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轟隆」。

巨大飛舟微微一震,讓裡面的所有潛力法師都驚醒了,隨後他們向前望去,出現了一個散發著白色光芒的位面。

「到了白極位面,離希靈位面最近的位面了。」

薩特安也站起身來,他對於希靈位面的這一帶,還比較的熟悉。

巨大飛舟果然緩緩的飛進了白極位面中,在位面上空,密密麻麻,不斷的有施法者在穿梭著,不過大都是傳奇以下,七級以上的施法者。

這些施法者三五成群,似乎都在朝著希靈位面那一帶飛去。

「好了,白極位面已經到了!你們作為我奧義之城的施法者,自然不一樣,現在包括希靈位面在內,十數個位面,都陷入到了與岩族的爭奪之中。暫時雙方的傳奇都沒有介入,你們要做的,就是盡最大的努力,驅逐岩族,防止他們佔據位面。這很可能是一場艱難的戰爭,但,我們一定會獲得勝利!」

接下來,聖托奧義法師又宣布了懲罰手段,徵召這些潛力法師到前線來,不是請求,而是命令,若是沒有在一個月內,進入到前線位面中,就會受到懲罰,而且這種懲罰甚至會非常的嚴厲,重則,直接剝奪作為施法者的權利,粉碎體內的法術模型。

剝奪法術,成為一個普通人,雖然沒有死,但這卻是比死還要令施法者恐懼的懲罰。因此,隨著聖托奧義法師說完后,大部分的潛力法師們都紛紛的離開,開始為進入前線位面做準備了。

「薩特安法師,我們去哪個位面?」

阿羅特拿著幾張免費的位面地圖,都是前線的一些位面,都是由奧義之城免費發放的,大概有十八個位面,都陷入到了爭奪之中,其中有十三個都是施法者文明以前控制的位面。

看著這張位面地圖,薩特安等人的神色都有些陰沉。

「怎麼會損失這麼多的位面?」

雷爾法師忍不住沉聲說道。

「沒辦法,岩族準備了那麼長時間,而我們則疏於防範,開始損失一些位面是很正常的,不過這些位面我們並沒有放棄,依舊在爭奪。薩特安法師,你準備選擇哪裡?」

阿羅特沉吟了一下問道。

這些位面中,有許多位面,實際上已經被岩族完全佔據,甚至都已經改造成了岩族所適合生存的位面,沒有了一絲元素,這對施法者來說,是相當的不利。

「諸位,我們不同於一般的施法者,作為奧義之城的潛力法師,我們第一次來到前線,嘿嘿,異族,我們也不是第一次接觸了,既然要戰,那就來一個大的,希靈位面怎麼樣?這是岩族最早佔據的位面,早已經改造成為了一個岩族位面,但這裡卻是前線眾多位面的心臟,一旦掌握住了希靈位面,那幾乎就掌握住了戰局的主動。」

薩特安直接便指向了希靈位面,作為驕傲的薩特安,自然不會在文明之戰中默默無聞,第一次就想介入希靈位面。

阿羅特剛才出去搜集了情報,看到薩特安指向了希靈位面,於是便解釋道:「希靈位面,目前已經完全被岩族改造了,沒有一絲元素,即便我們佔據后,也是一個荒蕪位面!不過,我們並沒放棄希靈位面的爭奪,畢竟希靈位面是所有前線位面的中心位面,其他的位面,都是以希靈位面為中心,因此,佔據希靈位面,的確能夠影響戰局……不過,希靈位面如此重要,岩族自然知道,裡面有岩族與我施法者文明的眾多強者,很不好對付。」

雷爾首先表態,他大笑道:「哈哈,希靈位面好啊,我們上次就來到過希靈位面,這次可謂是故地重遊!況且,薩特安也說了,我們是奧義之城的潛力法師,是施法者文明當中的佼佼者,以我們隊伍的實力,在整個戰場都屬於頂級的了,介入希靈位面的爭奪,也不算什麼。」

有了薩特安與雷爾這兩大頂尖的大法師表態,其他人也自然同意。

看到沒有人反對,薩特安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很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們立刻啟程,目標——希靈位面!讓那些岩族也知道,我們奧義之城,來了!」

【第二更順利點了,老月出去再按摩一下……希望明天能以最好的狀態,再戰江湖!別忘了投月票哦!】(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希靈位面,當梅林與薩特安等一行七人,落到這個位面時,卻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黃沙飛舞,地面上都是堅固的巨石,如同冰封一般,堅硬的石塊此起彼伏,連那巨大的山峰,都全部都石塊堆積而成。

而且,更恐怖的是這些石塊,都猶如活物一般,是可以成長的,比如一些花草樹木,都變成了石花、石樹,冷冰冰的,如同一個死寂的世界。

這便是經過了岩族改造的世界,整個希靈位面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元素,只有這看起來冷冰冰的石塊。

岩族是一個沒有生命的種族,他們不需要有生命的位面,他們所處的所有位面,都是像這樣的冰冷世界,而這樣的世界,也是最適合他們的。

這些冰冷的石塊,日後就會慢慢的誕生出一個又一個的岩族,這也是岩族延續種族的根本,是由位面中的無數岩石,經過漫長的時間,慢慢誕生的。

「該死,希靈位面變成了這個樣子,日後就算我們控制住了希靈位面,也無法生存了。」

阿羅特臉色陰沉,低聲罵道。

薩特安的臉色也有些不太好,他看了一眼四周,隨後沉聲道:「即便沒有作用,也一定要掌控希靈位面,否則會有更多的位面,被岩族改造成這樣冰冷的世界!保住希靈位面,也就是保住我們更多的位面!」

眾人都點了點頭,這也是希靈位面直到現在。都是雙方爭奪最激烈的最根本原因,希靈位面就是一個踏板。通過它,可以通向更多的施法者位面,因此,無論如何,希靈位面都不得有失。

希靈位面很廣袤,但卻看不到什麼人影,更加感覺不到生機,眾人又延著一條山脈。向前飛去。

忽然,前面出現了一個小山包,不過當他們走近后,卻發現,這哪裡是什麼小山包,分明就是一塊巨大的墳墓,前面立著一塊石刻石碑:「希靈人之墓!」

觸目驚心的墓碑。儘管只有幾個簡單的字,什麼詳細的介紹都沒有,但是看到這個小山包,任何人都明白,在這小山包之下,恐怕不知道埋了多少白骨。

希靈人是在希靈位面中誕生的。只可惜,希靈人沒有像施法者文明那樣走出位面,踏足虛無界,他們沒有成為強大的文明,只能受到岩族與施法者文明的擺布。

希靈人與施法者一樣。都是生命種族,與岩族天生就對立。岩族改造了希靈位面后,希靈人就無法生存下去了,成千上萬的希靈人死去,這也是一個弱小文明的悲哀之處。

「其實希靈位面,還剩下一些人,都被安排到了其他施法者位面,他們其中一些天才,甚至都已經成為了大法師,也已經加入了施法者文明,參與到了與岩族大對抗中,不過,他們的家園卻無法再恢復了……」

聽到阿羅特的話,眾人一時間都顯得沉默了起來,氣氛有些壓抑。

「若是我們也抵擋不住岩族,那我們施法者,也會不希靈人的後塵……」

薩特安聲音低沉的說道,讓所有人心中都為之驚醒,如果說之前剛剛來到前線,他們都還抱著一副輕鬆的心情。

那麼現在,梅林等人的心情就相當沉重了,這很可能是文明之戰,從文明種族的角度來看,雙方都沒有對錯,都只是為了發展自身文明,爭取生存空間罷了。

沒有對錯卻有立場,因此,這註定是一場非常殘酷的戰爭!


「阿羅特,我們現在該往哪了?」

薩特安對阿羅特說道,阿羅特收集了很多關於希靈位面的情報。

「我們現在應該相東,在東南方向,那裡是我們施法者最活躍的地方,許多施法者在進入到希靈位面后,都會到東南方向去。而向北方向,一般是岩族防禦最多的地方,也有一些很強大的岩族,總體來說,我們施法者目前在希靈位面,情況是不容樂觀的。」

阿羅特皺著眉頭說道。

「不容樂觀?那是因為我們奧義之城的施法者沒有來!向北,我們來是驅逐岩族,重新佔據希靈位面的,就一直向北!」

薩特安的語氣中滿是堅定與驕傲,作為奧義之城的潛力法師,實際上每一名施法者,都是非常驕傲的,尤其是在其他施法者面前。

施法者文明在希靈位面處境這麼艱難,讓薩特安等人心中很不滿,作為驕傲的奧義之城潛力法師,又組成了這麼強大一支隊伍,他們也迫切希望在傳奇沒有介入時,橫掃岩族,重新掌握希靈位面。

「你們的意見呢?」

薩特安問向了雷爾等人,雖然以前雷爾與薩特安還是處在競爭關係,但現在薩特安成為了傳奇以下最強存在,在隊伍中,便成了當之無愧的領袖。

「哈哈,我們沒意見,雙方傳奇都沒有介入,又誰是我們的對手?」

「不錯,要去就向北,直接驅逐岩族!」

能夠進入奧義之城的,都非常的自信,他們這七人,兩名最頂尖大法師,三名巔峰大法師,這樣的隊伍,只要沒有傳奇介入,那是屬於頂尖的隊伍了,足可以橫掃一切。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我們就向北!」

薩特安手一揮,眾人便開始向北飛去。

大約飛了一個小時,前面忽然出現了巨大的聲響,並且伴隨著強烈的元素波動,狂風呼嘯,一股火紅的光芒衝天而起。

「好強的元素波動,一定是有我們施法者的隊伍在與岩族爭奪,大家速度加快!」

薩特安抬頭看了眼半空中的火紅光芒,那陣陣的元素波動在施法者的眼中。就幾乎是指路明燈,於是便加快了速度。向元素波動的方向飛去。

*****

一處空曠的小山坡下,五名施法者都披頭散髮,看起來非常狼狽。

這五名施法者中,有三名都是大法師,而且還不是一般大法師,應該是屬於比較強大的大法師,與那些巔峰大法師都只有一線之閣。

還有兩名則是九級施法者,是兩名女法師。不過似乎在符文一道上特別厲害,這兩名九級女法師,都在布置著一個符文法陣,將五人團團保護住。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此刻的處境也已經是岌岌可危,因為他們面臨著足足有上百名的岩族,而且還是在五名媲美巔峰大法師的岩族率領著。

在希靈位面中。岩族在數量上都是佔據著絕對的優勢,畢竟它們準備了那麼長的時間,施法者的最強力量,比如奧義之城,都還沒有來到前線。

「再堅持一下吧,我已經發出了信號。相信一定會有人來支援我們。」

五名施法者中,一名白袍法師咬著牙說道,顯然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外面還有無數的岩族,正瘋狂的攻擊著。尤其是那五名媲美巔峰大法師的岩族,每砸一下符文法陣。幾乎都會使符文法陣搖晃不已,彷彿隨時都會崩潰。

「支援?哪裡還有可能會有支援,在希靈位面,施法者隊伍都是各自為戰,而且實力與岩族相比,實在差距太大,根本就不會有人來支援我們……」

另一名施法者,一臉絕望的說道。

氣氛立刻就沉悶了起來,的確,在希靈位面他們已經聽說過太多的隊伍覆滅的消息了,而現在,他們就即將成為那些覆滅小隊中的一員。

「咔嚓」。

符文法陣最終出現了絲絲的裂紋,並且迅速的擴散,一時間符文法陣就如同蜘蛛網一般,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

那兩名女法師臉色一白,顫抖著聲音說道:「支撐不住了,符文法陣無法再支撐了!」


「無法支撐?那就戰吧,最後一戰……」

為首的三名大法師,都做好了準備,渾身上下的元素波動,隱隱都激起了一股股的風暴。

「慢著,隊長,我們似乎有支援了,後面有七股施法者的波動,有施法者隊伍來支援我們了!」


兩名女法師,忽然高聲叫了起來,神色中露出了一絲欣喜之色。

「有施法者隊伍?」

為首的三名大法師向後看去,果然,他們的身後出現了七名施法者,正快速的向他們趕來。

「才七人啊……應該是恰好就在附近的隊伍,我們再堅持一會兒,他們人少,這些岩族實力很強,我們要想擺脫這些岩族,也很不容易!」

這三名大法師心中依舊不敢放鬆警惕,他們都清楚,如今他們這支隊伍,在希靈位面的施法者隊伍中,都算得上實力比較強大的了。能來支援他們的隊伍,實力也許也不是太強,或許只能勉強吸引這些岩族的一部分注意力,他們要想突圍,還是得靠自己!」

很快,七名陌生施法者便靠近了這五名受圍的施法者,岩族也派了兩名媲美巔峰大法師的岩族,一共率領著三十名岩族,撲向了陌生的施法者隊伍。

「哈哈,果真是岩族啊!薩特安,第一次遇到岩族,就讓我來吧。」

雷爾法師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薩特安看了一眼這三十名岩族,其中有兩名媲美巔峰大法師的岩族,雖然實力也算強大,但在雷爾這樣一名最頂尖的大法師眼中,還是不夠看的。

於是,薩特安點了點頭道:「雷爾法師,這次是我們的初戰,速戰速決!」

「哈哈,放心吧。」

說罷,雷爾便徑直單獨迎了上去。

「他們瘋了吧?那可是有兩名媲美巔峰大法師的岩族!」

「肯定是剛到希靈位面的施法者,還以為這些岩族和他們平時在邊緣地區所殺的異族一樣弱小……他們完了,就算不死也得損失慘重,我們還得自己想辦法脫困。」

看到陌生的施法者隊伍居然只派了一名施法者前去迎戰,五名施法者都感到透心涼,小看岩族而導致全隊覆滅的施法者,實在是太多了。

只有經歷了幾場死戰,一些施法者才能知道這是一場多麼殘酷的戰爭。

不過他們的話剛說完,從天空中,那名單獨迎戰的施法者身上,瘋狂的湧出了一團巨大的火焰,如同一隻遮天蔽日的手掌一般,裡面還有著風系、冰系等等元素,統統都融為了一體。

「轟」。

一掌下去,所有人內心都忍不住為之一震,就彷彿拍到了心底一般。

那五名施法者,都張大了嘴,目瞪口呆的看著那道看起來「冒冒失失」,不知「天高地厚」的身影。

一掌過後,地上的三十名岩族,已經徹底的被拍成了粉末,微風輕輕一吹,便消失在了風中……

「頂尖大法師,他是頂尖大法師啊!哈哈,我們遇到了一支怎樣的施法者隊伍?」

五名施法者,目光從之前的獃滯,再到現在,已經變得無比的狂熱。

極品潑婦 ,就是一點點酸而已,不礙事,今天會爆發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哈哈,這些岩族也不怎麼樣嘛,我還以為他們有三頭六臂,個個都打不死……」

雷爾法師摸了摸他的大光頭,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雷爾法師自從融合了法術模型,成功的成為了最頂尖的大法師后,雷爾的頭髮便日漸稀少,最後雷爾乾脆把頭髮都剃光,成了現在的一個大光頭,但卻平添了一分兇悍氣息。

尤其是一掌將三十名岩族都拍碎后,更是讓人感到霸道。

薩特安等人都沒有覺得意外,一位頂尖大法師,足可以對付十數位巔峰大法師,甚至更多,畢竟一般施法者,按部就班的修鍊,也就能達到巔峰大法師的程度,要想成為最頂尖的大法師,都是需要很高的天賦與機緣。

剩下的七十名岩族,此時也都將目光放在了雷爾法師的身上,雷爾還想動手,卻被薩特安阻止了,他笑著說道:「雷爾,初戰你已經動過手了,剩下的交給我吧。」

說罷,薩特安也根本沒等雷爾動手,便向前一指,頓時,一團風元素高度凝聚的旋渦,出現在了半空中。

這個旋渦相當神奇,還宛如生命一般,在不斷的呼吸著,收縮、膨脹,一連十次后,猛然間,旋渦轟然膨脹開來,一道耀眼的火紅光芒,伴隨著恐怖的衝擊波,向著那七十名岩族轟去。

「咔嚓」。

這些岩族,都沒有絲毫的抵擋之力,被薩特安法師法術的衝擊波。瞬間轟的粉碎,直接湮滅。化為了飛灰。

七十名岩族,一眨眼間就徹底的消失,就連之前的雷爾法師,速度也沒這麼快,這也從間接足以證明,薩特安的確要比雷爾法師要強,雖然都是最頂尖大法師,但薩特安卻是傳奇以下。尊強的存在!


「薩特安法師、雷爾法師,你們倒是出夠風頭了,但我們可還沒動手,這就沒了……」

維克法師等人也迅速的飛了過來,看著一地的粉末,無奈的搖了搖頭。

「哈哈,以後會有機會的。不過這些岩族,也的確不太強!」

薩特安乃是傳奇以下最強的存在,自然覺得這些岩族不強,這樣的岩族別說一百了,就算一千一萬,都對他造不成什麼威脅。

「諸位。不可掉以輕心,這支岩族隊伍,充其量只能算是希靈位面中,比較強大的岩族隊伍,並不是最強大的!」

旁邊的那五名施法者。此時也回過神來,聽到薩特安等人議論這些岩族不強。立刻就過來提醒。

薩特安等人似乎這才想起還有其他的施法者,於是將目光望向了這五名施法者。

這五名施法者略微有些感到不適應,但很快就調整了心態,知道眼前的這支隊伍,強大的可怕,很可能是最近才進入希靈位面的。

「你們應該才來到希靈位面吧?」

薩特安點了點頭,語氣平靜的說道:「你們怎麼知道?我們的確是剛才奧義之城趕到前線……」





lixiangguo

葉沐並沒有對香香抱多大的希望,因為在他看來。現在的香香不過是以一個心智只有十三四歲,而且還失去了記憶的小女孩。

Previous article

拿出兩個玉碗,一個是她自己用來自己用的,一個是給雪狼用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