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裂地!」郝仁又使出「無鋒刀法」的第二刀。

「神憂!」第二刀劈出,郝仁又使出第三刀。

「魔懼!」「無鋒刀法」第四刀又來了! 轉日臂鎧,原本只是一件地器下品級別的法寶。

經過四象煉魔燈的第一次淬鍊,它的品級上升一位,提升為地器中品。

這一次經過無相龍鋼的融合,轉日臂鎧的品級,得到了更大幅度的提升,成為了一件天器中品級別的法寶!

「比我預期的還要高,無相龍鋼果然是難得的鍛造材料呀。」秦逸不由感嘆。


不過,天器中品,還不是秦逸的最終追求。

四象煉魔燈,可以煉製法寶的最高級別,是不超過它本身的等級。

它的等級,是天器上品!

所以秦逸想要的,是將轉日臂鎧,徹底熔煉成天器上品級別的法寶。

火焰淬鍊,真氣凝鍊,龍鋼融合,都已經順利完成。

轉日臂鎧,也完成了從地器下品,到天器中品,這天與地的轉變。

秦逸從火中,一把抓出已經成為拳套的轉日臂鎧。

現在的轉日臂鎧,周身幽藍色光芒,內斂深邃,如同深海,浩瀚無邊。

「我給你取一個新名字,你就叫隕日拳套好了。」秦逸取出「音速符」和「割裂符」,一把捏碎,光芒如流星雨,鋪散四射。

秦逸凌空一抓,真氣形成漩渦,將光芒盡數拉扯,吸入,形成圓錐,全部灌入隕石拳套。

隕日拳套嗡嗡作響,鬼哭神嚎,四周空氣,旋轉,奔涌,化作濤濤巨浪,全部注入到隕日拳套里。

白色和藍色的陣法,盤旋半空,個個字元,蒼勁有力,忽閃一下,沒入拳套。

秦逸只覺得,掌心一震,澎湃力量,從隕日拳套里滲透出來,壓得周圍空氣,都塌陷下去。

音速符和割裂符的作用,此刻已經完全加持在了隕日拳套上。

隕日拳套攻擊的速度,將快比聲音的速度;隕日拳套造成的傷口,將會在敵人身上造成持續傷害。

這是秦逸親手煉製出來的,第一件天器上品級別的法寶!

秦逸沒有猶豫,割破中指,將自己的鮮血滴在了隕日拳套上,完成血煉。

將手套戴上,秦逸真氣運行,整隻手套,表面看上去,藍光幽暗,但是秦逸卻可以清楚感覺到,無相龍鋼的力量,已經將隕日拳套,改造成了水銀一般的狀態。

雖然像是水銀,但是堅韌程度,遠超大陸絕大多數金屬!

就算是開山巨斧,都沒法在隕日拳套上,留下一絲痕迹,反而會被崩裂。

「刀!」秦逸一聲低喝,隕日拳套,光芒一閃,眨眼功夫,一把成人手臂長的刀刃,便被秦逸握在手中,刀柄的位置,和拳套連接在一起,刀身也是幽藍色彩,紋理清晰,鋒刃寒光陣陣。

「劍!」秦逸真氣運轉,刀刃互轉變化,隨著秦逸一刀劈下,寒光流動,電光火石間,長刀已經變成了一把長劍,凌空劈落,空氣發出刺耳爆鳴。

「槍!」秦逸掌心一推,長劍前後兩段齊齊拉長,剎那功夫,變成了一桿鋒利長槍,彷彿能刺破蒼穹。

「盾!」

「弓!」


「戟」

「爪!」

……

只要秦逸心思一動,隕日拳套,便隨意變化,隨心所欲,不受拘束。

秦逸想要什麼武器,它就可以變成什麼武器,小到針尖,大到房屋,沒有任何拘束!

這就是無相龍鋼神奇之處。

無法,無相;無法,無天!

接下來的時間,秦逸便盤膝坐下,運行八極大法,淬鍊著自己的身體。

幾個時辰后,秦逸睜開眼睛,看看天色,出門朝神雷台而去。

踩腳花瓣,一路飛馳,秦逸看到,四周陸陸續續也有門內弟子,飛向神雷台。

他們看向秦逸的眼神,都透著古怪。

秦逸明白過來,這些人都是去神雷台觀戰的。

「陳昊楓應該恨不得讓整個天聖學院都知道吧。」秦逸冷笑一聲,「那正好,在所有人的面前,我要把你狠狠踩在腳下,讓你受盡屈辱!」

來到神雷台後,吳鵬、趙景勝、許強衛和曾玄,早就等在那裡,見到秦逸來到,他們趕緊迎了上來。

「兄弟,準備怎麼樣了?」吳鵬問道。

「沒什麼問題。怎麼來了這麼多人?」秦逸四下看看,神雷台來觀戰的弟子,數量比秦逸預期多出許多,空地幾乎都站滿了。

「是陳昊楓散布的消息。」許強衛哼了一聲,道:「昨天回去后,陳昊楓就讓他的手下,到處散布消息,說今天要在神雷台上,證明你只不過是使了詭計,才在功德殿大出風頭。」


「偏偏還有許多人相信他的話,昨天我們差一點就和那群人起衝突。」曾玄介面道。

「嗯,沒事的。」秦逸點點頭,「我比他們厲害一點點,他們就會羨慕嫉妒我,但是我今天要證明,我和他們之間,是天和地的差距,他們根本比不上我,這樣一來,他們不僅不會羨慕嫉妒我,反而會仰慕和敬佩我。」

「喲,秦逸你竟然來了。」就在幾個人說話的時候,陳昊楓皮笑肉不笑的聲音傳來,「我還以為你已經夾著尾巴滾得遠遠的了呢。」

陳昊楓身邊一群手下,誇張地笑著,附和陳昊楓奚落秦逸。

「過會兒你就會像一隻狗一樣,為剛剛說的話後悔了。」秦逸掃了眼人群中笑得最誇張的秦翰宗,「你感受最深了,是不是呀秦翰宗?」

秦翰宗正扯著嗓子誇張大笑,發泄心中怨氣,突然被秦逸點名,嚇得心裡一個咯噔,氣沒喘上來,咳嗽得眼淚鼻涕都涌了出來。

「你等著吧!」陳昊楓狠狠瞪了一眼秦逸,將那成人手臂長短的葫蘆,背到背上,高高躍起,御氣為階,一步一步走到了神雷台中間。

「御氣成兵!」

「好厲害!不愧是陳師兄!」

「地動榜前十的高手!那個秦逸,嘩眾取寵,今天要倒大霉了!」

「那個不是千鶴葫嗎!陳師兄竟然向周航師兄借來了千鶴葫!」

「什麼?那個就是周航師兄的千鶴葫?秦逸這下子死定了!」

周圍人群,發出陣陣驚呼。

陳昊楓很享受眾人對他的吹捧,目光得意,看向秦逸,臉上滿是挑釁。

「千鶴葫?周航?」秦逸心念一動,冷冷和陳昊楓對視的同時,不動聲色問向吳鵬,「周航是什麼人?」

吳鵬也是一臉驚訝,聽到秦逸問話,這才回過神來,道:「周航師兄,是學院的真傳弟子!並且是學院里,有名的黨派——皇極苑的領袖,傳說年少的時候,有過奇遇,掉進龍影血窟,不僅沒有死,反而吸收了巨龍精氣,實力十分霸道,曾今以炎者七層的實力,越級斬殺了惡羅山四大邪惡散修,那四大散修,當時都達到了炎徒境界,周航師兄以一敵四,當時攜帶的法寶,就是那道器級別的法寶——千鶴葫。周航師兄,也是那一戰成名!」

「道器級別的寶物!」秦逸視線挪到陳昊楓背上的葫蘆,眼中閃過一道精芒,「道器級別的法寶,已經足以引起修道者爭搶了,這陳昊楓,真是好大的面子呀!」

「千鶴葫本身沒有什麼殺傷力,不過它的功效,卻是讓人動心。」吳鵬趕緊道:「它裡面是一片異度空間,不過這片異度空間,不能貯藏物品,只能貯藏真氣!修道者擁有千鶴葫后,可以將自己平時修鍊的真氣貯藏進去,等到戰鬥的時候,再抽取出來,平時貯藏得越多,戰鬥的時候,真氣也就綿綿不絕!」

「這麼厲害!」秦逸忍不住驚訝道:「那豈不是等於說真氣無限!」

面對一個真氣綿綿不絕的對手,無論是誰,都會有種對方立於不敗之地的感覺。

「是啊,正因為如此,千鶴葫才可以達到道器的級別。真沒想到,陳昊楓背著的,竟然就是千鶴葫。」趙景勝也不由感嘆。

「千鶴葫……」秦逸望著陳昊楓背上的葫蘆,冷冷一笑。

陳昊楓的千鶴葫,可以貯藏真氣,可是秦逸的筋脈、氣海,是他的幾十倍!就算是有十個、二十個千鶴葫,陳昊楓的真氣,都遠遠比不上秦逸。

「我要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立於不敗之地。」秦逸分開身前人群,大步走到了神雷台上。

PS:算了一下,《煉神》第一本實體書的價格,大概在25元上下。按照6月份充值返利50%的規則,大家充值50元,網站會返還25元,也就是2500K幣,這樣一來的話,購買《煉神》實體書的錢,就等於是網站買單~~算一算,是不是很合算?嗯,我是很希望大家都能有一本《煉神》,那樣子我會覺得很開心~ 還在龍淵水底的時候,郝仁就見過雷藏練習「無鋒刀法」,只是那時候他還不太上心。

從龍淵回來之後,雷藏仍是每天都堅持練刀。因為招式並不複雜,郝仁看得多了,不知不覺間就學會了。不過,因為沒有象雷藏那樣苦練,無法領會其中的心法,所以他還不能使出這幾招。

剛才,在雷藏用這幾招對付雷公,威力十分強大,讓郝仁大為震驚。直到此時,他才是真心想學。而且在雷藏使出刀法的時候,他還以掌為刀,在一旁模仿。此時,他已經領悟了此刀的心法。

眼看著雷公逼近,郝仁又不想等死。所以他把刀搶過來自衛。雖然刀法不精,但是仗著真氣充沛,他在瞬間把這四刀全部使了一遍。

雷公完全抓瞎了。從第二式開始,三股刀氣幾乎在同一時間攻了過來,如果不是剛才消耗了太多的真氣,他完全可以抵禦。但是,現在的他就太吃力了。

兩人之間的距離越拉越大!

「快,用『困龍樁』!」郝仁知道,憑自己的刀法根本殺不了雷公,如果被雷公摸清了自己的路數,有可能他和雷藏都要倒霉。所以他一見雷公不敢靠近自己,就立即提醒雷藏,讓他把寶貝拿出來。

雷藏正看得出神:「這小兄弟什麼時候學會的『無鋒刀法』,我根本就沒有教他嘛!」他根本沒聽清郝仁在說什麼。

雷公聽郝仁又提到「困龍樁」,不由一驚。剛才與雷藏交手,雖然只接了四刀,已經耗費了大半的真氣。

雷公沒想到郝仁也能使出「無鋒刀法」,但是現在他已經無法再與郝仁近戰。若是雷藏拋出「困龍樁」,那他就很有可能被困住。要想不被困住,那就只有保持一定的距離,也就是百步之外。

讓自己躲到百步之外,那跟逃跑有什麼區別?雷公縱橫法家空間和天獄城幾十年,什麼時候這麼屈辱過?

沒辦法,真要被「困龍樁」罩住,結果可能更屈辱!大丈夫能屈能伸,先躲過這一劫再說!

等迷迷糊糊的雷藏聽懂郝仁的意思,雷公早就逃得遠遠的了。這麼遠的距離,「困龍樁」仍然用不上。

「算了,再讓這老東西多活幾天!」雷藏訕笑道。其實他恨死了雷公,只是因為自己一愣神,就讓這老傢伙跑了。

郝仁笑道:「好吧,一切你說了算!」說著,他把刀遞給雷藏。

「別,你先拿著,就在這地牢前面守著。我要進去把我父親給救出來!」雷藏說著,再次進入地牢。這次,他相信裡面不應該再有高手了。

「你快點啊!」郝仁說著,手持寶刀往地牢前面一站,象個門神一樣。他真怕雷公再回來,只憑剛才那幾刀,萬一雷公恢復了實力,他肯定對付不了。

此時,法家宗門內的一些長老、管事也都出來了。其中有一些還是雷公的死黨,他們不知道雷公因為懼怕「困龍樁」而躲開,只看到地牢前面有一個人,不用說也知道這人是劫獄的。

長老和管事們立即沖了過來,將郝仁圍在中間。

「破天!」「裂地!」「神憂!」「魔懼!」

郝仁四刀一氣呵成,只見眼前刀光閃耀,耳邊慘叫連連。等他收了刀,周圍已經伏了一地的死屍。

這些長老和管事們都是地階武者,他們的修為從元嬰境到煉虛境不等,但是在「無鋒寶刀」面前就是一堆老黃瓜,想怎麼切就怎麼切!

躲在遠處向這邊偷看的雷公見到這一幕,心中痛得滴血。死的這些人都是他精心培養出來的,現在宗門中的大小事務都由這些人來打理。

可是,雷公再心痛,此時也不敢出來了。他沒想到姓郝這小子使這一遍刀法竟然比剛才還有威力。雷藏一遍沒耍完,就累得夠嗆,他卻越玩越來勁!

不光是雷公看出來了,郝仁也有這種感覺!趁著身邊沒人,他又把「無鋒刀法」的前四式使了一遍。

此時,雷藏還沒有從地牢里出來,估計他們父子要說幾句感人的話,流幾滴淚。這種脈脈溫情郝仁最不習慣,所以他也不進地牢去催。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郝仁把「無鋒寶刀」的后三式也揣摩一下,練了幾遍。他的真氣充沛如海,在練習刀法的時候更容易領會其中的精髓。

如果雷藏知道郝仁在短短一會兒功夫就把「無鋒七刀」都學會了,他一定會氣瘋。他可是練了大半個月才練熟的,即便如此,到真正與高手廝殺時,他還是使不全,誰讓他真氣不夠呢!


lixiangguo

他看得出斷玉刀很鋒利.所以很謹慎.免得被擊傷了.那他就輸了.

Previous article

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