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師傅,求求你,救救我們母女吧!」劉淑芬哭腔道。

「救你們?怎麼救?我連你們出啥事的都不知道,我怎麼救你們?而且我只是廚師,又不是警察,你們要是真有事的話,我感覺還是打電話報警比較靠譜。」陳虎愕然無語,不由得滿心無奈的回應道。

「不,陳師傅,這件事只有你能救我們!」劉淑芬不聽,反而斬釘截鐵道。就好似真得只有陳虎能就她們一樣。

「哈?」陳虎感覺好笑,發出了一聲置疑。

「王大致他回來了!他要殺我們!」劉淑芬尖聲道。聲音中滿是恐懼,讓人一聽就明白,她不是在虛言唬人。

「恩?怎麼回事?」陳虎眉頭一皺,沉聲質問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變得不同了,變得很可怕,好象瘋子一樣在攻擊我和小遙。」

「我給你們的符呢?」

「已經在用了……」說到這裡,劉淑芬猛的發出一聲尖叫,哭了起來「王大致,你瘋了嗎!居然連小遙也要殺掉,你還是不是人!」

「人?我早就不是人了,我是鬼!而且憑什麼我死了你們卻還要活得好好的,憑什麼不下來一起做鬼陪我!說!你是不是有相好的了,想要改嫁!」接著,另一道陳虎決然不會忘記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滿是陰森與邪惡的狠聲道。

「你混蛋!你不是人!」劉淑芬怒吼道。

「你們現在在哪?」陳虎眉頭緊皺,對著電話大聲追問道。

「在家裡。」劉淑芬連忙答道。

「你在和誰說話!」王大致質問。

「等著,我這就過去。」

陳虎說完,客氣的請客人先行離開,然後迅速關好店門,攔下一輛路過的計程車便飛速朝劉淑芬的家急行而去。

作為一個正常人,他可沒辦法在接到求救后還無視對方的呼喚,當做不見,繼續在店裡招待顧客。

特別是在他還有能力去救人的前提下,否則就算他能賺到在多的錢,以後也會良心不安。

……

「說!你在給誰打電話?是不是你那個相好的?!」

劉淑芬的家裡,渾身黑氣纏繞,面目猙獰,好似地獄來的惡鬼的王大致沖著在逐漸微弱的金光保護下,死抱住女兒小遙的劉淑芬咆哮道。 「你這個混蛋,畜生,都死了還疑神疑鬼的!要不是你犯渾,當初能被人撞死嗎?你這完全是活該!現在反到記恨起我們母女了,你怎麼不說當初你在單位和那什麼小趙勾三搭四的呢?要不是為了小遙,我早就跟你離婚了,還賴上我們……當初你活著的時候,你又考慮過我和小遙的感受嗎?!啊!!!」劉淑芬也是怒了,直接忘記王大致的生命危險,滿臉怨怒的沖王大致咆哮道。

無所顧忌不留情面的樣子,很是將王大致和小遙嚇了一跳!

「哈?還怪上我了?要不是你一天到晚的給我擺臭臉子,弄不弄就不讓我上床,我他`媽又怎麼會和小趙搞到一起?怪誰?我一個龍精虎猛的大男人好幾天好幾天的跟你過不上夫妻生活,憋的難受,我能不去外邊找人嗎!」王大致聞言冷笑,進而滿臉嗤笑的諷刺道。

果然是應了那句老話: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顯然,這生活鬧成這樣,這兩口子都有問題。

「行了,反正我已經死了,過去的事事非非也就算了。現在我只問你一句,願不願意跟我重新生活!」接著,王大致冷哼一聲,又追問道。

「變鬼跟你一起生活嗎?」劉淑芬冷笑道。

「不錯。我都已經變成鬼了,作為我的老婆和女兒,你怎麼還可以獨活,不跟我一起成鬼?」王大致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道,完全沒了對法律和生命的敬畏,徹底變成了一隻惡鬼。

「那你怎麼不把你爸媽也變成鬼?!」劉淑芬臉色刷白,再次冷聲反問道。

「你不知道嗎?」王大致臉上表情怪異,帶著某種不好的預兆反問道。

「知道,什麼?」劉淑芬心頭一凝,滯聲問道。

「他們已經被我弄死了。只不過很可惜,他們的靈魂貌似不夠強,剛被我一碰就被我吃掉了,完全失去了變成鬼的機會。」王大致一臉無奈又遺憾的說道。同樣沒有任何倫理道德上的愧疚,讓人打心底里升起一股畏懼的寒意。

劉淑芬身體僵硬,滿目恐懼的看著在金光護罩外飄浮的王大致,似是沒想到他是這樣的人。

「好了,不要再磨蹭了,快點出來接受現實吧。」王大致飄飛上前,伸手誘`惑道。

金光一閃,點點黑煙又從王大致的指端飄飛了出來。

「這東西,太礙事了!」王大致皺眉,滿臉陰沉道。

然後周身盤繞的黑氣猛得爆發,漲大,如同潮汐,呼嘯著向保護著劉淑芬和小遙的金光護罩撞擊而去。

「哧~」

水火交`融的聲音響起,更多的黑煙在金光閃爍中自屋中飄散開來。

同時作為代價,金光的保護範圍也進一步縮小,整個金光的亮度也變得暗淡下來。

「哼,姓陳的,等我處理完她們母女,就去解決掉你。」見自己一擊未能盡功的王大致臉上閃過一抹暴虐,瞳中滿是凶色的冷哼道。

而後再次聚集黑色的怨氣,排打向金光。

「哧。」

「哧。」

一聲又一聲,好似催命的符音一般刺激著劉淑芬的神經。

「媽媽,我怕!」小遙縮在劉淑芬的懷中低聲道。

「小遙不怕,陳叔叔很快就回來救我了,乖,閉上眼睛,不要看。」同樣恐懼不已的劉淑芬強大著精神,臉上勉強堆出一個難看非常的笑容,低聲對懷中的小遙安慰道。

「哦?姓陳的要來了嗎?那正好連他也一起幹掉。到是省著我在跑了。」聽到劉淑芬低語的王大致動作一頓,一臉擰笑的放聲說道。

然後也不知道是出余什麼想法,居然突然停下了金光護罩的攻擊,隱沒在了虛空中。

哪怕,這個時候的金光護罩已經非常孱弱不堪,一副任意一擊都能把他破掉的樣子。

見狀劉淑芬暗暗鬆了口氣,跟著又心氣一提,對陳虎的本事擔憂起來。

「那個陳師傅真得能幹掉王大致嗎……」

就在這種『老虎』暗藏虎視眈眈,『羔羊』忐忑心思不定中,一陣敲門聲突然在安靜的房間中響了起來。

劉淑芬沒有去開,但門錯卻在下一刻出奇的自行打了開,露出一道小縫,迎接著來客的到來。

「嘎吱……」

房門打開,陳虎小心翼翼的走進了房中。

此時就算他再傻也明白,屋裡的狀況不一般,要不然不可能會出現門開卻沒有人的情況出現。

陳虎小心移動到屋中,頓時看見了在他留下的護身符保護下的劉淑芬與小遙母女兩個。

「陳師傅,小心,王大致他就在屋裡!」劉淑芬見人表情一變,鼓足勇氣大聲叫道。

只不過終究是慢了一步,數股黑氣自虛空中衝出,好似觸手一般襲向她眼中的救星——陳虎。

「姓陳的,給我去死吧!」王大致的聲音在空間中響起道。

但他卻貌似忘了,陳虎並不是普通人,猶其是在最近身體被二次強化,又學會了神奇的功法,感知和精神被得到極大提升的現在,幾乎是在觸手出現,陰氣爆發的同時,陳虎就本能的往前一衝,好似逃跑似的衝出了觸手最初的攻擊範圍,然後猛的將手中握著的符紙望身後一甩,一股金色衝擊漣漪就當空爆發開來,如同沖機波,將黑色的觸手和煙氣一衝而散。

「啊!!!」

首當其衝的王大致吃痛,發出了痛苦的慘嚎聲。

而後陳虎轉身,又將兩枚符紙握在手裡,看準身形被從虛空逼出,又因打擊而暫時變得飄忽不定的王大致,沒有猶豫,當即將手中的兩張符紙丟了出去。

「去死!」

立時,莫名的雷光突兀的在屋中炸開,帶著清晰的雷鳴,似真正的閃電一樣,瞬間打在了王大致的身上。

「轟!」

純正的誅邪剛氣爆發,一瞬間將王大致的身體打得爆散開來,道道電芒彈射,湮滅著凌空的黑氣。

雖然陳虎經常使用的是驅魔符,可不代表他的背包里裝的和系統給的就只有驅魔符,其實也還有諸如現在使用的雷符與火符、金剛符、神行符、回春符、桃仙符等或攻擊、或防守、或輔助、或攻效奇異的符,只不過一般用不上,所以沒去理會罷了。

隨後陳虎再次取出兩張符握入手中,小心翼翼的警視著四周。

這回他可不準備在放過王大致這個危險份子了。

而後遲疑了一下,將其中一張符換成專邪崇的驅魔服,又是當空丟了出去。

金色的光芒炸開,一道虛無縹緲但虛弱到極點的聲音又自虛空中傳了出來。

正是王大致的聲音。

陳虎頓時表情一變,沒有猶豫和心疼,再次掏出多張驅魔符,滿屋子四面八方的丟射起來,製造出一道道此起彼伏又彼此相接,完全能夠封死全部空間和室外部分區域的金色漣漪光芒,一副務求將王大致擊殺消滅的架勢。

「系統,幫下忙,看看那個傢伙死了沒有。」

對自己不自信,也對斬妖除魔抓鬼攝鬼這活很沒經驗和見識的陳虎在心底里拜託道。 「如果中途不出現某些極小概率事件的話,對方死定了。」系統回答道。

「啊?聽你這意思,王大致還沒死透?怎麼回事?」陳虎一驚,連忙滿心忐忑的追問道。

「對方在你最後爆發攻擊時,有一縷殘魂飛出了窗外,如果中途不能夠碰到逆天機緣或變化的話,那縷殘魂將會在自然罡風與現代社會的電磁波輻射污染的影響下被湮滅消滅,失去進入靈界獲得轉世輪迴的機會。」系統依舊平緩而出乎陳虎意料的回答道。看起來,對於鬼類相關的知識,系統也會像廚師類內容一樣進行一定程度的細緻解釋。

「鬼還怕電磁輻射?」陳虎愕然,沒想到明顯不科學的鬼還怕這玩應。

「是的。」

「……好吧,算是漲知識了。」陳虎嘆了口氣,徹底的放鬆下來,轉頭,看向了一旁忐忑不已的劉淑芬和小遙母女。

「你們沒事吧?」

「陳師傅,王大致他……」劉淑芬搖搖頭,面容緊張的低聲詢問道。就好似害怕驚擾到什麼人一般,充滿了小心翼翼。

「死了,徹底死了,你們以後再也不用擔心他會回來找你們了。」陳虎微微搖頭,淡聲說道。

不過在他心底,卻有一種莫名的複雜情緒隱隱涌動,說不出,道不來,讓陳虎感覺有些氣悶。

陳虎明白,這應該跟自己第一次殺鬼有關係,是種意識上和心裡上的反饋,熬過去就好,到是並不用擔心會因此引來什麼精神方面的後遺症。

起碼他還沒有脆弱道,對一個已經瘋了得,開始拿人命不當人命的鬼的性命來愧疚的地步。

這也算是他成為廚師以來,除廚藝外的另外一項收穫吧——心夠堅韌。不至於為了某些事情就想東想西,沒事找事的折磨自己。

「死了嗎……」劉淑芬雙眼一呆,身體好似失去力量般徹底的癱軟下來。

「媽媽,你怎麼了?」受她影響,感覺身體一晃的小遙疑惑道。

「沒事,媽媽沒事。」劉淑芬搖頭輕聲道。然後勉強的強撐起身體,自地上站起,一臉感激的沖陳虎道「陳師傅,謝謝您了,要不是您,我們母女……」

說著說著,眼淚就唰的一下從劉淑芬的眼框中流了出來,單手捂嘴,嚶嚶的哭泣起來。

可見,她在這短短一夜的時間裡,承受的壓力有多大。

「好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就別在想了,趕緊讓孩子去休息吧,小遙明天還有課吧?這麼晚了還不睡,孩子明天可沒有足夠的精神去學習。」陳虎適時的安慰了一句,看向不時打哈欠的小姑娘小遙,對泣不成聲的劉淑芬說道。

「恩……是我失態了,我這就送孩子去睡覺。」劉淑芬恍神,連忙用手擦去自己的眼淚,強打精神,止住哭聲抽噎道。

「算了,你也跟著一起去休息吧。正好我店裡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也沒顧劉淑芬的挽留,就徑直走到了玄關,開門,邁步走了出去。

「等,等等,陳師傅。」劉淑芬追上來叫道。

「恩?還有事?」陳虎駐步,疑惑道。

「那個,能再給我們留張符么?不是我們信不過您啊,真的,只是我心裡害怕,有您的符在的話,我能安心一些。」劉淑芬遲疑了一下,滿臉不好意思的低聲說道。

「行,那就在給你們留張符。不過止此一次。」陳虎點點頭,也沒說錢什麼的,直接偽裝著從兜中掏出一張辟邪符遞給了對方。

劉淑芬雙手接過,一臉感激的不停感謝道「謝謝,謝謝您了,陳師傅。」

陳虎擺手,出了門,隨手把門給劉淑芬帶上,下樓找車往店裡趕去。

「話說,靈界是什麼地方?傳說中的陰曹地府嗎?」回去的路上,陳虎朝系統詢問道。

「是,也不是。」

「啥意思?」

「靈界與陰曹地府一體,但靈界並非是陰曹地府。」

「還是不太懂。」

「你可以理解成為國土與政`府。」

「哦,這樣說的話我就有點明白了。沒想到陰曹地府裡面也這麼說道。還有那什麼幻界,看來這個世界真得很大吶。」陳虎感嘆道。

之後不久車地抵達到店門前,陳虎付錢下車,返回了店中。

……

一切按步就班。每日里開店、迎客、送客、關店、練習、開店……輪迴往複,小日子過得雖然不說富足,但也還算充實。

特別是在他那個廚師陳氏的帳號越來越有名,粉絲越來越多的情況下,隔三差五的,總是能碰到那麼一兩名冰城本地,或特意從外地趕來店裡見證發光料理的食客,因此雖然依舊不賺錢,但名聲卻是差不多的打了出去,也算是為未來自己轉行開私家菜館打下了一點不錯的基礎。

更何況,那些募名而來的粉絲在用餐的時候也偶爾會碰到來小店用餐的本地居民或是附近熟客,因此一來二去的,陳虎的陳記小店也變得漸漸有名,在這條小街上及部分的食客中成了一出很特別的店鋪。

只不過可惜,範圍依舊很小,而且來得都是底層,很少有那種願意花大幾百來品嘗發光料理或是特殊菜品的,所以小店每天開業的時候顧客雖然絡繹不決,卻也依舊賺不到什麼錢,只能說是個維本,不至於讓自己連租店面的錢都賠進去。

但陳虎卻依舊感覺有些不太滿意。不太滿意的到不是店鋪的情況,而是任務的進展,靈餚製作什麼的就不說了,有著幻界存在,及每日練習的增加,陳虎所掌握的靈餚數量已然超過了五樣。哪怕大多數都只維持在90%的完成度左右,卻也讓他有了面對鬼怪來臨的底氣。

然而卻不成想,也不知道是他小店開的位置不對,還是冰城這邊鬼怪實在太少,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居然再沒迎來第二位鬼客,讓陳虎很是撓頭,有種這任務2——招待十名鬼客的任務該不會也和任務1——擁有一家完全屬於自己的店鋪一樣,變成持久性任務吧?

如果還不行,陳虎說不得就要歇店練攤,騎著自己的那小破電動三驢子去醫院那裡蹲點了,興許能借著醫院的光,完成這一任務要求。

lixiangguo

林朋心中大喜,雖然他沒結過婚,便是大學里也是有談過戀愛的。

Previous article

她的眸子里滿是希望,明明這一夜之後,她就能成為晉王殿下的女人了啊,她說什麼也不要放棄這大好的希望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