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人看起來病好了,沉睡著時看起來也挺帥的呀!」

「……現在的mm們!唉!同樣無語!」

「哥在床上時比他更帥的!有需要的mm聯繫我!」

「……我去!」

「能和蓮花妹妹**一度,要是我死也認了!」

「頂!癆病鬼好!」

「蓮花妹妹也太不自重了!」

「就是,不過癆病鬼也不是好東西,蓮花妹妹就算找去了也應該把蓮花妹妹拒之門外的不能亂來呀!」

「這不大可能吧!?」

「女孩子熱情的千里迢迢的去找你了,男孩子只能配合!說什麼拒之門外的話不嫌噁心嗎!?」

「……女權主義者!」

「不用說什麼了!我去找菜刀砍了癆病鬼去!」

「我找棍子!」

「頂!我找電鋸去!」

「等我下,我拿T病毒去!」

「……你夠狠!」

……。

網上一片砍翻李潔的聲音時,李潔還在火車上抱著小彩虹沉睡時,則慌慌張張的遊戲現實繁忙著,艷遇門事件決不能讓李大小姐知道了,小玉忙著滅火下封口令,同時也在心裡狠狠的埋怨李潔不知道自愛,儘是讓自己難做!所幸李大小姐最近上線只是訓練預備團體賽,沒時間和其他人聯繫接觸,同時現實里忙完了工作就是去欣賞那個擺在她卧室里的獎盃去了,但是沒空去關注創世論壇了,否則非出大事不可!李家大小姐穿過的鞋子豈是送人的!?李潔這純粹是在玩火!是在!這可是比網上那些虛無縹緲的威脅實在的多了。 ?一月二十號晚上七點多,火車抵達鄭州,距離老家開封已經只剩下七十多公里了,大約四十分鐘可到,睡了近八小時的李潔也緩過來了勁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醒來后酒勁也早已消退,嗅覺觸覺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眼睛還眯縫著的時候,鼻子就聞到了小彩虹頭上的洗水的好聞氣味,身體也感受到了小彩虹滿是彈性的身體,雙手觸覺全是彈彈軟軟的觸感,這是因為李潔的雙手就在小彩虹屁股上交差著兜著小彩虹呢,免的她滑下去,李潔睜開眼睛看到還在自己懷裡亂睡的小彩虹的長辮時,雙手下意識的就抓了抓!

觸感很好,可隨即李潔就尷尬了起來!自己這是在幹什麼!?同時因為懷中人兒的刺激,李潔身體有了些本能的反應!

李潔暗罵了自己一句,趕緊叉起小彩虹的肩窩,把她挪到傍邊的椅子上去,小彩虹還在大睡,並且很明顯不願意李潔溫暖的懷抱,迷糊著掙扎了下,不過李潔是不敢在讓小彩虹那樣了,真讓小彩虹感覺到自己身體的那就真丟人丟到姥姥家去了,所以儘管小彩虹不願意,李潔還是強行把小彩虹擺到了一邊去,這下小彩虹終於是醒了。【全文字閱讀.】

醒來的小彩虹先看了看傍邊的李潔,確定李潔還在後立刻就不管不顧的伸懶腰打哈欠的舒展身體,車廂里並不冷,小彩虹只穿了件彩色小貓花紋圖案的毛衣,十八歲的女孩子身體基本育成型了,小彩虹這一伸懶腰,曲線畢露的,李潔瞄了一眼立刻就不再看了,並和小彩虹打了招呼去廁所洗臉思緒去了!

等李潔回來后小彩虹立刻沒骨頭似的重新依偎在李潔身邊打算在眯會,同時慵懶的和李潔說著話。

「到哪了?」

「剛過鄭州,火車應該是晚點了,看樣子要晚點一小時左右。」李潔看了下表回答著。

「哦,到開封了我送你回家。」

李潔一陣的鬱悶:「這就不必了吧,我自己回的去,也知道路。」

「那你送我回家。」

李潔頓時啞口無言。

和女孩子打李潔感覺越來越難了,和小彩虹這個妹妹也是一樣的,直說想讓我送你回家難道我還不送嗎!?至於這樣還要拐了彎嗎!?

這樣想著時李潔心裡暗嘆了口氣,也沒什麼興緻和小彩虹聊了,推說有事上下遊戲,拿出了自己的遊戲設備不理會小彩虹的抱怨就上了線!

苜蓿花城堡還在攻防戰中,李潔帶的戰備物資充足的很,那裡危機了還能扔些緩一緩以便抽調,在加上守軍人數並不少,金毛還給自己的大量新兵送來了海量的經驗,馬克西姆負責前線指揮也因為上次的事情而格外的賣力,以求消除李潔心中對他的疑慮,所以苜蓿花城堡下屍橫無數,城堡城牆也是破爛殘缺的,但至今依然是看起來雖然搖搖欲墜的,但其實穩如泰山,不過苜蓿花城堡以南的谷地被金毛手下的會員打下來不少個,由於堅壁清野的緣故建築全賠本賣掉了所以損失有些慘重,由此李潔也對金毛恨的牙痒痒,不過現在李潔還是拿金毛暫時沒辦法,只能是忍耐,同時把都已經補充過了的其他軍團在確定聯盟聯軍已經徹底的走了后調往地下世界,準備對付金毛南下的軍隊。

上線后李潔查看了下兩處的局勢,簽署了一些命令,正打算查看時,戒情人就一臉賊笑的溜達到了苜蓿花城堡大廳。

「老大!你牛!我這邊還沒把珍妮絲拿下呢!那邊你現實里就把蓮花妹妹給拿下了!牛都在天上飛了都!給說說,當時什麼感覺,那可是極品的美女呀!」

「你都在說什麼!?什麼蓮花妹妹!?」

李潔檢查著信件,頭都沒抬的問著。

「老大!你就別裝了,網上都傳開了!」

「不知所云,你有空了怎麼不去照顧下桃子,都懷上你的孩子了,別把都放在珍妮絲那裡!」

「嘖嘖!還教訓起我來了,你自己花天酒地的有那資格說我沒!」

「好了,隨便你說去,我都不知道的事情怎麼你就知道了!?真是莫名其妙,我正忙著呢!把你的衛隊士兵調上城牆替換下第八軍團的士兵。」

「別!老大,我錯了還不行,我就那點家當,死光了找誰去!?我不說了還不行嗎!」

戒情人說完就溜走了,李潔搖搖頭,查看信件,說句實話,現在李潔深恐信件里有李大小姐的信件,李潔算了怕了這比吸血鬼還吸血鬼的李大小姐再要求他什麼了!

不過信件里沒李大小姐的,倒是有一封金克郵寄來的合約草本請李潔查看,李潔抽出合約時還在想著戒情人說的是怎麼回事,什麼東西網上都傳開了?等會上網看看去,不過隨即就被合約草本給吸引住了目光,心中大喜,徹底把上網站的事情給扔一邊去了!

和地精族的技術交流草本終於被確定了下來,地精族還算講信用,金克直言李潔的水下爆破和潛水裝置幫了地精族的大忙,地精族財團先生終於答應和李潔簽署這項協議了,當然,有附加,就是通往地下世界的通道必須是李潔和地精族共用,李潔可以使用這條通道運輸物資買賣,但不允許在讓第三方使用這條通道往地下世界輸送物資。第二,地精族知道李潔開環形山地區的,地精族要求李潔將來在環形山地區的任何出產都要有一半以批價格的交給地精族來做生意賺錢。第三,如果將來地精族有什麼不測的話,李潔身為地精族的盟友必須伸出援手,不得以任何理由推辭!如果李潔能夠答應這三個條件的話,那麼技術交流協定就可以正式簽署了,地精族也絕不會隱瞞自己已知的任何技術!

李潔驚喜過後仔細的推敲了一番,立刻就給金克回了信,第一和第三條都沒問題,但是第二條已經和人有了合作的協議,地精族講信用,自己自然也不能失信於人,在合作方已經拿走一部分的情況下,要是地精族在以批價格拿走一半的話自己就賺的不多了,地精族如果能適當的降低下份額的話,就可以直接把地精族已經簽署好了的協議文件郵寄過來了,然後自己再一簽署就算正式達成協定了。

李潔寫完再次檢查了一遍信件,給金克回了信,順帶一筆習慣性的活動經費,這才看了下表后把簽署好了的命令交給珍妮絲都出去,然後立刻下線,下線時火車喇叭已經預報下一站即將抵達開封了,請下車的旅客提前做好準備,李潔推了推身邊依偎著自己又有些迷糊的小彩虹,預備下車!

火車到站後下了車,李潔踩在家鄉的土地上,這才逐漸好了起來,小彩虹此時也來了精神,挎著自己的小包嘰嘰喳喳的打電話給家人報平安,李潔則聞著熟悉的氣息,手裡拎著兩個大包,背上還背了個大包打量著周圍熟悉的一切跟著人群慢慢出站,小彩虹的行李包自己也是李潔代勞的。

出了站上了計程車后,李潔靜靜的坐在車子里看著窗外,心中有些感慨,小彩虹則一刻不停的打電話,給家人、給姐妹淘、給親戚什麼的亂打,一邊還給計程車司機指路,同時小彩虹滿嘴的普開始慢慢的變味,變回了開封本地話的口音,開封話和普通話相差不是太大,轉變起來也容易些。

車子在夜色中的開封市區中穿行,李潔看著窗外也有些歸心似箭了,打算送完小彩虹就立刻回去,半小時后,計程車在一處院落前停了下來,李潔知道這就是小彩虹的家了,趕緊下車把小彩虹的行李拿了出來,打算說聲電話聯繫就溜走,不過小彩虹隨即就把李潔的行李也拎了出來並把計程車錢給付了讓計程車走了,李潔拿著小彩虹的行李愕然的那句電話聯繫怎麼都說不出口了。

「彩虹,這是幹什麼?到家嗎不是?以後有什麼事情再聯繫不就可以了。」

「到家了怎麼都要喝口水再走吧,順便也認認家門。」

「這……,以後再說吧,都八點多了,打擾叔叔阿姨也不方便吧?」

李潔那是打定了主意要走,說著就放下了小彩虹的行李,打算拿著自己的行李走人,不過晚了,院子里的人可能聽到了外面計程車的聲音,隨即院門就被打開,走出一對中年夫婦,彩虹立刻高興的上前叫爸爸媽媽,李潔心中一嘆,老實的上前叫了叔叔阿姨,走那是可能走不了的了!

一番介紹后李潔還是要走,不過蘇母蘇父早就知道女兒在上海認識了個老鄉,還挺「照顧」他們的寶貝女兒的,怎麼可能要李潔立刻就走,說什麼都要「審問」一番的,於是一分多鐘后李潔無可奈何的被讓進屋子裡「喝口水」再走!

幫著彩虹放好了行李,李潔略微打量了下屋子,沒什麼印象,反正比自己家是好的多了就是了,然後就被蘇父領著到了飯廳喝水。

一進飯廳,李潔差點一頭栽倒在地,這是「喝口水」嗎!?,滿桌子的菜,還都冒著熱氣呢,八兩八熱兩個湯水!邊上還擺著兩瓶子白的兩瓶子飲料和兩瓶子葡萄酒,地上還一大筐啤酒!這是要人命呀這是!

蘇父看起來四十歲左右,像是個生意人,挺隨和的,隨口問著李潔和自己女兒這次回家幾點上的車,車上人多不多什麼的平常問題就邀請李潔坐,李潔心裡直冷,嘴巴上恭敬的回答著請蘇父先坐瞭然后自己才在下老實的陪著坐了,目前就蘇父和李潔兩人,蘇母領著彩虹去洗漱換衣服了,顯然還是要在彩虹那裡提前了解下情況什麼的所以現在並不在場。

坐下后蘇父就拿起了酒瓶子扭開了蓋子。

「這……蘇叔叔,昨晚喝多了,現在還有些頭疼,這酒就不喝了吧!」李潔趕緊推辭。

「年輕人嗎!今朝有酒今朝醉,到了我這個年紀就是想多喝些也不得不注意下身體了,歲月不饒人呀,像你這樣的歲數,天天喝多都沒問題,再說了,以後再社會上混,不鍛煉下酒量可是要吃虧的。」

蘇父說著說著就要給李潔倒酒,李潔眼看推辭不過,趕緊接過酒瓶子來先給蘇父倒了一杯,然後這才自己倒了一杯酒,開封人大多能喝,甚至包括女孩子,都是不管有什麼事都在酒桌上解決練出來的,坐酒桌上照例先碰三下再說事,三大口酒下去一杯就見底了,李潔看見蘇父都喝光了第一杯,只好也跟著喝完,跟長輩這是規矩,長輩都喝完了你也要喝完。

一杯酒下去一天幾乎都沒吃東西的李潔就有些暈了,好在蘇父在李潔倒了第二杯后勸了菜,李潔趕緊吃了幾口菜墊了下肚子,他算是看出來了,蘇父那是久經考驗出來的,級能喝,一大杯子下肚一點動靜都沒有,自己不墊下肚皮肯定要出醜,因為李潔同時也看出來了,不讓蘇父蘇母問的滿意了自己短時間內怕是說什麼都走不了了!

底下的聊天中果然李潔得知蘇父原本是機關單位里的科員,本就是酒精殺場了,後來認識的人多了有了路子了就去了一個效益好的廠子做銷售,算是賺了第一桶金,然後廠子不行了直接內退自己單幹,現在也算是小有起色了吧!當然,這也算是蘇父的謙虛之言,看的出來,蘇父對自己的成就還是很滿意的。

李潔卻聽的臉色都有些白了,科員、銷售員到最後自己單幹,那一種職業那都是一天兩場的酒桌,甚至從早喝到晚的,蘇父說自己年齡大了不能喝的多了那才是謙虛之言!

不出所料,第二杯酒堪堪下肚時李潔小心謹慎的詢問蘇父他老人家的酒量。

「呵呵!現在不行了!大不如以前了!以前兩瓶不倒,現在也就一斤半就差不多了,再喝就多了,不過葡萄酒干紅啤酒什麼的那還是不論量的,多少都行!」

李潔聽的就一個:我還是跑了算了我!

所幸第二杯喝完,蘇母帶著彩虹終於出來了,彩虹一看到剛剛乾了酒杯的李潔就抱怨父親,讓父親不要灌李潔酒,彩虹倒是深知父親的酒量,知道李潔喝不過自己的父親的。

蘇父六兩下肚,面不紅心不跳的,聽了女兒的話后:「沒事,年輕人嘛,再來一杯。」

李潔有了台階,趕緊自稱已經不勝酒量了,不過就這也不行,還是又倒了大半杯,李潔看著被子里的酒水眼睛都有些直了。

好在蘇母上桌后正式的審問開始了,李潔總算不用硬著頭皮和蘇父一直喝下去了,不過等李潔祖宗十八代都交代清楚了以後,還是大半杯下了肚皮,另外還有兩瓶子啤酒,蘇父則是九兩下肚,臉上終於也見了些顏色,等李潔有些搖搖晃晃的拿著自己的行李走出蘇家時,已經快十點了。

李潔知道蘇父蘇母的意思,就是不放心他們的女兒所以問問自己,不過自己和彩虹沒什麼的,李潔倒是也回答的坦蕩,已經喝多了的李潔也不清楚蘇父蘇母對自己的回答滿意不滿意,不過他也顧不上了,堅決的拒絕了彩虹送自己的提議,了蘇父蘇母后,李潔走出蘇家,和彩虹揮手告別後拐了個彎后立刻快走了幾步,然後抱著電線杆就大吐特吐起來,李潔的酒量本沒這麼水,到底還是空腹喝酒沒撐住!

李潔搖搖晃晃的吐完了找車回家時,蘇家一家三口聚在一起開會。

「你是不是喜歡這人了?」蘇父酒後直接詢問。

「沒有!」小彩虹嘴上這樣回答著臉上卻紅了一大片。

「死丫頭還嘴硬!看看你的臉都紅成什麼樣子了!」蘇母呵責了句。

「這年輕人看著還行,不過就是沒學歷,也沒個穩定的工作……。」蘇父猶豫著。

「不行!人好沒本事一點用都沒有,我堅決反對,另外你也趁早死了這條心,好好,你年齡也還小,等畢業了家裡給你介紹個好的!」蘇母則直接開口反對。

「李哥哥怎麼就沒本事了!?看你們說的!人家是不想賺錢,不然也不比我們家就差了,李哥哥輕財重義的,人也好品格也好,另外對我也很好,多少女孩子追呢!怎麼到你們嘴裡就什麼都不是了!?」

小彩虹立刻反對起母親的話來,並且這相當於是表明了她自己的。

「還輕財重義!那更不行,那是會過日子的人嗎!?以前都慣著你,但是這次說什麼都不行,那可是你一輩子的事情!」

「哼!你們說不行就不行了!?」

「你……你這丫頭片子!反了你了!」

……。

蘇父的看著母女兩個吵起了架,自顧自的倒了杯酒搖了搖頭繼續吃喝了起來,心裡不無感嘆:女兒到底還是大了,想飛出去了,女大不由人,想強留留來留去的就留成仇人了!看著差不多就隨她去吧,有自己在還怕女兒將來不如意了吃不上飯嗎!?老婆也是!有本事生個兒子出來去勾搭別人家的女兒去! 萌寵駕到少主你別飄 哼,現在就這麼個女兒,還被人給勾了魂去了,再鬧下去女兒照樣飛了還真成仇人了就!何必呢!唉!都這麼大歲數了,看來自己一輩子就是個當老丈人的命了,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打著這樣的念頭,蘇父當晚自己把自己給喝倒了。

一月二十號晚上七點多,火車抵達鄭州,距離老家開封已經只剩下七十多公里了,大約四十分鐘可到,睡了近八小時的李潔也緩過來了勁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醒來后酒勁也早已消退,嗅覺觸覺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眼睛還眯縫著的時候,鼻子就聞到了小彩虹頭上的洗水的好聞氣味,身體也感受到了小彩虹滿是彈性的身體,雙手觸覺全是彈彈軟軟的觸感,這是因為李潔的雙手就在小彩虹屁股上交差著兜著小彩虹呢,免的她滑下去,李潔睜開眼睛看到還在自己懷裡亂睡的小彩虹的長辮時,雙手下意識的就抓了抓!

觸感很好,可隨即李潔就尷尬了起來!自己這是在幹什麼!?同時因為懷中人兒的刺激,李潔身體有了些本能的反應!

李潔暗罵了自己一句,趕緊叉起小彩虹的肩窩,把她挪到傍邊的椅子上去,小彩虹還在大睡,並且很明顯不願意李潔溫暖的懷抱,迷糊著掙扎了下,不過李潔是不敢在讓小彩虹那樣了,真讓小彩虹感覺到自己身體的那就真丟人丟到姥姥家去了,所以儘管小彩虹不願意,李潔還是強行把小彩虹擺到了一邊去,這下小彩虹終於是醒了。【全文字閱讀.】

醒來的小彩虹先看了看傍邊的李潔,確定李潔還在後立刻就不管不顧的伸懶腰打哈欠的舒展身體,車廂里並不冷,小彩虹只穿了件彩色小貓花紋圖案的毛衣,十八歲的女孩子身體基本育成型了,小彩虹這一伸懶腰,曲線畢露的,李潔瞄了一眼立刻就不再看了,並和小彩虹打了招呼去廁所洗臉思緒去了!

等李潔回來后小彩虹立刻沒骨頭似的重新依偎在李潔身邊打算在眯會,同時慵懶的和李潔說著話。

「到哪了?」

「剛過鄭州,火車應該是晚點了,看樣子要晚點一小時左右。」李潔看了下表回答著。

「哦,到開封了我送你回家。」

李潔一陣的鬱悶:「這就不必了吧,我自己回的去,也知道路。」

「那你送我回家。」

李潔頓時啞口無言。

和女孩子打李潔感覺越來越難了,和小彩虹這個妹妹也是一樣的,直說想讓我送你回家難道我還不送嗎!?至於這樣還要拐了彎嗎!?

這樣想著時李潔心裡暗嘆了口氣,也沒什麼興緻和小彩虹聊了,推說有事上下遊戲,拿出了自己的遊戲設備不理會小彩虹的抱怨就上了線!

苜蓿花城堡還在攻防戰中,李潔帶的戰備物資充足的很,那裡危機了還能扔些緩一緩以便抽調,在加上守軍人數並不少,金毛還給自己的大量新兵送來了海量的經驗,馬克西姆負責前線指揮也因為上次的事情而格外的賣力,以求消除李潔心中對他的疑慮,所以苜蓿花城堡下屍橫無數,城堡城牆也是破爛殘缺的,但至今依然是看起來雖然搖搖欲墜的,但其實穩如泰山,不過苜蓿花城堡以南的谷地被金毛手下的會員打下來不少個,由於堅壁清野的緣故建築全賠本賣掉了所以損失有些慘重,由此李潔也對金毛恨的牙痒痒,不過現在李潔還是拿金毛暫時沒辦法,只能是忍耐,同時把都已經補充過了的其他軍團在確定聯盟聯軍已經徹底的走了后調往地下世界,準備對付金毛南下的軍隊。

上線后李潔查看了下兩處的局勢,簽署了一些命令,正打算查看時,戒情人就一臉賊笑的溜達到了苜蓿花城堡大廳。

「老大!你牛!我這邊還沒把珍妮絲拿下呢!那邊你現實里就把蓮花妹妹給拿下了!牛都在天上飛了都!給說說,當時什麼感覺,那可是極品的美女呀!」

「你都在說什麼!? 而你憂傷成藍 什麼蓮花妹妹!?」

李潔檢查著信件,頭都沒抬的問著。

「老大!你就別裝了,網上都傳開了!」

「不知所云,你有空了怎麼不去照顧下桃子,都懷上你的孩子了,別把都放在珍妮絲那裡!」

「嘖嘖!還教訓起我來了,你自己花天酒地的有那資格說我沒!」

「好了,隨便你說去,我都不知道的事情怎麼你就知道了!?真是莫名其妙,我正忙著呢!把你的衛隊士兵調上城牆替換下第八軍團的士兵。」

「別!老大,我錯了還不行,我就那點家當,死光了找誰去!?我不說了還不行嗎!」

戒情人說完就溜走了,李潔搖搖頭,查看信件,說句實話,現在李潔深恐信件里有李大小姐的信件,李潔算了怕了這比吸血鬼還吸血鬼的李大小姐再要求他什麼了!

不過信件里沒李大小姐的,倒是有一封金克郵寄來的合約草本請李潔查看,李潔抽出合約時還在想著戒情人說的是怎麼回事,什麼東西網上都傳開了?等會上網看看去,不過隨即就被合約草本給吸引住了目光,心中大喜,徹底把上網站的事情給扔一邊去了!

和地精族的技術交流草本終於被確定了下來,地精族還算講信用,金克直言李潔的水下爆破和潛水裝置幫了地精族的大忙,地精族財團先生終於答應和李潔簽署這項協議了,當然,有附加,就是通往地下世界的通道必須是李潔和地精族共用,李潔可以使用這條通道運輸物資買賣,但不允許在讓第三方使用這條通道往地下世界輸送物資。第二,地精族知道李潔開環形山地區的,地精族要求李潔將來在環形山地區的任何出產都要有一半以批價格的交給地精族來做生意賺錢。第三,如果將來地精族有什麼不測的話,李潔身為地精族的盟友必須伸出援手,不得以任何理由推辭!如果李潔能夠答應這三個條件的話,那麼技術交流協定就可以正式簽署了,地精族也絕不會隱瞞自己已知的任何技術!

李潔驚喜過後仔細的推敲了一番,立刻就給金克回了信,第一和第三條都沒問題,但是第二條已經和人有了合作的協議,地精族講信用,自己自然也不能失信於人,在合作方已經拿走一部分的情況下,要是地精族在以批價格拿走一半的話自己就賺的不多了,地精族如果能適當的降低下份額的話,就可以直接把地精族已經簽署好了的協議文件郵寄過來了,然後自己再一簽署就算正式達成協定了。

李潔寫完再次檢查了一遍信件,給金克回了信,順帶一筆習慣性的活動經費,這才看了下表后把簽署好了的命令交給珍妮絲都出去,然後立刻下線,下線時火車喇叭已經預報下一站即將抵達開封了,請下車的旅客提前做好準備,李潔推了推身邊依偎著自己又有些迷糊的小彩虹,預備下車!

火車到站後下了車,李潔踩在家鄉的土地上,這才逐漸好了起來,小彩虹此時也來了精神,挎著自己的小包嘰嘰喳喳的打電話給家人報平安,李潔則聞著熟悉的氣息,手裡拎著兩個大包,背上還背了個大包打量著周圍熟悉的一切跟著人群慢慢出站,小彩虹的行李包自己也是李潔代勞的。

出了站上了計程車后,李潔靜靜的坐在車子里看著窗外,心中有些感慨,小彩虹則一刻不停的打電話,給家人、給姐妹淘、給親戚什麼的亂打,一邊還給計程車司機指路,同時小彩虹滿嘴的普開始慢慢的變味,變回了開封本地話的口音,開封話和普通話相差不是太大,轉變起來也容易些。

車子在夜色中的開封市區中穿行,李潔看著窗外也有些歸心似箭了,打算送完小彩虹就立刻回去,半小時后,計程車在一處院落前停了下來,李潔知道這就是小彩虹的家了,趕緊下車把小彩虹的行李拿了出來,打算說聲電話聯繫就溜走,不過小彩虹隨即就把李潔的行李也拎了出來並把計程車錢給付了讓計程車走了,李潔拿著小彩虹的行李愕然的那句電話聯繫怎麼都說不出口了。

「彩虹,這是幹什麼?到家嗎不是?以後有什麼事情再聯繫不就可以了。」

「到家了怎麼都要喝口水再走吧,順便也認認家門。」

「這……,以後再說吧,都八點多了,打擾叔叔阿姨也不方便吧?」

李潔那是打定了主意要走,說著就放下了小彩虹的行李,打算拿著自己的行李走人,不過晚了,院子里的人可能聽到了外面計程車的聲音,隨即院門就被打開,走出一對中年夫婦,彩虹立刻高興的上前叫爸爸媽媽,李潔心中一嘆,老實的上前叫了叔叔阿姨,走那是可能走不了的了!

妖怪同盟 一番介紹后李潔還是要走,不過蘇母蘇父早就知道女兒在上海認識了個老鄉,還挺「照顧」他們的寶貝女兒的,怎麼可能要李潔立刻就走,說什麼都要「審問」一番的,於是一分多鐘后李潔無可奈何的被讓進屋子裡「喝口水」再走!

幫著彩虹放好了行李,李潔略微打量了下屋子,沒什麼印象,反正比自己家是好的多了就是了,然後就被蘇父領著到了飯廳喝水。

一進飯廳,李潔差點一頭栽倒在地,這是「喝口水」嗎!?,滿桌子的菜,還都冒著熱氣呢,八兩八熱兩個湯水!邊上還擺著兩瓶子白的兩瓶子飲料和兩瓶子葡萄酒,地上還一大筐啤酒!這是要人命呀這是!

蘇父看起來四十歲左右,像是個生意人,挺隨和的,隨口問著李潔和自己女兒這次回家幾點上的車,車上人多不多什麼的平常問題就邀請李潔坐,李潔心裡直冷,嘴巴上恭敬的回答著請蘇父先坐瞭然后自己才在下老實的陪著坐了,目前就蘇父和李潔兩人,蘇母領著彩虹去洗漱換衣服了,顯然還是要在彩虹那裡提前了解下情況什麼的所以現在並不在場。

坐下后蘇父就拿起了酒瓶子扭開了蓋子。

lixiangguo

顧謹南眼中帶著揶揄,雲言君自然不會看照片,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倒是那張紙條讓雲言君翻來覆去看了兩遍。

Previous article

時亦和肖狩跟上,等所有人都踏入大門的那一刻,時亦默念了一句,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