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衛庄,給我殺了這些雜碎,他們竟然連萬蠱噬心這種殘忍的手段都用,簡直就不是人。」

看著哪怕是昏死過去,也依然一臉痛苦的沈蒼生,蕭凌天的眼睛紅。

「萬蠱噬心!」

聽見蕭凌天的話,衛庄的身體內,一股滔天殺機閃現。

萬蠱噬心,是曾經魔宗萬蠱娘娘的秘術,採集精血培養血蠱,一旦血蠱進入人體內,就會瘋狂的吸食別人的精血,血蠱天生喜歡聖元,一進入人體內,就會往丹田而去,蠶食了丹田,就會瘋狂的吞噬聖元,不斷地繁殖成長,在從經脈開始,直到蠶食了人的腦髓才會讓人死亡,就算是想要自殺也做不到。

如此邪惡的秘術,竟然還殘存在人間。

想起萬蠱噬心痛苦,凡是知道的武者,都感覺到渾身顫抖,感覺到體內血蠱蠶食經脈的痛。

「天辰盟的雜碎,上來受死!」

衛庄怒了,萬蠱噬心無法施救,他能做的,就是殺戮,只有殺戮才能平息他心底的怒火。

「怕你不成!」

丹昊天看著消耗聖元為沈蒼生壓制血蠱的蕭凌天,眸子中滿是嘲諷之色。

萬蠱噬心,除了萬蠱娘娘誰也休想化解。

此時,蕭凌天再也顧不得其他,體內的龍力不要命的輸入沈蒼生體內,甚至不惜將自己凝聚出的龍血從體內抽出,只為能壓制住沈蒼生體內的血蠱。

蕭凌天的消耗巨大,只是一瞬間,蕭凌天的髮絲之中就出現了不少白髮,龍血,是他的生命,是他的精氣,消耗龍血,就是消耗他的生命,但是他顧不了那麼多,沈蒼生是他的兄弟,他必須得救,如果沈蒼生死了,他難以原諒自己。

此時,蕭凌天不由想起這個一見面就憨厚的認自己做大哥的少年,更怒了,一股無邊的殺意在醞釀。

「我叫沈蒼生,今年十五歲,你呢?」

「我叫蕭凌天,十六歲!」

「呵呵,你比我大,從此以後,你就是我大哥了。」

······

「蒼生,是大哥沒有保護好你,你放心,你死不了,我不會讓你死,如若閻王爺敢收了你,那麼我就覆滅地府,顛倒輪迴。」

在無邊的殺意中,蕭凌天的殺意得到了升華,踏入了殺道第二重,修羅封禁。

不過這一切,蕭凌天此時無法感知,不過蕭凌天的血液和龍力之中,夾雜著一股修羅封禁之力,進入沈蒼生的體內,血蠱遇見修羅封禁之力,如同老鼠遇見貓,龜縮在一起,被蕭凌天壓暫時制住,沒在擴散,保住了沈蒼生的丹田。

但同時,蕭凌天的龍力也被耗盡,此時的蕭凌天,不在年輕,如同一個中年男子一般,他失去了太多的精氣,需要補回來,一時之間,容顏蒼老了很多,差不多消耗了他三十年的壽命,如若不是氣血強悍,擁有兩百多年的壽命,此時的他,必定滿頭白髮。

「凌天哥哥!」

沈碧瑤看見此時蕭凌天的樣子,早已心痛無比,但是她不敢打擾蕭凌天,因為她了解蕭凌天,她是阻止不了蕭凌天的,就像蕭凌天為了她可以不顧生死,蕭凌天為了兄弟,依然是不顧一切,哪怕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辭,也是如此,她才會被蕭凌天感動,伴隨蕭凌天征戰,為蕭凌天沉睡五百年。

此時,丹昊天等人看見瞬間變成這般的蕭凌天,一個個幸災樂禍,恨不得蕭凌天死去,省得他們出手。

此時,生死台上,和衛庄對戰的,是一個魁梧男子,身高將近三米,渾身肌肉暴起,皮膚帶著淡淡的金色光澤,哪怕衛庄滿懷無盡殺意,劍法致命但是依然無法破掉他的防禦,殺生劍刺中他的身體,只能在皮膚上留下一道白痕,無法傷他分毫。

「哈哈哈,爽快!」

看著台上的衛庄殺意無窮盡,但是卻無法傷害那魁梧男子分毫,天辰盟的成員一個個嘲諷,不斷的喝彩。

「拓跋明空你個蠢豬,乾死他,給我乾死他,殺啊!」

「哈哈哈!」

魁梧男子,赤手空拳,身體笨重,但是每一次揮出,都能在他的身後虛空浮現出五千多道遠古天龍虛影,力量強悍至極。

更可怕的,是他的無雙防禦,刀槍不入。

「衛庄,你不是我的對手,我不想殺你,你認輸吧!」魁梧男子的面孔,還有些稚嫩,一雙虎目看著瘋狂的衛庄,心不忍的道。

拓跋明空的無雙防禦,就算是南宮離都被震撼到了。

「這小子是誰,好強的防禦力。」

看台上,無論是弟子還是長老,一個個都是目露驚訝之色,就算是他們,如果找不到拓跋明空罡門所在,也休想破掉拓跋明空的防禦。

「哼!」

「去死!」

衛庄怒了,感覺自己就是在和一塊神鐵戰鬥,對方就算站著讓他砍,他也沒辦法,最讓他怒的是,拓跋明空一臉的憨厚,竟然對他說:「我看你是個好人,我不想殺你,但是天辰盟主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必須打敗你。」

拓跋明空的聲音,點燃了衛庄無盡怒火,也讓衛庄空有一身實力無法發揮出來,想要殺拓跋明空,除非是聖嬰變的高手,直接用掌力震碎它的內臟。

不然,休想殺他。

【求推薦求收藏!】 「哈哈哈,拓跋明空虐死他!」

天辰盟的成員,看著衛庄在拓跋明空的無雙防禦下,不斷的消耗,此時聖元不支,一個個居高臨下,以嘲諷、輕蔑、不屑、鄙夷的目光看著凌天盟的成員,一個個囂張至極。

凌天盟的三大高手,沈蒼生,生死不知,蕭凌天耗盡精氣,盤坐恢復,衛庄雖強,但是奈何不了拓跋明空的防禦,消耗下去,也是必敗。

在他們的眼中,這個剛剛崛起的凌天盟挑戰他們天辰盟的威嚴,是多麼的可笑,天辰盟的強大,更是讓他們的信心爆棚,看著凌天盟成員那陰沉的神色,一個個無比的自傲,甚至辱罵,滿嘴的污言穢語。

而此時,吞噬神玉恢復的蕭凌天睜開了眼睛,看著天辰盟囂張的言語,嘲諷的嘴臉,高高在上的姿態,蕭凌天怒了。

看著被壓制的衛庄,看著龍天辰陰謀得逞的微笑,蕭凌天再也忍不住。

拓跋明空的無雙防禦,倒是讓蕭凌天意外,但是對於蕭凌天來說並不是不可破。

「二弟,我來吧!」

衛庄回頭,看了一眼蕭凌天,感受到蕭凌天體內的火山即將要噴發,和自己不支的聖元,身體飛下生死台。

看著蕭凌天要登上生死台,沈碧瑤焦急的拉著蕭凌天的袖子,「凌天,不要!」

「呵呵,碧瑤老婆,你看我是那種短命的人嗎?」

「怎麼說也要將你這個大美人先睡了吧,不然就算是死也難瞑目啊!」

蕭凌天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對著沈碧瑤調笑道。

「你······!」

沈碧瑤的俏臉通紅。

蕭凌天轉身而去。

沈碧瑤知道,蕭凌天無賴的調笑,只是為了讓她不要擔心,但是她會不擔心嗎?不過,此刻她能做的,就是默默的支持。

「小心,那傢伙的防禦變態,你有辦法嗎?」

蕭凌天經過衛庄的身邊,衛庄傳音道。

「區區太古煉體術而已,放心吧!」

蕭凌天身影一晃,出現在生死台上。

「拓跋明空,殺了他!」

天辰盟的成員,一個個無比的興奮,都等不及看蕭凌天被虐了,就算是龍天辰,他也對拓跋明空也是相當的自信,就算是他,如果拓跋明空沒告訴他罡門的所在,他也破不掉這無雙防禦,所以看著蕭凌天出場,龍天辰嘲諷的一笑,在也不關注。

「你是個好人,為了兄弟不惜耗費精氣,我佩服你,不過我的恩人讓我殺死你,我不能違抗他的命令,你還是認輸吧!這樣我就不用出手,你也不會死!」

拓跋明空稚嫩的面孔上,一臉的真誠。

「可惜了,你的天賦奇高,但是龍天辰為人險惡,他在利用你!」蕭凌天看著憨厚的拓跋明空道。

「你找死!」

聽見蕭凌天的話,拓跋明空那本來憨厚的神色不見,變得猙獰起來。

「不准你說我的恩人,我要你死!」

看著頭腦簡單的拓跋明空,蕭凌天的眸子之中有些不忍,這樣的人蕭凌天不忍出手,但是蕭凌天沒有選擇。

籃球大小的拳頭,對著蕭凌天的腦袋轟殺而來,此時的拓跋明空,陷入了狂暴狀態,失去了理智。

狂暴下出手,在拓跋明空的身後浮現了五千多道遠古天龍虛影。

太古煉體術,是一門至強的絕學,但是修鍊的人,智慧會受到影響,他們的智慧只有在聖嬰變之後,才會恢復。

太古煉體之所以難以破掉,是因為他的罡門不在身體的表面,而是被修鍊到了丹田之中,作為一個武者,本能的保護丹田,所以這種煉體術,可是說無法破除。

但是蕭凌天有崩勁,對於蕭凌天來說,想要破掉無比的簡單。

看著籃球大小的拳頭轟來,蕭凌天伸出手,硬抗了拓跋明空一拳,蕭凌天被這一拳差點轟的噴出了血。但是與此同時,蕭凌天的龍力,也侵入了拓跋明空的體內。

「崩勁!」

蕭凌天一聲怒喝,龍力在拓跋明空的體內崩來,拓跋明空噴出一口鮮血,氣息瞬間萎靡下去。

「破了!」

凌天盟的成員,看著蕭凌天一招就破掉了拓跋明空的無雙防禦,一個個無比的激動,剛才的壓抑終於釋放了出來。

「怎麼可能?」

龍天辰的眸子之中,儘是不可思議之色,就算是他,雖然拓跋明空告訴他,罡門的所在,他想要破掉防禦無視,也的花費一番手腳,而蕭凌天,只是一招就破掉了。

拓跋明空丹田直接被蕭凌天的崩勁崩碎,一身罡氣消失,終於恢復了正常人的智慧,與此同時,他也絕望了,丹田被廢,他再也無法修行。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你走吧!我不想殺你。」

對於憨厚的拓跋明空,蕭凌天沒有絲毫的殺意。

此時,一道身影閃上生死台,直接一腳提出,毫無情意的將拓跋明空踢飛,直接讓拓跋明空昏死過去。

「蕭凌天,現在,我申屠嘯十招殺你。」

激射而來的青年,名叫申屠嘯,實在不凡,在生死境後期。

不過蕭凌天,看見其毫無情意,對於已經廢掉丹田的拓跋明空,還下死手,一股殺意升騰而起,本來他就對天辰盟沒有絲毫好感,現在更加的厭惡。

「你要殺我嗎?」

「不錯!」

申屠嘯絲毫不否認,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冷笑道:「與我天辰盟為敵,你死路一條!」

轟!

言罷,申屠嘯身上氣勢衝天而起,渾厚的聖元在他拳頭上凝聚。

旋即,申屠嘯帶著恐怖的拳罡向蕭凌天暴沖而來,一拳凌空轟出。

頓時,裹挾著驚人的聖元波動,向蕭凌天扣殺而下。

「死吧!」

申屠嘯獰笑。

「既然你要殺我,那我也不必對你客氣!」

蕭凌天淡漠的說了一句,一股可怕的殺機四溢,蕭凌天身上一股古怪的氣息蜂擁而出,隨即,拳頭抬起,一拳擊出。

轟!

厚重如山的拳勁,噴薄而出,瞬間轟碎迎面而來拳勢,去勢不減,直接撞在了申屠嘯身上。

啊!

申屠嘯頓時一聲慘叫,全身衣衫被瞬間震成碎片,口鼻鮮血狂噴,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裂開。

轟!

一個呼吸前還囂張無限的申屠嘯,一個呼吸后,化為了漫天碎肉。

周圍頓時一靜。

就連那些本來認為蕭凌天不足道哉的長老,也都是將目光投了過來。

這傢伙好狠!

居然下這麼重的手!

眾人驚訝,暗驚蕭凌天下手太狠。

【壓抑了這麼久的怒火即將燃燒,求推薦,求打賞,求月票!】 「小輩,你這是在找死,我現在就廢掉你的修為,像你這種視宗門弟子的性命為無物的畜生,簡直就是魔道行徑,神武宗容不得。」

天辰盟的一個長老眸子中寒光一閃,一道殺機閃現。

「呵呵!」

有錢任性:寵個債戶當老婆 「我怎麼聽見有人在放屁,生死台上生死自負,而且難道申屠嘯上場就說要殺我,難道長老沒聽見,認為我只能站著讓他殺,而我殺人就有罪嗎?如果這就是長老所謂的道義,那麼我蕭凌天無話可說,但如果是為了私慾,那麼就給我閉嘴。」

「你個小畜生,你竟然連宗門長老都敢反駁,更是一派胡言亂語,誰聽到申屠嘯說要殺你了。」

「我們都聽見!」

凌天盟的成員都站起來,看著那顛倒是非的長老,一個個怒目而視。

lixiangguo

四千歲!

Previous article

「好了,現在我們找個偏僻點的地方入島。」紀恆提議道。「入島之後,咱們可以在島上找一漁家,換上一些漁家的衣物,假扮成島上漁家之人,再混進城去,這樣,金蛇島的人便發現不了我們這些外來者,入了城,咱們便可更好的見機行事。」紀恆提議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