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長安,謝謝你這段時間的指導,否則我的精神力也不可能提升這麼多!」王遺風透過厚重的劉海,看了眼旁邊的一個男人。

「呵,這可不像你啊,遺風。」男人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

他,正是當初視王遺風為死敵,和大黑一起行動的彼得,真名叫王長安的男人。 當初聯盟軍團發起第一次進攻,要不是王長安通風報信,他們會被打個措手不及。

自此之後,王長安便加入魂,和王遺風一起,鎮守鈴蘭一中。

「遺風,現在讓我們將這些狼心崽子給轟回去吧。」王長安推了推眼鏡,眸中閃過一絲冷冽的寒光。

「好!」王遺風勾了勾唇角,隨即和王長安一起,將精神力釋放出來,控制前方的狼人,吸血鬼,還有基因獸互相廝殺。

與此同時,青冥蟲兇殘,狂暴,啃得聯盟軍團的人哀嚎連連。

「哈哈,水心姐,我們也來吧。」穆萌萌見王遺風他們殺得興起,不禁吆喝一句,和水心一起發起進攻。

一時之間,火焰,冰霜翻騰出來,讓原本已經陷入苦戰的聯盟軍團,更加絕望。

「團長,副團長,我們的人現在陷入苦戰,恐怕要不了多久會被團滅。」一名戰報員跑了過來,急急地對紅鬼和黃凌天說道。

紅鬼和黃凌天相視一眼,心不由得沉了下來。

儘管他們這次是突襲,但魂似乎早就做好準備,嚴防突襲。

「紅鬼,看來我們得拿出點真正的實力了。」黃凌天眯著雙眸,冷冷地說道:「再這麼下去,只會讓這些傢伙小覷。」

「哼,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該怎麼做。」紅鬼撇了撇嘴,隨即抬起右手,握成一個拳頭。「龍騎,上!」

頓時,一個個紅色的鎧甲人站了出來,瞬間朝陣法沖了過去。

「哼,現在就讓我們將這個陣法給轟爆。」龍騎沉喝一聲,隨即和其他十多位龍騎一起,爆發出強橫的氣勢。

隨著氣勢的爆發,周圍的迷霧翻湧起來,紛紛朝兩邊退散。

與此同時,外面的陰陽師口中念念有詞,手中結印的速度更加迅疾,施加在陣法中的力量也越來越強橫。

諸葛先生的瞳孔一縮,暗道一句不好,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轟的一聲,整個陣法被生生地轟爆,顯露出陣法中的情況。只見一個個武者目瞪口呆,似乎想不到這個陣法被對方給暴力破解。

「各位,別愣著,趕緊殺。」王遺風反應過來,高呼一聲,率先操控著青冥蟲對這些龍騎發起進攻。

同時,他還嘗試控制這些龍騎,讓他們自相殘殺。

「什麼?!」王遺風一愣,難以置信地看著前方的龍騎。「我竟然控制不了這些傢伙。」

「遺風,這是龍騎,實力都在先天之境。而且,他們身穿的鎧甲,都擁有屏蔽精神力控制的特性。」王長安一臉凝重地說道:「嚴格來說,我們剛才對付的不過是炮灰,現在這十幾個龍騎,才是真正的主力啊。」

先天之境?!王遺風瞪大雙眼,一個先天之境就讓自己難受,現在竟然出現十幾個先天之境,這該怎麼打啊?

「殺!!」隨著龍騎長的一聲令下,聯盟軍團的人緩過勁來,開始反殺魂的人。

在龍騎的帶領下,聯盟軍團的人猶如神助,反過來碾壓魂的人。 「穩住!!」穆萌萌高呼著,不斷地施展火焰異能,對抗這些龍騎。只不過,這些龍騎的鎧甲,似乎針對自己的龍炎有過改良,竟然將自己的火焰給攔下來了。

「混蛋!!」穆萌萌咬了咬牙,瞬間變化成火焰龍神,朝龍騎長殺了過去。

「哼,找死!」龍騎長冷哼一聲,身影一動,朝穆萌萌迎了過去。

頓時,兩人發起了第一次的碰撞,強烈的火焰氣息蕩漾出來,將周圍的人都給震飛出去。

「你,竟然沒事?」穆萌萌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盯著龍騎長。他現在可是火焰龍神形態,威力強絕,竟然奈何不了這個傢伙,就連在鎧甲上留下一道印子都不行。

「嘖嘖,我們聯盟軍團可是做了很多分析,還有研究。」龍騎長冷笑著,嘲弄地說道:「為了針對你的龍炎,我們這一身鎧甲,可是經過特殊能量的處理,可以隔絕龍炎。」

「簡單來說,現在失去龍炎優勢的你,不過是一個廢物。」

話音落下,龍騎長反手就是一拳,轟在穆萌萌的臉上,將他轟飛出去。

「穆萌萌!」水心驚呼,連忙抬起手來,凝聚成一片水流,將穆萌萌給接住。

見穆萌萌並無大礙,她的眸光一沉,猛地一甩手,一道道冰霜氣息翻湧出來,瞬間將前方的龍騎給凍成冰雕。

「水心姐,好樣的。」穆萌萌緩過勁來,將水心將這些龍騎都給凍住,不禁激動地喊了起來。

「哼,你們能夠擋住火焰的灼燒又如何?還不是被水心姐給凍住了?」

咔嚓!

然而,不等穆萌萌高興完,這些被凍住的龍騎,一個個都出現了裂紋。

下一刻,他們破冰而出,威風凜凜地站在穆萌萌的面前。

「怎,怎麼回事?」穆萌萌瞪大雙眼,一臉茫然地看著這些破冰而出的龍騎。

「哼,我們可不僅針對你的龍炎,也針對水心的琉璃寒氣作出了調整。」龍騎長翹著手,睥睨著夜梟三人。「現在的我們,就是你們的剋星。」

王遺風眉心凝重,和穆萌萌,還有水心走在一起。「死人妖,水心,他們的異能都被對方給針對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能夠做出這樣的調整,應該得益於銀之鑰匙。」

聽到銀之鑰匙,眾人的心神一顫,這可是能夠解開封印的四把鑰匙之一,而且還蘊含著恐怖力量的寶物。

當初聯盟軍團對華夏發起進攻,主要針對上清學院,將藏在九層玲瓏塔的銀之鑰匙給奪走了。

然而,這些龍騎就是在銀之鑰匙被奪走之後研發出來的東西。

很顯然,他們這些傢伙一定是利用了銀之鑰匙的力量,才能夠開發出抵擋龍炎,琉璃寒氣,還有精神力控制的鎧甲。

否則,普天之下,又有何物能夠抵擋龍炎,和琉璃寒氣?

「死變態,我們該怎麼辦?」穆萌萌聽到銀之鑰匙,就想到當初融合了赤之鑰匙的怪物,那可是讓人絕望的敵人啊。 看著青冥蟲撲上去,怎麼也啃不動龍騎的鎧甲,王遺風的腦海是一片空白,根本就想不出對策。

現在這些龍騎,比起一般的先天之境,還要強悍。以他們幾個的力量,又怎麼可能是對手?

「別放棄。」諸葛先生走了過來,一臉凝重地說道:「我們是華夏的希望,決不能就這麼倒下。哪怕是只有一絲希望,都不能放棄。」

「諸葛先生……」穆萌萌一怔,一臉茫然地看著他。「可是……」

「你們是不是忘了小舞曾經說過的話?」諸葛先生的神色一正,沉聲道:「不管概率有多低,只要有一線生機,我們都能創造奇迹。」

聽到這裡,眾人的心神一顫,腦海中浮現出星舞那卓絕的身姿。

對啊!

曾經的星殿,不管遇到多麼危險,多麼絕望之境,都不曾放棄,往往到了最後,總能創造一個奇迹。

更何況,他們現在還不是頹喪的時候,還有機會反殺。

「死變態,上吧。」穆萌萌的雙眸一獰,眸光堅定,「既然他們能夠擋住我的龍炎,那麼就用拳頭,將那一身鎧甲給撕碎。」

「呵,正合我意。」王遺風勾了勾唇角,淡笑道。

「我會讓他們知道,我的冰系異能除了冰封,還有其他殺招。」水心也是一臉堅定。

一時間,他們的堅定,影響了周圍的武者。

他們一個個都狂熱起來,現在還不是絕望的時候,哪怕還剩下一口氣,也必須抗爭到最後。

他們可是華夏人,是堅韌不拔,從不言敗的龍的傳人啊。

頓時,魂這邊的氣勢瞬間高漲起來,瘋狂地反殺聯盟軍團,讓原本漸漸陷入頹勢的情況出現了一絲轉機。

「哦?」龍騎長挑了挑眉,想不到這些傢伙這麼頑強,到了這個境地,還能夠有這麼強烈的鬥志。「不過,我會將你們這份鬥志,給狠狠地踩碎。」

「殺!!」穆萌萌低喝一聲,渾身火焰翻騰,瞬間變成了火焰龍神形態,帶著滿身的怒火,朝龍騎長沖了過去。

「哼,不自量力。」龍騎長撇了撇嘴,一臉嘲弄,隨即緊握著拳頭,朝穆萌萌轟了過去。

然而,就在拳頭臨身之際,穆萌萌身上的火焰瞬間高漲起來,將龍騎長整個給包裹起來。

嗯?這個傢伙是想隔著鎧甲,將我給烤熟嗎?

「哼,不管你的鎧甲是不是能夠擋住龍炎,但總不能完全隔熱吧?」穆萌萌的話,印證了龍騎長的想法。「現在,我就讓你變成一塊熟肉。」

火焰強勢,不斷地焚燒,讓龍騎長痛苦地扭動著身體,想要將他給甩掉。但是,穆萌萌如附骨之疽,根本就甩不掉。

與此同時,水心凝聚一道道的冰錐,不斷地轟擊龍騎。

「沒用的。」龍騎嘲弄地說道:「這種程度的攻擊,連一道印子都不可能留下。」

「是嗎?」水心眯著雙眸,冷冷地說道,絲毫沒有被龍騎影響到心情,反而讓攻勢更加狂暴。

龍騎眉頭一皺,一臉疑惑地瞥了眼自己的胸口。 忽然,他的瞳孔一縮,這個女人的冰錐,竟然全部落在自己胸口同一個位置。

隨著這些冰錐的狂暴攻擊,這個位置竟然出現了一個印子。

「你怕是不知道,我們華夏有一句成語,叫滴水穿石。不管多麼堅韌的東西,只要集中一點,不斷地施以壓力,終會有破碎的一天。」

「混蛋!!」龍騎暴怒,想要躲避水心的攻擊,但水心的冰錐如同GPS定位一樣,不管自己怎麼躲避,都會準確無誤地命中那一個點。

看著穆萌萌和水心都找到了突破口,王遺風心中一喜,暗道自己可不能誰給他們。

畢竟,他也是夜梟一員,可不能落後太多了。

忽然,王遺風的瞳孔一縮,唇角一勾,隨即和旁邊的王長安對視一眼。

「遺風,你想怎麼做?」王長安看到王遺風眸中的精光,不禁疑惑地問道。

「呵,給這些傢伙製造一場恐怖的盛宴。」王遺風眯著雙眸,隨即精神力瘋狂地鋪開。

看到他的動作,王長安的心神一顫,似乎領悟到了什麼?

「我來助你一臂之力。」頓時,他的精神力也釋放出來,和王遺風的融合到一起,形成了一股精神力風暴。

頓時,一個個龍騎都露出了驚恐之色。

他們原以為王遺風會控制自己,已經打開屏蔽精神力的功能,誰知道這些精神力卻不是來控制自己,而是在自己的眼前製造出一個個恐怖的景象。

幻覺!?

王遺風竟然透過他們的視覺系統,直接讓他們出現幻覺。

儘管他們沒有被控制,但眼前出現了一個個猙獰恐怖的怪物,根本就分不清敵我。

「殺!!」

看見這些怪物猙獰咆哮,一個個撲上來,這些龍騎下意識地出手擊殺。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自己殺的竟然是聯盟軍團的人。

一時間,場面被魂的人給控制下來,原本的頹勢已經被掰了回來。

「我來啦!」就在這時,一陣渾厚的嗓音傳來,王遺風扭過頭來,只見一個黑黑的,很壯實的男人帶領著一群武者沖了過來。

「大黑?!」王遺風的雙眸一亮,驚喜道:「你們總算來了。」

「嘿嘿,你也知道,那些東西準備起來很費勁,多耽誤了點時間很正常。」大黑摸了摸鼻子,隨即抬手一揮,一個個武者將一些大炮推了出來。

這些大炮,有著黑黝黝的炮管,閃爍著金屬光澤的軀體,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大黑,速戰速決!」王遺風的雙眸一獰,抬手一指,「轟死這群苟日的。」

「是!」大黑抬起手來,猛地一揮。

頓時,一個個武者將自身的真氣融入到大炮之中,這些大炮的炮膛發出了亮光,蕩漾出一股恐怖的威壓。

「裝填準備完畢,隨時可以發射!」

隨著這一聲高呼,大黑的雙眸一沉,深深地吸了口氣,怒嘯道:「開炮!!」

轟轟轟轟!!

一道道耀眼的光柱噴發出來,朝著聯盟軍團的方向射去。

當龍騎感受到這些光柱的威能,一個個都愣住了,臉上都露出了驚恐之色。 在這一道道光柱中,他們感受到兩個字,毀滅!

轟!

恐怖的爆炸,在鈴蘭一中爆發,蕩漾出來的氣勁,讓周圍的民房都遭了秧。

還好在前不久,蘇楠已經讓人將這一帶的民眾給撤離,否則損傷會更慘重。

看著這些真元炮的威力,王遺風也是被嚇了一跳。

這可以說是他們魂的王牌。

星舞失蹤之後,夜鋒瘋狂尋找,足足找了一年。

一年之後,夜鋒也要離開,為了讓星舞的魂得以安穩,他特地留下了這種真元炮的設計圖,用來作為抵擋聯盟軍團的王牌。

經過一番努力,他們終於將這種威力恐怖的真元炮給製造出來。

這種真元炮,用的不是普通彈藥,而是武者的真氣。通過對真氣的壓縮,形成一個能量球,然後發射出去,威力足以媲美小型核彈。

而且,這些彈藥的威力隨著武者的修為越高,威力也就越強。

「哇,這真元炮的威力,真雞兒強。」穆萌萌心有餘悸地看著前方塵煙瀰漫,要不是自己撤得及時,估計也會被轟成渣吧。

「那是當然。」王遺風撇了撇嘴,很是驕傲地說道:「這可是夜少留下來的王牌,威力又怎麼會弱呢?」

「呵呵,很強的武器啊。」忽然,一陣冷笑傳了出來,緊接著一道狂風席捲,將周圍的塵埃都給捲走。「要不是我反應及時,我這十幾個龍騎都要死光了。」

lixiangguo

熊麗質要清洗身上發臭的污垢,吳憂也樂於見到,畢竟吳憂的鼻子已經遭了不少罪,如果能夠改善一下處境,接下來的行程吳憂也能輕鬆些。

Previous article

從那以後的日子裡,我開始更加細緻地觀察盛情園的園野之中,我漸漸地發覺原本上百之多的從那日的天寒地凍絕境雪夜裡面僥倖存活下來的女子們裡面,有越來越多的人消失了蹤影。我當然是詫異,做事更加地小心,我感覺盛情園中應該是在發生著什麼事情,只不過發生得比較含蓄,或者是有些悄無聲息而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