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麼厲害?」燕飛獃獃地看著自己的傑作,他根本沒想到這一招裂火術的崩術在配合了血浪尺跟地域煉火之後竟然會產生如此恐怖的威力。

遠處一高樓的頂部,一人影獃滯地看著遠方這一幕。

「這?」薛峰驚呆了,燕飛讓他震驚過,比如之前迷霧森林中那可怖的靈力親和力,比如荒漠中的頓悟,比如三年時間便達到九星戰者實力,可這些都遠沒有這一次燕飛給他製造的震驚強烈。之前,燕飛所作之事能讓薛峰震驚,但也不至於讓薛峰獃滯,因為那些事並不是只有燕飛能做到。

可是,這一次,薛峰震驚了,燕飛小小年紀竟然獨創了屬於他自己的招式,並且那裂火術、血浪尺還有地域煉火,燕飛其實都不是很熟悉。

「好小子!就你剛剛那一招,就算是上階戰師也能輕易殺死了,你還能給我更多的驚喜么?」薛峰興奮一笑,再次將目光投向了遠處的訓練場。 此時,訓練場中的燕飛正忘我的練習著裂火術,剛剛那一招崩術,在配合了血浪尺跟地域煉火之後,威力大的驚人。

燕飛並沒有發現薛峰,因為這一刻,燕飛所有的心思都投注到了訓練上。

「或許薛爺爺說的很對,戰神大陸上並不需要憐憫同情,

這一刻,燕飛的心境有了微妙的變化,他現在之所以這麼努力的練習裂火術,便是為了之後對付獵豹戰團的人,雖然他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屠滅獵豹戰團的人,但現在他既然都在練習裂火術了,也算是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這小子獃獃地站在那裡想什麼呢?趕緊啊,裂火術你剛剛才使用了一招崩術,後面還有更強的呢!」薛峰俯身在屋頂上,臉上顯得異常期待,剛剛燕飛那一招崩術,可以說讓薛峰都大開眼界了。

裂火術本身乃是一套上等黃階攻擊戰技,可剛剛燕飛用裂火術施展出來的威力,卻是有些趕上下等玄階戰技的攻擊威力了。而那還只是裂火術的第一招「崩術」,因此薛峰才會心急著想要看燕飛接下來的動作,要知道,在崩術之後,還有裂術、射術,這兩招的威力比起崩術自然是更加厲害一些。

盯著面前的圓坑,燕飛足足愣了半天時間,經過神魂丹的促效,他得以將實力提升到了中階戰師,他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將境界穩固下來。

而練習戰技,以及感悟戰修之理,都是穩定境界的好方法。加上薛峰給燕飛布置的一個考驗,燕飛只好選擇一邊練習戰技一邊來穩固境界。

服用神魂丹之後,燕飛的體內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在他的體內,有著九道不同的星團,但是現在,那九道星團卻是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大的星團。

「崩術都能有這麼大的威力,不知道裂術又能有達到什麼地步呢?」燕飛兩眼一眯,暗自嘀咕了一句。

接著,燕飛的腦海中開始浮現出裂術的練習要訣。

「裂之千變,無窮無盡。裂,無處不在,無處不裂,有空之處,便有裂!」

燕飛一邊諾諾回想著裂火術中關於裂術的介紹,一邊開始將地獄煉火注入到血浪尺中。

慢慢的,燕飛似乎進入了一個玄妙的狀態中,這一刻,燕飛雙眼緊閉,雙手則是肆意揮舞著血浪尺。

薛峰不敢置信地盯著燕飛看著,只見一道道戰氣在從燕飛的身體中溢出之後,竟然詭異地開始凝聚起來,此時,在燕飛的身後則是不斷匯聚著那些溢出的戰氣。

「好相似的一幕!」薛峰驚訝一嘆,此時在燕飛的身後已經有一堵血色戰氣之牆形成了出來。

跟之前燕飛使出崩術時一樣,這裂術也在燕飛的背後凝聚了龐大的戰氣。

「哈哈!我明白了。」

突然,燕飛猛地一下睜開了雙眼,接著狂笑了起來,他的笑容是那麼輕狂,是那麼的不羈,下一刻,他的身子再一次躍到了半空,同時,燕飛手中的血浪尺對著天際橫著就是一拉。

「裂術!裂空變!」隨著燕飛口中的話語,在其身後的那堵戰氣之牆,轟然破裂來來。

一道道血色金光就仿似萬千箭矢一樣從燕飛的背後裂開了來。

垮啦的一聲巨響,整個天際似乎都要裂開了一樣,與此同時,一道道磅礴的戰氣則是不斷在四周遊離散沖著。

「嗯?」薛峰眉頭微微一皺,心中不禁疑惑起來,他可以肯定,剛剛燕飛一定是練習了裂火術的裂術,可是結果卻是讓他有些失望。

「怎麼沒有產生威力?難道徒有一個花架子在那裡?」

「還是誘敵所用?究竟怎麼回事?」

薛峰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並不知道燕飛剛剛的確是練習了裂術,而且依舊是用血浪尺配合地獄煉火施展出來的裂術,薛峰離燕飛還算是有一段距離,因此他根本沒有發現一個細節。

此時在燕飛周身的一片天際之中,零散分佈著數之不盡的小晶點,在這些小晶點的表面附有一層血色流動體,那是由地獄煉火跟血浪尺結合時所產生。

「真是沒想到!竟然會產生這麼奇妙的事情,就是不知這些小晶點的威力怎麼樣?」燕飛自然是發現了這些小晶點,他也隱隱猜到,這些小晶點怕是擁有駭人的威能,不過這些都只是他的猜測,具體怎麼樣燕飛自己也不清楚。

說著,燕飛向著身前邁上了一步,接著伸出右手食指向著一顆小晶點觸碰去。

「嗯?」怎麼這樣?」燕飛的食指剛剛觸碰到晶點,這個不明體便消失不見了。

「難道我猜測出現了錯誤?」燕飛暗自一驚,要是他的猜測出錯了的話,又怎麼去解釋裂火術的裂術呢?

「哈哈!」燕飛想著想著便大笑了起來,那晶點消失不見了片刻之後,燕飛終於弄清楚了這其中的玄妙。

遠處的屋頂上,薛峰的沒有越皺越緊。

「這小子笑什麼?裂術沒練成功還能笑的出來?」薛峰不以為然地凝視著燕飛,在他看來,燕飛剛剛所施展的裂術並不是練成的裂術,他雖然沒有學過裂火術,但至少還是看過,畢竟裂火術這本攻擊戰技秘籍就是他給燕飛的。

以他的見地,自然不認為燕飛剛剛使用的裂術乃是成功的,只當時燕飛練習失敗了。

一陣狂笑之後,燕飛鎮定了下來,現在整個裂火術擺在他面前的也就最後一招射術了,其實燕飛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能習會裂火術的前兩招,可以說是前無古人的驚天之舉了,可是薛峰並沒有認為燕飛習會了裂火術的第二招,因此他才沒有表現出震驚的樣子。

「也難怪,你小子總不可能一直都這麼順風順水下去吧?要是這樣,那還讓不讓其他戰修者活了?」薛峰淡然一笑,接著搖了搖頭就離開。

他以為燕飛演練裂火術第二招失敗了,因此才會離開。一個戰修者在遇到演練失敗之後,可是需要一段時間來總結體會的,他不認為燕飛能繼續演練下去,因為,他以為燕飛失敗了。 此時,場中的燕飛收斂了笑容,要是剛剛他的猜測沒錯,那些密布在空氣之中的小晶點的確是擁有莫大的威能,而且小晶點還不會對他造成傷害。

這樣固然非常好,可要是那些晶點在一定範圍內敵我不分,除了燕飛外,其餘人只要不小心碰到它,它就會被引爆,從而產生可怕的衝擊力,這樣就有些不盡人意了,燕飛可不敢保證在戰鬥中,能那麼到位地將這些晶點全都分裂在敵人處。

「我在觸碰到這些小晶點之後,便有一股狂猛的能量注入到我身體中,之後晶點就消失不見了,想必這些晶點乃是由我製造,其中自然蘊含我的意志,對我非但不能造成傷害,我還能將他們吸收回來。」

燕飛愣愣地佇立在原地,慢慢回想著裂火術的裂術。

「這漫天晶點,難道我要一一碰撞才能收回來?」這時燕飛抬頭望了望半空中那密布的晶點。

突然,詭異地一幕發生了,那些零散在空中的晶點全部都慢慢移動起來,接著一顆顆小晶點快速匯聚在了一起,下一刻,一道紅光「咻」的一身便竄進了燕飛的身子中。

燕飛整個人強烈地一顫,剛剛那一刻,他只覺得身體中被灌注了更加狂猛的能量,而且讓燕飛更加吃驚地是,就在那由晶點匯聚的能量團在竄他身體的片刻,他明顯感覺到了自己力量的增加。

「恩?我以為那些能量只是我消耗掉的,即便收回來也一定有損耗,可是我剛剛卻是明顯感覺到體內的戰氣增加了不少。」

燕飛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自從服用了神魂丹之後,他體內的九個星團便消失掉了,現在只有一個更大的星團存在於他的身體中。

「哎!管不了那麼多了,既然這些晶點在我的意識下能回歸我的身體,那麼也就是說我能控制它們,這就就不用擔心它會傷及到無辜了。」此刻燕飛的心情非常好,他沒想到那些晶點竟然能受他的控制。

「現在這裂火術只剩下最後一招射術沒習會了,我這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燕飛順手拿起了裂火術秘籍,嘴角卻是微微拉開了一個弧度。

裂火術乃是黃階攻擊戰技,即便是一些天賦極高的人來學習,也需要不下一月時間,可南宮星卻是在這麼一會兒時間就習會了兩招,要是這樣的消息被傳了出去,他一定會被定義為妖孽人物,這樣的人,天才已經不足以形容他了,超越天才,便是妖,怪物。

燕飛自嘲笑了笑,接著繼續開始練習起來。

「射之一術,聚力萬千,始發一點,傷人於一線…」燕飛腦海牢記著關於射術的記載,手上的血浪尺隨意一揮,揚起血色大尺便演練起來。

狂沙飛舞,血浪疊疊,燕飛就如一條躍江鯉鯽,身子靈動地旋轉跳躍著,而在他的周身則是有著一條條絢麗地血紅之線圍繞著。

「聚力萬千,匯聚一點。」燕飛輕喝一聲,身子赫然一頓,接著一股磅礴的戰氣從他手中的血浪尺中崩裂出來,同時這些戰氣之上還被一層火焰包裹著。


磅礴的火焰戰氣瞬間便匯聚在了一起,燕飛心神一動,開始不斷壓縮眼前的戰氣。

「越是壓迫,威力或許更強!」燕飛暗道,手上則是更加賣力地壓縮著火焰戰氣。

慢慢的,燕飛的臉上密布著一滴滴汗珠,這時,燕飛雙眼一凝,原本龐大的火焰戰氣,此時竟然被他壓縮到了只有拳頭大小。

感受著這拳頭大小的火焰戰氣,就連燕飛自己都隱隱有些發憷。

「威力很大,能量波動很強烈,以我現在的實力已經不能再壓縮了。」燕飛艱難的轉身,他只感覺自己的手中此時拖著一個無比沉重的東西,一時間,燕飛也顧不了太多,隨意選了個方向便將手中壓縮后的火焰戰氣給拋了出去。

剛一出手,燕飛便感覺到一陣輕鬆,「在戰鬥中,對手怕是不會給我這麼久的時間來壓縮,要是有人牽制的話,我這一招射術定能發揮出強大威能,即便是上階戰師,我也有信心將其殺死。」

燕飛話語剛落,一聲驚天巨響便從他旁邊響徹起來。

「砰!」

「不好!」燕飛暗叫一聲,只見濃濃滾煙處,一圈厚實而又恐怖的氣浪波動了過來,所過之處,萬物盡皆焚滅損毀。

「這是我弄出來的?」燕飛略微一個遲疑,趕緊朝著遠處飛奔而去。



只是一會兒時間,在訓練場地的周邊就匯聚了幾十人,此時,這些人都驚嘆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只見,訓練場的中央處有著一個巨大的圓坑,而訓練場周邊的樹木房屋建築盡皆毀去,一片光禿。

「這?」很多人都不知道這裡究竟發生什麼。

薛峰眉頭皺得緊緊地,剛剛聽到巨響聲之後,他便趕了過來,沒想到來到后卻是看到了這樣的場景。

「薛老大?這是少主的手筆?」古鋒等人此時也趕到了現場。

「你覺得呢?」薛峰語氣淡漠冰冷,似乎上一次古鋒跟厲鋒利用燕飛的事情在他的心中還殘有芥蒂。

「大哥,這破壞力,即便是我,也弄不出來!」羅峰驚嘆地說道,要是這一幕真是燕飛所造就出來的,那未免也太過於嚇人了吧。羅峰有著中階戰靈的實力,可燕飛卻只有中階戰師的實力,一個中階戰師能弄出連中階戰靈都造就不出來的破壞力?

薛峰雙眼微微一閉,要是這一幕真是燕飛造成的還好,他最怕的就是這一幕不是燕飛造成的。

「恩?」薛峰雙眼一睜,眼神朝著庄外的一個方向看了去,接著薛峰淡淡地笑了笑了!

「好了!這裡都沒大家什麼事了,該幹嘛都幹嘛去吧。」薛峰的心情似乎很好,直接忽視了一旁的幾人,朝著庄外慢慢行去。

「大哥這是?」羅峰瞅了瞅薛峰的背影,一臉不解。

「薛老大的脾性真是怪,唉,大家都散去了吧!」古鋒搖了搖頭,對著眾人大喝一聲吩咐道。

「二哥,四弟!你說這破壞力真是少主弄出來的?」路上,厲鋒側身對著羅峰與古鋒問道。

羅峰跟古鋒兩人相視一笑,也不回答厲鋒,徑直便朝著前面走去。 「從薛老大剛剛的表情來看,這訓練場周邊產生的破壞十有八九是由少主弄出來的。」古峰跟羅峰的的心中同時都有了這樣的判斷。

「以前都沒怎麼注意少主,真是沒想到,在戰修之路上他竟然還是一個驚艷絕倫之輩。我真是看走眼了,要是早知道少主有這般天賦,我當初哪裡還會對耍那般小心思呢!」古峰微微一嘆,再次愧疚起來,一旁的羅峰對此倒是嗤之以鼻,燕飛的潛力,他可是很清楚的,倒也不會想古峰這般失態。

「是啊!以後我們就跟著少主好好打天下吧,這血狼戰團,我們也不必再待下去了。」厲鋒心思一轉,自然是猜出了古峰的話中之意,也明白了那恐怖的破壞力乃是由燕飛所造成的。

「哈哈!如此甚好,甚好啊!」羅峰大笑了起來,在他的心底可是很希望有朝一日能重現無雙四先鋒的輝煌,當初跟燕無雙一同征戰天下的時候,他們無雙四先鋒是何等的熱血何等的壯懷。

古峰跟厲鋒瞅了一眼羅峰,沉默片刻之後,三人不約而同地狂笑起來,此時,三人都隱隱都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仿似他們身體中的血液在這一刻被點燃了一般,他們是兄弟,他們曾並肩戰鬥,他們有著一段榮辱與共的激情歲月。

此時,庄外的一個角落中,燕飛獨自一人坐在一棵楊柳樹下,他的嘴中咀嚼著一棵青草。

「真是沒想到裂火術的射術在壓迫之下竟能產生如此龐大的威能,我現在還只是處在中階戰師,等我實力再進一步,一定還能進一步壓縮,那威力定會再增長一個層次。」燕飛扭動著小腦袋,喃喃自語道。

正在這時,薛峰的身影出現在了燕飛的視線中,一看見薛峰,燕飛趕緊將口中的青草吐了出來,同時站起身子開始對著薛峰傻傻地笑著。

「飛兒!裂火術練的怎麼樣了?」走近后,薛峰直奔主題問道。

「薛爺爺,我?」燕飛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想了想之後再次開口說道:「應該差不多了吧!」

「哪裡的動靜是你弄出來的?」薛峰的雙眸不由看了看訓練場所在的位置。

燕飛這個小機靈,怎會不懂薛峰的意思,點了點頭之後便低下頭來,在他看來,他毀壞了很多房屋建築,以薛峰的性格說不定還要呵斥他兩句。

「哈哈!好,飛兒,做得好!」一開始薛峰也不敢肯定那「傑作」是不是燕飛弄出來的,畢竟燕飛的實力才中階戰師,可是當薛峰意識展開之後,卻只發現燕飛一人的蹤影,自然便認為那強大的破壞力乃是燕飛這個小不點造成的。

「嗯?」燕飛抬起頭顱,原本他還以為薛峰會對他一頓呵斥,卻是沒想到薛峰在看見自己點頭承認之後,竟然興奮地大笑了起來。

「飛兒!那裂火術也就一上等黃階攻擊戰技,怎會爆發出那等威力?」薛峰眉頭一動,一副疑惑的神情。

「哦?薛爺爺你怎麼知道我在訓練場上練習的是裂火術?」燕飛心思轉動得也非常快,在他的記憶中可沒有看見薛峰的身影,可薛峰竟然知道自己在訓練場上練習的是裂火術。

薛峰被燕飛這樣一問,稍稍頓了頓,接著說道:「我豈會判斷不出來?憑藉現場那被燒焦了的許多實物我就能判定了。」

燕飛細細一想,慢慢點了點頭,接著說道:「薛爺爺!我將地獄煉火灌注在了血浪尺中,然後以血浪尺練習裂火術,結果你也看見了!」

「什麼?」薛峰一臉驚訝,雖然他早就看見南宮星用血浪尺在練習裂火術,不過現在他表現得就像是聽見了什麼稀奇之事一般,只能說薛峰的演技實在是太好了。

「飛兒!你可知道,裂火術並不需要用武器來練習的,你當時怎麼想的?」薛峰急急追問著,他現在只想知道燕飛究竟是怎樣產生那種心思的。

「薛爺爺!我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怎麼想的,開始練習裂火術的時候,總覺得手裡空空的,練習起來很不順心,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後來就想起了血浪尺了,因此才會將血浪尺拿出來,配合血浪尺之後,那種不好的感覺頓時就消失了!」說完之後,燕飛盯著薛峰看著,似乎是在等待薛峰的評點。

愣了半天之後,薛峰開口問道:「就這麼簡單?」


「對啊!就這麼簡單!」燕飛回答道。

「哎!看來這天才的心思不是我們這樣的人能猜的透的!」薛峰輕聲一嘆,看了看燕飛,一臉無奈的樣子。

「飛兒!那裂火術你習得了幾術?」稍微停頓了片刻,薛峰又發起問來,當時他離開前可是清楚地記得燕飛在練習崩術的時候是失敗了的,當他剛剛回到自己的房間中時,便聽到了訓練場那邊那驚天巨響。

「三術都已學會!」燕飛也不隱瞞的說了出口。

「什麼?飛兒,你沒騙我?」此時薛峰臉上的神情變幻不定,眼睛瞪的就像燈籠一樣大小。

「我豈不會騙薛爺爺你呢?那樣對我又沒什麼好處。」燕飛小嘴一嘟,似乎是不滿薛峰對他的質疑。

「好!好!」「飛兒!薛爺爺怎麼會不相信你呢,只是你這速度,也實在太恐怖了一點吧!」薛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什麼實力,燕飛什麼實力,可燕飛現在竟然有些對他鄙夷的樣子,這讓薛峰也覺得剛剛自己的行為的確有失他這一身的實力。

「哦!我還以為薛爺爺要讓我練一遍裂火術才會相信呢!」燕飛依舊嘟著小嘴,一副還在生悶氣的樣子。

「怎麼會?薛爺爺我可不是那種人!既然你能這麼快就習會裂火術,那麼薛爺爺今天就批准你出去好好玩上一玩,這樣總可以了吧!」薛峰額頭微微一揚,一副洋洋之色。

「真的?薛爺爺!那我先走了哦!」燕飛一個機靈,腳下一動,接著整個人就像風一樣彪飛了出去。

「喂!飛兒,讓古峰他們陪你去!」薛峰的喝聲遠遠傳盪了出去,可燕飛的身影卻是早就不見了蹤跡。

「哎!這個小傢伙,不知道叫你小機靈好呢,還是叫你妖孽好啊!」

「妖孽啊妖孽!」

薛峰笑著感嘆了一番,接著編徑直朝著庄內走了去。 燕飛一路小跑,很快就來到了離莊子最近的南城,混亂之域一共有五座城池,中心城乃是魂殿的主要勢力範圍,其餘東西南北四城卻是各方勢力雲集,也沒有誰敢在魂殿的監控之下獨霸任何一城。


「哈哈!真沒想到薛爺爺這個老頑固竟然還有這麼通情達理的一天。」燕飛痴痴一笑,一想到接下來他將擁有的閑暇時間心裡就美滋滋的。

「老早就聽古老頭跟厲老頭說這南城繁華了,今天定要好好逛上一番,順便買點修鍊上需要的東西,萬骷項鏈中可還有一萬兩千戰晶沒用呢!」燕飛瞅了瞅脖前的萬骷項鏈,之前古鋒跟厲鋒初次見著燕飛的時候便一人給了他一千戰晶,血目族一役之後,古鋒又給了燕飛一萬戰晶,說是他作為賞晶獵人的報酬,燕飛自然不好拒絕,全部收下。

當初接下屠滅血目族的任務,全部完成之後會有一百萬戰晶的獎賞,後來發生意外,導致這次任務的中斷,不過在清理戰場的時候,古鋒等人卻是獲取了所有的血目,任務雖然沒完成,不過卻也從魂殿換回了幾十萬的戰晶,按理分到燕飛手中的戰晶絕對超不過萬,可燕飛另外的一個身份卻是讓古鋒兩人在分配的時候多給了一些。

此時,南城街上的來往行人三三兩兩一隊,彼此有說笑的,有悄聲談論的,燕飛一個人漫步行走在大街上,時不時看看一些古玩,時不時瞧瞧一些雜耍,一時間倒也樂在其中。




lixiangguo

「囂少、正事要緊、」

Previous article

「嘻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