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貴?那可不是貴不貴的問題,那種丹藥神域只賣給斬殺過不死族的人。」

齊靈玉臉色變得極為難看:「雖然不死族的實力未必比我們強多少,可他們的生存力太強,可以說只要是成年的不死族就有在同級,甚至強者面前逃跑的能力,且只要讓他們逃掉,今後就將迎來他們一次又一次攻擊。」

可能是出於身份不同,葉一鳴聽著齊靈玉喋喋不休的解釋神色也變得陰冷下來,擺了擺手道:「廢話那麼多幹嘛?不就是一隻黑獸嗎?」

齊靈玉白眼一翻。

有葉一鳴之前的戰績在,他根本無力還口。

看著周闖的敗績越發明顯,葉一鳴這才朝著戰場靠近幾步,同時將那柄寒嶺劍取了出來,凌空抖動幾下,才朝那個壓著周闖打的不死族看了過去。

「周闖,給爺讓開!」

葉一鳴急喝一聲,寒嶺長劍頓時在空中挽出一朵劍花。

周闖和葉一鳴接觸雖然不久,卻也見識過葉一鳴的強大,發現葉一鳴出手,急忙揮出全力一劍將那不死族迫退,迅速退出戰圈。

「帝拉小心!」

這三個不死族正是被誅魔殿殿主帶來的個實力相對弱小的存在,之前葉一鳴的戰鬥羅峰並沒有避著他們,這讓他們自然也清楚了葉一鳴的不同。

發現葉一鳴揮劍,對戰黃宇的不死族急忙高聲喊道。

可他的喊聲對葉一鳴來說,還是太遲了。

就在那不死族喊聲落下的同時,道道勁風不算在周圍吹襲起來,一道蒼茫的龍影逐漸在空中顯現出來。

只不過,這倒蒼龍看似強大無匹,甚至只是這等拉風的出場就讓人駭然。

可葉一鳴卻能清楚的感受到,因為並非血神劍施展此招,蒼龍虛影並沒有如同往常一般復活過來,這才導致虛影中的力量無法完全凝聚,才產生了周圍勁風。

可以說只是勁風的出現,就讓這一劍的威力驟減三成由於。

「嗷!」

蒼龍仰天怒吼一聲,這才朝那名為帝拉的不死族沖了過去。

「瑪德,只是換了一柄劍,竟然就讓蒼龍現的威力減弱這麼多。」葉一鳴看著蒼龍虛影在空中不斷舞首弄姿,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本來蒼龍的出場就消耗了至少三成威力,隨著這一道龍吟只剩傳出,讓這一劍的威力頓時減弱到六成左右,甚至尚有不足。

這樣的一劍,還能斬殺那不死族嗎?

葉一鳴嘆息的同時,蒼龍就衝到那不死族的面前,可原本應該無懼的不死族帝拉卻神色驟變,一臉驚恐的向一側躲閃開來。

接踵而來的蒼龍虛影竟然只來得及伸出一隻龍爪,霍然在帝拉胸前留下一道身可見骨的傷痕,就撞擊在前方的山川之上,消散開來。

「卧槽,不至於有這麼大差距吧?」

葉一鳴憤懣的自言自語一聲,可他也清楚,蒼龍的真正異變是在他得到血神劍之魂后。

這一擊與曾經施展威力相差並不算大。

「一鳴大哥,你有沒有發現那個不死族有些不對勁?」齊靈玉的聲音適時的將他自言自語打斷,不過他卻第一時間感覺到不對勁。

「你的意思是……」

「不死族憑藉強悍的肉身,即便是以弱戰強也只會硬碰硬,可剛才你的蒼龍現看起來雖然極為強悍,可真正的力量卻不足以重創他,可他還是逃了,若非如此,那一擊不可能對他造成現如今的傷勢。」

齊靈玉所說雖然讓葉一鳴不忿,可他也清楚這是事實。

只是……

「你懷疑那個不死族能看出我攻擊的真正威力?」葉一鳴詫異問道。

「不止是那個帝拉!」

齊靈玉神色堅定地道:「剛才你攻擊出手的時候,就連那兩個主宰五重的不死族都看了過來,其中實力最強的那個更提醒帝拉小心,這……不應該啊!」

「的確!」

葉一鳴單靠經歷還真感覺不到這些。

可聽著齊靈玉一點點分析出來,他也越發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下意識問道:「你懷疑他們早就在跟蹤我們?」

「這也是我不解的地方,根據我對不死族的了解,他們只要瞄準目標,即使不第一時間生死拼殺,至少也會有所試探攻擊,根本不會像現在一樣,根本沒對我們出過手,就知道你的深淺。」齊靈玉的眉頭越皺越緊,可即使他的指揮再高,也不可能猜到他們的頭頂正有十數人正在盯著這邊。

葉一鳴跟著他的思想想了良久,卻怎麼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遂即搖頭道:「先別想那些虛無縹緲的事情了,先幫我想想應該怎麼收拾這幾個傢伙吧!」

經過剛才出手,葉一鳴對自己的攻擊越發不自信起來。

「這有什麼好想的,讓齊洛跟周闖聯手,先把這些不死族接連廢掉,然後你再出手補刀不就行了?」齊靈玉眼皮微微眯起來。

雖然因為葉一鳴的關係,無論最前到來的齊洛還是黃宇、周闖、柳月憐等人才跟他們走到一起,可真正算起來這些人卻算不上朋友,出賣這些人幫助葉一鳴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葉一鳴眉頭輕輕皺起。

他雖然感覺這麼做不是太好,可失去血神劍后,他的攻擊已經再難有原本的效果,且這三個不死族似乎都對他有所了解,即便是想要示敵以弱恐怕都難以奏效。

且,他原本的一招斃命,本就是依靠血神劍,如今只能用這柄普通長劍,他可不敢保證自己能在重創不死族后,就能全身而回。

一念及此,葉一鳴立刻朝著齊洛鎮守的方位喊道:「這隻黑獸已經廢了,齊洛,你來跟周闖一起把他打殘,讓我來收人頭。」

周闖從葉一鳴剛才一擊未果時,就已經猜到這種可能,聽到葉一鳴命令齊洛出手,他才稍稍放心一些。

雖然帝拉被葉一鳴一擊重創,可對於不死族來說,這點傷勢根本算不得什麼。

齊洛雖然鬱悶的差點吐血,跟著葉一鳴經歷過此前種種后,卻也不敢明面上違逆葉一鳴的命令,立刻就從鎮守之處沖了上來:「裂心刀!」

才剛剛欺近不死族,齊洛就一刀劈了出去。

「哼,不知所謂!」

帝拉瞥著嘴角冷笑一聲,右手輕輕一抖,一記掌印就朝齊洛的長刀拍了過去,旋即,他的身形一轉,就突然出現在齊洛身側。

「齊洛小心!」

周闖剛剛跟上來,就發現眼前這一幕,他可不敢讓齊洛有什麼事情,急忙一記重拳朝帝拉打了過去。

只是,他們還是太小看不死族戰鬥時的瘋狂。

帝拉雖然負傷,卻根本沒將周闖的拳頭放在心上,反而自顧自的一掌拍在齊洛的右肩之上。

「嘭!」

隨著一道悶響聲從喚出,齊洛手中的長刀猛地飛了出去,而原本威風凜凜的齊洛竟然在帝拉隨手一掌下被拍得吐血橫飛。

「霧草!這,這……齊洛是來搞笑的吧?」

葉一鳴看著眼前這一幕,驚得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

別說如今的帝拉已經重創,即便是飽滿狀態的主宰五重、主宰七重不死族他都殺過,根本沒有感受到不死族有哪裡強大了。

看著眼前活生生的一幕,他實在難以想象這是不是齊洛故意演的一齣戲。

「或許…也許…應該…大概…是吧……」

齊靈玉同樣瞪大雙眼,口中不斷重複不知所謂的言語,卻不知遠在高空中的羅峰四人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

「這兩個小子可真有意思,竟然連也許大概都整出來了。」

「那小子這一路實在太順風順水了,自然不知道不死族的戰力比這些垃圾般的普通人強大一倍不止,一掌拍在那小子有什麼不正常?呵呵。」 「這小子的攻擊雖然也算說得過去,可實力卻實在太差了些,只得這般培養嗎?」鄺向陽看著如同純小白般的葉一鳴緊皺著眉頭說道。

雖然只是發牢騷的言語,卻也讓羅峰和誅魔殿殿主聽出他的想法。

其實,羅峰心中的疑惑解去大半,心頭仍然有些疑惑。

倒是實力相對弱上一些,所見之人更多的誅魔殿殿主卻緩緩搖頭道:「這小子的情況恐怕沒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否則他又豈能收服血神劍之魂?」

「這……」

鄺向陽和萬界酒館關注葉玉柔同時張了張嘴巴,這個問題同樣是縈繞在他們心頭之事。

誅魔殿殿主微微搖頭,這才朝地面上看了過去,「拿小子失去血神劍之後,已經沒有斬殺黑獸的能力,要不我先去把那幾隻黑獸趕走?」

聽著誅魔殿殿主又要出手的言辭,鄺向陽頓時翻了翻白眼,卻在羅峰面前並沒有開口。

而誅魔殿殿主見眾人沒有異議,正準備動身時,羅峰突然傳出兩聲咳嗽聲,讓他狐疑地回過頭去:「怎麼了?」

「那三隻黑獸是我們送給他的禮物,若是他沒能力收下的話,就死吧!」羅峰眼皮微微眯起,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卻讓誅魔殿殿主瞪大雙眼。

這算是什麼話?

先不說羅峰接到的是保護葉一鳴的命令,即便是他也曾受黑風委託,若是放任葉一鳴被殺,那……

想到黑風動則就是天荒地老的追殺方式,誅魔殿殿主下意識渾身一顫。

正準備開口之時,就再次聽到羅峰的聲音傳來:「這邊的戰鬥已經引起那幾個小傢伙的注意,等會兒的這裡將會發生非常有意思的場面,你過去的話,未免會讓這場好戲失去意義。」

「哦?」

誅魔殿殿主眼中閃過一抹疑惑,旋即,就發現正在朝這邊飛來的一道身影。

那人看起來只有二十來歲,身上散發的氣息卻是主宰九重的境界,且一雙眸子中滿含滄桑之色看起來與年齡格格不入。

另一邊,則是有三方人馬也在朝這邊趕過來。

為首之人盡都是主宰六重實力,每一行人都有十人之數,彷彿是約定好的一般。

「他們是……七隱的人?」

誅魔殿殿主看著那邊飛來的眾人,臉色越發驚愕起來。

「不止。」

羅峰輕輕搖頭,旋即,誅魔殿殿主等人就再次發現掉在三支隊伍後方的三人。

三人雖然都只有二十來歲模樣,可跟在首位的少女身後的兩人卻與最先出現的那人一樣,一身的滄桑之感,且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都是主宰七重境界。

「邪皇宗!」

誅魔殿殿主三人同時倒吸一口冷氣。

直至此時,他們才終於知道羅峰所說有意思的原因,無論是前面的三伙屬於七大隱世家族的人,還是後面這三個邪皇宗的人,都是不懼官方勢力的存在。

其原因正是因為這些勢力中,都有大主宰境界的存在,雖然無一可比官方勢力,卻也相覷不遠,且在面對不死族的方向上,這些勢力與官方意見相同,官方自然更加不好壓迫。

「就連鴻戰和邪皇宗七隱世氏家的人都來了,看來那小子奪得血神戰鎧的可能性近乎於零了。」誅魔殿殿主連連嘆息起來,卻沒有注意到羅峰眼中一閃而過的笑意。

……

……

隨著戰局越發朝著不死族一方偏去,葉一鳴等人也越發擔憂起來。

黃宇和柳月憐雖然和那兩個不死族實力相仿,卻不知那兩個不死族在忌憚什麼,竟然始終處於膠著狀態,而那名為帝拉的不死族一掌重創齊洛之後,就再次跟周闖膠著起來。

葉一鳴雖然不知道這些不死族在忌憚他們頭上隱匿的羅峰等人,卻也看出這些不死族並沒有置他們於死地的想法,倒是稍稍鬆了一口氣。

只不過,心中對於斬殺者三個不死族的念頭卻越來越重。

這可都是真真切切的神源值啊!

經過一番心理鬥爭之後,他就將一枚從苦悲手裡要來的玉石捏在手中。

「一鳴大哥準備求援嗎?」齊靈玉看著葉一鳴的舉動,疑惑道。

「嗯?」

葉一鳴的思索被打斷,看到齊靈玉若有所思的模樣,突然一拍額頭道:「有你這個智囊在身邊,我總在這裡瞎糾結什麼,靈玉,你來幫我想一下,是否需要叫苦悲過來幫忙?」

「暫時還沒……」

齊靈玉話音剛剛出口,就感受到一股浩瀚的神力波動傳來,下意識朝來人所在方向看了過去。

葉一鳴狐疑地順著他的目光看到漂浮在空中的青年身影后,突然感覺到老邪主送給他的乾坤袋中放置的邪主令上傳來一股莫名的氣息。

「他是官方的人。」

葉一鳴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的同時,就見那人朝他看了過來,眼中狐疑之色一閃而逝,旋即,眼中閃過一死冷色,道:「你們是來找本座墓府的?」

僅僅是聽著那人的聲音,葉一鳴和齊靈玉就感受到一股難以言語的威壓傳來,讓齊靈玉下意識後退兩步。

葉一鳴同樣聽得心中一顫。

不過,卻並非因為這股威壓,他們都是擁有邪主令的人,那人釋放威壓的時候,就刻意避開葉一鳴。

真正讓葉一鳴心神劇顫的則是此人的話語。

本座的墓府!

這句話聽起來很是霸道,可葉一鳴通過和老邪主的交談,瞬時分辨出來人身份正是僅存於傳說中的鴻戰主宰。

只是他怎麼都難以想象,此人竟然也重生了,而且還修鍊到主宰九重實力。

「既然來了這裡,自然不會只是為了閣下的墓府,不過現在還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既然鴻戰主宰親自趕來,不知可否幫在下將這三隻黑獸給拿下?」葉一鳴輕輕拱手,聲音卻不卑不亢。

「拿下?」

lixiangguo

但蕭別離畢竟是一代天驕,面部毫無變色,手持長劍繼續斬出,毀滅的劍光使得那道鴻溝有強橫了幾分,不斷往聶天呼嘯而下,勢要把其渡輪迴。

Previous article

「怎麼可能?你手中怎麼可能有滅靈劍?」說罷,法瑪爾一臉不甘的倒了下去,慢慢的,她的身影變成點點白光消散在了空中。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