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語氣,呵呵,鷹,如果是以前,我會注意的,但是現在,我和你說話,不用注意語氣的!」而魚的回答也是如此的簡單和粗暴的反擊,完全沒有給對方留下任何的迴旋的餘地。

「你……」

「哼,魚隊,狩獵開始!」完全不理會氣得發抖的鷹,魚的速度突然開始暴增,然後瞬間消失在了空氣之中,而魚身後的五十個閃電鱗人同時也生生的消失在了原地。

有的只是一股憑空而出的狂風,吹過了鷹的身體。

看著消失的魚,鷹那氣得扭曲的臉孔突然恢復了平靜,那裡還有剛剛那種扭曲,小氣記仇的印象,在鷹的嘴角邊出現的是一絲的嘲諷和微笑。

年輕人總是很好騙,特別是天才,嗯,準確的說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而恰恰,魚就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閃電魔戰』,就是自己這隻部隊的名字。

幾乎絕大多數的鱗人都不知道的一隻部隊番號。

因為『閃電魔戰』是一隻秘密部隊,一隻帝國的王牌部隊,是一隻全部都是天才組成的部隊。

帝國數千萬的鱗人之中,只要一生下來,機會被特殊的牧師所偵測,而其中,有著B級以上閃電親和力的嬰兒們便會被帶離自己的父母們,然後集中到帝都的黑暗學校之中。

開始自己悲慘的一生,是的,悲慘,這就是鷹對於自己命運的評價。

婢女也秀色 首先是基礎教育,在恐怖的電系魔陣之中吃飯,睡覺,洗澡……一切的生活都是在這種恐怖的氛圍之中生活,只要你的天賦不夠,或者,有些分心,那麼被電成焦炭之外,幾乎沒有第二種選擇了。

當閃電幾乎成為了自己的身體的一部分之後,而你又可以堅持到八歲,那麼,每天幾乎都有同伴死亡的基礎課程就開始了。

而在之後的六年裡,你會,你必須信任,依靠你的同伴,在魔鬼老師們的壓迫之下,學會一切戰鬥方面的知識,因為單單隻是靠著自己一人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活下來的。

當你堅持了下來,獲得了值得把背後交予的同伴,隨後,就是十五歲的成年儀式。

回想到自己的成年儀式,鷹的心中一陣的顫抖,三枚令牌,只要取得三枚令牌就可以了,但是,每一枚的令牌就是一人的性命,同族的性命,生死同伴的性命,親兄弟的性命。

當一個個達成者開始離開,當場中剩下的只有你的生死同伴,只有你的兄弟,在完成考試和死亡之間,你會如何的選擇?

鷹,當然也作出了選擇,要不然鷹現在也就不會站在這裡了。

當然,鷹也付出了代價,從此再也不相信任何人的心,和每夜都會失眠的怪毛病。

當佔滿了鮮血的雙手,拿著令牌完成了成年儀式,準備迎接美好的新生活的時刻,新的生活,也來到了。

於是,在無數的廝殺,任務和戰鬥之中,新生活就這樣來到了。

『閃電魔戰』,自己加入了其中,然後開始了無盡的戰鬥,而自己的對手不僅是黑暗精靈的秘密部隊,還有自己那些變態的前輩們,同在『魔戰』之中的前輩們,而常年的生死搏殺,這些前輩都有著一些古怪的怪癖,而在這些怪癖之中生存,幾乎是每一個新人的噩夢。

當然,加入『魔戰』也不見得都是恐怖的事情,而好處自然也是多多的,比如,財富,金錢,美女,官階,一切都是最好的,唾手可得的,甚至還有特權,只要不是特別尊貴的鱗人,就是低階的貴族,一時失手,幹掉一兩個也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當然,如果你幹掉的貴族的姓氏和自己的魔戰前輩的姓氏相同的話,你睡覺的時候就需要小心一點了。

而就是在這種如履薄冰的生活之中,鷹堅持下來了,神奇的堅持了下來,並且活的很好,甚至在今年年初,成為了四大統領之一,領導了四分之一的『魔戰』。

看著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大隊,鷹真的有著一種自豪感,一種得到了世界的全部的感覺。

而這時,魚來了。

一年,簡單的一年。

魚用了一年,得到了和自己二十五年才得到的一切。

而對於這種狀況,鷹只是想到了一個詞的評價,『該死!』

但是,同樣是統領,鷹又能夠做什麼了?

只能看著魚一天天的成長,可怖的成長,然後超越自己。

最後,應該可以隨便欺凌自己吧!

這時一個實力的世界,而魔戰幾乎是殘酷十倍的秘密軍團,而實力更是重要無比,甚至比生命都重要十倍。

而幾乎讓鷹絕望的是,自己竟然沒有任何改變的方法。

但是,一切都改變了,從那段讓自己激動無比的影像開始改變了。

張華,這個恐怖無比的名字,也是一個白痴到了極點的名字。

為了一個卑賤的,毫無用處的大尾人女子,呵呵,甚至是長相普通到了極點大尾人女子,竟然使用了精神力之球來保存她的身體?

精神力之球啊,那可是精神力之球啊!

無數的法師,耗其一生都沒有能夠得到的東西啊!

精神力之球啊,這可是可以讓白銀階的法師直接連跳三級,達到黃金階的法師的終極寶物啊。

只要自己得到,就可以完全拉近和魚的天賦的差距,不,是十倍超過魚的天賦,直接讓自己中階的水準,跳到上階,甚至成為法神都不是不可能的啊!

想到這裡,鷹的目光之中炙熱,幾乎已經滿溢而出了。

精神力之球!

我一定要得到。

即使,是死! 藍色的電雲就這樣憑空的出現,出現在了黑煙巨人戰陣的身後。

幾乎沒有給黑煙巨人們任何的反應,魚的手中就出現了一把藍色閃電匕首,高壓的電流,帶著流光,輕輕的割進了最後一個黑煙野蠻人的脖子。

在這一瞬,黑色的影力開始沸騰起來,全力的反抗起來,但是,魚只是輕輕的揮動了一下手臂,整個空間都被一束藍色所電芒,瘋狂反射的閃電甚至把四周躲閃不及的鱗人普通士兵都電為了一具具的漆黑屍體。

而首當其衝,承受了百分之八十電系能量的黑煙野蠻人身體之上的防護影力在掙扎了數十秒之後,徹底的被龐大無比的閃電給驅逐的一乾二淨。

而那具強壯的肉體當然不可能承受數百萬伏特的強大電流了,漸漸的肉體開始碳化起來,而隨著碳化的深入,一隻只的液體黑色蟲子不停的扭動著,慘叫著,悲鳴著,然後化為了一片虛無。

一分鐘,這就是魚乾掉一個張華傾力改造的影力戰士所需要的時間,而照這種速度,只要四十分鐘,魚就可以得到那具身體,那顆精神力之球。

所有的魚小隊的成員都是這樣羨慕的想到。

可是非常出乎意料的,在幹掉了一個黑煙野蠻人之後,魚突然大吼一聲,命令道,「閃電護體,聯網!」

嗯,這個命令可是最強的防禦啊?

屬下們疑惑道,但是同伴之間的默契和對於魚的崇拜和信任,讓屬下們沒有任何的猶豫的發揮出了最大的電力,啟動了最強的防禦魔法,閃電護體,然後眾人的電流開始契合起來。

一片深藍色的電弧開始在眾人身體四周瘋狂的轉動起來了,宣洩的能量甚至把四周的空氣生生的抬高了數十攝氏度,而激蕩的電流甚至把四周數百米之內的一切生物都焦化了。

「啊,啊……」四周普通的鱗人士兵們開始奔逃起來,一個簡單的事實被大家認知了,這些閃電鱗人,就是他媽的混蛋,超級的混蛋。

簡單的一次攻擊,就讓自己的同伴死傷了上千人,而且是活活的電死的,那種慘狀,簡直就讓所有的普通戰士對著這些高級的少將噴出了仇恨的火焰。

但是,即使是這樣,他們也只是在心中咒罵他們,詛咒他們而已。

這也是他們唯一能夠做到,畢竟,不管是身份,還是實力,巨大的差距,都讓普通的鱗人士兵們啞巴吃黃連。

所以,幾乎瞬間,一片千米地帶的空地就這樣出現了。

「啊!」幾乎微不可聞的,一聲嬌喝在空地之中憑空出現,在無數的跳動的電弧之中,一個嬌軀出現了,淡淡的扭曲,讓人的眼睛甚至不能捕捉到。

不過,得益於那無數的閃電,這個神出鬼沒的傢伙的身形還是被找出了。

「呵呵,小帥哥,你是怎麼發現我的?」黃貓在深藍色的閃電之中,扭動了一下纖細的腰肢,一臉嫵媚的對著魚笑問道。

「哼,從少了三個呼吸聲開始!」

魚的回答讓四周的部下一陣疑惑,但是,回頭之後,所有的閃電戰士,都是一臉的驚愕,四十七個,剛剛一分鐘之前還是五十個同伴的,現在就這樣憑空的消失了三個。

而且最為可怕的是,自己竟然完全沒有發覺?

想到這裡,所有的閃電鱗人都是一頭的冷汗,萬分的慶幸起來。

和屬下的慶幸不同,魚感受到的卻是恥辱,活生生的,赤裸裸恥辱。

在自己全力出手的時刻,閃電能量最大放出的時刻,這個影刺客一般的女子,以和自己同樣的方式,割去了自己三個屬下的腦袋,而自己卻只是殺了一個對方影力戰士而已。

一比三,這種比例,對於魚這個天之驕子來說,就是一種天大的侮辱。

既然是侮辱,那麼,就要用血來償還!

殺意開始填滿了魚那雙無神的雙眼,「殺了她!」這就是魚的命令!

甚至越來越遠的黑煙野蠻人也不再能夠吸引魚的一絲,一毫的注意力了。

透視小相師 對於魚的殺意,黃貓嘿嘿一笑,「呵呵,小弟弟,再見了,既然被發現了,姐姐我就不玩了!」

說完,黃貓開始橫閃起來,看來是準備撤了閃電區域,再次的整頓戰術了。

不過……

「嗯?!」移動了一下身體,黃貓的蹙眉皺緊了起來!

「哼,想走,你可以試試!」

魚的話語如同宣戰一般,所有的閃電鱗人開始衝擊起來,向著身體突然增重了十倍,速度下降到了最低的黃貓衝去。

「哼,既然想戰,那麼就戰吧!」

黃貓臉上嬉笑第一次的消失不見,取而代之則是一臉的冰霜。

紅色的披風飄蕩起來,一個個的紫黑色身影開始出現,黃金色的鬥氣開始升騰,迎上了那些渾身上下旋轉著耀眼魔環的閃電戰士們。

黃金對黃金,一場硬碰硬的戰鬥觸發了。

在閃電鱗人們離開山谷之後,空曠的山谷再次成為鱗人士兵的行軍路途,頃刻之間,一隊隊的鱗人戰士從這裡經過,然後狂奔沖向那在鱗人海洋之中逆流而上的血紅的戰隊。

隨著血色的戰隊越來越稀薄,這些支援同伴們的鱗人,眼中的熱切也越來越深,越來越炙熱。

因為,最終的大獎的機會已經越來越近了。

轟,在相反的方向突然一聲爆炸響起,然後一片刺眼的藍色光芒照亮了整個世界,所有的戰士都一個好奇扭頭看向了那處恐怖的電系能量的宣洩的地方。

驚嘆這種神秘部隊的驚人實力,心中感嘆,幸虧他們是自己的友軍。

不過,感嘆完了,應該做正經事了,那就是徹底的斬殺那抹小小紅色的軍隊,獲得一個個難得的功勛,這樣,自己的命運才能夠改變。

所以,幾乎是小小的一個暫停之後,所有的鱗人開始動了,而且沖的更快起來,向著天天的鮮血戰隊的方向。

而沒有任何人發現,山谷之下的一塊巨石挪動了十厘米,而在不停的流動的鱗人戰士的身邊,多出了十一個鱗人來,其中的一個還背著一個受傷了同伴。

雖然有些顯眼,但是,卻沒有什麼人特別的奇怪,畢竟,在這個戰場之上,總是有些人是不能,不願捨棄的。

所以,幾乎看見這一幕的鱗人,也只是在眼中露出了一絲的欽佩,對著這個背著戰友的鱗人。

畢竟,在戰場之上,救助戰友,需要的可不僅僅是熱血。

「大人,我們還不行動?」對於突然停止行動的鷹,鷹的屬下們開始不解起來了。

剛剛魚大人都開始衝擊了,而憑藉著魚大人的實力,要是自己這一方在不行動,那不是一切都晚了?

但是,非常詭異的,鷹大人卻停止了。

「嗯!」 我對錢真沒興趣 鷹皺了皺眉毛,好像開始深思起來。

「呀,大人,魚大人開始火拚了!」突然遠方的劇烈爆炸和如同火山一般噴涌的電系能量,讓四周的部下開始驚呼起來了。

這種程度的爆發,只能說明了一件事,對方的高手和魚大人交手了,而且雙方絕對是勢均力敵的生死之戰。

「大人,那些影力野蠻人落單了!」

一個個的好消息開始不停的從手下的口中傳來,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機會啊,在魚被拖住的此刻,落單的黑煙野蠻人,還有那顆精神力之球,簡直就是唾手可得啊,這可是天賜的良機啊!

可是,讓部下們吃驚不已,心急如焚卻是,鷹好像充耳未聞一般,獨自的思考著。

「大人,不能再等了!」

「大人……」

對於手下們的催促,突然,鷹大喝了一聲,「夠了!」

喝止了手下們之後,鷹好似下定了什麼重要的決心一般。

揮動了一下身後的黑色披風,一個人影出現了。

準確的說,是一個雙手被捆綁,嘴巴被捂住的傢伙。

這個被綁的如同粽子一樣的傢伙始一出現,鷹所有的部下都把嘴巴張的老大,然後痴傻的看著自己膽大妄為的老大。

是的,膽大妄為。

因為,這個人身體之上的法袍,這種特殊的法袍代表了一種身份,特殊的身份。

「回憶師??!」一個屬下忍不住的說出了這個名詞。

為什麼是膽大妄為呢?

因為在帝國之中,回憶師雖然實力不佳,但是他們的身份卻是尊貴的,甚至在自己這些人之上。

而在現在的這個特殊的時期,他們更是尊貴了十倍都不止。

原因非常的簡單,因為張華,因為幾乎這個恐怖的男人,那些意想不到的動作和戰略,還有那些匪夷所思的改造,和神奇的無中生有的能力。

恨不得讓帝國高層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監視他的一舉一動,這樣才能有必勝的把握。

lixiangguo

而仙域的強者,他們體內的規則之力一出生就是在一種完好的狀態下進行的,這讓他們受制於這種完好狀態,而導致他們無法突破完好,達到極致。

Previous article

畢竟小女孩的心靈可是很脆弱的,到時候見到別人有禮物而自己沒有禮物,肯定會傷心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