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阿彌陀佛!」陳宇不快不慢的走了過去,裝模作樣的雙手合十,念了一聲佛號。

「這位小師傅,煩請你把度牒拿出來。」一個士兵說道。

「施主,貧僧的袈裟等物,都被山賊搶了。」陳宇說道。

「小師傅,你從何處來?」士兵又問道。

「貧僧來自密宗。」陳宇說道,少林寺都是光頭,他一頭短髮,不適合冒充少林弟子。

「小師傅,你既無路引,又無度牒,我等不能讓你入城。」士兵說道。

「阿彌陀佛!」陳宇念了一聲佛號,轉身漸行漸遠。

強行入城倒是輕而易舉,但這樣一來,他就會成為一名通緝犯。

折身而返幾千米,待夜深人靜之時,借著依稀可見的月光,陳宇施展踏雪無痕,無聲無息的溜進城內。

次日上午,他在城內逛了逛,隨後走進君再來客棧。

「客官,你是打尖還是住店?」王掌柜笑著問道。

「住店。」陳宇說完之後,心中一動,個人餘額減少兩千二,他身上多了十兩銀子,掏出銀子放在櫃體上,說道:「先住十天,沒事的話,不要來打擾我。」

王掌柜點了點頭,叫道:「阿牛,把這位客官,帶到甲字三號房。」

看了看房間,陳宇離開客棧,走進一個無人的巷子,一念之間,他手上多了一個背包,一念之間,背包裡面多了一千兩銀子,四處打聽了一番,他來到名揚天下的歐氏鐵匠鋪。

「這位少俠,你想買點什麼?」鐵匠鋪老闆歐雲陽,中氣十足的問道。

「有沒有削鐵如泥的寶劍?」陳宇神情期待的問道。

「削鐵如泥的寶劍,動輒幾百上千兩銀子。」歐雲陽提醒道。

「我不缺銀子。」陳宇說道。

「隨我來。」歐雲陽說完之後,轉身朝裡面走去。

跟著對方走進一個庫房,只見庫房裡面,擺著個三木架子,每個架子都有五層,其上放著各式各樣的兵器,有白銀為鞘的長刀,也有黃金為柄的長劍……

「少俠,這七把寶刀,七把寶劍,都能削鐵如泥。」歐雲陽神情傲然的說道。

陳宇拿起一把黑色劍鞘的長劍,拔出劍刃之後,寒意撲面而來,劍身烏黑髮光,其上雲紋疊起,他心裡清楚,手裡的長劍經過多次摺疊鍛打而成。

「怎麼樣?」歐雲陽笑著問道。

「多少銀子?」陳宇反問道。

「這把長劍,天外隕石所鑄,我足足用了半年時間……」歐雲陽說道。

「多少銀子?」陳宇不耐煩的問道。

「一千兩。」歐雲陽說道。

陳宇沒有討價還價,直接取出背包里的銀子,道:「這裡正好一千兩銀子,再給我鍛造三十六把飛刀,按照這樣打造……需要多少時間?」

看了看地上畫著的飛刀,歐雲陽想了想后道:「三百兩銀子,三天時間。」

「行,三天之後,我再來取。」陳宇說完之後,轉身離開鐵匠鋪。


回到君再來客棧的房間之中,他想了想后,又用五十萬紙幣,把個人空間的直徑,充值到一百五十厘米,然後將長約一米二的長劍,收進個人空間之中。

隨後的三天,陳宇除了去吃飯外,幾乎都在房間里,修練三門絕世內功,很少離開客棧。

「錢帶來了嗎?」見他走了進來,歐雲陽笑著問道。

「飛刀好了嗎?」陳宇反問道。

「都在這裡。」歐雲陽打開一個盒子,指了指裡面的飛刀。

從背包裡面,取出三百兩銀子,笑著拿給對方,又把三十六把飛刀,收進背包之中,陳宇離開歐氏鐵匠鋪之後,折身返回君再來客棧。

回到房間,取出背包裡面的飛刀,將其全部收進個人空間,見自己只剩三百二十三萬八千多塊錢,想了想后,他放棄盜竊大戶的念頭。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身懷無限充值系統,陳宇很清楚,他最缺的就是錢,不但現在缺錢,以後照樣缺錢。

倘若這次對那些大戶下手,他是能大賺一筆……久而久之,他會成為一個強盜。

從小偷針,長大偷金,習慣成自然。

習慣是很難改變的,嘗過盜竊他人財物,然後實力暴增的愉悅,難免會沉迷其中。

「搶趙掌柜,是他見財起意,先對我下手,搶他錢財,理所當然。」

咬了咬嘴唇,以疼痛驅散洗劫大戶的想法,陳宇盤膝坐在床上,修練起混元一氣功。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他都沒有離開過客棧。

「異界七日游時間結束。」

霎那間,眼能視物之時,陳宇回到自己家二樓,換上平常穿的衣服,輕輕的打開窗戶,落地無聲的跳了下去,來到正門外,他掏出鑰匙打開房門。

「小宇,你回來了,餓了沒有?」見兒子回來了,陳衛國笑著問道。

「在廠里吃了點夜宵。」陳宇說道。

「你今天怎麼不吃早飯就出去了?」陳衛國疑惑的問道。

「雲陽機械廠的老闆催得急,本來昨天就要過去的。」陳宇一本正經的說道。

邪惡婚姻,總裁,別寵我! 今天忙了一天,你得到多少錢?」夏雨問道。

「三千五。」陳宇隨口說道。

「拿來,我給你存起來。」夏雨笑著伸出手。

陳宇伸手從空無一物的褲兜里,掏出三千八百塊遞了過去。

「這一百給你當零花錢。」夏雨故作大方拿了一百給他。

「爸、媽,我去睡覺了。」陳宇說完之後,轉身走進房間,洗了一個熱水澡,放心大膽的睡了起來,在小李飛刀世界的時候,他睡覺都不放心,深怕又被人暗算。 「不自量力。」黑衣人冷笑著嘀咕了一聲,緩緩踱步到林默三人的身邊,手中黑色短刃放在嘴邊用舌頭一舔,極為殘忍的一刀刺入林默的胸口處。

「不!」林羽見到這一幕,只感覺目眥欲裂,就要站起來與黑衣人拚命,然而掙扎了幾下才只能勉強站起身來,搖搖晃晃的前行,根本來不及阻止黑衣人的動作。

黑衣人冷笑的瞥了林羽一眼,手中劍刃從林默胸口處拔出,便要殺了顧成東,這時,一道白影陡然閃現在黑衣人的手臂旁,未變身的豬不戒張大了嘴巴將黑衣人的手臂整個咬住,只聽得咔嚓一聲響,伴隨著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黑衣人的手臂應聲而斷,掉落在地上滾落出去老遠。

一截手臂生生被咬掉,黑衣人捂著斷臂凄厲的慘叫,望著身前白色的小豬,黑衣人難以置信的怒吼道:「這究竟是什麼鬼東西,我要殺了你。」

打死他都不會相信,這眼前能夠一口輕易咬下他手臂的東西,居然只是一隻僅僅四十多公分大的白色小豬。

儘管難以置信,但是豬不戒身上的巨大能量波動讓得黑衣人沒有一丁點的反抗意識,強忍著斷臂之痛,便是一個轉身,狂奔而逃。

「想跑,問問我的同意!」豬不戒怒哼一聲,身形一陣變幻,出現在黑衣人的身前,一個旋風腿將黑衣人掃得直朝林羽這邊飛了過來,旋即狠狠的砸在林羽的身前。

林羽見狀,翻身騎到黑衣人的身上,淡藍色的靈力包裹著拳頭,對準了黑衣人額頭處的百會穴一陣猛砸,林默此時生死不明,顧成東幾人也好不到哪裡去,這些都是眼前這個黑衣人的傑作,這一切讓林羽忘記了仁慈,此時的他,滿腔的只有怒火,只有將黑衣人殺死的怒火。

「終於有點血性了,快點帶你的兄弟們到十二生肖塔中來吧,再拖下去可就都死了。」豬不戒出現在林羽的身前,嘆了口氣,一直以來,林羽對敵的時候都從未殺過人,哪怕是之前對付那15號,16號殺手的時候,也只是將他們打暈而已,這種性格讓豬不戒都忍不住有些擔心,須知道,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林羽聞言停下手中的動作,一個翻身連滾帶爬的走到林默等人的身邊,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急忙朝豬不戒吼道:「怎麼帶他們進去?」

「握著他們的手,心中想著把他們帶進去,自然就能進去了。」豬不戒將不遠處的雲茜兒給拖了過來,再次嘆了口氣:「你要想清楚,這些人是不是真的值得你暴露十二生肖塔的秘密。」

「值得!」林羽毫不猶豫的回答,趕緊爬起身來,將林默等人扶了起來,讓他們坐著圍成一圈,手拉著手,待扶到那個林小小的時候,林羽略微猶豫了下,但最終還是將她的手搭在顧成東的手上,這個人明顯跟顧成東有過一腿,兄弟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女人,哦不,兄弟女人就是自己人,沒什麼好顧慮的。

一切準備就緒,林羽按照豬不戒的辦法,帶著林默他們一共出現在十二生肖塔中,當然,只是他們的靈魂進入,身體卻依舊是在外邊,豬不戒為了保護他們的肉身,只能暫時在外邊守護。

幾人一出現,十二生肖塔中便迅速的涌過來一團白光,將他們全部的包裹了進去,林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這一次因為進入的人過多,而且個個受傷極重,所以治療起來效果要緩慢上許多。

但一想到外邊有豬不戒在守護,林羽頓時安心不少,急忙讓得林默等人與自己一般盤腿閉目而坐,靜心凝神的接受白光的治療。

這一次的治療時間很是漫長,待到林羽醒過來的時候,發現顧成東,朱有財,雲茜兒,以及那個林小小都已經醒著,大家圍著林默跟林羽,臉上的焦急之色極為明顯。

「老五,太好了,你終於醒了。」見到林羽醒過來,朱有財最先反應過來,隨後雲茜兒他們也都滿臉的驚喜。

「老大還沒醒么?」林羽朝他們笑了笑,急忙伸手探了下林羽的鼻下,見他還活著,懸著的一顆心這才放了下來。

「這裡是什麼地方?怎麼我們身上的傷勢都好了?而且我感覺實力好像還精進了一點?」顧成東張了張口,伸手想要抓住眼前那已經只包裹住林默的白光,有些遲疑的問道:「難道這裡是天堂?」

「我們都死了么?」雲茜兒聞言痛哭了起來:「我還不想死啊,我還這麼年輕,我還沒有男朋友啊!」

「這不是還有我么?我當你男朋友不就是了。」朱有財坐在雲茜兒的旁邊,聞言鼓起勇氣,伸手攬住她的肩膀,臉上倒是只有驚喜,哪裡有半點的慌張。


也許對於他來說,只要能跟雲茜兒在一起,不管是活著還是死了,都不是那麼重要吧?

雲茜兒抬頭望了望朱有財,伸手推了幾下沒能推開,只好趴在朱有財的肩膀上繼續痛哭:「你長得跟只豬似的,我不要你啊。」

林羽頓時被這一對活寶逗笑,站起來環顧了下四周,朝他們介紹道:「你們別慌,這裡是我的一個寶物的內部空間,是我把你們帶進來。」

「寶物?內部空間?」眾人聞言皆是朝林羽望了過來,雲茜兒更是直接從朱有財的懷裡彈跳起來,驚呼道:「你說這裡是你一件寶物的內部空間?我滴天,師父,你究竟是什麼大人物?」

「我是偶然所得而已。」林羽一時也解釋不清楚,只好苦笑道:「我要是什麼大人物,今天就不會被揍得那麼慘了。」

雲茜兒卻是不理林羽的解釋,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圍著十二生肖塔轉了起來,待發現到處空蕩蕩的,又覺得有些無聊的走了回來,嘟囔道:「師父你可以裝修一下嘛,然後我們買一些傢具進來,大家都搬進來住算了,在這裡修鍊肯定事半功倍。」

顧成東等人聞言皆是雙眼一亮,唯獨林羽無語的搖了搖,苦笑道:「你想得還真美,我們現在只是靈魂出現在這裡而已,肉身可還在外面風吹日晒呢。」

「靈魂?好神奇!」雲茜兒身體轉了一個圈,又轉過去捏了捏朱有財的胖臉,瞪大了雙眼驚呼道。

朱有財臉上吃痛,就欲痛呼,然而下一秒臉上頓時浮上來一抹驚喜,指著被圍在中間的林默大叫道:「大哥醒了!」

眾人聞言,急忙朝林默望去,只見他的手指率先動了動,旋即是眼皮,再然後才在大家的等待中緩緩睜開雙眼。

在雙眼睜開的一瞬間,似有兩道神光閃過,林羽正好奇那是什麼東西,顧成東卻是笑了起來:「恭喜大哥終於晉陞大魂師。」

林默有些愕然的望著大家,良久才回過神來,得知大家都身處在林羽的寶物內部空間中,是林羽救了自己等人,急忙就要上來說些感謝的話,卻被林羽一腳踢開:「大家都是兄弟,你要是連這都要道謝,那就是把我當外人了。」


林默聞言吶吶的笑了笑,剛才確實是他唐突了,都怪一切興奮來得太過突然,讓得他一下子失去了分寸。

既然大家都已經安全的蘇醒過來,剛才那壓抑的氣氛也就一掃而空,大家又都圍坐在一起談天論地起來,在交談中,林羽這才知道,原來不止林默一個人實力精進了,連顧成東跟朱有財兩人都已經順利進階到了初階大魂師,這一次倒是因禍得福了。

其實,大家心裡都清楚,剛才那生死之間的掙扎固然對他們晉級有幫助,但更多的還是依靠了十二生肖塔中的那團白光。

「小子,快點滾出來,老子困死了。」就在大家交談甚歡的時候,豬不戒洪亮的聲音傳了進來,震得幾人耳朵生痛,旋即眼前白光一閃,豬不戒那肥嘟嘟的身形徑直出現在大家面前。

林羽等人這才記起在外邊戒備的豬不戒,個個訕訕的笑了笑,對著豬不戒連連道歉。

林羽趕緊將林默等人送出了十二生肖塔,隨後自己剛想出去的時候,卻被豬不戒一把叫住,心中不由得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 一覺睡醒,全身上下活力無窮,陳宇下樓吃了一碗面,和父母說了一聲,便騎著自行車出門了。

在漁具店買了一些東西,半個小時后,他來到二十幾裡外的雙龍鎮。

雙龍鎮人口稀少,海拔兩千多米的雙龍山,由於地勢險要,幾乎沒有什麼人跡。

雙龍山之所以被稱為雙龍山,除了雙龍山像兩條起伏的神龍之外,還與半山腰的兩個山洞關係匪淺。

兩個山洞直徑三米左右,洞口那兩塊巨石,猶如兩個穿雲而出的龍頭。

雙龍山上的那兩個山洞,又被人稱為雙龍洞,傳說那兩個洞,是兩條神龍住過的地方。


lixiangguo

“哥哥,你不會真急了吧?妹妹我可是跟你開玩笑的!”夢瑤看向種馬的時候,已經是滿臉的堆笑,甚至連眉毛都是彎的,聲音也充滿了誘惑!

Previous article

「離一個月期限只有不到十天了,先離開無寶山,找一個地方將身上的東西換成元石!」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