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螻蟻一般的東西,也膽敢在我的面前放肆。不過,我暫時也懶得和你們一般見識,待會再收拾你們。全部滾開!」

魏忠志見到這一幕,眼中卻是露出一絲輕蔑的目光,不屑的冷笑一聲,長袖一揮,一股恐怖的力量便朝著幾人席捲而去。

陳人波、李志幾人,皆是被這一股恐怖的力量給撞擊得倒飛了出去,口吐鮮血,顯然是受了重創。

「該死!傷我兄弟者,必殺之!」帝星辰見到這一幕,雙目頓時布滿了血絲,變得通紅,殺機不斷的涌了出來。

但是,在魏忠志的這一股強大的威壓之下,他就如同被好幾座泰山壓住了一般,就連站都站不穩了,隨時都有可能跪下,更何談打敗魏忠志,給兄弟們報仇。

「想殺我?你還太過稚嫩了,給我跪下!」魏忠志看到憤怒的帝星辰,卻是輕蔑一笑,一股更加恐怖的威壓又從他的身上涌了出來,鋪天蓋地的,氣勢洶洶,十分的恐怖。好似,任何生靈,任何強者,在這一股恐怖的威壓之下就得老老實實的跪下,匍匐在地一般。

這一股威壓壓在了帝星辰的身上,帝星辰感覺好似背起來了十座泰山一般,身體已經到了極限。但是,他卻是依然苦苦支撐著。

「噗哧!」一口鮮血,這時候也從帝星辰的口中噴了出來,染紅了帝星辰身前的黃沙。

「哦?小傢伙,倒是挺倔強的!不過,在我面前,任你再倔強也是無用。跪下!」魏忠志似乎和帝星辰較勁了起來,見到帝星辰依然不跪,頓時感覺臉上無光,再一次增加威壓。此刻,他已經懶得管帝星辰生死的,即便威壓將帝星辰壓迫死了,大不了在帝星辰的身上搜出他的秘密便是了。 第七百七十六章搜魂之術

「男兒在世,歸天跪地跪父母,又豈能跪你這宵小之輩!」面對魏忠志散發出來的越來越強大的威壓,帝星辰渾身都在顫抖著,他的肌膚、血肉,層層破碎,鮮血不斷的涌了出來。他身上的衣服,更是早就破爛不堪,活像一個叫花子一樣。但是,帝星辰卻是沒有絲毫的妥協,反而倔強的抬起頭,目不轉睛的直視著魏忠志,眼神堅定無比。

與此同時,帝星辰的心中,也深刻的體會到了一個道理:實力,這個世上,唯有實力至上。其他一切,都只不過是過眼雲煙!

因為魏忠志實力強大,便可以任意的揉捏自己,因為自己實力弱小,便只能被人欺辱。

自從實力超過許多玄宗強者之後,帝星辰雖然依然堅持不懈的刻苦修鍊,但他的心態卻是輕鬆了許多。

但這一次,遇到魏忠志之後,帝星辰的心態在不知不覺之中又發生了一個巨大的轉變。

實力,唯有實力!變強!變強!只有變強,才能夠掌控一切,才能夠掌控自己的命運,才能夠不被人欺辱,才能夠報仇雪恨!

「找死!」魏忠志被帝星辰的倔強和孤傲給徹底激怒了,至今為止,還沒有人膽敢在他面前如此的狂傲。如今,一個實力遠遠弱於自己的玄修者,居然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狂傲,魏忠志如何不怒。

只見魏忠志眼中射出一道殺機,長袖一揮,一拳便朝著帝星辰轟出,他這一拳,凌厲無比,就連空氣也被摩擦得隱隱破裂,實在強橫。很明顯,帝星辰若是中了這一拳,必死無疑。

帝星辰看到這一幕,一顆心頓時不由冷了下來,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難道我帝星辰就要這樣死掉了么?可恨啊,可恨我還沒有報仇雪恨,可恨我還沒有機會再復活老頭子,阿雷,喬明他們他們……

「星辰兄弟!」「帝星辰!」陳人波、李志、雲飛鳳等人看到這一幕,皆是臉色大變,想要爬起身來,幫助帝星辰。但是,魏忠志之前隨意的一招,便讓他們受了重傷,速度減慢了許多,根本來不及了。

眼看著帝星辰就要葬身在魏忠志的這一拳之下,這時候,一道黑影閃過,便只見一人突然抓住了魏忠志的拳頭,淡淡的搖了搖頭,道:「弟弟,暫時不要殺此人,他身上有些秘密,或許對我們有幫助,先逼問出來再說。」

阻止了魏忠志殺死帝星辰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魏忠賢。

原來,這魏忠賢是魏忠志的大哥,他和魏忠志乃是兄弟兩人。

「哼!」魏忠志見狀,冷哼一聲便收回了拳頭,而那時候,魏忠志的拳頭幾乎貼到了帝星辰的肌膚上面了,若是再往前面一點,帝星辰或許便身死道消了。

帝星辰見到自己居然暫時保住的性命,卻是沒有絲毫的高興。因為帝星辰知道,那是因為他們看見自己可以越級殺怪,想要套出自己身上的秘密罷了。當套出這個秘密之後,自己還是死路一條。這短暫的時間,帝星辰飛快的思考了起來,應敵之道。只要今日能夠不死,他日我帝星辰必報此仇。

果然,這時候,魏忠金看著帝星辰,就如同一個獵人看著自己的獵物一般,露出一股淡淡的笑容,淡漠道:「小輩,你已經別無選擇了,告訴我,你能夠越級殺怪的原因,你的身上,究竟有著什麼秘密?」

「我身上沒有秘密,你不必煞費苦心了!」帝星辰卻是冷笑了起來,關於胸前通靈寶玉的秘密,帝星辰自然是死也不會告訴魏忠賢、魏忠志他們的。

「哦?既然你不說,我也有辦法,你肯定是得到了什麼寶貝,才能夠提升你的力量,我先在你的身上搜索一番,便不信搜不出來你的秘密!」魏忠賢似乎早就料到帝星辰不會配合了,自信滿滿的一笑,便伸出手,朝著帝星辰的身上搜去。

帝星辰見狀,一顆心頓時不由提到了嗓子眼,要在的,帝星辰最大的秘密自然就是通靈寶玉了,那塊通靈寶玉可是就掛在帝星辰的胸前。魏忠賢若是真的搜索,很容易便能夠搜出這塊寶玉來。

「滾開!」帝星辰當即反抗,長袖一揮,便一拳朝著魏忠賢攻去。

「螳臂擋車、蚍蜉撼樹,以卵擊石,不自量力!」魏忠賢見狀,卻是不屑的嗤笑一聲,長袖一揮,一股強大的力量便席捲到了帝星辰的身上。這一股力量,也不知道屬於什麼類型,居然將帝星辰給禁錮住了,讓帝星辰絲毫動彈不得。

「可惡!」

帝星辰拚命的掙扎著,卻是發現這一股力量實在太過強大了,自己無論怎麼樣反抗,都是絲毫動彈不得。

「現在,我倒要看看,你還怎麼反抗!」魏忠賢不屑的嗤笑一聲,便朝著帝星辰身上搜去,很快便搜到了帝星辰的胸口。

如無意外,帝星辰胸前的那塊通靈寶玉,馬上便要暴露了。

「可惡!這塊寶玉乃是老頭子留給我唯一的東西,絕對不能夠落入他人之手!」帝星辰眼看著胸前的寶玉便要暴露了,一時之間,心急如焚。

然而,就在這時候,帝星辰突然感覺到胸前的寶玉上面散發出來一陣陣冰涼的溫度,然後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化,自己的胸口越來越涼了。

「血龍大爺呀!通靈寶玉,你們發威啊,趕快發威,顯示出來你們的力量啊!」帝星辰感覺到這種變化,以為血龍就要附體在自己身上,或者說通靈寶玉就要發威了。但是,直到魏忠賢搜到自己的胸口,這塊通靈寶玉卻是依然沒有發威,對付魏忠賢。

「沒有,他的身上,居然什麼也沒有!」魏忠賢搜到了帝星辰的胸口,卻是只發現了一個掛繩,頓時疑惑的搖了搖頭。

「通靈寶玉去哪裡了,我胸前的通靈寶玉怎麼消失了,只剩下一根繩子了?」帝星辰看到這一幕,也是大吃一驚,但很快,他便明白了過來,心中暗道:「我明白了,原來,就在剛才,這塊寶玉居然融入了我的身體之中。好險啊,差一點這塊石頭便被發現了。不過,也不知道,這塊寶玉日後可以從我的體內取出來嗎?」

「大哥,快看,他手中的戒指似乎有些不尋常?」就在這時候,魏忠志的目光突然盯著帝星辰手中戴著的空間戒指——雲騰戒指。

魏忠志這樣一說,魏忠賢的目光也被吸引了過來,他用手撫摸了一下帝星辰手指上戴著的戒指,臉上露出一絲驚喜之色,道:「空間戒指,這一枚戒指居然是空間戒指,沒有想到,這實力低微的小輩居然還有這等寶物!」

「糟糕,雲騰戒指暴露了!」帝星辰見狀,臉色頓時一沉。不過,雲騰戒指雖然重要,卻是沒有那塊神秘的通靈寶玉重要,只要這塊寶玉不暴露,只要帝星辰不死,一切都可以捲土重來。

「殺了他,和這枚空間戒指認主,這小子的秘密一定就要這一枚空間戒指內!」魏忠誌喜道,當即便欲擊殺帝星辰。

「慢著!」但這時候,魏忠賢卻是長袖一揮,阻止了魏忠志。

「大哥,如今此人已經沒有絲毫的價值了,為何不殺他!」魏忠志見狀,不由疑惑道。

「不是不殺他,而是不如先用搜魂之術查看一下他的記憶,說不定還能夠發現更大的秘密。不知道為何,我總是感覺到此人有些古怪!」魏忠賢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看著帝星辰。




「好主意啊!」魏忠志見狀,也陰惻惻的笑了起來。

搜魂之術,乃是一門十分陰毒的玄通,他和一般的武技不一樣,十分的特殊,效果也很是奇特,乃是一門秘法,又被稱為秘術。

這搜魂之術,一旦施展出來,可以搜索對方的記憶,但是要求是施術者的靈魂力量要強於被施術者,否則很容易被反噬。

但是,一旦施術成功,被施術者很容易變成白痴,記憶全失。

所以,這一門秘法很被人所不齒,除了有深仇大恨之人,很少會施展這一門秘法。

「你、你、你們太狠毒了!」陳人波一聽到這「搜魂之術」,臉色頓時一變,顯然他也知道這搜魂之術,更清楚這搜魂之術的恐怖。

「歹毒?」魏忠賢聞言,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道:「對付敵人,任何手段,都是仁慈的!」魏忠賢說著,長袖一揮,口中念念有詞,雙手飛快的掐起來了法訣。頓時,只見一股股特殊的氣息,從他的身上釋放了出來,十分的恐怖。

很顯然,魏忠賢此刻正在凝聚力量,準備對帝星辰施展搜魂之術。

「居然要對我施展搜魂之術,如果他們成功的話,我們的一切秘密都會暴露。如此一來,我還不如死掉,寧願死,也絕不便宜他們!」看到這一幕,帝星辰咬了咬牙,臉色變得無比的陰沉了起來,打算和對方來一個玉石俱焚。

轟轟轟!但就在這時候,遠處卻是響起了一道道驚天動地的轟鳴聲,整片沙漠都在不斷的顫抖著。

天空之上,原本是烈日炎炎,炎日高懸,但轉眼之間便變天了。


此刻,天空之中出現無數的烏雲,遮天蔽日,將方圓百里之內完全籠罩住了,就如同一個倒扣的巨鍋一般,氣勢十分的恐怖。 第七百七十七章魔鬼風暴

不僅如此,沙漠之中,也颳起了來陣陣狂風,飛沙走石,一副烏煙瘴氣的樣子,好似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情了?」

神機營之中,許多成員看到這一幕皆是臉色大變,四處環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是怎麼回事,為何突然之間天色大變?」陳人波、李志等人,也是十分的吃驚。

轟轟轟!

就在這時候,那轟鳴聲卻是更近了,眾人仔細一看,發現一道巨大的龍捲風,正飛快的朝著此處捲來。

這一道龍捲風,佔地面積極大,居然是黑色的風暴,行動飛快之快,只不過眨眼便快卷到了眾人這裡。

「魔鬼風暴!」魏忠賢看到這一幕,臉色頓時一沉,變得難看了起來。

「天!居然是魔鬼風暴,魔鬼沙漠之中最恐怖的危險之一,魔鬼風暴。這下完蛋了,這下完蛋了,我們死定了啊……」神機營的那些成員們看到這一幕,頓時紛紛亂作一團,面露驚恐之色。

魔鬼風暴,乃是沙漠之中最為恐怖的危機之一。這魔鬼風暴之所以恐怖,不是因為這風暴很快,或者面積很大,或者力量很強。而是因為,這魔鬼風暴之中刮的不是普通的風,而是一種非常奇特的罡風,就算玄修強者被這一股罡風刮中,也要粉身碎骨,變成齏粉。而這一種罡風,被稱為魔鬼罡風。

可以說,魔鬼風暴,乃是魔鬼沙漠之中所有生靈的噩夢。

就算是魔鬼沙漠之中的本土生靈,例如黑魔蠍,也是十分的畏懼這魔鬼風暴。

「居然是魔鬼風暴?不過,這對於我們而言,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或許,我們可以借著這個魔鬼風暴擺脫神機營。雖然,遇到魔鬼風暴,乃是九死一生,但是,落到了神機營手中,卻是十死無生!」帝星辰看到這魔鬼風暴,絲毫也不驚慌,反而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帝星辰知道,這是一個機會,這是一個暫時逃出去,然後等待時間反擊、報仇雪恨的機會。

「大哥,我們快撤,不然被捲入魔鬼風暴之中,必死無疑啊!」魏忠志看到魔鬼風暴來臨了,臉色頓時也是大變,急忙下令,準備撤退。

「好!我們走!」魏忠賢當即點了點頭。

「不過,走之前,先解決掉這幾個傢伙再說。這一枚空間戒指,我們也要拿走,這個寶貝可是個稀罕玩意!」魏忠志說完之間,長袖一揮,一拳便朝著帝星辰打去。

顯然,魏忠志打算先擊殺了帝星辰,奪走他的空間戒指,然後再撤走,躲避魔鬼風暴。

帝星辰見到這一幕,哪能不清楚魏忠志的心思,此人果然是要麼不做,要麼做絕,斬盡殺絕的一種狠人物。

帝星辰知道,自己的性命已經懸於一線了,不敢有任何的保留了。就在剛才,魏忠金被魔鬼風暴吸引了注意力,作用在帝星辰身上的禁錮力量也消失了。所以,帝星辰如今又可以動了。

就在魏忠志出手之時,帝星辰祭出了弒神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槍刺了出去,使出他目前最強的一擊。

「冰封三尺!」帝星辰施展的這一招,乃是《弒神九殤》第一式,只見帝星辰一槍刺出,頓時一股一股冰寒之氣便朝著魏忠志席捲而去,好似要凍結一切,絕度零度一般。

「咦?」魏忠志萬萬沒有想到,在這種時候帝星辰居然還會發威,施展出來如此強橫的一招。這一招,就連魏忠志也不敢大意,他連忙收回拳頭,整個人朝後退了一步。

「趁現在,大家快走!」帝星辰知道若論真實實力自己暫時還不是魏忠志的對手,於是一槍佔了上風逼退魏忠志之後,沒有絲毫的停留便朝著後面退走。並且,大喝一聲,提醒吃驚的陳人波、李志等人趕快走。

陳人波、李志、雲飛鳳等人這才恍然大悟,紛紛朝著另外一邊奔去。如今,旁邊是神機營、前面是魔鬼風暴,可真應了那一句,前狼后虎。眾人必須趕快離開這裡,否則後果難以想象。

「該死!小輩,休想逃出我的手心!」魏忠志見狀,頓時不由大怒,一躍而起,便又朝著帝星辰攻去。

「星辰兄弟,小心!」陳人波、李志、何勁等人見到這一幕,頓時大吃一驚,紛紛提醒帝星辰當心。

「你們先走,不必管我!」帝星辰見狀,當即便來了一個回馬槍,刺向魏忠志,和魏忠志纏鬥在了一起。

帝星辰此刻,拼盡了全力,本來即便這樣帝星辰也根本不是魏忠志的對手。但是,此刻情況十分的混亂,魔鬼風暴已經逼近,魏忠志又著急著殺帝星辰,取空間戒指,所以和帝星辰打起來,實力居然下降了許多。

而帝星辰的情況正好相反,此刻這一戰關係到自己,關係到一群兄弟姐妹們的生死,帝星辰整個人就如同吃了興奮劑一般,越戰越勇。

雖然,帝星辰還是處於劣勢,但短時間之內,魏忠志也殺不死帝星辰。

」星辰兄弟……「陳人波、李志等人看到帝星辰大戰魏忠志,紛紛面露難色,又想出手相助,但卻又知道不是魏忠志的對手,出手也毫無作用,猶豫了起來。

「陳大哥、李志,還有諸位,你們趕快走,魔鬼風暴就要來了,再不走便要全部死在這裡了。你們走了,我們馬上離開,你們相信我,我一定能夠全身而退的!」帝星辰看到這一群兄弟姐妹們居然不願意離去,頓時不由心急如焚。

陳人波、李志等人,考慮再三,又見到帝星辰如此焦急,只得點了點頭,咬了咬牙,道:「好!星辰兄弟,我們先走了!記住,你一定要活著回來!」說完,陳人波、李志等人便朝著遠處飛奔而去。

「弟弟,快走,來不及了。性命重要,空間戒指沒了大不了的,以後還可以弄到,但人死了卻是什麼都沒有了。」魏忠賢見魔鬼風暴已經逼近,快要將眾人卷進去了,頓時大急,也顧不得殺帝星辰了,拉著魏忠志也不騎馬了,轉身便逃。

「大哥,放開我,我一定要宰了這小子。不為空間戒指,就為宰了這小子!」魏忠志似乎徹底被帝星辰激怒了,卻是不願走,滿臉大吼道。

「弟弟,他們都逃不掉的,以他們的實力肯定會死在魔鬼風暴之中,我們快走,保命要緊!」魏忠賢連連勸說,拉著魏忠志飛快的朝反方向逃去。

魏忠志聞言,這才作罷,和一干神機營之人,飛快的逃走了。

帝星辰見狀,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魔鬼風暴,不敢遲疑,也連忙朝著陳人波、李志等人的方向追去。

陳人波、李志等人此刻也沒有奔走太遠,他們看到帝星辰趕了上來,紛紛露出驚喜的神色。但是,很快,他們的臉色又變了,變得十分的焦急和難看。

帝星辰看到他們的臉色,心中頓時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回頭一看,只見那魔鬼風暴居然朝著自己的方向捲來了,而且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了。

「不妙,快走!」帝星辰見狀,大喝一聲,催促陳人波、李志、雲飛鳳等人趕快離開,自己的將《逆央八步》運轉到了極致,施展出來了逆央八步第三步行雲流水后,帝星辰速度大增。

就這樣,轉眼之間,帝星辰便追上了陳人波、李志等人。

但是,魔鬼風暴居然也朝著他們這個方向捲來了,而且面積極大,還具有非常恐怖的吸力,眾人在魔鬼風暴的吸力之下,幾乎越跑越慢了,反而還不斷的被吸向魔鬼風暴內。

「星辰兄弟,這下該怎麼辦,這魔鬼風暴速度太快了,我們根本逃不去啊!」眾人焦急的看著帝星辰。

「逃不出去也得逃,拼了!」帝星辰咬了咬牙,繼續和眾人飛快的朝前奔逃著,想要擺脫這魔鬼風暴。

但是,奈何這魔鬼風暴速度實在太快了,眾人雖然拼盡了全力,但依然快被魔鬼風暴卷進去了。

帝星辰見到這一幕,知道這一場災難看來在所難免,只有生死有命了,於是對著在場眾人大喝道:「待會如果我們分散了,就靠傳訊符聯繫,大家千萬要記住,一定要活著,堅持下去!我相信,我們不會就這樣死掉的,我們的命運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誰也改變不了,就算是魔鬼風暴!」

「一定要活著,堅持下去!」

眾人聽到帝星辰的話,雖然明知道活下去的希望不大,但卻也是鬥志騰騰,已經做好了拚命的準備。

本來,帝星辰想要將眾人全部收入白風腰帶之中,但是這白風腰帶乃是寵物腰帶,裡面的空間也不知道能不能裝人。若是不能,豈不是事得其反,反而害了自己這一群兄弟姐們,所以帝星辰也不敢冒險。

呼呼呼!轟轟轟而這時候,魔鬼風暴已經追上了帝星辰、陳人波等人的腳步,將眾人都吸入了魔鬼風暴之中。這魔鬼風暴之中的魔鬼罡風,果然如同傳聞之中的一般恐怖,幾乎將眾人的身體絞得粉碎。 第七百七十八章少男少女

眾人見狀,紛紛運轉起來了玄氣,在身體之外形成一道護體玄氣,保護住自己。

但是,這魔鬼風暴的恐怖遠超出眾人的想象,居然將眾人身體表面的玄氣護罩給攪得扭曲了起來,若非眾人都是拼上了性命,施展出來了全力,恐怕早就被這些魔鬼罡風攪得粉碎了。

越往魔鬼風暴內,風暴的力量便越強大,隨著風暴的推移,眾人完全站都站不穩了。

眾人在這強大的魔鬼風暴之下,陸小婷突然嬌哼一聲,便被卷飛了起來。

「陸小婷!」帝星辰見狀,臉色一變,當即一躍而起,抓住了陸小婷的玉手,想要將陸小婷抓回來。


但是,強大的魔鬼罡風,卻是將帝星辰給卷了起來,在魔鬼風暴之內不斷的飛舞著。

「啊!」這時候,陳人波、李志、雲飛鳳、張燕、仙兒等人,也是全部被魔鬼罡風卷了起來,在魔鬼風暴的內部不斷的飛舞、衝撞,幾乎什麼都看不見了,身體完全隨風飄舞,不受自己的控制。

「陳大哥、李志,張燕、雲飛鳳、何勁……」

帝星辰見到這一幕,臉色不由大變,眼看著大家被卷得到處飛舞,卻是無能為力。

「啊!」陸小婷此刻,也是被卷得到處的飛舞,許多沙漠之中的石頭或者妖族獸類的屍體撞擊到了她的身軀,使得她身上不少地方受了傷。

帝星辰知道,自己暫時救不了那麼多人,只能夠先救陸小婷再說。而且,別說救別人,帝星辰自己現在都是自身難保。




lixiangguo

“鬼斯通,催眠術!”真嗣再一次說道。

Previous article

「哼,敢傷我!」而在關宇喊出聲之時,那林覓匣也是感覺到了一股殺伐之氣,因此也是險險地躲過了那老者的一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