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許師兄,一戰如何?」雷訊冷笑一聲,手持著紫色長劍,身形一閃便是來到了許子君近前。

許子君依舊是一副笑容,微微的點點頭便伸手示意道:「雷師弟既然有意一戰,師兄豈能不戰?請!」

驚雷劍!

咻!

然而這話音剛一落下,雷訊便是抖手一劍刺出,完全不給許子君任何反映機會,導致許子君猝不及防之下揮劍抵擋。

當!

許子君身形當即被震的後退了數十步,而那紫色劍光卻是去勢不停,猶如雷蛇一般緊隨其後!

「雷師兄!真是好不知羞恥!」觀看的葉夕顏惱怒的哼了起來,見那許子君被徒然擊退,俏臉滿是擔憂之色。

「喲呵!葉大美女怎的幫外人罵自己師兄呢?」傲宇目光玩味至極,在場都是屏住呼吸觀看,對於這刺耳的聲音自然是聽的清楚。

別說傲宇一人神色怪異,就連那擎天劍宗的宗主都是面現不悅起來,不過礙於面子,只是冷哼一聲也就作罷。

「罵不罵關你個屁事,你行你上去打啊!」葉夕顏不屑笑道。

唰!

然而讓人瞪大眼睛的卻是傲宇真的動了,去的卻不是場中,而是直奔葉夕顏,在後者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直接一手將抹在了她的臉蛋上。

「嗯,嘖嘖,這手感,夠軟夠滑!」傲宇咧嘴一笑,見此女發怒,當即身形暴退,來去不過一個眨眼間,如此速度頓時成了在場的焦點。

葉夕顏氣的咬牙切齒,不時的偷瞄著場中的許子君,見他沒有看見,這才是微微鬆了一口氣。

「嘿嘿,你再罵呀,再罵我就摸得不是臉,而是……」傲宇笑眯眯的盯向了她的胸前,那視線就猶如實質一般。

「你!」葉夕顏嬌軀顫抖,指著傲宇銀牙緊咬,卻是不敢再多發一言,畢竟剛剛那身法速度著實太可怕了。

「別鬧了,在這般場合還敢調戲人家六大美女之一,可真實色膽不小呢。」玉玲瓏嫵媚笑了笑,玉手拍了拍傲宇的肩膀,對著一個方向指了過去。

「你若是能夠將她給拿下,姐姐可以答應給你一些甜頭哦。」

傲宇聞言頓時來了興緻,當即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過去,可看清那所指之人後,便垂頭喪氣的擺了擺手道:「姐姐就不要開玩笑了,那蘇夢瑤雖是六大美女之一,可實力也是陰陽境九重,逗逗那葉夕顏還可以,換做她,只怕我都回不來。」

葉夕顏不過是陰陽境四重,以現在的全部戰力足可與其一戰,可單論身法武技,絕對會超越她不止一籌。

但換做一個陰陽九重的強者,不論是速度還是戰力,都是遠遠不如的,除非傲宇能夠踏入陰陽境五重!

「膽小鬼一個,姐姐給你弄個機會,你只要得手了,有姐姐護著你,怕什麼呀?唉,虧得姐姐還要給你一些好處,既然不敢就算了吧,可沒機會了哦。」玉玲瓏鄙夷的拍了拍傲宇的肩膀,那樣子說不出的蔑視。

傲宇聞言頓時臉色一黑,縱然是知道玉玲瓏是有意激將,可再怎麼說也不能被一個女人給鄙視了,不由的想起那所為的「甜頭」,咬了咬牙便點頭道:「好!只要姐姐給我弄個機會,我就敢動她!」

ps:一看新書字數榜,我居然成第二了,看的有些不舒服,所以一邊趕路一邊碼字,擠了半天終於是出了一章,等下還要做事,所以就到這裡了!咬了咬牙拼了!第一必須是我的!拿不成訂閱榜第一,拿不到貴賓,拿不到蓋章,拿不到月票第一,我必須得佔個字數榜啊!嗚哇~~~~

… 「這可是你說的哦,別到時再丟了人.」玉玲瓏笑道。

傲宇頓時撇了撇嘴,不就是動一個女人嘛?何況那蘇夢瑤還是六大美女之一,有這等機會豈能放過?只怕不定多少人都希望著呢。

「蘇師妹,可否過來一敘?」玉玲瓏揚聲叫道,那雙眼睛中滿滿的是戲謔之色。

這一聲叫喊,當即使那蘇夢瑤怔了怔,回過頭望了一眼,秀眉皺起間神色頗為的不自然,不過還是笑著點點頭,身形自座位上飄起,眨眼間便到了近前。

「玉師姐可是有事?」蘇夢瑤問道。

「可還記得當初你的我約定?」玉玲瓏嫵媚一笑,抬手將傲宇拉到了身旁,不待蘇夢瑤開口,便繼續說道:「站著不許動,任憑宇弟弟如何對你都不可動一下!」

唰!

蘇夢瑤的臉龐剎時間難看不已,轉而看了看傲宇,神色極為掙扎,那薄薄的紅唇都是被銀牙壓出了印記。

「怎麼?當初蘇師妹不是有言在先,誰先踏入半步生死境,便可讓對方做一件事嗎?嗯,我讓你做的就是站在那裡不許動。」玉玲瓏沉聲道。

話音一落,也不管那蘇夢瑤答應不答應,直接對著傲宇笑道:「宇弟弟,現在到你了,可別讓姐姐看不起你哦。」

「呃……」傲宇見狀頓時軟了下去,怎麼也沒想到兩女還有這等約定,怪不得那蘇夢瑤見到玉玲瓏就難以保持冷靜,想來是兩人打賭輸了。

「呵呵,做師妹的豈能違背約定?既然師姐有這個心思侮辱我,日後可別陰溝里翻了船!」蘇夢瑤神色一冷,說著便是真箇雙手背負,一雙美眸卻是死死的盯著玉玲瓏,好似在將她印到骨子裡一般。

玉玲瓏好似沒聽見一般的笑了笑,拍了拍傲宇的肩膀,聲音極其鄙夷的說道:「剛剛的男子氣概呢?」

「蘇小姐有禮了。」傲宇咬了咬牙,先是極其怪異的打了聲招呼,旋即便伸出手探了過去。

呼……

見狀,那蘇夢瑤的呼吸明顯的絮亂了起來,美眸雖是緊盯著玉玲瓏,可那其中的躲閃慌亂卻是使得她一點威脅性都沒。

終於,在玉玲瓏的注視下,傲宇的手掌撫在了蘇夢瑤的俏臉上,感受著掌心上那皮膚的滑潤,情不自禁的捏了一下。

「咯咯咯,宇弟弟你除了摸女兒家臉就不會做點別的?」玉玲瓏當即掩面笑了起來,笑聲中充滿鄙夷。

「我到是想干點別的,只怪這裡人太多了。」傲宇摸了摸鼻子,神情有些尷尬的後退了兩步,饒是他此時也不敢在看那蘇夢瑤了。

那蘇夢瑤聞言,嬌軀顫了顫便恢復了平靜,美眸中閃過一絲羞憤之色,便是對著玉玲瓏冷笑道:「師姐可曾滿意了?」

「嗯滿意了,你可以回了。」玉玲瓏點了點頭,隨意的擺了擺手,便是不再看她一眼。

待得那蘇夢瑤一臉鐵青的離開后,傲宇才是有些怪異的笑道:「玲瓏姐和她可是有什麼仇怨?」

怎麼說蘇夢瑤也是堂堂宗聖州六大美女之一,一身境界又是陰陽境九重,這等天之驕子被堂而皇之的如此戲弄,說兩女沒有什麼過節,那是鬼都不會信的。

「仇怨到談不上,過節到是有一些,我們兩人皆是同輩的佼佼者,不過我的境界卻是一直在她之上,由於大陸上給我冠了一個第一天才的名頭,她便多次挑戰,弄的我厭煩不已,這才有了此約定之事。」玉玲瓏淡淡說道。

「……」傲宇無語至極,說到底是那蘇夢瑤不甘屈居人後,而玉玲瓏卻是因為不耐煩,到頭來卻是讓自己來為她當了刀子使。


轟隆隆!

哇嗚!

與此同時,在場中交戰的三方已然有了勝負,雷訊終究不敵許子君而敗落,那武寒雪卻是依靠著強悍的戰力直接將柳如是打出了場中。

最為讓眾人叫好的卻是邪九和刀亂之戰,同為兩大聖地的弟子,戰力自然滔天,可讓人意外的卻是兩人以平手為結局,到最後是誰也奈何不得誰。

斷亦最先被打出場名列第八,第七的則是南宮止水,第六的則是刀亂和邪九,第五的則是那柳如是,第四的是雷訊。

既然是混戰比斗,那便看誰運氣不好先出局了,如此一來場中便只剩下了許子君與武寒雪兩人。

傲宇見此眉頭皺了起來,飄渺仙宗和神武宗誰得到了率先使用悟道珠的資格都不怎麼好,無疑到時會遭受到各大勢力的仇視。

有了夏初璇一事之因,到還真不想將飄渺仙宗推上風口lang尖,而那武寒雪又多次沒有對自己身邊的人出手,不論這兩方哪一個勝出,都與自己的計劃不符。

「你去一戰不就可以了嘛?只要你勝出比斗,再來將悟道珠交給你想算計的一方勢力,為了避免惹人生疑,換取一些好處不就行了,你勢單力薄,要悟道珠沒強者來需免去天劫,到不如順水人情,從尊者手中換取好處,總比那些生死境強者來的強大吧?」狐尊狡黠道。

傲宇聞言雙眼一亮,若誰現在最看不上的勢力只有一個,無疑是斷秋所在的幻武宗,更何況那幻武尊因為斷秋之事,定然不會放過自己,何不以此來讓他開心開心?給他個驚喜?


「可若是對上陰陽境五重還可一戰,六重根本毫無勝算!」傲宇苦笑道,若是能踏入陰陽境,動用全部手段之下,也不至於沒有勝算了。

「咯咯,這還不簡單嘛?若不是我在玄冥禁地中被封印沉睡,你早便踏入陰陽境了,現在將悟道珠融入你真魂之中,我來助你突破陰陽境,不過代價就是悟道珠一次使用的力量都沒有了,到時我也只能維持它三日不散!」狐尊說道。

碰碰!

傲宇登時心頭猛的一跳,著實沒想到悟道珠還有這等力量,不但可以免去天劫,居然還可以助真魂凝聚實體?

「嘿嘿,有的時候我真相信柳神通推算的不差了,我的確是大氣運之人啊。」傲宇咧嘴笑了起來。

「行了,少臭屁了,速速動手吧,那武寒雪雖強,可也並非那許子君的對手,她堅持不了多長時間的。」狐尊鄙夷道。

… 既然契機已到,傲宇也不再怠慢,和玉玲瓏低聲說明,便盤膝而坐,有著天邪聖地的強者在一旁,也不會有什麼差錯突生。

反倒是傲宇的突然突破,讓玉玲瓏大為震驚,起初還以為是玩笑之言,可當看見傲宇的氣息猛然增長,當即神情一怔,謹慎的在一旁護佑。

隨著悟道珠的融入真魂,由狐尊將其力量抽出,那股玄而又玄的神奇力量碰觸到真魂后,便使得真魂小人受到了刺激一般的放開了玄心珠,和傲宇的姿勢一般的盤膝了起來。

「陰陽轉換訣!」傲宇連忙低喝一聲,運轉起鴻蒙古訣的第五道功法,隨著真魂被那悟道珠的力量灌注,鴻蒙紫氣也隨著功法的運轉而加入到了真魂之中。

「咦?這是什麼功法?怎麼可以不讓真魂生出反抗吞噬的念頭?」狐尊驚異不已,那盤縮在魂海中的九尾狐身,都是驚的直起了身子。


傲宇聞言同是微微一笑,對鴻蒙古訣的神奇之處已然麻木了,經過運轉陰陽轉換訣,也是明白了此等功法的強悍之處。

陰陽轉換顧名思義,可使陰陽兩面相互顛倒,達到陰陽境后的真魂一分為二,一為陰,一為陽,一方是傲宇的思想靈魂,一方則是具備自主神智的真魂。

而陰陽轉換訣卻可做到使陰陽雙魂互換,不會出現雙方爭奪肉身的局面,同樣也代表著傲宇在陰陽境可毫無瓶頸的突破!

嗡嗡!

啪嚓!

隨著魂海中的真魂小人凝聚成了實體,自其身軀上也出現了裂痕,眨眼間便是又多出了一道真魂懸浮在一旁,兩者相對盤膝而坐,連一點侵蝕的意思都沒有。

兩道真魂皆是與傲宇樣貌一般無二,看起來就好似本尊一般,在也不復真魂那種虛渺的靈魂透明狀態。

而隨著陰陽轉換訣的運轉,便有一道真魂發生了變化,先是黑髮慢慢的變成了雪白之色,瞳孔也隨之成了血紅,肌膚潔白的好似不含一絲雜質一般,那修長的雙手上也延伸出了十道鋒利如刀的指刃。

「凝!」傲宇見狀心頭有些驚駭,不過當務之急卻是沒有時間去思索,當即依照著陰陽轉換訣來將兩道真魂調轉位置。

本體在真魂互換之下也發生了變化,頭髮瞬間染上雪白,那股暴虐的氣息席捲而出,惹的玉玲瓏和天邪聖地等強者霍然大驚。

然而當眾人望向盤膝突破的傲宇之際,那股氣息又消失不見,髮膚也回歸了黑色。

傲宇此刻也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中儘是濃濃的驚喜之色,卻不是因為達到陰陽境而如此興奮,只因那白髮的真魂,和施展轉血皇術的樣子一般無二。

更強悍的卻是此白髮真魂調轉后,可提升自身兩個境界,無疑,比之轉血皇術還要強大一籌!

「嘿嘿,日後便稱你為魔魂吧?」傲宇低笑一聲,轉血皇術是父親所留,可在人族和魔族的血脈之間調轉,雖不知道那白髮的魔魂為何和轉血皇術相同,但無疑那是魔族才有的氣息和樣子。

玉老曾言,鴻蒙古訣在每個境界的突破后,都會自主的形成一道和自身適合的功法武技,想來這白髮魔魂也是由體內一半的魔族血脈所致。

「你是人族和魔族所生?」狐尊語氣怪異的問道,那白髮魔魂的氣息豈能會瞞得過一位堂堂尊者?

傲宇聞言點了點頭,知道此事的也只有玉老和玄天劍尊兩人。

「咦?那為何與魔族又不盡相同呢?魔族的髮絲應該是紅色才對,可你的卻是白色,到是眼睛和肉身極其相似。」狐尊驚異道。

「其實我也想知道這是為什麼。」傲宇苦笑道。

狐尊沉默半晌,良久才沉聲說道:「也許和你體內的那股力量有關,剛剛你氣海的深紫色力量融入魂海,我都是被嚇了一跳,縱然已達尊者的我,所能催動的戰氣都比你那力量差了很多。」

「也許吧。」傲宇笑了笑道,並沒有在鴻蒙紫氣上多說,知道此事的除了玉老外再無他人。

「真的踏入了陰陽境?剛剛那氣息是怎麼回事?宇弟弟不會是修鍊魔道功法了吧?」玉玲瓏驚呼道。

剛剛那嗜殺的氣息已然震動了天邪聖地的諸位強者,見傲宇醒來,皆是神情嚴肅的注視過來,一個個豎起耳朵,也想知道剛剛那氣息到底是怎麼回事。

傲宇掃了眾人一眼,並沒有過多解釋,對於人族來說,自然是對魔族抱著極大的仇視的,對此,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只得搖了搖頭笑道:「只是突破時過急,險些出了差錯,並無大礙的。」

「哦,宇弟弟下次可不能莽撞,你突破半步陰陽境才不到一日,現在就達到了陰陽境,還需穩固了境界,不然根基不穩,縱然提升迅速,也比之同輩差之天地。」玉玲瓏嚴肅道。


「嗯,玲瓏姐無需擔憂,我心裡有數。」傲宇點點頭,見周圍強者都是不再關注自己,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

玉玲瓏神色凝重不已,不免對傲宇急於突破境界感到擔憂,縱然是再天才的人也無法做到在一日之內從聚魂一重達到陰陽境一重,這可不單單是突破了九個小境界那麼簡單,那可是一個大境界的突破,證明著質的提升!

只要感悟天道,就可將元力提升為戰氣,如此迅速的突破,難免會導致戰氣無法順利領悟。

而這時那場中的武寒雪和許子君兩人已然接近尾聲,饒是武寒雪此女好戰,此刻也只能做到勉強支撐罷了。

「看來神算術第八層也不怎麼樣嘛,若非夏初璇之事,只怕飄渺仙宗就要成眾矢之的了。」傲宇撇了撇嘴,目光不由的看向了那飄渺仙宗,見她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心中對那神算術狐疑不已。

神算術八層,難道推算不出悟道珠是假的?縱然不能推算準確,也應該發現什麼吧?怎麼那飄渺仙尊還是一副對悟道珠志在必得的樣子?

… 傲宇搖了搖頭,對於那些能測天機的玄奇之事,心中始終抱著懷疑態度,若真是任何事都能推算出的話,為何飄渺仙宗和柳家不是最強勢力?

「武寒雪敗了!」玉玲瓏嘆道。

果不其然,只見那許子君一劍刺出,劍魄凝聚之下,頓時將已是頻臨險境的武寒雪震出了場中。

「好!哈哈哈!」飄渺仙宗一方的強者皆是拍手大笑起來,許子君的勝出,無疑代表著悟道珠的歸屬!

鍛仙

「傲小友,那悟道珠……」飄渺仙尊此時站起了身,對著其他勢力的尊者微微一笑,便是看向了傲宇,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縱然各大勢力的尊者惱怒,也是沒有任何辦法,二十以下的年輕一代當屬許子君最強,這是毋庸置疑的,畢竟還有著一位,取代了第一位置的夏初璇沒有出現呢。

「呵呵,刀亂和邪九兩人比斗為平局,這樣一來豈不是說一刀聖地和天邪聖地共同使用悟道珠了?」傲宇淡淡一笑道。

唰!

飄渺仙宗一方強者聞言神色一冷,掃視著一眾那滿是笑意的尊者,皆是明白了傲宇的言下之意。

「那便由天邪聖地再出一人,與許子君一戰,若是勝了,那這第一的位置便讓出,敗了,就無需多言了,這樣如何?」飄渺仙尊面色極為平靜。

傲宇聞言一怔,有些琢磨不準的看著飄渺仙尊,萬萬沒想到她的主意居然完全順著自己來的,難道他對許子君那麼有信心?還是說推算出了什麼,故意如此?

反之天邪聖地的一方自然大喜,有著如此機會豈能放過?當即一個個目光看向了傲宇,那意思不外乎趕緊答應下來。


「好,那就如此吧。」傲宇咬了咬牙說道,不管如何都不能讓飄渺仙宗奪走了資格,不然日後夏初璇要如何面對?

「呵呵,當然了,若是諸位認為有弟子可勝過許子君,本尊自然允許再戰一次!」飄渺仙尊點點頭,對著那些尊者笑道。

諸位尊者無不是臉色難看至極,二十以下的年輕一代最強者,無疑都敗給了許子君,即使再出弟子挑戰,也是自損顏面罷了。

「那便請槍尊傳訊天邪聖地,另邀弟子前來吧。」飄渺仙尊說道。

天邪聖地聖主聞言臉色不悅,狠狠的瞪了身後的聖地強者一眼,要去哪裡找出一個能堪比許子君的弟子?二十以下的最強者無疑是邪九罷了。




lixiangguo

以上純屬口胡,請勿在意。

Previous article

畢芙卿冷然的瓜子臉,嫣然一笑,讚歎道:「我就說,一定會是你。想不到,你會成為我的學弟吖。不過,真奇怪,為何東方老師不將你一起接回天部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