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裡是什麼地方?」楊心怡急道。

「這裡是壞人聚集的地方,如果你不想被殺或者被凌.辱的話,就乖乖呆在這裡,哪裡也別去。」郭芙蓉警告。

「你到底是什麼人,想幹什麼?」

「別問那麼多,只要你乖乖聽話,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如果你敢亂來,出什麼事我可不負責,畢竟這裡不是我了算。」

郭芙蓉完,準備離開。

「等一下。」

「還有事嗎?」

「他怎麼樣了?」楊心怡問。

「現在還活著,過兩天能不能活著,就是未知數了。」到這裡,郭芙蓉凝望著她,認真地:「楊心怡,離開那個男人吧,你跟他在一起,一輩子都不可能安全的。像他那麼花心的男人,值得你去愛嗎?」

一品庶女:賢妻惹邪夫 「我愛不愛他,跟你無關。」

「昨晚,他帶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去我的酒吧里喝酒,好像叫楊喬。 寵妃無度:戰神王爺請溫柔 喝完之後去哪,不用我你也猜得到。像他這樣的男人,值得你去愛嗎?」

昨晚葉雄明明跟王童在一起喝酒,他還打電話給自己,他怎麼可能跟楊喬在一起。

「不可能,你一定在騙我的。」楊心怡連連搖頭。

「你可以去問問,當時他們還在酒吧門口熱吻,很多人都看到。」

「我不會上你當的。」

「還不相信,那我就讓你死心。」

郭芙蓉掏出手機,打開一個視頻,正是酒吧的監控視頻,那裡顯示葉雄跟楊喬走進酒吧的情景。

楊心怡盯著視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心在滴血,但是她很快就控制住了。「他跟我又不是什麼關係,他要去做什麼,跟什麼人在一起,跟我無關。我倒是很奇怪,為什麼你要給我看這些,你特意拆散我跟葉雄,到底有何居心?」

「跟他在一起,你遲早有一天會後悔了,他得罪的人太強大了,是他根本就惹不起的,離開他對你有利無害。」郭芙蓉繼續道。

「離不離開他,是我自己的事情,與你無關。」楊心怡冷冷道。

郭芙蓉嘆了口氣:「我出去一下,你呆在房間哪也別去,這裡不是你能逃掉的。」

完,她離開房間,朝龍嵐的辦公室走去。

在辦公室門口,恰好看到趙無極從裡面出來。

「郭芙蓉,站住。」趙無極喝道。

「趙幫主,有事嗎?」郭芙蓉冷冷道。

趙無極圍著她轉了一圈,冷冷道:「我真沒想到,堂堂的毒娘子居然隱姓埋名在我們雲幫一年多,還把我的右護赤龍都給勾引走了。如果赤龍知道他喜歡的,為了她背叛幫派的女人,就是堂堂的毒娘子,不知道會有何感想?」

為了收服雲幫,幽靈派郭芙蓉在雲幫潛伏了一年。

趙無極也是在前一刻,才知道郭芙蓉的真正身份。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手下,居然會爬到自己的頭上,用這種語氣來跟自己話。

「赤龍只不過是一廂情願而已,我可從來沒過喜歡他。」郭芙蓉淡淡地道:「倒是趙幫主,你以前不是,絕對不可能被任何人收買,怎麼現在為了區區幾億,就當我師傅的走狗?」

「郭芙蓉,你……」趙無極氣得鬍子都直了。

「姐還在等我,沒事的話,我先進去了。」郭芙蓉拋過一個鄙視的眼神,這才走進龍嵐的辦公室中。

趙無極眼睛里射出憤怒的目光,拳頭咯咯地響了起來。

他當雲幫幫主這麼多年,從來沒被人如此羞辱過。

一年前,郭芙蓉加入雲幫,當時趙無極看到她,驚若天女,一直在找機會得到她。

哪知道,這個女人非常有手段,足足一年時間,她一直給自己打太極,讓他碰不到她。

她能力太強了,對幫派幫助很大,所以儘管趙無極非常想佔有這個女人,但是害怕幫派會失她這個大幫手,所以不敢來硬的。

上個月,他發現自己身體出現毛病,才知道被人下毒了,然後他被幽靈威迫著帶人來殺死神。

「郭芙蓉,你等著,這事情之後,這筆賬我一定會跟你好好算算的。」趙無極恨恨道。

趙無極回到房間,右使青虎在等他,頓時腦海出現一個邪惡的念頭。

死神的老婆是郭芙蓉抓回來的,如果她有個三長兩短,郭芙蓉將會承受死神的怒火,到時候看她怎麼死。

我就不相信,動了那個女人,你能奈何得了我,趙無極心想。

「青虎,有事嗎?」趙無極問。

「幫主,我們的人已經把獵人組織公寓樓衝破了,殺了不少人,但是我們也有不少兄弟受傷。」青虎報告。

「殺掉獵人組織的核心成員沒有?」趙無極問。

「沒有,那些核心成員,個個實力非常強。」青虎回道。

「一群廢物,殺一些嘍啰有個屁用。」 元嘉草草by未晏齋 趙無極罵道。

「幫主,我們的人已經在抓緊追殺,相信很快就能將他們殺掉。」青虎連忙。

「這事情慢慢再。」趙無極想了一下,道:「青虎,我聽你在抓赤龍的時候,跟死神交過手,他的實力怎麼樣?」

「很強。」

「比起我怎麼樣?」

青虎沉默。

入侵被虐日常 「實話。」

「估計比幫主還要強一。」

趙無極的臉頓時非常難看,道:「青虎,你被那傢伙欺負成那樣,現在我給你個機會報仇。」

「怎麼報仇?」

「死神的老婆被抓了,就關在郭芙蓉的房間里,我聽,他老婆可是江南第一美女。」

青虎的個性,趙無極再清楚不過了,果然,這貨的眼睛馬上就亮了。

房間之中。

楊心怡在郭芙蓉離開之後,四處察看,發現房間的窗戶全都有防盜網,根本就逃不掉。

她打開房門,兩名歹徒守在門口,根本沒辦法逃跑。

想找電話,還是沒能找到。

她還想像電視劇那樣,用一些物品扔下樓,向人求救,但是現在大晚上,再扔也沒用。

懊惱地坐回沙上發,她只能聽天由命了。

正在這時候,房間門被推開了。

楊心怡以為是郭芙蓉回來了,沒想到進來的卻是一個陌生的男人,頓時大驚失色。

「你想什麼?」

「干你。」青虎撲了上去。(未完待續。) 郭芙蓉走進辦公室,對龍嵐道:「姐,你找我?」

龍嵐了頭,指著面前的沙發,:「毒娘子,請坐。」

「姐客氣了。」郭芙蓉坐了下來。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是爸告訴我的。」龍嵐。

「師傅為人謹慎,這也是為了我的安全著想」郭芙蓉回道。

「當然,我爸可是最偉大的男人,一般人怎麼可能知道他的底細。」龍嵐完,話音一轉:「我叫你來,是想問問你,接下來有什麼看法?」

「我們已經抓了楊心怡,只要告訴死神楊心怡的所在地,再設埋伏,就可以幹掉他。楊心怡是死神最看重的女人,他不可能不來。」

「我還是有擔心,這個傢伙太變態了,我現在還是心裡沒譜。」

自從認識死神以來,龍嵐跟他干過很多次,每次都以失敗告終,讓她心有餘悸。

「師傅不是,派了強有力的支援過來,確保萬無一失嗎?」郭芙蓉問。

「哪一次不是萬無一失,到頭來還不是輸了。」

「我相信師傅的實力。」郭芙蓉。

「不過我也相信,畢竟這一次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支援。」想到這一次的支援力度,龍嵐略略安心,:「現在嶺南一派的傳承秘術已經被我們用到基因戰士的研發之中,成功率大大增加,我們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這些怪物。」

「恭喜姐,定能殺掉死神。」

「我叫你來,是讓你有機會的話,別讓他死徹底,我爸了,他身上的一代基因戰士基因,很有研發推廣價值。」

「到時候我會盡量保住他一條狗命的。」

「沒什麼事情了,你先回去吧!」

郭芙蓉了頭,正準備離開。

「等一下。」龍嵐喊道。

「姐,還有事情嗎?」

「我這兩天,身上的傷又犯了,你能不能幫我推拿一下,我聽你推拿淤血的手法不錯。」

「這個……」、

郭芙蓉有些猶豫,畢竟楊心怡還關在房間里,不知道情況如何,她真怕她衝動之後,做出一些犯傻行動。

「楊心怡還在房間里,剛才出來忘記綁住她了,我擔心她會做出什麼自殘的傻情。」

「那你快回去吧,她可是我們現在最重要的誘餌,可別出事了。」龍嵐連忙。

郭芙蓉了頭,走出辦公室。

回到自己房間,郭芙蓉發現門口兩個守衛眼神有不對,正在此時,她突然聽聞房間里傳來慘叫的聲音。

她連忙衝進去,只見客廳亂成一團,顯然經過掙扎。

她飛快地跑進房間,只見房間的地上,一個男人將楊心怡壓在身下,拚命地撕扯她的衣服,眼見身上的衣服要被撕掉,春光泄露。

楊心怡拚命地尖叫,突然狠狠咬在那人的手臂上。

那男人慘叫一聲,狠狠一巴掌甩在她臉上,罵道:「臭娘們,敢咬我,看我不******。」

這一巴掌,直接將楊心怡打蒙了,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

惡少,我不嫁 青虎這才準備脫下她的褲子。

郭芙蓉臉色鐵青,大步走上去,狠狠一腳踢在青虎身上,將他踢飛出去。

「郭芙蓉,你這個****敢動我。」

青虎正在欲.火焚身的時候被打斷,非常不爽,從地上爬起來,狠狠地撲過去。

剛剛撲到面前,一把泛著藍光的匕首指著他。郭芙蓉冷冷道:「三秒鐘之內,給我滾,不然的話,我會讓你變一具屍體。」

青虎連忙停下來,不敢再上前一步。

郭芙蓉的外號是毒娘子,用毒最擅長,他可不想冒這個險。

到嘴的食物,就這樣丟了,他心裡非常不甘心。

「郭芙蓉,敢壞老子的好事,咱們走著瞧。」青虎留下這句狠話,走出房間。

離芙蓉將毒匕首收了起來,蹲下去拉著楊心怡:「沒事了。」

「別碰我,滾開。」楊心怡瘋狂地吼道。

「阿雄,你在哪裡,為什麼還不來救我?」她將臉埋在膝蓋上,嗚嗚地痛哭起來。

「對不起,是我忽略了,我保證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郭芙蓉道。

楊心怡蹲坐在地步,嗚嗚地哭著,嘴裡不停地著胡話,很顯然是驚嚇過度。

看著她那可憐模樣,郭芙蓉暗暗嘆了口氣。

還好自己回來及時,不然的話,真要鑄成大錯了。

……

葉雄將唐寧安排到安全的地方之後,撥通了何夢姬的電話,得知她們的下落之後,朝她們那邊而去。

到那裡的時候,只有陳蕭,何夢姬,朱雀跟端木玲瓏。安家姐妹跟慕容如音不在。

「其它人呢?」葉雄問。

「我已經聯繫上安家姐妹跟慕容如音,她們現在在安全的地方,暫時沒什麼危險。」何夢姬回道。

「讓她們馬上過來跟我們匯合。」葉雄命令。

「是。」

何夢姬正準備撥打電話,端木玲瓏突然站出來:「等一下,安家姐妹可以找,慕容如音不行,我信不過她。」

葉雄看了端木玲瓏一眼,:「玲瓏,現在是生死關頭,不能意氣用事。」

「我沒意氣用事,我就是不相信她,誰知道她是不是內鬼?」

聽她這樣,周圍的人都沉默了。

「殺入公司,竊取資料的人已經證實是獸組織的人,叫毒娘子,是幽靈的第三名徒弟,現在心怡落在她的手上。」

葉雄將事情經過簡單地了一遍。

「即使不是她,她也逃脫不了嫌疑。」端木玲瓏依然堅持自己的意見。「公司一定有內鬼跟毒娘子通風報信,不然的話,她怎麼可能不早一步,不晚一步,在我們剛剛回公司的時候離開?」

「你怎麼知道,我們剛公司,毒娘子剛剛離開?」

葉雄目光落到端木玲瓏臉上,冷芒閃爍。

網盤監控的視頻,知道的人只有他跟何夢姬,其他的人全不知道,端木玲端是如何知道的?

「這還用猜嗎,我們回來那麼快,對方根本沒有多少時間,肯定是在我們回來之前就離開了。」端木玲瓏連解釋。

解釋,似乎也有些道理。(未完待續。)第零九二章:殉情?(一不小心章節名錯了,現在改不過來,對不起了各位書友)

「哎呀,我的美妍小主,能出什麼事呀?別著急慢慢說。」

張妍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醫院裡面,那個跳樓的是那名護士。」

許玉揚也略感吃驚,「護士跳樓了?那個護士?」

「就是那個呀,咱們都見

《玉雲回夢錄》第零九二章:殉情? 「葉雄,你不會懷疑我吧,我對你們公司的情況一都不了解,視頻監控的位置也不知道,怎麼可能給素娘子提供資料?」端木玲瓏連忙解釋。

葉雄此刻腦海里全是楊心怡的影子,不知道她現在情況如何了。

打了郭芙蓉的手機,處於關機狀態,根本就打不通。

「把你們的手機都拿出來。」葉雄命令。

陳蕭,朱雀把手機遞了過去,端木玲瓏也將手機交出來。

「我暫時幫你們保管。」葉雄完,對何夢姬:「打電話給安家姐妹跟慕容如音,讓她們趕回來。」

何夢姬走到一邊打電話了。

葉雄走到窗邊,望著外面漆黑的衣,心情起伏不定。

lixiangguo

她一向聰慧靈敏、實力強悍,過去數萬年裏,她從來都沒經歷過這種屢屢拖夥伴後腿的境遇。

Previous article

盧九德還沒有回話,一名僕役就走進院子來向兩人報告,一位日本商人叫濱田彌兵衛的,想要拜見兩名明國使者大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