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一天之後,言藺晨便是就此消失。天星城之中,再也沒有言藺晨的任何消息。直到一年之前,言藺晨方才出現在憐月城之中。」

聽完黃衍果的敘述,屠遠方才明白,言藺晨居然有一段如此不堪的經歷。不過屠遠也是能夠看得出來,言藺晨固然是對杜若恨之入骨,但是杜若,卻並沒有太過將言藺晨放在眼裡。或許在五年之前,言藺晨是杜若的勁敵。可是經過這五年的歷練,杜若早已不是五年前的杜若。而言藺晨,也是被他遠遠的甩在身後。

如今言藺晨身上的殺意固然是極為濃郁,但是到了杜若的身邊,卻是如春風化雨一般消散。此時的言藺晨,已經不再是杜若的對手。又或者說,此時的言藺晨,已經是沒有資格成為杜若的對手。 雖然言藺晨和杜若之前的仇恨極深,但是這四聖山也是有著四聖山的規矩。只有闖過四聖山的四道關卡,進入最後的決勝之地,方才能夠動手。所以言藺晨此時固然對杜若恨之入骨,但也只能是強忍著心中的怒意。

而與此同時,四聖山的第一道關卡,也是就此打開。

「為了準備這一次四殿大試,我可是特地去北天之極,取了一塊萬載玄冰。」當看到第一道關卡開啟的時候,傲風城城主傲風也是極為得意的說道。這第一道關卡,正是由他進行布置。

第一道關卡乃是一條大河,河上有著一座座浮台。不過這一座座浮台之上,只能容納一個修行者。而且大河之上的罡風極為猛烈,就算是屠遠,也都是不一定能夠在罡風之中立住。而大河之中,一絲一絲的寒氣不斷的透露出來。若是在場的試煉者,不能夠在大河之上立住,掉入大河之中的話,必定是會被這萬載玄冰凍住。那麼到時候,也就意味著這一位修行者失去了挑戰的資格。

「讓我來試試吧。」就在這個時候,一位傲風城的天驕便是直接站了出來,靈力震蕩,這一位傲風城的天驕便是一躍而上。然而就在這一位傲風城的天驕即將踏入浮台的時候,大河之上的罡風,便是瞬間猛烈起來。下一刻,這一個天驕便是直接掉落下方的大河之中。隨後大河之中,一道道冰寒之氣便是蔓延開來,下一刻,這個傲風城的天驕,便是直接被萬載玄冰水凍成冰塊,直接傳送了出去。

「這。」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在場的眾天驕都是沉默了。眼前這樣的情況,就足以說明,這第一關的困難程度。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想要過這第一關,恐怕是有些困難的了。

「傲風,你連自己人都往死里整啊。」當看到第一關這樣的情況的時候,周天星也是忍不住說道。剛才那一個,可是傲風城的天驕。可是傲風卻絲毫沒有留手,那就足以想象,如果不是傲風城的天驕踏上浮台,會是什麼樣的一個景象了。

「這幾個小子,平日里在我傲風城作威作福,不思進取。如今落到我的手裡,我自然是要好好教訓他們一頓了。」傲風則是不以為然的說道。如今被傳送出來的天驕,並非是他傲風城真正的主力。就算在第一關沒有被淘汰,在接下來的關卡之中,也必定會被淘汰。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來試試吧。」就在這個時候,杜若便是站了出來。作為天星城的最強者,又或者說在場眾人之中的最強者。杜若的實力,絕對是有目共睹的。當杜若站出來的時候,眾人的眼光,便是分別集中在了杜若的身上。

之間杜若縱身一躍,便是直接朝著第一座浮台落去。這個時候,一道猛烈的罡風便是直接對著杜若颳了過來。之間這個時候,杜若的腳尖在浮台之上輕輕一點,杜若的身形,便是宛若一片葉子一般,再度脫離,朝著第二座浮台落去。

「這小子,還真有點本事啊。」當看到杜若這樣的情況的時候,傲風也是有些驚訝起來。而杜若的身形,則是彷彿一條游魚一般,在罡風之中不斷的行進。幾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杜若便是直接來到對岸。

看到杜若成功之後,言藺晨也是隨機出手。不過和杜若不一樣的是,言藺晨對抗罡風的方法,乃是利用自己的靈力。言藺晨的靈力本就無比雄厚,當罡風吹過的時候,言藺晨的身上便是爆發出一道極為強烈的靈力,和罡風形成對抗。雖然言藺晨的方法看起來比較笨,但是相比杜若的方法,言藺晨的方法顯然是更加的適合在場的眾人。

而在杜若和言藺晨成功之後,在場的眾天驕也是紛紛效仿二人的方法。很快,在場的一眾天驕,便是有半數通過這一條大河。當然,其中也是有不少的天驕失敗,落入大河之中。雖然在場的天驕之中,有幾人能夠稍稍抵禦這萬載玄冰的冰凍。但是在罡風的影響之下,這些天驕也都是難以再度回到浮台之上。到最後,都是化作一塊塊冰雕,被傳送出去。

看著這麼多天驕成功來到對岸,屠遠也是躍躍欲試起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罡風似乎是針對屠遠一般。在屠遠即將踏上第一座浮台的時候,這一道罡風,也是變得異常猛烈起來。屠遠甚至連反抗都是做不到,便是被直接吹落在大河之中。

「傲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候,憐月也是有些焦急起來。畢竟屠遠可是他女兒的救命恩人,可是現在屠遠在第一關的時候,便是遭遇如此情況,這要讓憐月如何解釋。

「這罡風雖然是我布下的,但你也知道,如今這罡風在四聖山之中,就算是我也控制不住啊。屠遠這小子遇到這樣的情況,就只能算他倒霉了。」傲風此時也是略帶無奈的說道。這罡風的確不是他能夠輕易控制的。他也是沒有想到,在屠遠出動的時候,這罡風會變得如此猛烈。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屠遠此時也是無比的鬱悶。自己被罡風吹落道大河之中,若是不快點上去的話,自己說不定就要被凍成冰雕了。

看到屠遠這樣的情況,對岸的余茶安和黃衍果也是無比的擔心。照理來說,屠遠的實力通過這第一關應當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可是現在,屠遠卻是在第一個浮台的時候便是掉了下去,這也是讓二人,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畢竟這罡風如此猛烈,二人就算是有心幫助屠遠,都是難以做到。

至於馮江濤等人,看到屠遠這樣的情況的時候,嘴角也是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雖然他們更加希望親自動手解決屠遠,但是看到屠遠在第一關的時候便是被淘汰,他們的心裡,還是無比的舒爽的。

屠遠也是急忙運轉靈力,想要再度踏上浮台。只是浮台之上的罡風極為強烈,就在屠遠將要接觸到浮台的時候,罡風便是將屠遠再度吹了開來。這樣的情況,也是讓屠遠無比的鬱悶。

今天有點事情,可能不能做到九更了,就先三更吧,等我把事情處理完了,再補上更新。 「憐月,看來你的這個屠大師,怕是要被傳送出來了。」當看到屠遠這樣子的時候,傲風也是略帶得意的說道。

雖然不知道屠遠的實力具體如何,但是之前屠遠的赫赫名聲,傲風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能夠在第一關便是將屠遠淘汰,傲風還是極為滿意的。

「傲風,你別高興的太早。」憐月的臉色也是有些難看,如今屠遠已經是掉入了大河之中,若是不儘快上岸的話,憐月也是擔心,屠遠是否會被凍成冰塊。

而此時屠遠雖然墜落在大河之中,但是屠遠卻是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寒意。這一絲絲寒意在進入屠遠的身體之後,便是快速的被吸收。對於這樣的情況,屠遠想了一下,便是明白。

自己體內的海洋之心,對於水的控制可以說是極為強大。這萬載玄冰雖然是冰,但是冰,也同樣是由水變成。所以這萬載玄冰對於屠遠身體的影響,在海洋之心的控制下,可以說是寥寥無幾。想到這裡,屠遠也是不由得將心思打到了這大河之上的一株株靈藥之上。

因為這一條大河之上的罡風太過猛烈的關係,所以基本上參與試煉的修行者,都是直接踩著浮台離開。對於大河之上的這些靈藥,也是沒有人生出想法。所以這大河之上的靈藥,都是有了一定的年限,而且這量,還不小。

想到這裡,屠遠便是直接沉入河底,朝著這一株株靈藥遊了過去。

當看到屠遠沉入河底的時候,傲風的嘴角,便是露出了一絲笑容。「憐月,看來這屠遠,馬上就要出來了。」

「難不成你以為,以屠大師的實力,還稀罕這四聖山的洗禮。」聽到傲風這麼說的時候,憐月也是不滿的說道不過如今屠遠已經是沉入河底,恐怕用不了多久,便是會被傳送出來。所以憐月的反駁,聽起來也是相當的無力。

「對對對,屠大師看不上我們四聖山的洗禮,那麼就讓他早點出來吧。」聽到憐月這麼說的時候,傲風也是笑著說道。對於能夠淘汰屠遠,傲風也是極為的得意。尤其是看到憐月這氣急敗壞的樣子的時候,傲風的得意之情,更是越加的濃郁。

然而就在傲風得意的笑著的時候,傲風便是發現,自己大河之上的天域冰蓮,居然消失了一朵。因為傲風看守第一關的關係,所以這第一關之中的靈藥,可以說都是傲風種植的。而為了種植天域冰蓮,傲風更是不惜花費大代價,去北天之極弄來萬載玄冰。這天域冰蓮,傲風可以說是極為寶貴。而傲風之所以敢將天域冰蓮放在這裡,便是因為傲風相信,凡是前來闖第一關的試煉者,在罡風的影響之下,都是沒有足夠的能力採摘他所種植的靈藥。所以這一條大河,可以說是傲風私人的荷塘一般。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天域冰蓮,居然是真的少了一朵。」這個時候,周天星顯然也是看到了這一條大河之中的天域冰蓮少了一朵。周天星的眼神之中,也是帶著一絲怪異。畢竟周天星也是沒有看到,到底是誰動手,將這一株天域冰蓮采走。尤其是此時,大河之上,更是沒有一個試煉者。這天域冰蓮突然的消失,顯然也是極為的怪異。

「我看啊,這就是你的報應。」聽到傲風這麼說的時候,憐月其實還是有點懷疑的。可是既然連周天星都這麼說了,憐月也是朝著傲風種植天域冰蓮的地方看了過去。

正所謂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當憐月看向傲風種植天域冰蓮的區域的時候,便是發現這天域冰蓮,居然是少了一大半。

「到底是誰?」傲風的臉色,也是無比的難看。天域冰蓮乃是屬於極為珍貴的靈藥,對於這幾株天域冰蓮,傲風更是視若珍寶。可是現在,在短短几個呼吸之間,便是少了一大半。這樣的情況,也是讓傲風難以接受。

「不對,這沉痾玉蓮,怎麼也少了幾株。」而這個時候,鄭紫嫣也是開口說道。

「沉痾墨蓮?」傲風當即轉頭,朝著自己種植沉痾墨蓮的區域看了過去。此時自己所種植的沉痾墨蓮,僅剩下幾株還沒有成熟的,那些成熟的,此時都是完完全全的消失。

「你們看,那是什麼。」這個時候,周天星也是彷彿發現了一個新大陸一般,指著大河之中的黑影說道。

「這到底是什麼。」因為河水的掩映,此時的傲風只能是看到一個黑影。至於河水之中的黑影到底是什麼,傲風也是看不清楚。而此時的這一道黑影,則是彷彿一條游魚一般,繼續朝著另一處種植靈藥的地方游去。

「混蛋,快給我住手啊。」此時的傲風,可以說是無比的著急。在這一條大河之中,傲風一共種植了三種靈藥,分別是天域冰蓮,沉痾墨蓮,還有的就是罡風玉蓮。天域冰蓮和沉痾墨蓮雖然珍貴,但是對於傲風來說,卻並沒有什麼大用,但是這罡風玉蓮,對於傲風的修鍊,卻是有著極大的好處。此時看到這一道黑影靠近自己所種植的罡風玉蓮,傲風也是真的著急起來了。但是此時四聖山處在關閉狀態,傲風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這一道黑影靠近自己的罡風玉蓮,卻是連一點辦法都是沒有。

此時通過第一關的試煉者,已經是紛紛進入第二關。可是傲風的眼睛,卻是始終盯著第一關之中的這一道黑影。當看到自己的罡風玉蓮都是被這一道黑影采走的時候,傲風彷彿是覺得,自己的心,都是被狠狠扎了一下一般。

而此時這一道黑影,則是宛若一條魚兒一樣,朝著岸上游去。

「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傲風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這一道黑影。如果可以的話,傲風真的是想要將這一道黑影千刀萬剮。

而隨著這一道黑影游到岸邊,傲風的眼睛,也是不由睜得老大。因為眼前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屠遠。

「屠大師。」當看到屠遠的時候,憐月也是無比的驚訝。之前因為目光都是被黑影所吸引的關係,所以憐月也是並沒有注意到屠遠沒有被傳送出來。

「怎麼會是他?」當看到屠遠的時候,傲風的表情也是變得有些難看起來。屠遠乃是這一次四殿大試的試煉者。作為四殿大試的試煉者,這其中的靈藥,只要屠遠有足夠實力,就算全部拿去,傲風都是不能說什麼。可是這一次屠遠拿走的靈藥的數量,實在是太過龐大。就算是傲風,也是肉痛無比。但是傲風也是明白,以憐月對屠遠的態度,等到屠遠出來之後,憐月必定會站在屠遠的這一邊。到時候想要拿回靈藥的話,恐怕是要費上一番功夫了。 「真沒想到,這個屠遠,倒還是挺有本事的。」當看到屠遠從大河之中游上來的時候,鄭紫嫣也是捂著嘴巴說道。屠遠作為這一次四殿大試的試煉者,若是屠遠將這些靈藥拿走的話,就算是傲風,也只能是吃了這麼一個啞巴虧了。

聽到鄭紫嫣的話,傲風的拳頭也是緊緊握起。甚至連牙齒,都是咬的咯咯作響。

「這屠遠,確實是有點本事,只是不知道這第二關,他有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此時周天星也是捋了捋鬍子,對著鄭紫嫣說道。這第二關,乃是由他周天星布下。對於這第二關,周天星可以說是極為有信心。至於這第二關之中種植的靈藥,周天星也是一點都不擔心屠遠會拿走。

這第二關,乃是周天星以周天星辰之力為引,引動四聖山之中的靈獸骨骸,為其所用。這些靈獸的修為雖然有限,但是數量卻極為眾多。而且其中更是有不少靈獸,已經是達到了化靈境八階甚至九階的地步。就算是這些天驕,想要通過的話,都是要小心翼翼。如今這些天驕進入這第二關還沒有多久,便是有不少人被淘汰了出來。而且這還是因為,這些天驕聯手對付這些靈獸,方才能夠通關的。

而如今屠遠卻只有一個人,若是被眼前的這些靈獸纏上的話,恐怕屠遠也是不得不放棄資格,被傳送出來。

憐月此時的眼神之中,也是帶著一絲焦慮。對於這第二關之中的靈獸骨骸的強度,憐月自然是明白的。也正是因為憐月明白周天星的手段,所以對於屠遠,憐月也是越加的擔心。

此時的屠遠,已經是到達了這第二關之中。周天星也是已經準備好,看到屠遠被這些骨骸圍攻的狼狽樣子。只是屠遠在第二關之中行走了大半的路程,這些骨骸卻彷彿沒有看到屠遠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烈日龍芽。」當看到第二關之中的烈日龍芽的時候,屠遠的眼睛,也是頓時亮了起來。這烈日龍芽,乃是他煉製九元歸聖丹的靈藥,對於屠遠來說,可以說是極為重要。所以當看到烈日龍芽的時候,屠遠也是無比的興奮。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當看到屠遠朝著自己的烈日龍芽走去,周天星也是有些慌起來了。尤其是看到這第二關的這些個靈獸屍骸,一動不動的樣子的時候,周天星心中那種不想的預感,也是越加的濃郁。

「天星兄,看來你的這些靈藥,也是要保不住了。」本來屠遠將傲風的大半靈藥採摘走,傲風的心情可以說是無比的鬱悶。此時看著屠遠朝著周天星的葯園走去,傲風也是突然間覺得,心情都是舒暢起來了。

然而在屠遠走到周天星的葯園之前的時候,卻是突然停了下來,不得不說,這第二關之中,也是太過安靜了一些。屠遠朝著四周望了望,自言自語道。「這第二關之中,不是有什麼機關吧。」

「對對對,你快點離開。」聽道屠遠這麼說的時候,周天星的雙目之中,也儘是期待之色。現在的周天星,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屠遠離自己的葯園遠一點。

「算了算了,先把靈藥采了再說。」只是屠遠的下一句話,便是讓周天星直接崩潰開來。在周天星的注視之下,屠遠可以說是將這葯園之中的靈藥采了大半。當看到將近八成的靈藥被屠遠收入空間戒指之中的時候,周天星的那個心疼啊。響起之前自己嘲笑傲風的樣子,周天星現在,也是覺得自己的臉頰,火辣辣的疼。

至於憐月和鄭紫嫣,此時也都是捂住嘴巴,努力的憋笑。周天星作為他們四人之中的最強者,他們可以說是好久都是沒有看到周天星吃癟的樣子了。如今看到周天星那種欲哭無淚的表情,二人也是覺得大大的舒爽。

「這第二關,不會這麼簡單吧。」而此時屠遠也是將採好靈藥,從葯園之中走了出來。看著空空如也的第二關,屠遠也是無比驚訝的說道。

此時的周天星,真的是有一種拍死屠遠的衝動。自己的第二關,自然是沒有那麼簡單。可是誰知道你身上有什麼鬼,這些靈獸屍骸見到你,就好像見到了鬼一般,不敢出來。

而屠遠也是一臉疑惑的朝著第三關走去,這一路之上,甚至連絲毫的阻礙都是沒有遇到。

等到屠遠離開第二關的時候,整個第二關,都是沒有絲毫的動靜。這個時候,屠遠也是有些傻眼:「這設置第二關的城主,不會是傻了吧。」

看著屠遠撓著腦袋,一臉疑惑的樣子,周天星真的是有一種打死屠遠的衝動。你丫的才傻了呢,你全家都傻了。

「哈哈哈哈。」傲風聽到屠遠這麼一句話,也是再也忍不住笑出來。作為和周天星有著同樣遭遇的人,傲風理應是和周天星同仇敵愾的,可是聽到屠遠這句話的時候,傲風實在是忍不住了。

鄭紫嫣和憐月,本來沒打算笑的。可是聽到傲風這樣的笑聲,二人也是再也忍不住,直接笑了出來。周天星的臉色本來還不至於這麼難看,可是當看到其他的三位城主如此狂放不羈的笑容的時候,周天星的臉色,也是刷的黑了下來。

其實這也怪不得屠遠,周天星所設置的第二關,的確是危險重重,想要通過,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要怪就怪在,周天星所使用的,是靈獸屍骸。

屠遠的體內,可是有著屍魔將的本命之毒。屍魔將的修為雖然比不上周天星,但是在控制屍骸之上,卻絕對是祖宗級的人物。即使是周天星,在控制屍骸之上,也是難以和屍魔將比擬。而屍魔將的本命之毒之上,所攜帶的屍魔將的氣息,這些屍骸僅僅是問道,便是會發自內心的恐懼。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學生見到了老師一般,這是一種本質之上的壓制。所以屠遠如今能夠如此輕而易舉的通過第二關,並且獲得烈日龍芽這樣的靈藥,全都是歸功於屍魔將。

只是不知道屍魔將在知道這樣的事情之後,又是會有什麼樣的感想。 等屠遠到達第三關的時候,這些個天驕已經是紛紛來到第四關,但是此時此刻,四聖山之外的四位城主,都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屠遠的身上。尤其是鄭紫嫣,此時就算是呼吸,都是變得粗重起來。因為這第三關,乃是由她掌管。這第三關之中的靈藥,也都是由她種植。

「這第三關,又是什麼情況。」看著被紫煙瀰漫的第三關,屠遠也是不由頓了頓。

「紫嫣的幻魔煙,可不是這麼好對付的。我就不信,這一次屠遠這小子還能這麼幸運。」當看到屠遠到達第三關的時候,周天星也是忍不住開口道。之前屠遠不僅摘了他的靈藥,更是辱罵他的智商。所以對於屠遠,周天星是沒有絲毫的好感。此時周天星也是無比的希望,屠遠能夠在第三關之中被淘汰。

「那是自然,我這幻魔煙,就算是金丹境的修行者,在其中呆久了的話,都是會陷入幻境。這個屠遠,如今就只有化靈境的修為,我就不信,這屠遠還能像之前一樣。」鄭紫嫣雖然是極為自信的說道,但是鄭紫嫣的心底,依舊是有一絲慌張。實在是屠遠之前的表現,太過出彩,這也是讓鄭紫嫣,不得不擔心。

「這些紫煙,看起來倒是有些詭異。」雖然還沒有踏入第三關,但是在這些紫煙之上,屠遠也是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若是貿然進入的話,自己必定是會被紫煙纏繞,從而陷入幻境之中。那麼到時候,恐怕自己也只能是被傳送出去。

所以想要成功通過的話,那麼自己必定是要用靈力包裹全身,不能讓自己將這些紫煙吸入。

「對了,炎火身。」這個時候,屠遠也是想起來。自己炎火身在運轉的時候,靈力形成的火焰,也是將其全身都包裹。只是不知道,炎火身在這裡,到底有沒有用。不過既然想到了這裡,那麼屠遠也是自然而然而運轉起了炎火身。

當炎火身全部運轉開來的時候,屠遠便是一腳踏入了第三關之中。而隨著屠遠踏入第三關之中,這第三關之中的紫煙,便是不斷的朝著屠遠匯聚而去。

「看來這一次,屠遠是沒有這麼好運氣了。」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周天星和傲風也是略帶得意的笑了起來。而鄭紫嫣,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候,在第三關之中的屠遠,眉頭也是皺了起來。因為屠遠發現,這些紫煙在自己的火焰的作用之下,居然是化作一絲絲紫色的粉末,緩緩落下。看到這樣的情況,屠遠也是突然生出一種極為大膽的想法。自己丹火的煉化提取之力,對這紫煙是否有著作用。

想到這裡,屠遠的手上,便是有著一團丹火冒了出來。而隨著丹火接觸到這些紫煙,屠遠邊境驚訝的發現,這些紫煙在丹火的淬鍊之下,居然是不斷的化作一絲絲紫色的粉末,緩緩落下。看到這裡,屠遠的靈力,也是快速的釋放開來。越來越多的紫煙,在丹火的淬鍊之下,不斷的化作紫色粉末,落在屠遠的手中。從這些紫色粉末之上,屠遠也是察覺到一股極為強大的致幻作用。

而隨著紫煙不斷的被屠遠煉化,這第三關之中的紫煙,便是不斷的朝著屠遠匯聚而去。甚至根本不需要屠遠操控這些紫煙,這些紫煙便是不斷的朝著屠遠匯聚而去。

這個時候,四聖山之外的四位城主,也是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紫嫣,你這幻魔煙,似乎是在減少啊。」周天星看著不斷匯聚的幻魔煙,對著鄭紫嫣說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被周天星這麼一提醒,鄭紫嫣顯然也是察覺到了這幻魔煙的變化,當即鄭紫嫣的臉色便是變了變。顯然也是不明白,這第三關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屠遠這小子,到底又在搞什麼鬼。」傲風的臉色,也是不由變了變。如今屠遠全身被幻魔煙包裹,傲風他們四人也是看不清楚屠遠到底在做什麼。不過在傲風看來,屠遠肯定是不會在做什麼好事。

「憐月,這屠遠到底在搞什麼鬼?」鄭紫嫣此時,也是焦急的對著憐月問道。看著自己的幻魔煙不斷的變少,鄭紫嫣也是無比的心疼。這些幻魔煙的煉製,可是花費了鄭紫嫣好大的功夫。化靈境修行者,只要吸入一絲幻魔煙,便是會陷入幻境。就算是金丹境修行者,在幻魔煙之中呆上一段時間,都是會陷入幻境之中。可是現在,屠遠卻是如此大肆的吸收這幻魔煙。這也是讓鄭紫嫣,無比的心疼。

「我也不知道啊。」此時的憐月,也是無比擔心屠遠的情況。甚至比起鄭紫嫣,憐月更想要知道屠遠的情況。只是屠遠此時被幻魔煙團團圍住,憐月根本是看不到屠遠的情況。現在的憐月只是希望,屠遠不要出現問題。否則的話,憐月也是沒有辦法和雲惜雪交代。

而隨著時間緩緩的過去,這幻魔煙的範圍,也是越來越少。當看著自己的幻魔煙逐漸變少的樣子,鄭紫嫣可以說是無比的心疼。而隨著幻魔煙不斷的減少,屠遠的身形,終於是再度露了出來。此時屠遠全身被火焰包裹,而屠遠的掌心之上,一團丹火不斷的燃燒。這些幻魔煙,在屠遠丹火的燃燒之下,不斷的化作一絲絲紫色的粉末,被屠遠收入丹瓶之中。

當最後一絲幻魔煙被屠遠煉化,收入丹瓶之中,鄭紫嫣終於是徹底的明白,之前傲風和周天星,究竟是怎樣的心情。

而屠遠在做完這些之後,卻還沒有放過鄭紫嫣的想法。這第三關之中的靈藥,也是被屠遠掃蕩了大半。當看到自己如此慘重的損失,鄭紫嫣真的連殺了屠遠的心都是有了。

等到屠遠踏入第四關的時候,在座的四位城主,都是死死的盯著屠遠。他們也是想要看一看,在這第四關之中,屠遠究竟會不會做出這樣喪盡天良的行為。而此時此刻,最為緊張的,莫過於憐月了。因為這第四關,乃是由她進行看守。 憐月看守第四關的手段,乃是月魂,在月華之下形成的一種特殊的魂體。這種魂體的攻擊力極為強悍,就算是化靈境七階八階的修行者遇到,都是極為棘手。只是因為魂魔將本命之毒的關係,這些月魂,根本是不敢靠近屠遠。而屠遠,也是在四位城主的注視之下,將這第四關的靈藥,盡數採摘。

「憐月,這屠遠還真的是一個都不放過啊。」當看到屠遠歡快的采著第四關的靈藥的時候。周天星三人,也是帶著一絲同情的看著憐月。

面對屠遠這樣的大肆採摘,憐月也是無比的心疼。憐月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個勁的默念,屠大師救了憐星,讓他拿走一點靈藥,沒什麼關係的。但是總是有這樣的想法,憐月依舊是不忍看向屠遠。

等到屠遠將這第四關的靈藥採摘的差不多了之後,屠遠便是昂首闊步,朝著四聖山山頂走去。

雖然這四位城主設下的考驗極為困難,但是卻依舊有著十五位天驕通過他們的考驗。傲風城通過考驗的分別是余茶安,馮江濤,安歌和李大江。這四位之中,馮江濤算是和屠遠有一面之緣,而李大江則是當初在傲風城將屠遠抓去琳琅派的琳琅派弟子。至於余茶安,就更加不用說了。這裡面屠遠唯一不認識的,就只有安歌了。和李大江一樣,安歌同樣是琳琅派的弟子,而且安歌的實力,比起李大江還要強上一絲。在傲風城通過的四位修行者之中,安歌的實力,應當是算得上最為強悍。

縱使余茶安為了準備這一次四殿大試,歷經了數月的苦修,但是其實力比起安歌,還是要差上一絲。

至於天星城,此次通過的則是又黃衍果,杜若,楚航,邢凱。黃衍果,楚航,邢凱三人對於屠遠來說,應當是老熟人了。對於三人的實力,屠遠自然也是知曉一些。只是杜若這個天星城第一天驕,屠遠卻是一點都不了解。

紫煙城通過考驗的,分別是錢多多,趙半山,雲中天和劉清和。這其中除了劉清和是陌生人以外,其餘的都是和屠遠相熟。

憐月城這一次通過四關考驗的,則分別是言藺晨,穆青和雪鳶。對於雪鳶能夠通過這四關考驗,就算是憐月城城主,也都是有些意外。不過這也是足以說明,為了準備這一次四殿大試,雪鳶怕是花了不少的功夫。

加上屠遠的話,憐月城這一次,也是有四人通過考驗。不得不說,這樣的情況也是相當的巧合。四大主城之中,分別都是有四位天驕通過考驗。

當屠遠出現的時候,這十五位天驕,也都是無比驚訝。畢竟在他們印象之中,屠遠可是在第一關,便是被淘汰了的。可是現在,屠遠卻是出現在這四聖山的山頂。這一點,也是讓眾人有些匪夷所思起來。不過隨著屠遠的出現,眾人也是明白,為什麼在他們通過第四關,進入四聖山山頂的時候,四位城主還不宣布比試的開始。原來是因為,在他們之後,居然還有一個屠遠。

「弟弟,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快被淘汰的。」當看到屠遠的時候,余茶安也是無比的激動,直接跑了過去,對著屠遠說到。至於在場眾人的眼神,則是被余茶安直接給無視了。

當看到余茶安對屠遠如此熱情的樣子的時候,馮江濤的拳頭,也是靜靜的握在了一起。

「屠遠,你小子可真行啊。」黃衍果此時,也是朝著屠遠走了過來。和余茶安不一樣,黃衍果雖然也是無比希望屠遠能夠通過四關的考驗,但是黃衍果的情緒,顯然也是沒有餘茶安這般激動。

「好了,你們幾個。」這時候,一道極為有威嚴的聲音便是響了起來。「你們要慶祝的話,回家再去慶祝,這裡是四聖山,可不是你們說閑話的地方。」

當聽到這一道聲音的時候,在場的眾天驕便是紛紛將腦袋轉了過去,因為這一道聲音的主人,乃是周天星。如今四聖山之中的試煉者已經是全部進入四聖山之中,所以周天星此次,也是前來宣讀四聖山的規則。

「四聖山最後的比試,乃是採用擂台賽的方式進行對決。到時候四聖山的山靈,乃是會根據你們的實力給你們分配對手。至於你們能否在對手手中勝出,成功晉級,就要看你們的本事了。到時候你們會被分為兩個小組,當你們小組有兩個人成功晉級的時候,那麼這兩個人,便是會互為對手。而在第二個人晉級之後,我們會給你們一個時辰的時間恢復自身的狀態。所以你們若是想要讓自己以更好的狀態面對下一場擂台的對手的話,那麼你們就需要儘快的擊敗你們的對手。」

周天星說完之後,便是朝著天星城試煉者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天星城的試煉者給我聽好了,若是你們遇到屠遠的話,務必不要留守,用盡一切手段,擊敗屠遠。」

「啊。」聽到周天星這麼說的時候,屠遠則是完全傻眼了,而天星城的這些修鍊者,除了黃衍果以外,都是不懷好意的看像屠遠。甚至連杜若看向屠遠的時候,都是帶著一絲仇視。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屠遠現在也是完全懵了。

「傲風城的試煉者,你們在遇到屠遠的時候,也千萬不要有絲毫的留手,給我用盡全力。就算不是屠遠的對手,也是要想辦法讓屠遠難受。」這個時候,傲風的投影也是出現,對著傲風城的這些個試煉者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們紫煙城也是來湊湊熱鬧。」鄭紫嫣的投影也是出現,對著紫煙城的這些個試煉者笑吟吟的說道。

「屠大師,你好自為之。」就在屠遠莫名其妙的時候,憐月的投影終於是出現。只不過屠遠正要和憐月抱怨自己這不公平的待遇的時候,憐月卻是說了這麼一句話,隨即便是消散。這一下,屠遠是真的懵了。

而這個時候,就算是憐月城的這三位試煉者,也是有些不懷好意的朝著屠遠看了過去。當和他們的眼神對上的時候,屠遠也是覺得渾身發毛。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不帶這麼欺負人的。」屠遠此時,也是無力的控訴著。 隨著四位城主的投影消散,這四聖山之中,便是升起八種顏色,一共十六道光柱。若是兩個試煉者被相同顏色的光柱照射到,那麼這兩個試煉者便是此次的對手。

「我倒是要看看,屠遠這小子這一次要怎麼應付。」看著這一道道光柱升起,周天星也是有些痛快的說道。屠遠將他的靈藥采走大半,他若是不對屠遠進行報復的話,顯然不是他的風格。只是周天星也是希望,這一次四聖山能夠給力一點,被屠遠匹配到強悍一點的對手,最好屠遠第一場,便是匹配到杜若。

「我估計屠遠這小子,這一次應該是夠嗆。」傲風也是略帶得意的說道。當看到屠遠那糾結的小眼神的時候,傲風可以說是無比的得意。一想到傲風城的這些個試煉者對屠遠大打出手的樣子,傲風更是覺得心花怒放。最好屠遠這一次,碰到的是安歌,讓安歌好好教訓他一頓。

鄭紫嫣雖然不至於像傲風和周天星一樣,但是同樣的,鄭紫嫣也是希望,屠遠這一次能夠被好好教訓一頓。

至於憐月,雖然因為屠遠救了自己女兒的關係,對屠遠心存感激,但是這一次,憐月卻是和其他三位城主站在統一戰線。之前在憐月城的時候,屠遠沒能和言藺晨動手,所以這一次,憐月也是希望,屠遠能夠碰到言藺晨。

lixiangguo

金萬金看到陸青峰到了面前不由得大喝一聲:「好身手年輕一輩中能勝你者隕神星不會超過五指之數」

Previous article

我回身毫不猶豫地一頭扎進了水中,張開雙臂,用力想湖底的漩渦游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