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趙清風師兄!」

林慕昭一副仙顏微怒,道:「你什麼意思?貪生怕死就別修道,師尊將奪取神月尺的使命賜予我們,你卻覺得師尊派你來送死,你覺得你的命在上界的億萬眾生之上嗎?」

「人死道消。」

趙清風冷冷道:「上界的億萬生靈又與我何干,我趙清風若是死在這裡,也只是枉死,你口中的億萬生靈對我有半分憐憫不成?」

「你太過於自私,難怪修為多年未有寸進。」林慕昭淡淡道。

「林慕昭,你少假惺惺的了,你是師尊最器重的弟子,自幼便是聖女,受如此多的資源,如此多的指點與器重,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旁人自私?」

趙清風句句如刀劍,絲毫不讓。

我皺了皺眉:「這種時候還要內訌嗎?趙師兄,師姐難道不是為你好嗎?這種時候,我們只有通力協作才有活著走出燭龍墓的可能,你在這種時候指責師尊有用嗎,能讓你活著走出去嗎?」

東方凜兒紅唇輕啟:「步師弟說得沒錯,不能內訌,必須通力合作,否則誰也別想活著從這裡走出去!」

「是啊……」左秋林也點頭同意。

……

「啊……」

遠方傳來一聲凄厲慘嚎,是裴力行的聲音,他也被火犼追上了,此地到處都是火海,而火犼藉助火遁的力量可能出現在任何一處,想逃是不可能的。 轉眼之間,兩大書院前十年輕王者就已經有兩個隕落了,以至於每個人的心頭都沉重了起來,火犼彷彿是這一方世界中的獵殺者一般,而我們此時都變成了獵物。

一縷縷火苗從地底升騰而起,十分熾熱,令人無法忍受。

火犼消失了,無影無蹤。

……

李清音和我都開啟了劍道天眼,但卻看不真切,根本無從確定火犼的位置,一時間,恐怖的感覺油然而生起來。

「或許,我們真的是在等死。」

一旁不遠處,左秋林淡淡的說了一聲,他的臉上已經滿是汗水了,可見他承受的壓力有多大,左秋林出身不凡,來自於二流左氏門閥,據說還是嫡系的子嗣,加上他不俗的資質,自小就被當成左氏門閥的繼承者來培養,可以說自小就是少年天驕。

但左秋林從沒有面對過眼前這樣的絕境,從來都只有他是獵手,別人是獵物,但這次卻變成了相反,以至於他的意志力也接近了崩潰的邊緣了,眼神有些茫然,道:「一切都是假象,我們爭來奪去,最後還不是要一起死在這裡?」

「左秋林師兄,你鎮定一點。」李清音皺眉道。

周翰文搖搖頭:「不可能的,我們不可能擊敗一隻犼,就算是一位劍聖也不可能擊敗一隻犼,何況是我們?」

又是一個意志力崩潰的人,天風書院三大首席,也只有李清音依舊保持著戰意了。

而反觀白鹿書院,我和林慕昭雖然心頭承受巨大壓力,但依舊沒有崩潰,東方凜兒則不但有野心,而且意志力也很強,一雙明眸中透著沉穩,至於陸青書,他厚積薄發,雖然不是什麼威震上界的天驕,但此次的表現卻十分不俗。

「左師兄,周師兄,你們可是聖宮首席,要給我這樣的下階弟子做個榜樣,連你都崩潰了,我們怎麼辦?」我皺眉道。

林慕昭投來一抹讚許目光。

左秋林看了看我,彷彿瞬間被點醒了一樣,忍禁不住苦笑一聲,道:「步師弟,真是太慚愧了,我這個做師兄的居然還不如你,在犼的面前失去了戰意,慚愧慚愧!」

他重新恢復了少許戰意。

周翰文的眼中也多出了一些神采,緊握長劍,道:「對,我們是聖宮首席弟子,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絕不能像裴力行、邵哲這樣窩囊得死!」

「沒錯!」

陸青書目光灼然,道:「我們都是聖宮弟子,誓死也絕不辱沒師門的威名!」

這時,一縷氣機在萬物境內浮現,我心頭一顫,道:「大家小心,它又來了,這次……好像是在下方,要從下方進攻我們?」

「來了!」

下方地面的玉石瞬間灼熱火紅了起來,寸寸龜裂,緊接著轟然爆炸開來,一道數十丈大的利爪破土而出,將我們所有人形成的劍陣握在了掌心裡,火焰繚繞,火犼法的規則符號絢爛無比,一股大恐怖瞬間降臨,利爪合攏,想要把我們直接被捏死在火焰之中。

「師弟,用鎮海!」

林慕昭猛然將一雙玉手按在我的手臂上,頓時無盡聖氣湧入我的靈脈之中,好強,這是要聚集我們的力量使用真龍術?

幾乎同一時間,李清音也一手按在我的手臂上,磅礴聖氣湧入,充滿了整個靈脈,也多虧我這條靈脈是龍界氣運所化,否則根本無法承受如此磅礴與不對稱的力量,受到兩股純潔的聖氣加持,體內充滿惡劣力量,直接進入真龍化身的狀態,數百道龍氣破體而出!

「鎮海!」

我猛然雙掌推出,真龍之氣轟然爆發出來,劍陣周圍直接形成了一道道冰色氣浪,宛若海水中的波瀾被神龍引動一般,浪頭銳利如刃,一重重氣旋不斷疊加,形成了一股恐怖的領域鎮壓力量,向著外界就蔓延排斥開來。

「轟~~~」

鎮海凝聚的絕強漩渦與火犼的火爪不斷碰撞,天動地搖,整個燭龍寶殿都彷彿就要炸裂了一般,而我則所有的靈脈、分脈都燒得火紅,拼著肉身受創也要擋住火犼的這一擊,否則我們大家都會在這一刻一起完蛋!

兩股力量相互抗衡,短時間內相持不下。

「步師弟……」

東方凜兒一雙美眸中充滿複雜之色,似乎下了一個決定,猛然將手掌覆蓋在我的後背上,頓時聖氣湧入,使得鎮海的力量再增強了少許。

左秋林、陸青書、周翰文也一起走上前,抬手將聖氣輸入過來,六大年輕半聖的力量幾乎全部湧入身軀,一時間我的血管都開始爆裂了開來,若不是有真龍化身鎮封,怕是肉身就要承受不了這樣的力量而炸開了。

畢竟,我只是元靈境中期的修士,肉身根本還沒有開闢到半聖境那種地步,能承受六重聖氣已經是極限了。

聖氣的突破,直接使得鎮海的力量再次陡然提升一倍,完成了碾壓!

「轟!」

來自於地底的火爪炸飛了,化為一道道火焰氣浪彌散開來。

「啊……」

一口鮮血吐出,我連退數步,臉色慘白,這一戰已經超過極限了,再這樣打下去,恐怕還會傷上加傷,到時候就更加麻煩了,而且鳳凰法的重生規則力量尚未完全恢復,一旦戰死可能就真的死了,再也沒有涅槃的機會了。

李清音、林慕昭一左一右把我扶住,齊齊的柔聲問道:「怎麼樣?」

「沒事,保持劍陣。」

「嗯!」

八人形成一圈站著,劍意衝天而起,不斷交織,再次形成了一道劍陣。

而火焰繚繞之中,一個巍峨身影走來,是火犼,它的一隻前爪幾乎全部炸飛了,顯然剛才的那一次鎮海對它已經造成了實質性的傷害了,一雙眸子充滿無情,嘴巴沒動卻發出了古獸心靈的聲音:「鎮海,真龍術,真不錯……」

李清音美眸如水,淡淡道:「你吃了燭龍的肉身,此時非殺了我們不可嗎?」

「是。」

火犼一步步走近,聲音冰冷道:「上界這一代的年輕王者太強了,年紀輕輕就有三個劍心合一,而且那小子區區的元靈境居然就能催動如此之強的真龍術,如果今日我不殺你們,等你們成長為聖者,甚至是劍聖、大賢的時候,你們會來找我復仇,所以我不會留下什麼因果,你們今日必須死,沒有別的選擇了。」

說著,他看向我們,道:「你們以為劍陣能擋得住嗎?」

「為何不能?」左秋林道。

「你很快就知道為何了。」

火犼在距離我們大約百丈的地方停住,四足屹立,宛若神靈降臨凡塵一般的威勢十足,以它為中心的規則開始演化,出現了一道道流光,一縷縷金色火焰規則彷彿復甦了一樣,越來越熾熱,以至於身在百丈外的我們也感受到那種壓迫感。

數十丈的火焰規則形成了幾十重圓環,不斷的爆發、蒸騰起來。

「不妙!」

我心頭一咯噔,說:「它要使用鎮海!」

「什麼,它也會真龍術!?」李清音和林慕昭一起驚了。

我從頭涼到腳,說:「一定是它煉化了燭龍的原始真骨了,鎮海的力量太強,我們以劍陣抗衡一定會全部都死在這裡,你們快逃吧,能逃多快就逃多快!劍陣,已經沒用了。」

東方凜兒大驚:「我們逃了,你怎麼辦?」

我一步踏出了劍陣,真龍化身下,身上締結出一道道金色鱗片,滿是神聖光輝,額頭上的龍角散發絢爛光芒,充溢著真龍之力,火犼只是吸收了真龍術而已,卻沒有真正的掌握,而我則不同,對真龍術的規則完全參透,可以拼一拼,低聲吼道:「你們都快走,我還有手段,可以拼一拼!」

林慕昭不是拖拖拉拉的人,對著眾人低聲叱呵:「都快走!」

眾人紛紛逃逸而去。

李清音則身形輕輕一躍,退入了虛空之中,但顯然沒有走遠,林慕昭手握利劍,絕美的臉蛋上滿是緊張與難以取捨,飄然後退數百丈,站在了那裡不願離去。

……

「無缺真龍術?」

火犼的眸子盯著我,微微笑道:「老龍被我一口咬斷脖頸的時候自爆了一部分符骨,如今剛好,沒有想到上界依舊還有真龍術的傳承,太好了,你的靈墟屬於我了。」

「有本事就來拿。」

我踏步上前,渾身飛揚起繁複真龍符號,口中低語,發出一道道無聲龍吟,正是真龍術的另一個高階手段——龍語!

「轟轟轟~~~」

四周,空間不斷崩塌、爆炸,龍語的威力甚至比鎮海還要強烈一些,而此時我全力施為,空間中的無形殺機不斷轟向了使用火焰鎮海的火犼身上,發出「蓬蓬蓬」的隔空爆炸聲,轉眼間周圍涌動起一道道火焰漩渦,而我就宛若在火海中踏歌的聖者一般,一片熾烈,但一往無前。

這一次,我不挺身而出的話,李清音和林慕昭都會死,我就有了不得不站出來的理由,她們不負我,生死相依,我也決不負她們!

「蓬!」

肩頭皮開肉綻,在鎮海的威壓下已然受傷。

火犼也不好受,此時完全是兩種絕術的較量,它在實力上佔據絕對優勢,但在規則上則略遜一籌,在龍語的強烈攻勢下,巨大的身軀上開始增添了一道道駭人的傷口,就連堅實的鱗片也開始崩裂開來了。 龍語不斷,撕裂空間,整個天地都彷彿要崩塌了。

就在我距離火犼只有十丈之遙的時候,猛然拔出了仙骨劍,劍鋒一指,劍柱從體內爆發,衝天而起,一道劍氣蔓延,化為數百道劍氣轟向了火犼,正是九劍歸一的真意,並且就在劍氣轟出的一瞬間,靈台清明,全力駕馭空間劍靈規則奧妙,將這數百道劍氣進行了一次空間跳躍。

火犼顯然震驚了,揮舞利爪拍出一道道衝天爪痕,硬撼一重重劍氣。

但劍意流動如水,而且發生了多次空間跳躍,幾乎瞬間就全部劈在了火犼的腦門上,而且還是全部轟在了原本就破裂的原始真骨上,一時間火犼的面門鮮血狂涌,怒吼不斷,駕馭著鎮海的力量狂奔而來,利爪裹挾著濃烈真火橫掃向我的胸口。

仙骨劍裹挾著九重劍罡,招架。

「嘭!」

宛若一座古山轟在胸前一樣,連人帶劍倒飛了出去,手臂被震得發麻,虎口崩裂出血,火犼的肉身力量何等強大,差點就一掌轟斷堅實的仙骨劍了!

「吼——」

火犼瘋狂碾壓而至,利爪連揮三次,幾乎是把我給彈飛的,一次次的撞擊在周圍的古山城池建築之中,狼狽不堪。

不行了嗎?

眼睛里滿是血液,視線模糊,渾身的骨頭都彷彿斷了一樣,倒在一片殘垣斷壁的狼藉之中。

「唰!」

一縷超然劍意從天而降,李清音直接出手,並且這種劍道手法瞬間就吸引了我,是一種古老的劍道,不對,是返璞歸真的劍道,心頭一驚,我的這個媳婦簡直強到了讓人震驚的地步,這一種境界是天風古經的第五重心法,天風懷古境,直接領悟遠古存在的古劍道!

恐怕,這才是她真正的底牌,也是她為什麼會認為是有把握進入半聖榜前三的原因。

果然,火犼也不敢大意,揮舞利爪在空中與李清音火拚,劍意與爪痕不斷碰撞,爆發出一聲聲悶雷,讓人心悸不已,這種戰鬥已然不像是凡人之間的戰鬥了,若是把我逼到了這個田地,恐怕李清音也絕不會顯露天風古經第五重心法的修為。

遠處,林慕昭顯然一臉落寞,她一心清修,也只練到了天風古經第三重心法罷了,結果還是被李清音給領先了一大截。

但林慕昭的心境遠勝於常人,被超越之後絕不會因為妒忌而生出殺心,相反,她會更加努力的追趕,挑戰自己的極限,這也是師尊那麼疼愛她的原因,許多東西,都是由品質早就決定了的。

慕昭劍凜然,林慕昭不敢輕易加入戰鬥,但卻時刻準備為李清音護法。

……

天風懷古境,劍道超絕。

李清音的身影宛若女仙一般,白衣勝雪,一柄白玉劍激蕩出絢爛光輝,一次次的以無比精妙的劍法化解掉火犼的猛攻,但她畢竟只是一個半聖境,在實力境界上吃虧太多了,而且顯然天風懷古境她也是剛剛領悟不久,消耗極大,轉眼間就已經俏臉一片煞白了。

火犼卻越戰越勇,並且眉心處的原始真骨不斷泛起燦爛光輝,有規則符號在重組,一點點的星光匯聚,有神跡顯現的跡象。

「不妙,我們被利用了!」

林慕昭大聲道:「清音師妹,它是想利用我們的力量進行一次返祖的進化,一旦返祖成功,它就是一頭貨真價實的太古朝天犼了!」

「太古朝天犼……」

李清音微微一怔,緊咬著銀牙,再次催動天風懷古境劍道,與火犼拼殺在一起,但已經落於下風,嘴角溢血,受了極重的內傷了。

我從狼藉中翻身而起,服下一枚療傷丹,就地運轉內勁療傷,同時關注著戰場上的形勢,李清音的傷勢不斷加重,她落敗的那一刻,我必須去迎戰火犼,林慕昭不是實力不行,而是她沒有修鍊真龍術,也沒有修鍊鳳凰法,與真正的太古大凶戰鬥太吃虧了。

「吼吼吼——」

在火犼的怒吼聲中,那一片原本破裂的原始真骨開始復原,一縷縷規則重新浮現,不但復原還更加完整了,果然是在返祖,它渾身的鱗片從火紅色變成了青紅色,面目更加猙獰起來,凶厲異常,四足立地,頭顱衝天,有朝天的氣勢,力量瞬間暴增了近三倍,短短數十息的時間內就完成了返祖的過程。

朝天犼,一個真正的太古大凶!

「蓬!」

只是一掌,李清音連人帶劍被轟得飛出,跌入霧海之中,她只是悶哼一聲,受傷極重。

「慕昭師姐!」

我站起身來,大聲道:「你照顧好她,我來擋住朝天犼,你帶著她立刻離開,越遠越好,我……不想傷害到你們!」

「師弟,你……」林慕昭美眸蒙上一層水霧,看向我的眼神彷彿是在訣別。

我禁不住一笑:「傻師姐,我不會死,但我要動用一種禁忌力量了,不然今天誰也降服不了朝天犼,快點帶著我媳婦走吧,越遠越好,注意安全!」

「嗯!」

lixiangguo

洛歸明瞬時讓自己平靜了下來,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輕鬆笑意的看著山岐大蟒道:「姣奴前輩你說,我洗耳恭聽。」

Previous article

小布把扭動的地靈精往袋裡一拋,眼睛繼續掃射。(未完待續。) 「咔!」又一隻地靈精被抓出來,一邊扭動,一邊尖叫,卻被小布無情地拋在縛靈袋中。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