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就是武俠嗎?’

「《卧虎藏龍》裡面也是這樣的打鬥!」

「太漂亮,太精彩了!」

「上帝,他們一上來就打的這麼瘋狂的嗎?」

麥迪和他的小夥伴們忍不住在那說看,而後在驚呼著。

許多的辣妹已經瘋狂尖叫,跟吃了興奮劑似的羅伯特看的也是神色有些亢奮,他事實上還是第一次看程龍的兵器戰,這一眼看的他都想投資一部古代打鬥片了。

這兩個人你來我往的,壓根不分伯仲,關健打的相當好看。

棍影長劍,黑暗中不斷交擊閃光,

這當然是劉浩哲故意為之的。

他事實上是在喂招,別看程龍舞的虎虎生威,跟個西遊記里的孫猴子似的,事實上劉浩哲的劍壓根沒有刺進去,也就在那擺擺樣子,兩個人都在那打著各自的!

這一點就不得不佩服發明套路的武術老師了,兩個人都在表演套路,劉浩哲用的是於成惠的劍術,一切都是為了影視效果的一套招式。

講究的美輪美奐,姿態飄逸靈動,甚至劍招速度快而猛烈。

而程龍呢,他可是動作指導,一眼就看出了劉浩哲的目的,他又豈會不明白,所以依葫蘆畫瓢,在那使出了他曾經給棍法設計的一些靈感!

所以,所有人的老外都顯然是看呆了,他們就像是看著電影的場面,如果加個特效或者速度,絕對和大熒幕上播敵的效果如出一轍,甚至還要漂亮一些。

畢競,這都是招式的精髓。

程龍使出了他壓箱底的技藝,而劉浩哲也使出了於老爺子的畢生所學。

兩個人打的不可開交,所有人看得是心潮澎鏘!

劉浩哲猛地抖動著長劍,劍飛一般的刺出,直接從羅立的手中脫飛…..

阿爾芭捂著嘴叫了一聲,她以為劉浩哲輸了

事實上所有人都這麼認為的,但是劉浩哲的身子猛地一步踏出,而後一手搭劍,身子彷彿把劍拽住,而後從肋下飛一般的旅轉刺出!

崩!

他劍尖刺中了長棍,而後飛舜旋轉,或劈或砍或鉤或掛或點或挑或刺或撩…..長劍在他手中如咬龍出小使得風聲鶴唳,每個人耳邊都彷彿能聽到劍的爭鳴。螳螂穿林!

最拿手的劍招,使出來宛如螳螂從林中穿梭而過,相當的華麗炫酷

關鍵聲勢也相當驚人。

老外們已經在一旁瘋狂鼓起掌樂,劉浩哲這突然使出的劍招,簡直加神來之筆,看的每個人都妙目生輝。程龍的眼神中也滿是濘異,他也被劉浩哲的這一於嚇到了,沒想到羅立還真的非常擅長舞劍,劍在他於中跟活的一般。

劉浩哲長劍齊完,和程龍相識看了眼,而後兩個同時身子飛退

蹬蹬蹬

劉浩哲站定,長劍在地上劃出一道長印;程龍也是猛地用長棍點地,好似止住了自己的身形。

一副兩敗俱傷的樣子

「「誰

誰贏了?」

羅伯特忍不住問道,剛剛他看得是目不轉睛簡直都有些手癢,想要親自下場試一下,但這個也只能在他腦海想想!

真要下場,他估計已經死了。

「當然是不分勝負啊!」

麥迪這傢伙顯然是個小機靈鬼,趕忙出聲。

劉浩哲和程龍笑了笑,開沒有說話。

「精彩!」

「實在是太精彩了!」

「華夏真的是太神秘了,后然還有這樣的兵器絕活剛剛我看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這兵器怎麼能舞的這麼好看?」

麥迪和夥伴們相識看了眼,所有人都在那點頭很多辣妹已經在那扭起來屁股,整個party再一次變得熱鬧了起來。

「劉浩哲那傢伙你覺得怎麼樣?」

羅伯特問著身旁的程龍,程龍在那喘著氣,長棍已經被他放回去了。

「實力很不錯,是個非常好的動作演員!」

程龍隨口說著,羅傑卻眯了眯眼:「那你覺得,他

以後的成就…..會不會跟你相當?

「當然,北果混得好的話,肯定可以!」

程龍這是賣劉浩哲一個面子,不然他今晚可得吃虧。劉浩哲幫他挽回了顏面,所以這個人情,他肯定是要還的…..當然程龍內心也對劉浩哲產生了一絲好感和興趣,這個年輕人,非常不錯

「評價這麼高!!」

羅傑伯特抿了抿嘴,他內心在盤算著,是不是要趁這個機會,把這小子簽進好萊塢?!

。 顧驚鴻一晚上輾轉反側,幾次都沒有睡著。只要她一閉上眼,夢裡就都是那個還沒有出生的孩子。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大概顧驚鴻是真的累了。這才慢慢的睡著。只是在夢裡她再次見到那個孩子,就站在不遠處微笑的看著自己喊娘親。

顧驚鴻臉上都是驚喜的神色,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孩子快到娘親這裡來。」

就在這時,蘇苑和穆覺晚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兩人手中都拿著刀,一刀插進孩子的心臟中。

顧驚鴻站在原地,臉上都是驚恐的表情,嘴中喃喃的叫道:「不要不要。

也是在這一瞬間,顧驚鴻被驚醒,充滿恨意的喊到:「蘇苑。」

顧驚鴻看著周圍一切熟悉的食物,才想起來自己已經重生,再也沒有那一個孩子。孩子早在上一世的時候,就已經被穆覺晚和蘇苑害死,自己的一家人也被他們陷害致死。

想到這裡,顧經過眼中的恨一再也掩飾不住,低頭輕聲說:「蘇苑,早晚有一天我會將這不共戴天之仇還給你。」

經過這一次噩夢之後,顧驚鴻再怎麼樣也睡不著,只能起身穿好衣服,準備出去好好走一走。

因為不想讓顧老將軍擔心,於是顧驚鴻打算從牆翻出去,她看著自己面前的高牆,深呼吸一口氣直接又躍了上去。

結果剛剛翻到牆上,就看到鎮國將軍府的暗衛正看著他。

顧驚鴻心虛的一笑,連忙拿出自己的腰盤給對方看,說:「不要害怕,我就是想出去走走,害怕我爹擔心,這才想要翻出去。」

聽到顧驚鴻這樣說,暗衛也有些無奈,看著顧驚鴻說:「小姐還是要注意安全,需不需要屬下派個人保護你?」

顧驚鴻本身就是要出去散心的,如果讓人保護自己的話,反而不自在。於是連忙擺擺手說:「不用不用,不用管我,我自己一個人帶著武器出去,放心吧,沒事的。」

聽到顧驚鴻這樣說,暗衛也沒有說什麼,點點頭之後再次回到暗處。

顧驚鴻翻出鎮國將軍府,在外面漫無目的地走著,腦海中都是上一世自己懇求蘇院放過孩子的情景。一雙手不知不覺地就已經緊握成拳,臉色煞白。路上的時候甚至還撞到了好幾個行人,就算對方惡語相向,顧驚鴻都像是沒有聽到一樣。

等到顧驚鴻回去過神來時,就發現身邊十分熱鬧,原來她來到青樓楚館的一條街上,到處都是男人尋花問柳的聲音。

看著周圍這一切。顧驚鴻就想到蘇苑和穆覺晚背叛自己時的樣子,微微皺眉轉身就想要離開,只覺得十分吵鬧。

結果剛剛抬起頭。就看到穆守安正在二樓的窗邊坐著低頭看著自己。

穆守安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裡看到顧驚鴻,眼睛中有一閃而過的驚訝。等到回過神來時,這才看著顧驚鴻微微一笑說:「顧小姐既然已經來了,何不進來欣賞一下舞者曼妙的舞姿。」

顧驚鴻微微抿唇,沒想到自己會在這裡見到穆守安,只好回答:「九皇叔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現在天色已晚,驚鴻要回去休息。」

穆守安微微挑眉,看著顧驚鴻說:「這舞者舞姿超絕,難道顧小姐真的不想看看嗎?說不定會是你所感興趣的。」

聽到穆守安這樣說,顧驚鴻還真的被激起一絲興趣,抬起頭看著穆守安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多謝九王爺了。」說完之後這才抬腳走上樓。

大概是誰也沒有想到一個女子竟然會隻身一人走到青樓裡面來,看著顧驚鴻的眼神中都帶著一絲驚訝。

顧驚鴻早就練就金剛不壞之身,在面對大家的注視仿若沒有看到一般,抬腿朝著穆守安的房間走去。

顧驚鴻走到門口時,就看到疾風在門口守在門口。微微點頭示意之後,顧驚鴻才走進去。

穆守安在看到顧驚鴻時十分熱情,抬手招呼:「顧小姐,快過來坐,和本王一起欣賞。」

直到這個時候,顧驚鴻才覺得有些尷尬,只能微微一笑走到穆守安身邊坐下來。

等到顧驚鴻真正欣賞舞者的舞姿時,早就已經忘記剛才的尷尬,眼神中就只有舞者的身影。

等到一首舞曲結束之後,顧驚鴻這才回過神來,轉頭看著穆守安,眼神中都是稱讚的神色:「九皇叔果然說的沒錯,這位小姐舞姿果然出神入化,只應天上有,哪怕是我一個女子也忍不住如痴如醉。」

聽到顧驚鴻這樣說,穆守安先是一愣,隨後忍不住哈哈大笑,看著面前的舞者說:「聽到了嗎?這是正國將軍府的大小姐,對你有如此之高的讚美,可見你的舞技超君。」

舞者大概也是沒有想到顧驚鴻的身份,在聽到之後連忙行禮:「能得到顧小姐的青睞是妾身的福氣。」

顧驚鴻對眼前這個舞者甚是喜歡,於是開口道:「不不不,能看到你的舞姿也是我的福氣,以後若是有機會,本小姐一定會再來欣賞。」

穆守安看著顧驚鴻和面前的舞者聊的甚是開心,眼中都是驚訝的神色,忍不住開口:「看來顧小姐是真的很喜歡。」

顧驚鴻回過神來,看著穆守安,也知道自己剛才有些失禮。於是微微一笑說:「這一次還要多謝九皇叔,如果不是九皇叔的話,我也沒有機會看到這樣的天人之姿。」

穆守安微微一笑,然後看著顧驚鴻問:「天色已晚,不知道顧小姐怎麼會深夜外出。」

顧驚鴻聽到穆守安這樣問微微一愣,抿著唇顧左右而言他:「九皇叔不是也在這裡。」

穆守安被顧驚鴻的反擊氣笑,再次開口:「本王來這裡欣賞舞姿,難道顧小姐也是來欣賞舞姿的嗎?」

顧驚鴻撇嘴,對於這件事似乎並不是十分想要回答。反而是看著自己面前的舞者說:「不知道這位小姐是否能夠再舞一曲,本小姐甚是喜歡。」

舞者連忙回身行禮之後說:「能為顧小姐獻舞是妾身的福氣。」說完之後,再次開始跳舞。

。 獵狐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堅硬如鐵的岩石竟然抵擋不住對方的子彈,太可怕了。

自己所在的位置能安全嗎?

唰!

獵狐沒有任何遲疑,身體向前翻滾,連續作出幾個軍事閃避動作,然後貼着地面,爬過去。

他不敢冒出一點點頭,生怕子彈突然襲來。

剛才大熊被爆頭的畫面,還歷歷在目,他怎麼都想不明白對方是怎麼在樹木遮掩下,精準的鎖定大熊。

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認識。

獵狐接受過最嚴格培訓的預備CIA隊員,見多識廣,但是這種讓人難以理解的事情發生在他們的眼前。

難道對方有透視眼嗎?

就算是熱點成像鎖定,也不能鎖定頭部吧。

再加上形成的爆破威力,比重狙擊槍形成的威力還巨大!

如此威力巨大的子彈,獵狐是第一次看到。

還有剛才散開子彈的威力,打爆堅硬的岩石,還能將讓人幹掉,這得多猛的穿透力?

這一切已經超出了獵狐的想像。

「這個混蛋到底是什麼人!」

獵狐越想越感到驚恐,如果有機會選擇的話,自己才不接受這個鬼任務!

「我現在沒法確定對方在什麼地方!」獵狐低道。

「你現在什麼位置?我們過去支援你!」

「別過來!過來就是送死,趕緊隱蔽起來,找機會!」獵狐提醒道。

「可惡!」

陳凌連續擊殺他們好幾個人,給他們形成強大的壓力。

關鍵是到現在,他們連對方的影子都沒看到,自己的同伴卻一個接一個倒在血泊中!

獵狐通訊金山,道:「金山!那個傢伙的手段非常恐怖,我們的人不是他的對手!」

金山瞳孔猛然睜開,道:「你們那麼多人,怎麼還對付不了他一個?」

他知道陳凌很厲害,否則也不可能把毒梟地基地一夜間摧毀。

在來之前,金山已經考慮到各種情況,唯獨沒有想到陳凌竟然攜帶可怕的武器。

「FUCK!我們到現在,連他的影子都沒有看到,他就像是幽靈一樣潛伏在隱蔽的角落,我們看不到他,但是他卻可以隨時攻擊我們!」

獵狐怒聲道。

「我們現在撤退,還有可能,否則,我們所有人都得死!」

lixiangguo

那畫風清奇,那滑稽搞笑。

Previous article

不過二哥的事情浮光了解的少,就連他本體是什麼都不清楚,就知道他失蹤的時候是一個蛋,如今在其他世界,過的挺慘。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