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次有些過火了啊!」

輕聲嘆了一聲,葉一鳴小心翼翼的起來了。

然後葉一鳴也被穿什麼,直接披了一張陸芊芊的浴巾,走到陽台出,開始盤膝坐下。

就在之前,葉一鳴感受這一次與陸芊芊在陰陽神火交融的時候,體內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然後,一連串的系統提示聲,帶給了葉一鳴諸多驚喜。

因為這一次陰陽神火的爆發,不但讓葉一鳴直接提升了一個等級的修為,甚至居然讓葉一鳴的神國重開了。

宿主:葉一鳴

修為:玄階武者(消耗2000點本源點可升至地階武者)

血脈:陰陽神火之脈

功法:諸天造化訣(受未知力量影響,宿主當前功法處於被封印狀態)、蠻力神訣、聚靈訣

天賦技能:神噬、神國

技能:陰陽神火、神國召喚

本源點:935.1點

裝備:仙靈戒

看了一眼自己的屬性信息,葉一鳴深吸一口氣,然後運轉體內的內氣,直接按照以往無數次的經驗,去開啟自己的神國。

下一刻,一道白光閃現,然後什麼都沒發現。

這讓葉一鳴眉頭一皺:「不對啊!按照正常情況,我這已經算是打開了神國之門,可怎麼會什麼也沒發生?」

可就在葉一鳴心中擁有這樣疑惑的時候,突然間他感受到腦袋一空,自己的神念一動,就陷入了某一個空間。

白亮的空間,枯黃的地面,這是一個地面長寬都在十米,高也是十米的空間。

不過,最讓葉一鳴在意的是,這個空間散發的氣息,他在熟悉不過了。

這是神國的氣息!

他的神國!

但讓葉一鳴吃驚的正是這一點,什麼時候他的神國變成了這樣?

「難道神國特退化了嗎?那我之前的神國,還有神國之中的人呢?大家現在都在哪?」

一時間,葉一鳴心慌了起來。

「等等,我似乎忘記了什麼?」

突然間猛的想起了什麼,葉一鳴再次召喚出自己的屬性界面,然後目光落到了,自己技能欄哪一項。

除了陰陽神火,葉一鳴現在又多了一個技能——神國召喚!

神國召喚:天賦技能神國的延伸技能,可召喚神國戰士,但召喚出來的神國戰士,修為不可超過宿主本身的境界。

(註:此技能一個月可使用一次,宿主沒提升一次修為可以擁有一次召喚次數。)

這是?

看到這所謂的神國召喚技能之後,葉一鳴微微一驚。

「神國戰士?難道是我以前神國的戰士嗎?」

不過,對於這樣的問題,葉一鳴並沒有多想什麼,因為想再多,還不如使用一次看看結果的好。

心中一動,下一刻葉一鳴便是低喝一聲:「戰國召喚!」

嗡!

虛空一震,在這一刻,整個小空間的神國微微一亮,然後下一刻,一道白光閃過之後,葉一鳴眼前出現了一個人。

這是一個老者!

可看到這老者之後,葉一鳴就激動了。

因為這個老者正是他的第一個神仆——天沐老祖!

「天沐是你?」葉一鳴驚喜道。

這時那天沐老祖這才似乎有些清醒了過來,然後一聽到葉一鳴的聲音,轉頭看到葉一鳴的第一時間,天沐老祖就跪了下去。

「拜見吾主!」

「請來,請來,趕緊請來!」

這好不容易終於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葉一鳴可是喜出望外了。

第一時間葉一鳴就開始詢問天沐老祖,自己進入時空通道之後神國發生了什麼事情。

說實話,葉一鳴最想知道的就是這些事情,而且也想知道神國之中的其他人,現在在什麼地方。

可很快讓葉一鳴眉頭一皺的事情發生了。

「你是說你現在的記憶失去了很多?」葉一鳴有些失望的說道。

就在自己剛問出問題之後,天沐老祖居然說,他似乎有失憶了。

「是的吾主!老僕現在的實力不知為何被壓制,甚至就連記憶也被封印了一樣!」天沐老祖老實的回答道。

封印?

不是失憶?

葉一鳴眉頭一皺,然後心中微微一亮,猜到了某種可能。

難道是說,世界不同,受到了大道規則的影響,繼而被封印了?

見葉一鳴似乎有些失望,天沐老祖又是趕緊說道:「吾主,雖然老僕現在記憶不全面,但老僕倒是清楚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葉一鳴感覺問道。

「那就是現在吾主您的神國,似乎還存在,而且發展很好,而且現在的神國由小神主擔任神主,幾位主母坐鎮,還有強大的紫晶血衛鎮守,沒有人膽敢挑釁吾主神國之威嚴!」

嗯?

一聽天沐老祖這話,葉一鳴心中的擔憂算是放心下來了。

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大概不知道自己身上出現了什麼情況,導致之前的一切,都處於一種脫離他,卻還是屬於他的情況。

就像是神國,葉一鳴原先的神國還在,只是不知道現在在什麼地方,而且神國一切發展順利。

不過,現在葉一鳴倒是發現了一個十分詭異的情況,那就是他現在又有一個神國了。

而且他還能憑藉自己現在的這個神國,召喚這另一個神國之中的強大戰士。

雖然召喚出來的戰士會受到自己的境界影響,但葉一鳴就是發現天沐老祖此刻不但處於玄階武者巔峰境界,甚至還擁有屬於自己的神念,以及天沐老祖本身擁有的一些功法技能。

這樣綜合起來,天沐老祖現在的實力,遠超玄階武者的境界,就是地階武者恐怕也沒幾人是他的對手。

甚至一旦全力爆發起來,恐怕就是天階武者遇上了天沐老祖,多半也會含恨九泉。

畢竟天沐老祖可是活了不少念頭,戰鬥經驗豐富不說,以前更九階准神強者。

雖然現在修為被封印,只剩下那麼一點,但以天沐老祖的情況,一分力氣爆發出十分力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心中一動,葉一鳴有了一個主意。

下一刻,葉一鳴再次出現在陸芊芊卧室的陽台上,然後很快天沐老祖也出現在葉一鳴身邊了。

不過,再次出現的天沐老祖,在葉一鳴的指示下,已經變成了一個中年壯漢。

看了一眼天沐老祖現在的樣子,葉一鳴滿意的點點頭,然後開口道:「去吧,現在距離天亮還有有些時間,我給你三個時辰的時間,去了解這個世界一些日常事情,三個時辰之後回到這裡,我有事情讓你辦!」

「是!」

天沐老祖恭敬的回了一聲,然後身影一閃,就直接離開了。

三個時辰了解一個全新的世界,哪怕只是日常瑣事,那也是不太可能辦得到的。

但對擁有神念的天沐老祖來說,葉一鳴絲毫不懷疑,他能不能辦得到。

雖然在陸芊芊房中有電腦,葉一鳴完全可以讓天沐老祖從電腦上了解這個事情,因為這還會更加快一些。

但現在才凌晨兩三點,葉一鳴豈會讓天沐老祖打攪自己與陸芊芊?

看著天沐老祖消失的身影,葉一鳴嘿嘿一笑。

然後,轉身回到房間。

在葉一鳴再次鑽到被窩的時候,原本沉睡的陸芊芊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不由的王葉一鳴懷中靠了靠。

葉一鳴自然不會拒絕,直接將陸芊芊整個抱入自己的懷中了。

軟玉在懷,葉一鳴心中又是升起了一絲火熱,但最終看到陸芊芊那有些疲倦的睡相,葉一鳴也就沒有忍心去驚醒陸芊芊,只是大嘴狠狠的捉住陸芊芊的香唇,吸允了一番之後,這才安心入睡。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陸芊芊終於從昏沉沉的睡意之中清醒了過來。

可這一清醒之後,陸芊芊立馬就回憶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

尤其是當看向自己縮在葉一鳴懷中之後,陸芊芊臉色瞬間大變。

「醒了?」

就在陸芊芊不知道下一步,自己該如何做的時候,她猛的聽到了一個聲音。

抬頭一看,陸芊芊這才發現葉一鳴早就睜開了雙眼,此刻正笑眯眯的看著她。

準確的來說,是看著她胸前。

「啊!」

一聲驚呼,陸芊芊這才發現自己走光了,趕緊縮會了被窩中。

可這時,她卻是聽到了一聲輕笑。

「躲什麼躲,我找看光了!」

「你……」

陸芊芊一怒,但隨後她便冷靜了下來,然後對葉一鳴冷冷的說道:「既然如此,你該得到的,都已經得到了,我希望從今以後,你別來再煩我了。」

「哈!」葉一鳴猛的一笑,然後緊緊懷中的柔軟酮體,一臉無賴的說道:「陸芊芊啊,我似乎早就跟你說過了,你這輩子已經是我的女人了,你逃不掉了!」

「混蛋放開了!」

陸芊芊猛的掙扎了起來,一邊掙扎還是一邊憤怒對葉一鳴的低聲吼道:「什麼你的女人,葉一鳴你未免太自作多情了吧!而且什麼時候我陸芊芊成為了你的人了!」

「什麼時候?」

葉一鳴嘿嘿一笑,然後身體整個一頂,笑道:「你說什麼時候?」

感受到某處的變化,陸芊芊臉色猛的一變,怒道:「葉一鳴放開我,我告訴你好了,我是不可能成為你的女人的,我……」

還沒等陸芊芊把話說話,她就說不下去了。

因為一張大嘴已經徹底將她香唇封住了。

良久之後,葉一鳴這才鬆開她,然後再次問道:「說你是不是我的女人?」

「不……不是!」

喘著粗氣,陸芊芊倔強的回道。

可殊不知,她這樣完全就是像極了情侶之間鬧小彆扭,鬧小情緒的樣子。

而且這樣的陸芊芊,對某人來說,可是秀色可餐。

葉一鳴忍不住了!

「居然還敢抵抗,那好看來不懲罰你一下,你這小女人就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說話間,葉一鳴整個人朝陸芊芊身上壓去。

下一刻,在陸芊芊的一聲尖叫之後,某人再度得逞了。

很快尖叫聲,變成了喘氣聲。

……

一個小時后,葉一鳴再次問了一句。

「說,你是不是我的小女人!」

「呼……不……呼……不是!」

lixiangguo

司徒謹看著前方,道:「伊娃.卡汀娜?就是前面那個披著紅色披風的女子吧?」

Previous article

走己只看她吃,自己偶爾動筷,將酒揭開,取出兩個酒碗,笑道「嫂子,不介意陪我喝一杯吧。」走己恭敬畢至,向她松來酒碗,依鳳羞怯得看他一眼,心底跳得極快,說也奇怪,她伸出手,手上卻不見老繭,帶怯將碗接過,道「奴家不太善飲酒,走己莫怪。」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