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還沒有結束。」

柳錦明並沒有聽中年男子的,他雙眼中光芒更盛,盯著慕陽的時候,戰意也是更濃了。

通脈五階之前,每一階的差距還不是很大,但五階是一個分水嶺。五階之後,每一個位階的差距,都足以讓人感到絕望。

而此刻,柳錦明便要把劍氣提升到通脈五階的程度,試試慕陽的極限在哪裡。

見到柳錦明還要不依不饒,宋景也是皺著眉頭,道:「你使用通脈五階的實力,慕陽肯定會敗,難道你一定要贏才覺得滿意?」

柳錦明沒有回答,只是看著慕陽,如果後者不願意,他不會勉強。

畢竟,他說過只是進行同境界之戰,現在相當於他以及違背了誓約。這對於柳錦明來說,就已經輸了。

只不過,慕陽的強悍,激起了他的戰意。

「我也還想再試試。」面對柳錦明那逼人的目光,慕陽輕輕笑了笑。

「還真答應了?!」

魏小雨看著慕陽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握著小拳頭,有種想衝過去揍後者的衝動。做事要量力而為,明知打不過,何必要同意。

「好!」

見到慕陽答應,柳錦明戰意如潮,身上的劍氣再次涌動出來。

通脈五階!

感受著柳錦明身上的劍氣波動,慕陽深吸了一口氣,卻並沒有畏懼。

剛剛突破的時候,遇到通脈五階的鬼七,拼盡了所有手段,卻還是重傷逃走。現在實力有所長進之後,慕陽想要看看,自己與五階之間的差距,到底還有多大。

「勇氣可嘉!」

中年男子給出了一個評價,不過卻被老者回了一句:「你剛開始不是說,他沒有勇氣嘛?」

「哈哈,有嗎?」中年男子乾笑了兩聲。

就在同一時刻,慕陽手中結出了一道印訣,然後其身上劍氣,突然迅速強盛起來。最後,在幾人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震驚中,達到了通脈三階的程度。

「這是什麼秘術?」

宋景同樣掌握了一種秘術,但是和現在慕陽所施展的比起來,卻是天壤地別。

不只是宋景,就連柳錦明也是瞳孔微縮,能夠如此大幅度提升劍修實力的秘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但驚訝過後,柳錦明眼中的光芒卻是更甚了。慕陽越強,才會越有意思!

下一刻,雄渾的劍氣暴湧出來,包裹著柳錦明,讓得他的身影若隱若現。那種強橫的劍氣波動,甚至掀起了陣陣風旋。

「萬毒噬!」

凝重的聲音自柳錦明口中傳出,那包裹著他的劍氣,轟然爆發開來。

瞬息之間,那肆掠的劍氣在柳錦明身前匯聚,隨著一劍刺出,狂暴的劍氣瞬間在半空中匯聚起來。

碧綠色的光芒環繞中,那匯聚的劍氣,猶如一條巨蛇張開的大嘴一般,吞噬萬物。

一絲絲奇異的波動,悄然瀰漫出來。

遠處的宋景幾人只覺得頭皮發麻,這種詭異的力量,好似根本無法阻擋一般。

慕陽同樣眉宇間布滿了凝重,氣海內的劍氣瘋狂涌動,海王斬再次被施展出來。只不過這次,那晶藍巨劍之中,卻是彷彿有著真正海水流淌一般。

兩人的攻勢剛剛展開,已是勁風四起,駭人的力量波動,蕩漾在這數十丈之內,實力不足者,一旦踏入絕無倖免!

下一霎,在眾人緊緊注視的目光中,慕陽身形一躍而起,和那晶藍巨劍融為一體。

「海王斬,大海無量!」

這一刻,慕陽就是晶藍巨劍,對著衝天而起的巨蛇之嘴猛斬而下。強悍的力量,讓得空氣不斷轟鳴。

轟!

劍氣肆掠,氣浪席捲,大地之上被爆發開來的力量,犁出了一條條溝壑。

而那晶藍巨劍,卻是被那碧綠的蛇嘴緊咬著,一絲絲充滿了陰寒的光芒從蛇嘴中吐出來,不斷侵蝕著晶藍巨劍。

「給我碎!」

慕陽緊咬著牙關,暴喝一聲,氣海內的劍氣瘋狂湧出,晶藍巨劍在這瞬間竟是嗡嗡地顫抖起來。

猶如大海般無窮無盡的力量,在這剎那,轟然爆發出來。那巨大的碧綠蛇嘴發出一聲刺耳的聲音,好似慘叫一般。

柳錦明此時瞳孔微微一縮,刺出的長劍微微再度往前。

劍尖透過散發著碧綠色光芒的蛇嘴,輕輕的刺在了晶藍巨劍之上。但就是這看起來毫無力量的一劍,卻是讓晶藍巨劍瞬間被蜘蛛網般的裂紋布滿。

慕陽不顧即將破碎的晶藍巨劍,劍鋒再次往下壓了一點,那兇悍的力量,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的,對著那綻放著碧綠光芒的劍尖傾瀉而出。

同一時刻,那看似微小的劍尖之上,也是有著爆發出了驚人的力量。

那巨大的蛇嘴猛然張到最大,而後一衝而出,狠狠咬在了晶藍巨劍之上。

砰!

在這力量的衝擊下,晶藍巨劍寸寸崩碎,但那兇狠的蛇嘴也是轟然炸裂。藍綠二色光芒,瞬間四射而出。

而在巨劍破碎的剎那,慕陽的身影朝著地面砸落下來。

不過在半空中,慕陽一個翻轉,最終還是雙腳落地。可身體上的巨大衝擊力,還是讓地面炸響,出現了一個數丈大的深坑。

「結束了?」

魏小雨望著那逐漸平息下來的劍氣,以及被風吹散的塵埃,兩道對立而站的身影,也是在視線中不斷清晰起來。

「應該……結束了吧!」宋景咽了咽口水,臉上浮現出一抹深深的驚駭。

他突然想到了慕陽所說的,會去參加劍斗大會。這瞬間宋景的腦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一個瘋狂的想法,也許前者根本不是去長見識,而是……

後面的,宋景不敢去想了。他搖了搖頭,反正不管怎麼樣,這次回到宗門,一定要把慕陽的事,說給幾位師兄聽。

此刻的慕陽,臉色有些蒼白,氣血劇烈翻滾著,但他卻忍不住笑了起來。

對於自己現在的實力,慕陽也是有了一個大概的認知,對上通脈五階之人,雖然會處於下風,但全身而退應該不成問題。

柳錦明身上的劍氣收斂起來,劍心隨之消失在手中。

他已經知道了慕陽的實力,通脈五階已是後者應對的極限,所以也沒有了繼續下去的必要。

既然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柳錦明也不在這兒停留,他還要去更多的地方,見識更多的青年高手。

以戰養戰,這就是他成為強者決心!

忽然,剛走出去幾步地柳錦明,停下腳步,轉過頭道:「我會在血狼城,我等你!」

血狼城?

這是下戰書嗎?

宋景幾人驚疑的望著柳錦明,後者這樣的天才人物,親自下戰書,可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畢竟,這代表著一種認可。

只是,慕陽能行嗎?進步的人,可不止他一個,如今的差距,也不是隨便能趕上的。

「有時間,我會去的。」

慕陽笑著點了點頭,以後實力強了,他會四處去走走的,說不定到時候就走到血狼城了。 中年男子和柳錦明走了,後者繼續歷練,繼續挑戰更多的青年俊傑。

而慕陽和宋景幾人,也繼續朝著幽暗之森外面走去,只是幾人一路上變得沉默了許多。那位蒼老無比的老者,偶爾會看慕陽兩眼,然後暗暗嘆口氣。

對於慕陽,老者有惋惜,也有嘆息。

惋惜的是,雖然慕陽看似戰鬥力強悍無匹,但境界實力終究低了太多,這次的劍斗大會註定只能成為配角。

柳錦明和慕陽最後說的話,老者當然不會當真,有些事情不是靠嘴就能完成的!

如果是以往,當一個配角也無妨,但這次的劍斗大會不同,前三之人可以進入萬邪之地,那就完全不同了。

萬邪之地很大,但真正最核心的地方,卻被三大宗門掌握,也只有三大宗門允許的人,才能進入。


萬邪之地到底充滿了怎樣的神秘,沒有人能解釋的清楚。但有一句話,離封大陸所有劍修都知道——萬邪之地,隱藏著成為天魂境強者的秘密!

所以,老者才會惋惜,萬邪之地十年開啟一次,錯過了這一次,以後還想進入就明顯不可能了。

畢竟如此多年來,這還是黑水宗第一次讓劍斗大會前三之人,能夠進入萬邪之地。

以後還會有這樣的機會嗎?沒有誰知道。

而老者嘆息的是,慕陽不是霸王谷的弟子,有這樣的人物,宗門強盛的希望就要大上一分。

三天後,幽暗之森的邊緣。

「慕陽,我們回宗門去了,你自己要小心,如果不小心死在了外面,林芯姐姐可要傷心的。」

魏小雨一臉鄭重的囑咐道,不過怎麼聽,都覺的讓慕陽小心好像只是為了林芯一般……

慕陽也不在意,笑著道:「放心吧,我還捨不得死。」

「哼,那就好!」

仰頭輕哼著,立刻便朝著已經走到了前面的老者幾人追去。

走出幽暗之森,慕陽感受著溫暖的陽光灑在身上,有種如獲重生的感覺。

在幽暗之森不過短短的一個月,但是好幾次都差點喪命,那種徘徊在死亡邊緣的感覺,可不怎麼好受。



「不過,這應該就是從弱變強的經過吧!」

深深吸了一口帶著暖意的空氣,慕陽稍微辨別了一下方向,便朝著左側走去。

這次從幽暗之森出來,卻是到了黑風鎮附近,距離落日城至少有數天的路程。這個時候,慕陽自然不會到落日城去,何況在那附近還有雄鷹幫的大本營。

現在的他,與雄鷹幫相比,還是顯得有些不夠看。

黑風鎮雖是一個小鎮,但在這裡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些劍修。

而且居住在黑風鎮的劍修,大多都是常年進入幽暗之森的散人。散人劍修沒有大勢力依靠,就只有自行組織一個勢力。

這個勢力,在黑風鎮被稱作散修聯盟。

雖然散修聯盟不算什麼超大的勢力,但在黑風鎮那絕對是無人敢招惹的存在。

不過慕陽來到黑風鎮,也沒有打算招惹誰。

因為黑風鎮之中,有專門用來修鍊的石室,和柳錦明一戰之後,慕陽就感覺到自己即將要突破了。

不過前幾天在幽暗之森裡面,而且和宋景幾人在一起,慕陽便把這種突破的契機壓制著。現在出了幽暗之森,慕陽當即便準備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靜下心來好好修鍊一番。

何況得到了雷火石,卻一直沒有機會提取煉化,這黑風鎮就是一個合適的地點。

當慕陽走進一座黝黑的石樓之內,立刻有人出來迎接。

「一間天字型大小修鍊室。」

沒有繞圈子,慕陽直接說出了來意。石室分為天地玄黃,天字型大小最好,也最能隔絕劍氣外協。

就算通脈五階以上之人,在天字型大小修鍊室中突破,外面的人也不會有絲毫察覺。同時天字型大小修鍊室,空間也是最大的,不會給人一種壓抑感。

「一百元晶一天,請問客觀要借用多久?」

雖然早已有心理準備,但是聽到這個價格,慕陽還是忍不住在心裡感到道,真他娘的不是一般貴啊!

不過,好在慕陽上次還剩了不少元晶,所以大手一揮,三千元晶出現,淡淡道:「一個月。」

如果只是突破,慕陽當然用不了這麼久,但慕陽還想煉化吸收了雷火石。

天字型大小修鍊室別的不說,就這一塵不染的房間,看著就讓人舒心。慕陽視線在房間掃過,發現只有一個蒲團。

但轉念一想,來這裡就是為了修鍊,如果要享受,何不去酒樓或者客棧。

慕陽當即不再想那麼多,直接盤坐在了蒲團上,緩緩運轉劍氣,讓自己恢復在巔峰狀態。突破可不是一件鬧著玩的事,一個不小心傷了自己,那就不妙了。

隨著時間過去,劍氣如水流般,在四肢百骸緩緩轉流,充盈的力量感在心間縈繞。

慕陽知道,此時已經到了衝擊通脈三階的最好時機。

嘩嘩……

劍氣流轉的速度越來越快,慕陽更是彷彿聽到了身體里,傳來嘩嘩的水流之聲。但慕陽知道,這只是劍氣化液帶來的錯覺而已。

而在這流轉的劍氣中間,有兩條彷彿連通天地的經脈,此刻散發著淡淡的熒光。

通脈二階,便是打通兩條身體內最隱蔽的經脈,這兩條經脈不但能讓慕陽更加清晰的感應到天地之力,而且還是突破三魂境的基礎。

而此時,慕陽便催動著全部的劍氣,朝著第三條經脈衝出。

雖然慕陽早已確定了第三條經脈的位置,但想要打通卻也不是簡單的事情。如果打通經脈失敗,那麼還想突破,就得重新感應第三條經脈的位置。

因為通脈境突破失敗,不會對劍修造成什麼傷害,可卻會讓感應到了經脈位置,產生變化,並且更隱秘。


lixiangguo

不過,在見識過了黑烏鴉群的威勢之後,戎凱旋對於這樣的飛禽類靈獸組合可是避之唯恐不及。

Previous article

只要他的星空真氣蛻變為更強大的帝劫真氣,有了這三寶,在輔助醫道靈氣,便可成就真正無敵的不敗真氣。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