黑袍男子的眼神跟態度,他心裡到現在還十分不爽。

他的眼神就像在看螻蟻一樣。

這個皇帝有點狂! 在下界稱霸的葉雄,什麼時候被這麼蔑視過。

「等著吧,總有一天,等我強大起來,一個個跟你們算賬。」葉雄罵道。

(本章完) 轉眼之間,四天時間就過去了。

這天早上,葉雄再次來幾百公里之外的那片湖底,通過黑色石板,回到芥子空間。

離開芥子空間,葉雄第一時間就跑到朱雀的房間找她。

朱雀此刻正在房間裡面搗弄著幾個裝著各種顏色的小試管。

「假死葯弄好沒有?」葉雄急問。

「弄著,很快就好了,這葯我只是按配方用的,不知道有沒有效果,研製成功之後,最好找個人試試。」

「幻魂草是愛羅莎送過來的吧?」

「嗯,是她送的。」朱雀點頭。

「不錯,以後好好感謝她。」葉雄鬆了口氣。

他站在一旁等著,看著朱雀拿著幾根試管在半空調來調去。

由於她沒有肉身,所有行動,都是用元氣完成的,所以動作看起來,協調性不是很好。

比如,她明明用手指拿著試管,但是拿著的時候,兩根手指根本就沒有握住試管,還離開幾毫米。

這更加堅定了他要為朱雀找回肉身的決心。

片刻之後,朱雀弄好了三支試管,放到一個小盒子里,遞給他。

「時間是一個小時的。」

葉雄將試管接過來,考慮著拿誰做試驗,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漂亮的風景跑了過來。

走路不用走,用跑,跑的時候胸前能晃成那麼大幅度,除了唐寧,也沒有誰了。

咦,唐寧好久也是剛突破到金丹期,境界跟曾素素相仿,拿她來做實驗,再好不過。

「這葯,沒問題吧?」葉雄繼續確認一次。

以身試愛 「沒問題的,就是服用的時候,有點痛苦。」朱雀回道。

「沒事就行。」葉雄不由得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唐寧已經跑了進來。

「表姐夫,原來你在這裡。」唐寧飛快地跑過來,激動得差點又掛脖子。

她來這裡本來是找朱雀的,看到葉雄,完全把朱雀給忘記了。

「小寧,好久不見了,來,給你點好東西喝。」葉雄從盒子里掏出一支試管給她。

「這是什麼東西?」唐寧接過那試管液體,奇怪地問。

「這是能增加元氣的靈藥,朱雀剛研製出來的,只有三支,送你一支。」葉雄笑道。

唐寧拿著試管翻來複去的看著,猶豫道:「這不會是實驗品嗎?」

「不是實驗品,是成品,好東西,快喝吧!」葉雄催促著。

「我不喝,表姐夫你有好東西,從來都沒有便宜我,這肯定不是好東西。」唐寧哼了一聲。

這胸大無腦的小姨子,什麼時候也變得聰明了?

「小寧,表姐夫害過你沒有?」葉雄正色問。

「這倒沒有。」

「你是心怡的表妹,我如果拿你做試驗出事了,心怡不要我的命才怪,我怎麼可能拿你做實驗。」葉雄一本正經,滿臉嚴肅,正氣凜然地說道。

「真的沒事?」

「死不了……我的意思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葉雄見她還扭扭捏捏地,當下將試管搶過來:「不要算了,我送別人去,好心沒好報。」

「誰說我不要了?」唐寧連忙將試管搶過來,撥開蓋子,一咕嚕吞了下去。

「怎麼樣,什麼味道?」葉雄問。

唐寧添了添舌頭,說道:「好苦,好像喝葯一樣。」

「良藥苦口,正常。」

葉雄剛說完,唐寧突然捂住肚子大叫起來。

「表姐夫,疼,我肚子疼……」

「唉呀,疼死我了,表姐夫你給我喝的是什麼葯?」

「試驗葯。」

唐寧翻著白眼,直接就暈死過去。

也不知道是氣暈的,還是葯暈的。

看著地上躺屍一般的唐寧,葉雄去探了一下她的鼻息,果然沒有,探一下脈搏,也由弱轉無。

「真沒事吧?」葉雄還是有點擔心。

「不會有事的,放心吧!」朱雀堅定地說道。

葉雄將木靈從身體裡面叫出來,讓她進入唐寧的內世界看看變化。

一般的假死葯,內世界是沒有變化的,這是葉雄找朱雀的目的。

半晌之後,木靈出來的,說道:「主人,唐寧的內世界一片灰暗,隨時要崩塌一樣。」

「看來這葯對內世界真的有效。」葉雄鬆了口氣。

接下來,他一直在等著,一個小時之後,唐寧心跳開始復窮,呼吸開始正常,他這才鬆了口氣。

「一會唐寧醒來,就說我出去辦事了。」

葉雄一溜煙逃掉了,要是唐寧醒來,非找他拚命不可。

……

哇!

平靜的水面上,浮出一道人影。

葉雄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雖然經過多次穿梭,但是每一次他都有種要生要死的感覺。

游到岸邊,他躺在地上休息片刻,等元氣恢復一些,這才站起來,回到曾家。

距離跟黑袍人約定的時間,只剩下一天,明天就是最後的日期了。

葉雄回到房間,等元氣完全恢復之後,這才朝曾素素所在的小木屋走去。

「聶風,你還沒睡嗎?」見他進來,曾素素奇怪地問。

她還從來沒見過葉雄大晚上來找她,除非她病情發作。

葉雄將一張早就寫好的紙條遞過去,上面寫著假死的事情,還有演戲的事情。

上面寫得清清楚,如果下一次身體病情再發作,她就用匕首刺過自己的胸口,裝作承受不住自殺,到時候魔樓化身就能從裡面出來。

「明白嗎?」葉雄動著嘴唇問,但是沒有發出聲音。

曾素素點了點頭,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睡覺吧,一切都會好的。」

葉雄遞過一把伸縮匕首,還有一袋血漿給她,這才離開聽竹軒。

第二天中午,葉雄正在吃飯,小婉勿勿忙忙跑過來,告訴他大小姐的病情又發作了。

葉雄連忙跑過去,曾素素疼得在床上呻吟。

「小婉,你出去一下。」葉雄吩咐。

「是,聶公子。」

「把門帶上。」

小婉出去了,把門帶上。

葉雄這才從身上掏出那瓶假死葯,示意她張開嘴巴。

曾素素張開嘴巴,葉雄手中試管裡面的綠液,化成一道水箭,射進她的嘴裡。

曾素素服藥之後,從身上拿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刺進自己的胸口,隨著腹部一陣劇疼傳來,她暈死在地上,失去生命跡象。

葉雄使用木隱術,身體一陣扭曲,融入旁邊一根柱子中,靜等魔樓化身離體。

緊要的時刻,終於來臨了。

(本章完) 曾素素的內世界裡面。

原本明亮的內世界,突然開始變得昏暗起來,天空微微碎裂,彷彿要崩塌一樣。

這表明修士已經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隨時都有可能死亡。

「這是怎麼回事,這種程度的毀壞,根本不可能要她的命,她怎麼會死呢?」

「假的,一定是假的,別想騙我出去。」

魔樓化身不斷地說著,根本就沒有從她的身體裡面出來。

lixiangguo

“你……”

Previous article

師傅說,別鬧了,認真點,師傅剛說完這一句話,我整個大腦猶如被重擊了一般,頓時昏厥了過去,朦朦朧朧中,當我醒來時,我發現我正坐在一處海灘前,婷婷就穿着比基尼坐在我的旁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