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鏡姐老婆,不要急。我很快就過去的。你們先休息好。等我就是了。」羅陽說道。

「老公!你不來,我們難入眠!」鏡花幽怨道。

好在水月和鏡花不是在身邊,不然擺脫不了她們的糾纏。

羅陽還要再考慮考慮,看能不能想出更好的解決辦法。

要他幫助水月和鏡花懷孕,不是他不願意。

而是羅陽必須得考慮安玉瑩和唐桂花的感受。

有些事,一旦做了,那就沒有後悔葯吃的。

是以,要再三思考思考。

「鏡姐老婆,你們先睡。我去辦點事,很快去找你們的。好了,要幹活了,拜。」

不給鏡花答話,羅陽便掛了機。

的士已停在蘇雲和洪佳欣下榻的酒店門口了。

下了車,先打電話給祝子姍。

這次來天江市,羅陽都沒空跟她好好聊一聊。

婚途漫漫 曾答應過要幫祝子姍尋找失蹤的爸爸,現今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唯一知道的,便是骷髏堡的人跟祝爸爸接觸過。

後來祝爸爸是為了逃避骷髏堡的追殺,才主動隱藏起來,抑或已被害了,都是個未知數。

祝子姍很思念爸爸,正在等羅陽幫她這個大忙。

可羅陽還要集中精力來爭奪血煞子,沒辦法全力去找祝爸爸。

萌媽咪闖娛樂 響了二次,電話才接通。

估摸祝子姍已睡下了。

早知這樣,就不打電話給她了。

只聽祝子姍的話音帶著睡意,問道:「牛仔,是你么?」

羅陽說道:「祝姐,那你睡吧。」

可是此時祝子姍卻很有精神了。

「我醒了,你找我什麼事?」祝子姍問道。

「想知道你睡了沒,你睡了,那就好。」羅陽說道。

彼時祝子姍還不知羅陽已在酒店門口。

「牛仔,我有話想跟你談,你什麼時候能回來?」祝子姍問道。

「什麼事?」羅陽問道。

結果祝子姍說等見了面再說,只追問羅陽什麼時候才會出現在她面前。

想了想,羅陽說道:「祝姐老婆,我到酒店門口了。」

祝子姍興奮道:「那你快到我的房間來!」

答應了一聲,結束了通話。

羅陽便悄悄的摸上樓,還不能讓蘇雲,洪佳欣和花襲伊先知道。

躡手躡腳的來到祝子姍所在房間的門口,輕輕擰開門把手,閃身進去。

見祝子姍穿著睡衣,秀髮微微凌亂,平添三分狂野的氣息。

二人還不能大聲說話,不然會讓蘇雲等美人聽見。

於是二人坐在床沿上,羅陽拉著祝子姍的手,咬著她的耳朵,輕聲道:「祝姐老婆,你想跟我說什麼事?」

祝子姍柔聲道:「牛仔,你說過要幫我找爸爸的,你有沒有幫我呢?」

原來是問這事。

羅陽笑了笑,說道:「祝姐老婆,我正在追查,等有了消息,我立刻告訴你。」

近來羅陽雖好像很忙,但祝子姍感覺他不是在幫她做事。

「明日進祭壇,要是出不來,怎麼辦?」祝子姍擔憂道。

這並非杞人憂天。

上次能活著出冰湖,那都是走了大運。

這次進去,羅陽也不知能不能活著出來。

可他沒有退路。

若不能拿到血煞子,那就修鍊不了狂暴功和飛劍劍術。

以羅陽現今的身手實力,他無法面對八仙堂這種大勢力的進攻。

換言之,如果得不到血煞子,羅陽可能只是活多幾天而已。

「祝姐老婆,你要是怕,那就在外面等我。」羅陽說道。

「不是的。我死都要跟你在一起!」祝子姍輕撅紅唇道。

羅陽輕輕啄了啄祝子姍飽滿的額頭。

這時祝子姍又說道:「牛仔,我們幫那些人找血煞子,找到了,他們會放過我們么?」

以羅陽的猜測,就算活著從祭壇出來,恐怕也要被殺。

當然,這要看屆時還有多少人能活著出祭壇。

如果很多,即使有人想殺人滅口,都會有所顧忌。

「祝姐老婆,別怕。我會保護你的。」羅陽將她擁入懷裡。

「老公,你快點幫我找到爸爸。」祝子姍撒嬌道。

不是羅陽不想幫忙找。

一是因近來確實要忙著爭奪血煞子,沒空去找祝爸爸;

二則是沒什麼頭緒,只知骷髏堡接觸過祝爸爸。

以羅陽的推測,如果是骷髏堡對祝爸爸下了手,那祝爸爸應該還活著。

畢竟骷髏堡還沒有得到血煞子。

這就需要在血煞子出現之前,找方法救出祝爸爸。

可怎樣才能證明祝爸爸是在骷髏堡的手裡,那就比較困難了。

第二種情況,如果祝爸爸是主動消失的,這就很棘手。

除了祝爸爸主動現身之外,沒有更快捷的方法找到他了。

羅陽摩挲祝子姍的秀髮,安慰道:「祝姐老婆,你放心。我答應過你,就絕對會找到岳父大人的。」

聽了這話,祝子姍嫵媚一笑,說道:「老公,你要是救了我爸,他一定會答應咱們在一起的。」

說到最後,她的話音嬌滴滴的。

對於羅陽而言,若要娶祝子姍為妻,這不見得是好事。

畢竟家裡已有兩位大美女正牌女朋友了。

羅陽想娶別的美人做老婆,那得問過安玉瑩和唐桂花同不同意。

半生緣 兩位村花絕對不允許別的美人先跟羅陽登記結婚。

是以,羅陽跟骷髏堡堡主,白蕙等美人拜天地做了夫妻這種事兒,他是不敢讓兩位村花知悉的。 瞬間起了怒火,扔了大刀,取下腰間的鞭子抽打過去。

哪吒不躲不閃,任由他鞭打,等打了五六十下,手酸無力之時,哈哈大笑:「崑崙境守冥妖王不過如此而已,就這點本事,也想攻入天界!」

見哪吒已渾身傷痕,還在這幫猖狂,氣得渾身都在顫抖。

在他氣急敗壞之時,哪吒口中噴出三味真火。

躲閃不及,鬚髮竟被燒了大半。

哪吒哈哈大笑。

這守冥妖王本是立毛衝天的絡腮黑面大漢,這遭被哪吒燒了,只剩下半腦袋頭髮,不由得大怒,將渾身係數都使了出來。

他越是使勁,哪吒笑的越是猖狂,口中辱罵道:「守冥,你這長不出鱗片長蟲,怎麼就知道給小爺我撓痒痒。」

另外五妖王在一旁看了,也覺得事情蹊蹺,西方天孔雀大明王菩薩提了一口寶劍過來:「守冥大王且息怒,讓我這西方天的法劍來結果了他。」

知道再下去也不過自取其辱,也就退了回去。

孔雀祭出法劍,哪吒哈哈大笑:「聽聞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薩是最好美麗的,可要小心點,被我燒了可不好看。」

被氣得夠嗆,但不跟他鬥嘴,舉起寶劍一下就砍了過去。

只聽見一聲驚雷,那西方天的法劍還未觸及哪吒,竟自己斷了。

孔雀大明王被嚇得連連後退,哪吒怒吼一聲,十指運法將她抓在手裡,二人糾纏撕扯多時,她雖佔了上風制住哪吒,卻也露了原形,被硬生生的扯下一把毛來。

這一下,其餘妖王也都不敢輕易來斬此仙。

海外黑龍見了,出來圓場:「這廝本領高強,即已捉住了,就不著急斬他,待我拿小孽龍來祭旗之後,咱們再一起商議。」

羽舞被押在帥旗之下,就要處斬,青龍見了不忍,下了戰車來若木跟前俯身叩拜:「元帥,青龍願代替羽舞祭旗,懇請元帥網開一面,放她離開,今後是生是死,聽天由命。」

羽舞聽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在四海龍宮一直是最不受待見的公主,青龍身為東方神主,現又是四海水族之王,為何要捨身護她?

可惜她被若木封了口,說不出話來,只有看著青龍感覺流淚的份,並且使勁搖頭。

若木看了青龍一眼,又看著黑龍王問:「黑龍王之意是如何?」

這樣的事情真是求之不得,羽舞不過是一條沒什麼本事也沒什麼能力的小妖龍,而青龍貴為東方神主,只要用他祭旗,海外黑龍一族今後的地位可就不同昨日了。

可黑龍王不傻,青龍是若木帳下先鋒,就這麼斬了他可說不過去,假惺惺的俯身跪拜:「青龍乃是元帥帳下先鋒,黑龍不敢造次。」

若木點頭,回答他道:「你身為一方妖王,才入了我的賬下,確實不適合動手,這樣吧,還用他來為你祭旗,但你坐著做個監斬官,橫渡,你來行刑。」

這樣的待遇,黑龍受寵若驚,連忙謝了恩典,回去戰車之上穩坐。

青龍過去羽舞跟前,給她打開枷鎖,解除法術,將隨身佩劍放在她手上:「你如願以償了,想去哪就去吧,走累了就回去天涯不歸閣,有這柄寶劍在,哪裡就不再是你的萬年禁地。」

羽舞跪在青龍跟前,眼淚落下成了漂泊大雨,直引得北海之上驚濤駭浪。

緊緊抱住青龍,叫了一聲「叔叔」,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摸摸她的腦袋,安慰道:「別哭,叔叔有一千一百年修為,本應化身應龍,卻因執念入骨不能成仙了道,你可不要走了叔叔的老路。」

重生九零神醫福妻 羽舞哭的更加悲戚,哽咽著說:「對不起,羽舞怕死,羽舞不想死。」

抬起他的腦袋,堅定的語氣告訴他:「誰都怕死,就是九天之上那些活了幾萬年的神仙也怕死,叔叔也怕,今天叔叔求你一件事,由你親自把我的屍骨送去墓冢。」

羽舞點頭,青龍把她拉起來,讓她退在一旁。

黑龍王帥旗之下,橫渡舉起寶劍又放,扔了寶劍跪拜請求道:「元帥,橫渡不過是送信的使者、獻策的軍師,請你另派一人行刑。」

青龍看著他,厲聲道:「橫渡,死在你手裡,總比讓我死在那些妖精手裡好。」

「夠了,到了這個地步,你二人還不知錯。」若木真的很生氣了,發生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讓六大妖王看自己的笑話。

青龍、橫渡單膝跪下,抱拳回答:「末將知罪,請元帥責罰。」

壓著怒火,緩一些問道:「且說,錯在何處?」

「六大妖王前來投誠,我等領兵列陣攔住,怠慢了客人,此一大罪;大軍陣前主將先敗,埋沒士氣,此二大罪,聯軍祭旗阻擋行刑,破壞友誼,此三大罪,三大罪責,樁樁件件都該死,願領死罪。」橫渡是若木帳下的軍師,二人征戰無數,知道他治軍嚴謹,從來都是有過必罰,也就懶得去推脫。

「軍營之內嚴防死守,何罪之有?力有強弱,勝敗乃是兵家常事,何罪之有?主帥失德,大軍成了作惡之輩,以死諫言已是仁至義盡,又何罪之有?」

面對若木的質問,橫渡、青龍都懵了,一百二十妖王也懵了。

百思不得其解,猜不透若木言下之意,青龍問道:「請元帥指點,末將雖死猶記。」

「我且問你,手上握的是什麼?腰上掛的又是什麼?」

「手上握的將軍劍,腰上掛的調兵符。」

到了這裡,這兩個有千年修為的大仙還不明白,若木真想一掌一個打了,但沒辦法,這兩都是他最喜歡的將軍,不捨得殺,開口訓斥道:「寶劍在手,兵符在腰,所部兵馬盡數立在身後,挨了一鞭,受了一箭,卻只是嚴陣以待,這樣的窩囊,我還指望你們攻天嗎?」

二仙聽了,若木大動肝火原來是因為這件事,立即俯首叩拜:「末將知罪,請元帥責罰。」

頓了半刻鐘,見此二仙還在那裡跪伏,一個耳光扇了過去:「知罪?若真的知罪,就該點將領兵,洗了這恥辱。」

二人抬起頭,原來若木是這個意思,總算是知道了,都露出興奮:「屬下知道怎麼做了,謝大元帥成全。」

見他們還在跪著,若木怒吼:「還不歸位。」

這一聲怒吼,讓二仙血液都沸騰起來,回去軍陣之前,點兵布陣,要與一百二十妖王決一死戰。

這一下,一百二十妖王懵了,哪吒、羽舞、囚焰也都懵了。

還沒有搞清楚若木的意思,守冥質問:「元帥,你這是何意?」

lixiangguo

這樣的力量完全超出了靈嬰境的極限,在他們眼中只有化神境才能做到,那就是神明的級別了。

Previous article

「應該夠吧,」夏瑩嘴角甜甜的笑了一絲,兩個小酒窩如蜂蜜一般,沁人心脾。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