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薩摩隊長嗎?他訓起人來的確很可怕。」陸峰不禁想起藤枝淑乃三人在薩摩廉太郎大吼時縮頭縮腦的樣子,笑了起來。「算了,要求你和我一起在這裡等,的確是有點難為人……」

「那是不是可以回去了?」藤枝淑乃做祈禱狀。

「我會先把你送回去的。」陸峰肯定道。

「太好了~!」

因為地形的改變,陸峰並不清楚如今的無限冰壁在何處,但知道墨丘利獸曾經統治樹海,問路的話還是很快的。

「好癢~!」藤枝淑乃對著手臂上被蟲子叮出來的紅點哭喪著臉,「如果能再遇到一隻機車獸就好了!」

「聽說究級天使獸和神聖天女獸正在計劃將機車獸的路線固定下來,連接所有重要的地點,就像人類世界的鐵路網一樣,到那時想去哪裡都會很輕鬆吧!」

樹海名副其實,就是樹的海洋,就算陸峰每每提前勘察地形,也花了一天多,才看到連綿的群山。

「終於快到了啊~!」藤枝淑乃擦了擦汗。

「望山跑死馬,沒你想象的那麼近。」陸峰語氣一轉,「不過我倒是可以帶你飛過去……」


啊——

驚聲尖叫~!

從樹林邊緣飛起無數飛行數碼獸,隱隱有火光迸現。

藤枝淑乃雖然也很想回到人類世界,卻並非對其他事不管不顧。

「這樣的大火……是有人在防火燒林!」陸峰從空中能看到大火蔓延的非常快,許多幼年期、成長期的數碼獸正在逃離森林。

兩人循著慘叫聲一路追去,從空中發現了幾個黑影。「看樣子……真的是人類!」

森林邊緣,幾十個全副武裝,頭戴玻璃防毒面罩的人類正在使用噴火器噴shè火焰,在他們背後,五個高大的紫sè身影如牆而進。

他們正在屠殺數碼獸!

「我要去阻止他們!」陸峰阻之不及,藤枝淑乃已從陸峰肩頭跳下,「拉拉獸,實體化!」

那幾個正在噴shè火焰的人類看到藤枝淑乃暫時停止了動作。

「你們為什麼要殺害弱小的數碼獸!」藤枝淑乃嚴厲地叱問。對面的人類互相對視,卻一致舉起了手中的槍。

「停止你們的行為!」藤枝淑乃繼續道。

對方不為所動。事已至此,藤枝淑乃唯有:evolution!

「digisoul,cha

ge!」

拉拉獸進化!向rì葵獸!!

沒想到對面的人類也拿出了一個紫sè的digivice,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的數碼終端機還加裝了外部裝置,並且通過兩根數據線與身後的背包相連。

「基茲獸,實體化!」全金屬的結構,類似蜘蛛的四條節肢,和機器人一樣通過攝像頭觀察景物。基茲獸原型!

「那個也是數碼獸!?」藤枝淑乃取出取出配合數碼終端機的掌上電腦查閱,可是除了一個名字外,什麼資料也沒有。「有沒有搞錯,關鍵的時候……」

「淑乃!」對面的人類做出了進攻手勢。

陽光shè線(sunshinebeam)!

向rì葵獸主動出擊,破壞了敵人的陣型,但他們似乎一點也不擔心。一隻基茲獸鎖定目標,從攝像頭左上方略小一些的紅sè攝像頭shè出金紅sè的光線。

「向rì葵獸,快躲開~!」向rì葵獸反應不慢,沒有讓光線命中。

與此同時,旁邊一一棵燃燒的大樹下再也躲藏不下去的使魔獸跑了出來,立刻被另一隻基茲獸鎖定,金紅光線shè出,眼看就要擊中使魔獸了。

茲茲~!

一隻有力的臂膀擋在使魔獸身前,基茲獸的攻擊打在了金紅sè的盔甲上。

咔咔~

兩聲很微妙的輕響,陸峰被金紅光線擊中的臂甲上出現了一塊不大的「熒光」區——資料在崩解,潰散!!

連經過改造的堪比超數碼合金的特殊數據合金都無法防禦嗎?這光線直達數據層面,從根本上瓦解了數據鏈的完整xìng,就好像對著人類使用了蛋白酶一樣的效果!對於數碼獸的殺傷力,幾乎無解!

陸峰的目光越來越冷。「沒事了!」陸峰將使魔獸捧起,其實使魔獸也可以叫做「黑巴達獸」。雖然是巴達獸的亞種,但其實與巴達獸的xìng格截然相反。這隻大概就是前次黑暗區域大規模來襲后的產物了。

然而現在的陸峰已經不在意這些了。巨大的不可抑制的憤怒充斥著他的腦海,他終於明白一路上飛行過來所感知到的「充沛」的資料碎屑到底是哪裡來的了!連他都難以抵抗的光線,放在普通數碼獸身上,絕對是被直接粉碎的下場,連數碼蛋都不會留下!這裡不是u

d層,這些數據碎屑不會再開始之街重組成數碼蛋,只會飛到黑暗區域成為殘渣——這是在從根本上殺死數碼獸!

此時,一點點屬xìng不不合,對邪惡數碼獸的排斥早已不放在陸峰心上,出現在他腦海里的只有一個大而化之的身份——數碼獸!他作為數碼獸對人類產生了憎恨!!

「基茲獸,攻擊!」那幾個人類雖然沒有攜帶能量探測器,卻也能從基茲獸的攻擊效果上看出陸峰的厲害,立刻指揮著兩隻基茲獸圍了上去。

「都去死吧~!」濃烈的負面情緒爆發出來,陸峰迴收打出一片白光——天國裁決(thekingdomheavenawa

d)!!

裁決之光淹沒一切,包括那幾個人類!

一切都消失了,只有森林還在燃燒……

「殺……殺人了!?」藤枝淑乃心情複雜地望著暴君天使獸x。 HP擁龍者的星夜

場面一時靜默,陸峰也在沉默。他並非後悔殺了人,也不是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他在恨!恨誰?恨數碼寶貝動畫片的編劇!如此大規模地屠殺數碼獸的行動,一定是在動畫的情節範圍內的吧,很容易就能猜到肯定和大門大rì后的行程有關。他恨編劇為什麼要把情節衝突編得那麼「血腥」——沒有一滴血,卻讓人到處都能聞到嗆鼻的腥氣。為了讓小孩子不看到不該看到的畫面嗎?那就不要編這種殘酷的劇情啊!

為什麼不在動畫片里多殺幾個人類呢?卻要用無數數碼獸的死亡來博取同情!

「那邊……還有好多人類……」使魔獸小心翼翼地指了指另一個方向,那裡也是大火衝天。

「我去殺了他們……」陸峰轉身飛起。

「等等,暴君天使獸x!」藤枝淑乃只能看到一個遠去的背影。

在森林裡防火屠殺的人類並不多,總數也就五六十人,他們分作十幾隊,每一隊都有三到四隻基茲獸原型。因為突襲的點過多,人類的指揮者已經察覺到了陸峰的到來,因此陸峰最後找到對方指揮部的時候,只看到了一座空營。陸峰不是純正的數碼獸,因此就算看到了越來越多的殘酷畫面,幾乎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他依然選擇了留下營地里的儀器。他知道,通過這些儀器可以了解人類目前的手段。

甚至如果不是基茲獸有自毀裝置,他幾乎活捉到一隻基茲獸原型。「下次,一定會捉到一個活口的……」在心底給自己全殲人類的借口后,陸峰心安理得地回去找藤枝淑乃。

「還在生氣嗎?」藤枝淑乃沒有閑著,她指揮向rì葵獸,在燃燒的森林救下了許多倍大火困住的幼年期、成長期數碼獸,它們聚集在一起,也讓陸峰好找了很多。

「沒有,只是……」藤枝淑乃也不知該如何表達。

陸峰伸出左手:「我們數碼獸始終歡迎友善的人類,作為朋友。但是,數碼世界同樣有著自己的法律!」

法律二字,陸峰幾乎是吼出來的,一下子就讓藤枝淑乃明白這背後的含義。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不理會藤枝淑乃的沉默,陸峰一把拉起女孩。同時看到陸峰左手上仍在飄散著數據碎屑的傷口,藤枝淑乃又有些心疼,伸手想摸,卻又縮了回去。

「一點小傷,不用在意。」陸峰的聲音柔和下來。 ()修女獸姐妹

森林大火已經形成規模,除非是有噴水技能的究極體,否則已經很難以個人力量來滅火了。

陸峰也救下了不少被大火攆得四處逃竄的數碼獸,將這些倖存者集中起來,數量不少。看到一眾數碼獸狼狽不堪,許多都受了傷,尤其是一些幼年期數碼獸看得讓人心疼。藤枝淑乃也暫時拋下顧慮去安撫這些驚慌失措的小傢伙。

「如果讓大火徹底嗎,蔓延看來,這片森林恐怕都要消失,必須想個辦法。」陸峰環視四周的數碼獸,確實沒發現強力的水屬xìng數碼獸。

「啊~!呸呸呸!」遠處傳來爭吵的聲音,「老娘才不會讓人類碰我呢!!」陸峰嘆氣,剛剛被人類燒殺一通失去家園的數碼獸會排斥藤枝淑乃,這是難免的。

「你不也是人類嗎?」藤枝淑乃疑惑地打量著眼前的女人。頭戴黑貓形狀的修道帽,身穿華麗的黑sè哥特裙,腳踩黑絲,貌似強氣的修女大小姐。

「胡說八道什麼!?」修女獸奴瓦兒不顧熏得黑乎乎的小臉,叉起腰大罵:「老娘是修女獸,修女獸明白嗎?才不是混賬人類!我jǐng告你,以後再說這樣的話,我的『安東尼(anthony)』可不會放過你!」奴瓦兒故意揚了揚手裡的雙槍,末了還吐了煙圈。

「姐姐……」奴瓦兒身後,一個披著白兔模樣修道帽的純白女孩靦腆地拉了拉奴瓦兒的衣袖,「那個……我覺得她不是壞人。」

「那我是壞人嗎?」奴瓦兒像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來。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修女獸布蘭點著手指,慌張道。

「好了,修女獸!」陸峰走了過來,「事情還沒有結束,我們還有許多事要做。在這裡生氣只是用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於事無補。」

「可是她……」奴瓦兒還想反駁,被陸峰揮手打斷:「我已經想到了阻止大火蔓延的方法,你帶領一部分數碼獸去下風處伐木,砍出一條防火帶來吧!」

就算還有委屈,但阻止大火把大家的家園燒光是第一位的,奴瓦兒也只有不情不願地帶著妹妹布蘭去砍樹了。

因為陸峰的到來,人類的這次進攻的時間不長,森林大火面積雖大,卻還不至於無法控制。在這麼多數碼獸一起動手的情況下,一條遍及方圓百餘里的防火帶漸漸形成。普遍在成長期的數碼獸們砍樹效率雖然不高,但得益於中途又有生力軍加入,陸峰的指令被很好的完成了。

「這樣真的能夠止住森林大火?」為了砍樹打光了子彈的奴瓦兒不爽地將雙槍插進絕對領域。「我還是不太相信……」


「等待就是了。」陸峰有句話沒說,這種方法其實是人類撲滅森林大火時普遍採用的方法。在沒有水的情況下,也只能這樣選擇了。

「對了,我好像從來沒見過你的品種耶,你到底是什麼數碼獸來著?」奴瓦兒突然想起自己貌似還不知道陸峰的名字。

「啊?!」陸峰遲疑了一下,自己報名字的話似乎不怎麼好啊。

還好這時使魔獸過來救場了,說那支生力軍的主人要見陸峰。

於是,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驚嘆聲中,陸峰見到了緩步走來的維納斯獸!

「居然是……維納斯獸殿下!」奴瓦兒雙眼冒著星星,連路都不會走了,還是布蘭扶住了她。

「因為另一伙人襲擊了黃金劍獅獸的領地,所以我稍微來遲了,抱歉了各位!」維納斯獸一路上和所有的數碼獸打著招呼。明明因為火焰炙烤而有些焦黑的土地,卻在她走過之後chūn回大地,盛開美艷的花朵。


「維納斯獸!?」

「你……和以前不一樣了。」維納斯獸對著陸峰微笑,頓時chūn滿人間,香sè傾城。「暴君!」

「的確!」從失神中緩過來,陸峰張開緋紅之翼,白光點點,無限光明灑滿人間。

「暴君!?」「是暴君嗎?」「傳說中的暴君!」……

一聲聲驚呼響起從四面八方響起,原本被維納斯獸所震撼的數碼獸們再次震驚了。熱切的目光毫無保留地投shè到了陸峰身上。

前所未有的,陸峰感到肩上出現了異常沉重的責任,天下人望。他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數碼獸們的期待。

嗡~!

右腕處的「數碼權杖」標誌發出燦爛的光,灼熱得讓陸峰幾乎以為象徵秩序的兩條綵線環繞著權杖宛如活物,仔細看,才能發現,那綵線其實是極jīng微的蛇——秩序雙蛇!

「數碼權杖」華麗威嚴,秩序雙蛇纏繞,完全成型,固定在陸峰的右腕上。至今rì,陸峰才終於踏上王權之路。

被數碼獸們的崇拜目光所激,陸峰不得不當中「展示」一番,神聖氣息如波,平和、仁愛,發揮愛心的力量,撫平數碼獸們的傷痛。光明力量如海,無量無涯,天地一sè。

藤枝淑乃雖然早已從麒麟獸那裡聽到了暴君的傳說,卻無從想到,陸峰在數碼獸心中竟有這樣的地位,就連對她怎麼也看不順眼的奴瓦兒看過來的目光似乎也少了幾分厭惡。

陸峰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鼓勵數碼獸們自立自強,用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的家園,便在數碼獸們崇敬的目光中踏入了維納斯獸的城堡。

「記得很久以前,你確實說過要邀請我來你的城堡做客。」陸峰與維納斯獸坐在城堡二樓的陽台上,觀賞維納斯獸領地的風光。

或許是因為力量xìng質的關係,維納斯獸的領地簡直就是一個大花園,這裡有各種各樣的花朵,無數數碼獸在其中無憂無慮地玩耍,天真爛漫,好一派和平景象。

奧林匹斯十二神各掌一方領域,墨丘利獸掌管的是樹海,維納斯獸則負責原野。陸峰和藤枝淑乃遇上的那片森林算是在樹海邊緣,距離維納斯獸的領地不遠,她會帶人來實屬正常。因為當時許多數碼獸便是逃亡原野,包括修女獸姐妹也是準備去原野避難的。

現在這姐妹兩個正在逗弄使魔獸呢。只是無量的姐姐奴瓦兒拿出一個鐵圈,非讓使魔獸鑽過去。儘管使魔獸齜牙咧嘴,卻也抗不過成熟期的奴瓦兒,被欺負得很慘。

好不容易找了個機會逃出來的使魔獸乾脆飛到陸峰肩膀上,不挪窩了,奴瓦兒再放肆也不好再陸峰和維納斯**談的時候打擾,只好狠狠地瞪使魔獸。使魔獸得意了一會兒就不再和奴瓦兒置氣,反而對站在維納斯獸肩上的小鳥產生了興趣。一鳥一獸互瞪,瞪出了火花,蔫壞的使魔獸突然使出了絕招——賣隊友(f


lixiangguo

三級傀儡:幻真金、松卿桔、篤志水、修髓血蛙骨、醉夢白蝶骨、斷魂滅世蟬晶、大寶石十塊。

Previous article

但現在,發達國家所提出的方案是基於它們自身利益基礎上的不公平方案,而它們也拒絕了我們發展中國家提出了基於全球人民利益的公平方案。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