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該死的!」

青年男子怒罵了一聲,顯然這個結果讓他有些接受不了,可又苦於沒有鴻石了,所以只能作罷。

也就是這樣,五養吸魂石最終以三十五萬極品鴻石的價格被一名包廂里的人拍走了。

「一塊五養吸魂石竟然價值三十五萬之多。」

喜歡酒,更喜歡你的酒窩 當女子宣布最終的競拍價格后,陸楓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起來,顯然這個價格遠超他的意料。

「主人,你後面還有一塊六養吸魂石呢,所以淡定點。」魂界這時候出聲提醒道。

「我知道!」

陸楓點了點頭,雖然他儘力的剋制住了,可還是有些讓幸福沖昏了頭腦。

前一秒,陸楓還是一個窮光蛋,可后一秒他就是身價上千萬甚至上億極品鴻石的大富翁。

「好了,五養吸魂石拍賣結束了,而沒有得到的也不要灰心,因為據我了解在這後面還有一塊吸魂石。」女子輕輕一笑道。

既然五養吸魂石已經將拍賣會引向了一個高cao,那她這時候自然得再預熱一下,這樣到時候另外一塊吸魂石的價格只會更高。

「還有一塊五養吸魂石。」

原本因為沒有競拍到的青年男子聽到這話后,他一下子振奮了起來。

之前五養吸魂石只有一個家族在跟他競爭,所以接下來這塊吸魂石他自然是勢在必得。

「對了,提醒一下,後面那塊是六養吸魂石,所以如果鴻石如果沒有準備好的話,現在可以回去準備,因為接下來拍的幾件其他的寶貝。」女子輕輕一笑道。

「什麼,六養吸魂石。」

原本以為另外一塊吸魂石勢在必得時,青年男子的眼中露出了驚訝之色。

如果還是一塊五養吸魂石的話,那肯定就是他的,可另外一塊竟然是更高一級的六養吸魂石。

「林伯,你現在回去把這裡的一切告訴給老爹,就說我需要六養吸魂石修鍊,所以讓他給我多準備一些極品鴻石,算是我借的。」青年男子對身邊的老者說道。

雖然六養吸魂石的價格肯定會超過三十五萬的,但是吸魂石的等級相差一級,那修鍊效果也有不小差距的,所以青年男子真的很想要這個吸魂石。

「是,少爺,我現在就回去問問老爺。」被叫林伯的老者點了點頭,然後一個閃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徐家,我看你們這次還有什麼閑錢跟我爭這塊吸魂石。」青年男子望著正對面的包廂,然後一臉冰冷道。

當青年男子派人去準備鴻石時,拍賣會場的叫價還在繼續,不過或許是五養吸魂石的價格太高的關係,之後幾件拍品最高的成交價格也沒有達到十萬塊極品鴻石。

雖然這樣的價格也已經不錯了,可這幾件拍品的主人卻有些鬱悶,如果不是後面還有一塊六養吸魂石的話,或許他們的拍品價格可以再高一些。

當然,雖然鬱悶,可誰讓他們的寶貝沒有六養吸魂石珍貴呢,所以只能自認倒霉。

就這樣,轉眼半個多時辰過去了,而當又一件拍品以九萬極品鴻石的價格拍走後,接下來這件拍品終於輪到了六養吸魂石。

「好了,想必大家等了許久了吧,如今正式拍賣六養吸魂石,起拍價一萬極品鴻石,現在開始競拍。」

當全場的人目光都落在了綠白色的吸魂石上時,女子輕笑著宣佈道。

「三十五萬極品鴻石!」

可就在女子話音剛落時,包廂內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響了起來,而他的語氣無比深沉,就好像在警告其他人不要出價似的。 「嘩!」

當三十五萬塊極品鴻石的聲音響起在拍賣會場時,整個現場頓時響起了一片嘩然聲。

顯然從一萬塊極品鴻石一下子提升到三十五萬塊極品鴻石的跨度有些太大了。

五養吸魂石可就是拍出了三十五萬極品鴻石,所以六養吸魂石最起碼也得是這個價格才行。

「看來這吸魂石對林野這傢伙很重要啊。」

在另外一個包廂里,一名青年男子咧嘴輕笑道。

「少爺,聽說林野的修為已經快要突破到皇者境界了,我估計他想要用吸魂石凈化一下靈魂,這樣方便修為的突破。」在青年男子的身邊,同樣一名上了年紀的老者出聲道。

「凈化靈魂?」

青年男子冷冷一笑道:「他的靈魂骯髒至極,別說六養吸魂石,就算是九養吸魂石恐怕也無法凈化他的靈魂。」

「而且……」

說到這裡,青年男子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在場還有人要叫價嗎?如果沒有的話,那這六養吸魂石將以同樣三十五萬塊極品鴻石成交了。」拍賣台上的女子出聲問了一遍。

當然,此時這名女子的目光是看著樓上各個包廂里的,畢竟現在這個價格樓下的基本上是沒戲的。

「五十萬極品鴻石!」

就當女子話音剛落時,之前成功拍得五養吸魂石的包廂再次傳出了聲音。

「徐浩,你這個王八蛋。」

另外一個包廂內的林野聽到對方把價格一下子飆升到了五十萬極品鴻石時,他頓時怒吼了一聲。

「少爺,對方明顯是知道你需要這吸魂石,所以故意把價格太高這麼多的。」站在林野身邊的老者出聲道。

「林伯,老爹一共給我了八十萬的鴻石嗎?」林野問道。

「是的,這八十萬是最大極限了,所以少爺,你可千萬不能亂叫價,一旦超過八十萬的話,咱們可就無法和其他人競爭雙翼銀獅了。」被叫林伯的老者提醒道。

「我知道了!」

林野點了點頭,可他同樣十分需要吸魂石的幫助,所以這塊吸魂石他勢在必得。

「六十萬塊極品鴻石。」沒有想太多,林野直接將價格又提高了十萬塊極品鴻石。

「七十萬!」

可就當林野話音剛落,另外一個包廂里的徐浩毫不猶豫的又一次把價格給抬高了十萬。

「可惡!」

林野見到對面的徐浩又抬高了十萬塊極品鴻石時,他有些猶豫了起來。

「八十萬極品鴻石,徐浩,如果你再叫價的話,這吸魂石本少爺還真就不要了。」當林野再次報出一個價格時,他出聲警告道。

六養吸魂石雖然稀有,但是現在這個價格已經遠遠超過了它的市場價,所以如果不是林野勢在必得的話,那他肯定不會用八十萬極品鴻石將其買下的。

「好吧林野,看你這麼可憐兮兮的樣子,這六養吸魂石我就讓給你好了,反正我的靈魂用五養吸魂石凈化就夠了。」徐浩的聲音緩緩的響起在了拍賣會場上。

「徐浩,你……」

雖然徐浩放棄了叫價,但是他的話卻讓林野頓時怒火衝天。

而且,徐浩敢這麼說,那明顯就是對方故意叫價讓自己多花不少冤枉鴻石的。

「徐浩,這筆賬我先記著,等我修為突破到皇者之後,我會好好跟你算清楚的。」 豪門婚寵:冷少的替身前妻 林野深吸了一口氣將心中的憤怒壓制了下來。

就這樣,因為沒有人出價了,所以最終林野以八十萬塊極品鴻石的價格成功拍賣下了六養吸魂石。

五養吸魂石拍得三十五萬塊極品鴻石,而六養吸魂石更是拍得八十萬塊極品鴻石,就算去掉拍賣會的手續費,那陸楓也能得到百萬塊極品鴻石。

當然,六養吸魂石的價格有些虛高了,這點陸楓心中還是很清楚的。

不過經過這次拍賣后,陸楓知道吸魂石的真正價值了,也就是說只要有吸魂石在,那他就不用對鴻石發愁。

在六養吸魂石拍出之後,接下來的幾件拍品價格也都一般,其中最高的一件不過是六養吸魂石的一半而已。

可以這麼說,這拍賣會的兩次高cao部分全部是有兩塊吸魂石引起的。

「看來上面的這些人都在等雙翼銀獅的拍賣。」

陸楓觀察著拍賣的情況,他發現坐在包廂里的人出手次數很少,不過一旦出手了,那最終都能拍到,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能坐在包廂里的原因。

也就是說,一旦雙翼銀獅的拍賣開始,那這些包廂里的人會真正出手,到時候絕對是一場精彩的廝殺。

如果陸楓沒有得到那麼多吸魂石的話,那他根本就沒可能從這些勢力中爭得陸獅的兄弟。

不過現在有這麼多吸魂石在,所以對於救出陸獅的兄弟,陸楓也是勢在必行的,哪怕是將所有的吸魂石全部拿出來,那也在所不惜。

畢竟這些吸魂石如果不是陸獅的話,陸楓也不可能有發現的。

……

「諸位,我想大家都已經等急了吧,好了,現在拍賣會也進行到尾聲了,想必不少人已經做好了爭奪雙翼銀獅幼崽的準備了,那麼現在就把今天拍賣會的壓軸拍品請上來。」女子大聲說道。

而隨著女子的話音一落,一個小籠子被人搬到了拍賣台上,而這時候一道道嗚嗚聲響了起來,傳到了在場每個人的耳中。

「沒錯,這就是雙翼銀獅幼崽的啼哭聲。」

「好,這小傢伙我一定要得到,誰要是敢跟老子搶,我廢了他。」

「……」

在雙翼銀獅幼崽出現的那一刻,所有等待已久的人終於來了精神頭。

「諸位,這雙翼銀獅幼崽沒有低價,所以現在可以隨便加價了。」女子出聲道。

雖然沒有低價,但是這反而是一種拍賣策略,因為不知道低價,所以出手起來自然也就毫不顧忌了。

「我出一百萬塊極品鴻石。」

在女子的聲音剛剛落下后,一個包廂里傳出了一道中年男子的厲喝聲。

「兩百萬塊極品鴻石!」

「三百萬塊極品鴻石!」

「……」

才不過幾秒鐘時間,雙翼銀獅的幼崽的就已經破了千萬,這鴻石的攀升速度絕對是驚人的。

「我出一百五十塊……」

就當雙翼銀獅的價格以每秒鐘一百萬的價格不斷攀升時,突然間在拍賣大堂的最後面,一個聲音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

「喂,你不知道在拍賣會上瞎叫什麼啊,他們都已經出了一千五百萬極品鴻石了,你喊什麼一百五十塊啊。」

在陸楓身邊的一名男子輕輕推了一下他,顯然對方認為陸楓是在搗亂。

「我有說是鴻石嗎?」

被這個男子莫名其妙的推了一下,陸楓眉頭微微一皺淡聲道。

接著,陸楓沒有理會這個男的,而是繼續抬手叫價道:「我出一百五十塊五養吸魂石。」

「什麼,一百五十塊……還五養吸魂石!」

當陸楓的這句話說出來時,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不為別的,就從聽到一百五十塊五養吸魂石時,在場的人都像怪物一樣的看他。

因為在場的人都很清楚吸魂石的珍貴性,尤其還是五養吸魂石。

之前五養吸魂石可是拍賣出了三十五萬的高價,而這要是一共有一百五十塊的話,那這些吸魂石的總價達到了五千兩百多萬呢。

剛剛報價才只有一千五百萬而已,可轉眼間陸楓這一叫就讓所有人驚呆在了原地。

「這位客人,報價可不能亂報的,這一百五十塊五養吸魂石,你有這麼多吸魂石嗎?」站在拍賣台上的妖艷女子詢問道。

「當然有了。」

陸楓說著話,然後右手輕輕一揮,下一秒一塊接著一塊吸魂石憑空出現在了半空中。

一塊吸魂石出來需要一秒鐘時間,所以當兩分半中過去后,一百五十塊極品鴻石就安靜的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還真的全部是五養吸魂石。」

所有人看到這在半空中排列整齊的吸魂石時,每一個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吸魂石不是說是稀有之物嗎?那為什麼有人能找到這麼多?」

「難不成現在吸魂石不值錢了,所以連這個都要拿出來賣了。」

「……」

當一道道議論聲響起時,陸楓看著拍賣台上身材火辣的女子問道:「怎麼樣,我用這麼多吸魂石來叫價,這個應該沒問題吧。」

「這個……」

女子臉上露出了猶豫之色,不管怎麼說,她主持到現在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可以!」

不過就當女子準備去詢問這點時,之前最開始說話的男子來到拍賣台上回答道。

「多謝!」

聽到吸魂石可以進行競拍時,陸楓雙手抱拳道謝了一聲。

「沒事,至於錢的話,那就按一塊三十五萬來計算,一共五千二百五十萬塊極品鴻石。」中年男子計算了一下道。

lixiangguo

「哦,沒什麼,就是本少想要借煉器室一用,結果你旁邊的這個廢物竟然百般刁難,出言不遜,甚至敢主動攻擊本少,我就給了他一點小教訓,後來他又招了一群人來,於是也就這樣了!」葉無鋒攤了攤手,無所謂的說道。

Previous article

但這頭凶暴巨大的魔獸似乎受了傷,它爬過的溝壑里有小片半個巴掌大的鱗片刮落,陸陸續續沿途刮下。鱗片根上還帶著淡淡血痕,散發出一種濃重的腥臭味,其中蘊含的食物鏈上層生物所帶有的氣息,令所有野獸飛禽躲避不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