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倒是我們林家對不起你了。」林天苦笑道。

三年對於一個人剛步入社會的大學生來說,是十分至關重要的,這位美女居然在前台做了三年,實在是有點冤枉。

「林少說笑了。」前台小姐笑道:「這都是我的運氣不好而已,怎麼可以怪你們林家呢?不管如何,我要繼續努力,爭取有一天公司給我升職加薪。」

林天笑笑,問道:「你是什麼學歷?」

「研究生。」前台小姐淡淡的說道。

「哇擦,錢叔叔真是有錢人,居然請一個研究生來給他的公司照看前台。」林天驚詫的喊道。

前台小姐這下有些不開心了,急忙說道:「林少,你小聲一點,要是被其他人給聽到,去向我們錢總打小報告的話,我可是吃不了兜的走的。」

但這還不是最嚴重的,若是錢海發火的,估計會讓她永遠得不到升職,一輩子做前台。

「有什麼關係?」林天笑了笑,問道:「知道林氏醫藥嗎?」

「當然。」前台小姐點點頭。

林天說道:「如果你不嫌棄的話。你現在可以去林氏醫藥報到,報上我的名字,公司的副總裁會給你安排一個合適的職位的。」

「不會還是做前台吧?」美女很疑惑的眨著眼睛。問道。

「我可沒有那麼多的錢請研究生做前台。」林天打趣的笑道。

「薪水怎麼樣?」美女還是不放心,再次問道。

「是你現在的三倍。」

美女心動了,一絲猶豫都沒有,抓起前台的電話,然後撥通了錢海辦公室的電話。

「錢總,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伺候公司三年的美女前台正式辭職……老娘不敢了。混蛋……」

美女說完就啪的一下將電話摔在了前台上,而後什麼都不帶的離開了錢氏醫藥。

林天看著美女。微微一笑,他倒是蠻喜歡有個性的員工的,見電話里還有錢海的聲音,立即抓起了話筒。

「錢叔叔。是我,林天。」

「林天?你不是死……你怎麼來了?」

「突然想你了,想看望你一下。」

「剛才是怎麼一回事兒?」錢海有些摸不著頭腦,「好好的前台,怎麼說不敢了?」

林天笑道:「也沒什麼,我就說了幾句實話,然後美女姐姐就發火了,現在應該是去了我的公司。」

錢海冷冷一笑,道:「你小子夠狠啊。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來我的公司公然挖人?」

「我可沒有?我是那種缺德的人嗎?只不過識時務者為俊傑而已。」林天很無辜的說道:「她想跳槽到我的公司,我是攔也攔不住啊。」

「你找我什麼事?」

「想和你敘敘舊。不知錢叔叔有沒有空?」

話筒里沉默了,良久,錢海的聲音才響起,「好,你上來。」

……

林天掛斷了電話,便乘著電梯上了頂樓。這個辦公大廈,他來過好多次。自然知道錢海的辦公室在什麼位置,輕車熟路的就進入了錢海的辦公室。

「錢叔叔,好久不見了。」進入辦公室,林天看著錢海那張肥嘟嘟的臉龐,打趣的笑道:「看來您的日子過得不錯啊,竟然有些發福了。」

錢海笑道:「小天,你真會說笑,我就是一個苦命的商人,每天都經歷這商海的爾虞我詐,哪有好日子過哦?」

嘴上說的很輕鬆,但錢海的眼睛一直緊緊的盯著林天看,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林天此次來估計是為了假藥的事情。

難道林天發現假藥是從錢氏醫藥流出去的?可那些藥商都是他多年的老友,應該不會出賣他才對。

可錢海哪裡知道,自古英雄拿過美人關,況且那些藥商也不是什麼蓋世英雄,影妖嬈稍稍的犧牲一下色.相,他們直接將錢海給出賣了。

畢竟,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林天看向錢海,表情瞬間陰沉下來,低聲道:「錢叔叔,商場既戰場,自然充滿了爾虞我詐,但您做事也有些過分了,居然假冒我們林氏醫藥的商標,生產出一種偽劣藥品。」

錢海的眉頭微微一皺,果然,林天就是為了這件事來找他的,而他卻是淡淡一笑,說道:「小天,你這不是在誣衊我嗎?我可是正經的商人,怎麼會做出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們公司的藥品出了質量問題,還死了幾個消費者,我很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你也不能隨隨便便的冤枉我啊……」

林天這樣當面的質問自己,錢海的心裡還是有些發虛的,但他覺得自己做的天衣無縫,是絕對不會被人抓住任何一絲的把柄的。

所以,只要死不承認自己製造假藥,一切的質問和罪責都將化為幻影。

「怎麼?錢叔叔不想承認?」林天冷笑道。

「沒有做過,我怎麼承認?」錢海淡淡道。

林天點點頭,笑道:「很好……錢叔叔,你知道嗎?看在你曾經是老爺子老手下的份上,你奪取了我們林家的林氏醫藥,我沒有找你算賬,你有霸佔了我們林家小世家的稱號,我也沒有計較……但這次我不會再忍讓了,鬧出了那麼多條人命,你覺得你可以自身世外嗎?」

錢海的身體微微一顫,腳下一個不穩向後退了幾步,但還是站住了,臉上瞬間滲出了好些冷汗,但還是故作平靜的說道:「小天,你這話就說的有些過分了,什麼叫我搶了你們林家的東西?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只是用我自己的實力來獲得我想要的東西而已。」

「而且我還告訴你了,你們林家沒有了小世家的稱號,是絕對扳倒不了我的,我的背後站著的可是大世家齊家。」(未完待續)

… 林家已經不是小世家了,而他們錢家卻成了五小世家之一,另外,錢家的背後還有大世家齊家在撐腰,錢海自然不會害怕林天的恐嚇。

「齊家?」林天冷笑道:「這倒是蠻讓人驚訝的,看來錢叔叔找了一個很不錯的靠山啊。」


「那是自然。」錢海也是昂起自己的頭,說道:「小天,我勸你還是把你的公司賣給我,我來替你做善後,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若是你執迷不悟的和我作對,可是沒有好果子吃的。」

錢海覺得自己在商場上混了幾十年了,林天這種剛出道幾年的毛頭小子,哪裡是他的對手?分分鐘搞垮他的林氏醫藥。

「沒有好果子吃?」林天冷冷的看了錢海一眼,用手指著錢海,說道:「這也是我要說的話……既然錢叔叔願意玩,我陪你玩到底。」

「行啊,我奉陪到底。」錢海也是咧著嘴笑道。

林天也沒有多做逗留,說完要說的話之後,便離開了.錢海的辦公室。

撲通!

錢海一屁股坐在了辦公椅上,身上的汗水依舊不停的往下流,心中更是慌的不得了,喃喃道:「這小子什麼時候有如此強大的魄力了?看得我心裡發慌。」

錢海端起桌上的茶杯,猛地喝了幾口茶,這才把緊張慌亂的心跳給壓制住。

但他還是不放心,急忙摸出手機,撥打了齊仁傑的號碼。

「喂。齊少嗎?我是錢海。」

「齊叔叔,什麼事?」

「你知道嗎?林天沒有死,他還活著?」

「知道。」聽到林天的名字。齊仁傑的心情顯然不是很好,不悅的說道:「幾天前我就知道了,你怎麼現在才和我說?」

「不是,他剛才來找我了。」錢海說道:「他要找我開戰。」

「是不是因為假藥的事情?」齊仁傑冷笑道:「錢叔叔啊,我覺得你這次做的有些過了,都鬧出人命了,林天自然要認真起來。」

錢海臉上的肌肉抽了抽。苦笑道:「齊少,這個主意可是你給我出的,你現在怎麼反過來怪我了?」

當初。林氏醫藥發布的新藥品『暴瘦丸』,市場的銷售十分的火爆,看到如此情形,作為對手的錢海。自然十分的著急。急忙去找齊仁傑,讓他想想辦法,來遏制住林氏醫藥這種勢頭。

而齊仁傑便提出了製造假藥,來削弱林氏醫藥新藥品的影響力。

現在呢?由於消費著被假藥毒死了,林氏醫藥在市場上的影響力的確被削弱了,可這件事卻把林天給招來了。


「是嗎?我什麼時候給你出了這麼一個餿主意?」齊仁傑一口否認。

「不是……」

「哈哈……」齊仁傑突然大笑起來,說道:「錢叔叔,你不要著急。林天找你算賬,其實也有其他人再找他算賬。你再忍幾天,很快林天便從這個世上消失了。」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兒?」錢海相當疑惑的問道。

齊仁傑笑道:「是這樣的,殺手組織的老闆傑斯,花了五億美元來懸賞林天的人頭,結果全球的殺手都聚集到了燕京,也就這幾天,林天一定會被那些殺手幹掉的。」

由於齊家的情報網沒了,齊仁傑之前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而這個重要的信息,還是苗蘭從無量山回來之後告訴他的。

其實,齊仁傑十分的痛恨林天,恨不得林天馬上被殺掉,因為林天偷走了齊家情報網的人員名單,這可是他立足於齊家最重要的依仗。

現在名單沒了,齊家便沒了網羅華夏的情報網,他這個新任家主也是做的不踏實。

好在妻子苗蘭懷了孩子,這樣他在齊家的地位暫時無人撼動。

「此話當真?」錢海驚喜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齊仁傑很肯定的說道:「你再堅持兩三天,只要等殺手幹掉了林天,你何必緊**天找你算賬呢?」

「不緊張不緊張,我一點也不緊張。」錢海咧著嘴笑了起來。

這對他來說,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林天一死,林氏醫藥就失去了主心骨,到時候他想怎麼對付就怎麼對付。

「不過。」齊仁傑話鋒一轉,說道:「你的那些假藥還是要快速處理掉,要知道,林天的身邊還有一個很聰明的于思怡,她的能力也是不可小覷的。」

「好好,我馬上就安排。」錢海覺得齊仁傑說得對,現在是很關鍵的時候,絕對不可以出任何的意外。

……

掛斷了電話之後,錢海又撥通了另外一個人的號碼。

「喂,老馬嗎?趕緊將那批藥品給我銷毀……」

「對,一點也不留下,全部燒掉。」

「此時一定要保密,絕對不能讓第三者知道……」

……

打完這個電話之後,錢海才長長的呼了口氣,這下總算是放心了。

林天想和他斗,簡直是關公門前耍大刀,不自量力!

既然勝券在握,錢海自然是心情大好,坐在辦公椅上悠閑的瀏覽著網頁,美美的喝著香茶。

就在這個時候,桌上的手機響了。

錢海拿起手機一看,是當紅女歌星顧詩佳打開的。

「詩佳小姐,有事嗎?」錢海笑問道。

「錢叔叔,不好意思在您上班的時候打擾了……」顧詩佳故意停頓了一下,說道:「是這樣的,我們五小世家準備召開一次會議,來用選舉的方式來決定一下,五小世家到底哪一個家族可以領導另外四個家族。」

「這個好啊。」錢海笑道:「我一直覺得五小世家是一盤是散沙,一點凝聚力都沒有,你看看五大世家他們,都分出個高低強弱。」

「錢叔叔,你說的太對了,這次會議我們就要解決這個問題,只有一個統一的領導.人,我們小世家的未來才能夠走得更遠。」顧詩佳也是滿口應道。

錢海樂呵呵的看著天花板,又問道:「詩佳,你覺得五小世家之中,誰有資格做這個領導.人?」

顧詩佳猶豫了一下,分析道:「方老爺子和羅老爺子的年齡大了,恐怕沒有那個精力了,而我們顧家,雖然我是家主,但我畢竟是個女孩子,整天還要出通告,完全沒有時間,至於趙家,倒是有一位少爺趙靈光,但他很笨,難當重任……所以,我覺得最合適的人選,自然錢叔叔了。」(未完待續……)

… 呼……真累!

其實從昨天開始,長風就感冒了,今天病情還加重了,一覺睡到了下午,勉強坐在床上碼字,現在眼睛脹的難受,撐不住了!

晚安親們,天氣轉冷,保重身體!

………….

「哈哈……」聽到顧詩佳如此的推崇他來當這個五小世家的領導.人,錢海笑的合不攏嘴,這可真是一個天大的好機會。

只要他掌握了五小世家的領導權,以後完全可以在燕京橫著走了,就算是幾個大世家,也要對他禮敬三分。

「錢叔叔,我相信你有實力領導我們幾個小世家的。」顧詩佳不吝言辭的誇讚著。

「放心,若果真有這個機會,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錢海又問道:「什麼時候召開會議?」

&nbs+.;「就是現在啊。」顧詩佳說道:「我和其他小世家的家主都已經在羅爺爺的家裡的,你也趕緊來吧。」

「這麼快?」錢海微微一愣,但也沒有過多的懷疑,說道:「好,我馬上去。」

掛斷電話之後,錢海離開了公司,開車前往小世家羅家的宅院。

顧詩佳也掛斷了電話,但她卻沒有在羅老爺子的宅子里,而是在自己的公寓中,她的對面就坐著一臉笑意的林天。

「你笑什麼?」見林天的臉上一直掛著笑容,顧詩佳好奇的問道。

「沒想到你撒起慌來,眼不眨臉不紅。實在是太厲害了。」林天說道。

顧詩佳這時臉色才微微發紅,嬌嗔道:「還不都怨你,平白無故的。讓我對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叔撒謊,他要是知道我在耍他,非得把我罵個狗血淋頭不可。」

林天卻搖了搖頭,說道:「你可沒有在耍他,而是五小世家真的要在羅老爺子的家裡開會。」

「真的?」顧詩佳問道。

「當然,騙你也沒有糖吃啊。」林天點點頭,然後從沙發上站起身。說道:「我已經通知其他小世家的人了,他們也都往羅老爺子的家裡趕了過去。」


顧詩佳急忙站起身,說道:「那我們也趕緊去吧。」

看來這件事是林天早就策劃好的。難怪明知道錢海被耍了,他還如此的淡定。

「你也要去?」




lixiangguo

只要他的星空真氣蛻變為更強大的帝劫真氣,有了這三寶,在輔助醫道靈氣,便可成就真正無敵的不敗真氣。

Previous article

陸清瞳:……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