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就是你從毒蠍王和血剎王那裡搶奪來的神皇傳承吧,瞬間爆燃精血,再配合你原本的天賦技能『狂化』,一瞬間使得自身實力暴漲三倍,這個附魔的神通也很實用,雖然不增加招式威力,但是附加上的天地之毒卻是危險的很,你也的確是有囂張的資本。」葉無鋒雙目微眯點頭道,此時暴狼王的這一擊已經能夠威脅到四級神皇境,甚至五級神皇境了。

「現在後悔已經晚了,給我死在這裡吧,裂天一擊!」巨大的狼爪虛影從天而降,所過之處空間被撕扯成一縷縷的,如同布條一般。

「哼!後悔?本少就讓你看看什麼是不可逾越的差距,看看到底是誰後悔!」葉無鋒冷哼一聲,身上王體銘文亮起。

「巨力,激活,二十倍增幅!」

「雷龍天滅!」

「轟——」雷錘落下,恐怖的四千倍威力增幅的一擊,巨大的雷龍咆哮著,一擊湮滅三千里。

「轟隆隆——」巨山般大小的狼爪虛影被瞬間擊潰。

「啊——」暴狼王驚呼一聲拚命飛遁。

「轟——」肉身崩滅,一道流光破空而去。

「切~,還是跑掉了,神皇座的破空能力還真是強大。」葉無鋒鬱悶的撇了撇嘴,也沒有繼續追趕,暴狼王的肉身已經被自己一擊打成飛灰,可是神魂卻和皇座一起逃走了,要想追上一個拚命逃跑的皇座,葉無鋒還做不到,再說了,就算是追上了也沒用,那東西結實得很,大少根本破壞不了。

「哼~,算你跑得快!」葉無鋒不爽的哼了一聲,飛身前往神火城,至於說那個瑟瑟發抖的張家家主張天旺,他根本懶得再看一眼,想來那傢伙就算是再蠢,經歷了這一幕,怎麼也不敢再有報仇的心思了吧!

……

進入神火城,葉無鋒直奔城主府,他也不由得有些感慨,才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自己進進出出這個城門好幾次了,如今張家這個蠢貨家族已經完蛋了,自己也應該終於可以安心休息一段時間了。

「站住,城主府重地,閑人免入!」幾個衛兵將葉無鋒攔下。

「哦,城主讓我來的。」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葉無鋒掏出那個火焰令牌搖晃了幾下道。

「你稍等,我這就進去稟報。」檢查無誤之後,一個衛兵匆匆離去。

沒過多久,一個粉衣丫鬟模樣的女子走了出來,小臉滿是好奇之色,盯著葉無鋒問道:「你就是小姐所說的那個人?」

一句話沒頭沒尾,聽得葉無鋒微微愣了一下,不過大概意思他還是能夠聽明白的,於是趕緊點了點頭回道:「是我,我是來挑選寶物的。」再次將火焰令牌遞了過去,別看對方的身份只是一個丫鬟,大少可不敢有絲毫的輕慢,撇開別人是城主的貼身丫鬟這個身份不提,光是二級神皇境這個修為就已經夠嚇人的了,雖然應該打不過自己,可是她身上隱藏的氣息可比暴狼王那廝危險多了。

「小姐剛去閉關,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啊?」小丫鬟眨巴眨巴眼睛說道。

「哦,我是個急性子,而且挑選禮物這點小事也沒必要麻煩城主陪同吧?」葉無鋒笑眯眯的說道。

「也對哦,城主日理萬機忙得很,我這就帶你去寶庫。」小丫鬟點了點頭表示贊同道。

……

很快,她將葉無鋒帶到一個不顯眼的房屋門口,道:「就是這裡了,你快進去挑吧,我也挺忙的。」

「你不進去嗎?」葉無鋒詫異的問道,隱隱透出淡淡的歡喜之意。

「不了,我就在這裡等你。」

「那好吧,我速去速回,不會讓你久等的。」

葉無鋒飛快的沖入寶庫之中。

「其實也不是那麼急的。」小丫鬟看著大少急匆匆的樣子,不由得有點不好意思,要想挑到適合自己的好東西那可是需要精挑細選的,心急可不行。

她卻是不知道,葉無鋒此時在寶庫之中正在疾奔,沒錯他已經施展出了風之舞身法,同時那手速快的讓人眼花繚亂,所過之處寸草不剩,這哪裡是挑選啊?完全就是在掃蕩。 一個時辰之後,葉無鋒微笑著從寶庫之中走出。

「讓你久等了。」

「不算久,已經挑到適合自己的寶物了嗎?」小丫鬟好奇的問道。

「嗯,已經挑到了,替我謝謝城主大人,我就不打擾了,告辭!」葉無鋒很有禮貌的施了一禮,隨後飄然而去。

「能夠越一個大境界和幽冥界冥皇戰鬥的絕世天驕,竟然還能夠待人和善,謙虛有禮,不像帝都之內的那些傢伙,不過是勉強越三級戰鬥的天才,卻一個個眼睛長在頭頂上,一副欠揍的樣子,嘖嘖~,再看看人家,面對寶庫之中大量的寶物,也僅僅挑選了一個時辰,單憑這顆不為外物所動的心志,就不是我能夠比擬的。」小丫鬟的美目越來越亮,自言自語道。

「咯咯——,噓~」

「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哦,小紅紅,被迷住了嗎?」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在她耳邊響起,同時一道暖暖的氣息吹入她耳中。

「啊呀~,癢死我了,小姐你亂說!」小丫鬟如同受驚的小兔子一般,一下子跳了出去,滿面通紅。

「呵呵~,他已經挑好禮物了?」蓮火神皇笑呵呵的說道,原來說她已經去閉關了是騙人的,她一直就在附近虛空之中。

「是的小姐。」

「走~,我倒要看看這個憑空冒出來的絕世天驕具體挑選了哪幾種寶物,擁有如此強大潛力的雷火,還能夠拿出十根建木樹枝,本座還真的很有興趣知道他是否還有什麼其他的底牌。」蓮火神皇很有興緻的說道。

「小姐你是想通過他選擇的寶物來判斷他手上是不是還有和建木樹枝同級別的寶物?」小丫鬟疑惑的問道。

長安十二時辰(全集) 「本姑娘才不會貪圖他的寶物,我只是單純的好奇,想窺探一下這個小子的底蘊到底有多深,日後到底能夠走多遠。」蓮火神皇眼中隱約數朵蓮火在流轉。

「我覺得應該能到神皇境巔峰吧,也有可能到達半步神帝。」小丫鬟想了想后說道。

「呵呵~,你太小看他了,他哪怕沒有其他底蘊了,就憑手裡的建木樹枝也必然可以達到神帝境,早晚而已。」

「啊~,小姐,你是說他現在手裡還有建木樹枝?他不是已經拿出來十根了嗎?」小丫鬟驚叫道。

「有是肯定有的,建木樹枝之中蘊含的大道可是超越『本源』層次的,不但對於我這樣的卡在神帝境門口的巔峰神皇來說,是一條破境捷徑,就算是對於那些大道領悟已經到達『本源』層次的神帝境,也有著很大的作用,他又不傻,這種寶物又怎麼可能會全部拿出?就是不知道還剩多少。」

「我此次特意在寶庫之中加入了一眼最高等級的『喚靈泉』,那可是我從靈族那邊好不容易弄來的,能夠喚醒通天建木這種等級神物的神魂,他要是選擇了此物的話,那很有可能他有的就不僅僅是建木樹枝了,而是一棵完整的通天建木神樹。」

「另外還有一塊來自開天時期的『規則源土』,大地乃是萬物之母,建木乃是萬靈之源,他如果同時擁有這兩種屬性的神物的話,那日後能夠走多遠可就不是我能夠想象了。」蓮火神皇莫名的激動起來。

「吱呀——」寶庫門打開。

一陣旋風吹過,打掃的太乾淨了,連一根毛都沒有被捲起。

好空蕩,蓮火神皇和小丫鬟紅紅的臉齊齊黑了下來,比鍋底還黑。

整個寶庫之中數千的寶物一件都沒有留下。

「啊——,這,怎麼會這樣?他,他竟然全都拿走了!」紅紅驚叫一聲,小臉黑紅黑紅的,完全被氣壞了,什麼『不為外物所動』啊?那根本就是個貪得無厭的無恥之徒。

蓮火神皇臉色變換幾下之後,最終苦澀道:「唉~,他根本就沒有選擇,而是無差別的全部收走了,這樣的話就無法試探出他到底有什麼底蘊了。」

「他,他怎麼能這樣?我這就去找他去,挑選幾樣得了唄,竟然全都拿走了,那可都是天地奇珍啊,我要去問問他,一個人的臉皮怎麼能這麼厚呢?」小丫鬟紅紅氣的扭身就要去找葉無鋒的麻煩。

「唉~,紅紅,還是算了吧,當時我拿到了十根建木樹枝,有點過於高興了,讓他看中什麼就拿什麼,並沒有規定數量,被他鑽了空子,只不過我也沒有想到他膽子這麼大,居然敢這麼干,這些資源雖然非常珍貴,可是對我已經沒什麼大用了,那小子也是個不錯的煉器師,這次就便宜他了。」蓮火神皇搖頭苦笑道,以前她也讓別人進入過寶庫自己挑選東西,同樣也沒有規定具體數量,可是進來之人無一不是戰戰兢兢挑選一件寶物就離去的,甚至還故意不挑選最珍貴的那幾樣寶物,並不是他們沒有發現言語上的漏洞,而是這種空子根本就沒人敢去鑽,害怕萬一多拿幾樣觸怒蓮火神皇而丟了性命,今天可好,真的碰到了一個要錢不要命的主,明明見識過了自己強大的實力,還敢這麼干,難道真的不怕自己發飆把他幹掉?

「啊~,我想起來了,這個狡猾的傢伙!」紅紅突然叫了一聲道。

「又想起來什麼了?一驚一乍的。」蓮火神皇沒好氣的說道。

「那傢伙在聽到小姐你正在閉關的時候,表情就怪怪的,好像有點高興,還說挑選寶物這點小事不用城主陪同,虧我還以為他真的是不想浪費小姐你的時間,現在看起來,他根本就是要趁著小姐你閉關不出,捲走城主府寶庫之中所有的寶物。」小丫鬟紅紅氣的咬牙切齒好似小老虎一般。

「噗——」蓮火神皇直接就氣樂了,難怪這小子有膽子這麼干,他是算到了自己這次閉關是為了衝擊神帝境,這種突破大境界的閉關,沒有幾十年根本就不會出來,等到自己晉級神帝境出關,就算是發現寶庫之中空空蕩蕩也已經晚了,那時候他早就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膽大包天,謀定而後動,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啊!」 「阿嚏——」正在『火雲樓』美滋滋察看此次收穫的葉無鋒突然無端的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擦~,誰在惦記我啊?」

第一時間他就把剛剛沉睡三天的小青凝喚醒,頂級的『喚靈泉』對於喚醒神物的神魂效果真是太好了,大少把那塊開天時期的『規則原土』融入九天息壤之中,瞬間整個大陸的氣息都在暴漲,每一寸土地都散發出開天時期的氣息,不愧是萬物之母,,隨著九天息壤品質的提升,整個世界萬物都開始蛻變。

「咕嚕——」一個小胖子從大地之中鑽了出來,憨憨的看著葉無鋒道:「土球球見過主人。」

「你就是九天息壤孕育出的神魂?你叫土球球?」葉無鋒好奇的看著他道。

「是的,土球球這個名字是我自己取的,應該很符合主人的起名水準。」小胖子搖頭晃腦的說道。

頓時三根黑線從葉無鋒額頭滑下,怎麼說話呢,自己的起名水平很差嗎?從青凝到土球球,一個個都開始自己取名了,生怕自己插手名字問題,真是的,要讓自己給這個小胖子起名的話,大概是『土球』吧,大少不由得有點尷尬,小胖子說的沒錯,大家起名水平還真的差不多。

一團散發著土色光芒的圓球從土球球頭頂升起,緩緩向著葉無鋒飄了過來。

「這是什麼?」葉無鋒疑惑的問道。

「這是我的大道領悟。」土球球神色疲憊的說道,顯然凝出這麼一個光球對他消耗很大。

「嗡——」在葉無鋒指尖觸碰到土色光球的一瞬間,大量的感悟湧入腦中,原本領悟到『本質』層次的大道掌控力開始急速的提升,土之大道更是直接飆升到了『本源』層次的巔峰……

「還有我的大道領悟。」青凝也是凝出一個綠色的光球,飄到葉無鋒身上。

「轟——」

兩股信息洪流交匯在一起,瞬間引起了三千大道整體的蛻變,葉無鋒只覺得自己對於三千大道的領悟,就像是在爬樓梯,每一分一秒都在提升。

大少牙關緊咬,拚命地吸收這龐大的信息洪流,如此機緣哪怕在神帝境眼中也是無比巨大的,而機緣來得太大太猛,那就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承受得了的了,也就是葉無鋒精神力異常的強大才能夠承受這種機緣,換個人的話,在信息洪流湧入的一瞬間就精神崩潰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一個時辰之後,這種類似於灌頂的野蠻行為才終於停了下來。

葉無鋒無語的看著兩個滿臉疲憊之色,卻歡呼雀躍的小傢伙,這兩個傢伙絕對是真心對自己好,想要幫助自己,可是他們也太看得起自己了,這個信息洪流對於大道感悟的層次太高了,隨便換個神帝境之下的人物來承受,就算不死也瘋了。

高風險高收穫,對於大道的領悟已經進入『本源』層次,一般的神帝境也比不過自己,當然了,這說的是對於大道的領悟,而不是實力,實力上隨便哪個神帝都能夠吊打自己。

修為沒有變化,但是大少卻能夠感覺到,由於大道領悟的層次飆漲了一個大境界,自己的戰力比之前翻了好幾倍,隨手拍出的一擊還是三級神皇境的威力,但是這種攻擊即使是五級神皇境也接不下來,這就是大道層次不同所產生的效果。

「咦?這是,領域?」葉無鋒突然輕咦一聲,他心念一動,方圓千里形成了一個半球狀的領域。

「不是領域啦,這可是『界』哦,雖然還只是雛形。」青凝笑嘻嘻的說道。

「『界』?就是比領域高一級的存在嗎?」大少疑問道,自己在下域之時就形成過九種強悍的至尊領域,只不過到了神域之後,這些領域就消失了,不,也不是完全消失了,而且被壓制住了,完全無法展開,可是現在他又能感覺到了,在自己展開的『界』內,這些領域又可以像在下域那樣使用了。

「哼哼~,那是自然,就像這樣。」已經把那一眼『喚靈泉』安置好的天一神水小姑娘跑過來哼唧著說道,周圍張開了一個水濛濛的區域。

「嗯,雖然威能和範圍都不算大,可是的確和神皇境的領域有所不同。」葉無鋒點了點頭說道。

「哼~,人家本來剛學會不久,而且我也不擅長戰鬥。」天一神水小丫頭臉一紅叫道。

「嗡——」小噬雷、青凝和土球球身上都張開了類似的『界』,土球球的『界』給人以無比厚重的感覺,青凝的則是生機勃勃,小噬雷的卻是侵略如火。

「你們竟然都能張開『界』?難道說所有的天地奇物都可以這樣嗎?」葉無鋒駭然問道。

「怎麼可能?天地間像我們這個級別的天地奇物可並不多。」

「其實大哥你的『界』與我們的不同,我覺得大哥你的『界』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界』,要比我們的潛力大多了。」一向不主動說話的小噬雷突然說道。

「嗯,你說的沒錯,我們的道本來就包含在大哥的『道』之中,大哥的『界』要比我們完整的多。」青凝同意道。

「哼~」天一神水小丫頭雖然不服氣,但是也無法否認。

「那我的『界』和蓮火神皇的『領域』相比,誰的更強一些?」葉無鋒突然想到了蓮火神皇那火雲一般的領域瞬間摧毀天鬼冥皇的幽冥領域那一幕,不由得做起了比較。

「你的層次高,但是她的威力強,她的『領域』其實已經超過了『領域』的巔峰,已經算得上是『界』的層次了,而且她的修為和實力比大哥你強大太多,那個『領域』在威能上自然更加強大。」

「但是,如果單單是她的『領域』和大哥你的『界』對峙的話,大哥你的『界』也只不過會稍稍的落於下風,不會被壓制的。」小青凝想了想后說道。

其實大少不知道,蓮火神皇的『蓮火領域』本來就是特殊的,她之所以敢和一般的神帝境叫板,就是因為她的領域不輸於神皇所擁有的『界』。 「以後就叫『逆噬戰界』吧!」似乎感覺到了自己『界』之中蘊含的不屈戰意和吞噬之力,葉無鋒脫口而出道。

「算起來,柳狐狸也差不多該到了吧!」大少從自己的世界之中離開。

……

柳府之內。

「芸兒,莫非你真的要將這三個皇級煉器材料拿起送給那個人?」柳家家主臉色難看的咆哮道。

「父親,這次是芸兒計算失策,甘願接受任何懲罰,但是在那之前,『至陽金之極』『廣寒月桂』和『天外飛星』這三樣皇級煉器材料必須要交到那個人手中,否則依著那個人瘋狂的性子,我柳家恐怕會步張家後塵。」柳芸兒神色疲憊卻堅定的說道。

這一次滅亡張家的計劃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只不過出現了兩個意外,第一個意外是,原本是召喚出四級冥皇的『幽冥殺陣』,莫名其妙的召喚來了六級冥皇的天鬼冥皇,再加上他毀掉了『幽冥殺陣』和跨界通道,導致了一切脫離控制,要不是最後被葉無鋒引走的話,整個神火城都會毀於一旦;第二個意外就是葉無鋒的實力了,原本以為把他定位於二級神皇境的戰力,已經是足夠高了,沒想到最終還是低估了,兩敗俱傷的效果沒有達到,葉無鋒輕鬆的滅掉張家主力,並且把張家財富搜颳走九成以上,就留下了點殘羹冷炙給他們,張家雖然滅了,但是他們柳家卻沒有從中得到多少好處。

「芸兒,這個葉無鋒真的如此厲害嗎?需要我們柳家做到如此地步?」柳家老祖語帶不服道,作為一個神皇境實在是不相信一個神王境能夠厲害到如此地步,就算是天驕妖孽也不行。

「哎~,老祖,那個天鬼冥皇有多厲害你是知道的,當時十幾個神皇境聯手一擊都被他一招全破,可是最終卻被這個葉無鋒引走,而且一下就是三天的時間,現在葉無鋒毫髮無傷的回來,這個結果已經說明一切,如此強者,我們柳家實在是不該招惹,這都是我的責任。」柳芸兒嘆了口氣道,她一直派人盯著城門,葉無鋒剛一進城她就知道了,隨後大少進入城主府,後來又去了『火雲樓』,所有的行蹤她都在關注。

而當她知道了大少進入火雲樓那個包間之時,她就很清楚的明白這是什麼意思,柳家這些派出去盯人的探子根本就沒有逃過人家的法眼,他正是通過這些探子的嘴告訴自己,『這事沒完,快點把賠償老老實實送來,否則我就打上門去。』,這一點自己的姑姑柳素然回來之時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那個天鬼冥皇是城主幹掉的,又不是他幹掉的,他未必真的那麼厲害。」柳家老祖還是不捨得那三樣皇級煉器材料,因為那可是稀有級別的皇級煉器材料,就算是自己不用,也可以從煉器師公會換到一兩個神皇器,對他這樣的神皇境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

「老祖,我也同意芸兒的意見,那個人真的不能得罪,天鬼冥皇出現的時候,我就在那個人身邊,我清晰地感覺到,他根本就不怕那個六級冥皇,他,真的是個怪物。」柳素然認真的說道。

「老祖,你也是知道的,這十幾年來我的計謀就從來沒有失敗過,偏偏卻在這個人身上連連失敗,我是真的認為送上這三個稀有皇級煉器材料將此事了斷是最好的選擇,也是對我們柳家最好的結果。」柳芸兒神色無比的嚴肅。

「這個——」柳家老祖臉色難看,糾結無比,他是實在捨不得啊!

就在此時,他的隨身傳音玉佩亮起,他拿起聽完之後,臉色連續變化,隨後道:「就按芸兒說的辦,記好了,一定把此事完美解決,這三個寶物要是還無法平息此事的話,那就從寶庫里再往外拿,哪怕全都送給他都沒問題。」

他態度上的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弄得全場愕然。

「唉~,消息是暴狼王傳來的,他在來神火城的路上遇見了那個葉無鋒,結果被一招轟碎肉身,只剩下神魂和皇座逃出生天,那個葉無鋒,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們柳家惹不起。」柳家老祖嘆了口氣說道,別人不知道突破神皇境的暴狼王有多厲害,他卻是知道的,二人關係很不錯,暴狼王還在神王境之時就是天驕一級的水準,神王巔峰就能夠勉強挑戰神皇境,能夠做到這樣的天驕也不是很多,暴狼王突破神皇境之後又奪到兩個神皇傳承,使他實力再次暴漲,這一切他都知曉,可是就算如此依然被一擊打成這樣,柳家老祖現在一點也沒有試試對方斤兩的意思了。

「不是說暴狼王的最強一擊已經能夠超過四級神皇境,威力達到五級神皇境的水準了嗎?怎麼會被一擊打敗?難道說是大意輕敵,沒有發揮出最強的戰鬥力?」柳芸兒急急的問道。

「不是的,他沒有大意輕敵,暴狼王已經使出了他最強的一擊,可是那個葉無鋒更強,一拳打出三千里拳芒,直接就湮滅了一切,要不是他跑得快的話,必然就神魂俱滅了。」柳家老祖搖頭嘆道,他知道暴狼王不可能會在此事上說謊,暴狼王是在提醒自己,千萬別去找死,自己欠了暴狼王一個大大的人情。

「唉~,我明白了,僅僅過了三天,他竟然變得更加強大了,真是個怪物。」柳芸兒面露苦澀,她本身在修鍊上也是很有天分的,小小年紀就修鍊到二級神王境,也算是天之驕女了,可是面對葉無鋒那火箭般的升級速度和不可思議的強悍戰鬥力,她真的是渾身無力了。

「我這就去火雲樓,省的他等的不耐煩,真的闖入柳家可就不好看了。」說完之後柳芸兒匆匆離去。

……

「啊嗚——」葉無鋒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活動活動筋骨,目光落在包間房門之處。

「你來了。」

「嗯,不敢不來啊!」柳芸兒俏麗的面容出現。

「禮物帶了嗎?」 面對葉無鋒開門見山的要賠償,柳芸兒毫不猶豫的將三件珍稀皇級煉器材料拿了出來。

「『至陽金之極』『廣寒月桂』和『天外飛星』,這三種煉器材料的價值每一個都能夠換到神皇器,這次張家滅了,我們柳家並沒有佔到什麼便宜,反倒是道友你賺得盆滿缽滿,我想這三樣材料作為補償應該足夠了吧?」柳芸兒一臉的幽怨之色。

lixiangguo

他無奈,只好安排人去競拍台後,交了三萬五階星隕石的定金,只是,他心中很是惱怒,自己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要先交定金。

Previous article

隨後,方回就看清了來人,這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女,身高一米五左右,飄逸的長發幾乎要挨到地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