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梅花比我們家樂樂還大一歲呢。」蕭遠山冷聲道。

之前蕭梅花仗著是小輩非要順走東西的事情,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了。

但這次性質卻是完全不一樣,這已經到了偷東西的地步。

蕭梅花死死的咬著唇,感覺臉被車到地上摩擦。

她從沒感覺到這麼丟人。

鄭樂樂見狀,覺得也差不多了。

「看來,梅花是很喜歡這個耳釘啊,也不枉費我費心準備了,耳釘本來就是要送給梅花的。」

鄭樂樂說著,將耳釘裝到了盒子里,一起遞給蕭梅花。

鄭樂樂的這一行為將這一場風波平息了。

蕭梅花看著盒子鬆了一口氣,王秀花和蕭遠海都鬆了一口氣,天真的意味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但偷東西被當場抓住,兩家算得上是撕破了臉皮,只是某些人沒有這個意識。

蕭梅花拿到禮物,轉身就走。

王秀花和蕭遠海也沒有臉多留了,事情解決了,但是丟的人卻是再也找不回來了。

等那三人被警衛員帶走了,石素心才冷哼一聲。

「沒教養,拿了禮物也不說一聲謝謝。」

鄭樂樂湊到石素心旁邊。

「奶奶,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咱們沒必要為別人不舒服,我在巴黎給你們買了很多禮物,您跟我來看看。」

石素心被鄭樂樂三言兩語哄好,跟著鄭樂樂走了進去。

蕭遠山看著鄭樂樂的背影,十分的滿意,這麼好的小姑娘是他們家的了,瞬間感覺周圍的空氣都可愛了起來。

等走了幾步,剛好被蕭言擋住了路。

「你小子怎麼還在這,去忙你的吧,快去快去。」

那嫌棄的表情,簡直是一目了然。

蕭言無奈,要不是因為他和老爺子都姓蕭,他都要誤會,自己是不是成了上門女婿呢。

第二天,鄭樂樂得了空便帶著東西回了鄭家。

林清澤每次到北市,自然有很多的老友要見面,所以不著急回去,田蓉真自然也留下了。

不過林殊和秦可都有工作,各自回了魔都。

等鄭樂樂到了四合院,鄭邦民也得到消息,早早趕了回來。

鄭樂樂一下車,就見外公外婆以及林昭鄭邦民都在門口等著,就連鄭圓圓都從學校趕了來,等著鄭樂樂。

鄭樂樂一落地,林昭的眼眶瞬間紅了。

雖然才是幾天沒有見到鄭樂樂,但她卻已經從他們的寶貝女兒,便成了別人的妻子,嫁做人婦。

林昭怎麼能不傷感,為了這三個孩子,她付出了太多。

鄭邦民扶著林昭的肩膀,無聲的安撫她,鄭樂樂已經和外公外婆打完招呼,走到了兩人面前。

「爸,媽。」

林昭沒忍住,走過去抱住鄭樂樂。

「咱們有話進去說吧。」鄭邦民安撫著林昭,擔心她真的失態,讓孩子擔心。

林昭點頭,牽著鄭樂樂進了屋子。

這段路,也讓林昭的情緒穩定了下來。

鄭樂樂被林昭和田蓉真帶著說話,再加上鄭圓圓在一旁湊熱鬧,之前還有些傷感的情緒卻是絲毫不見了蹤影,笑聲連連,蕭言和鄭邦民都各自觀察著自己的媳婦,確定他們的情緒都高漲了起來,才紛紛鬆了一口氣。

鄭樂樂將準備的禮物一一拿出來,田蓉真和林昭都一邊責怪責怪鄭樂樂,一邊卻又拿著手裡的東西,反覆翻看,眼裡都是忍不住的喜愛。

母女倆在廚房也是準備了整整一桌好菜,鄭樂樂想要進去幫忙,但卻都被趕了出來。

「嫁出去的姑娘回娘家就是嬌客,哪裡還能讓你動手,圓圓,快來,把盤子端出去。」

鄭圓圓站在一旁撇了撇嘴。

「嗚嗚嗚,姐,我失寵了,你一嫁出去,我就成了免費勞動力,太慘了。」

鄭圓圓假哭著,但還是把盤子端了出去。

鄭樂樂失笑,伸手捏了她的臉頰一下,附又想起趙廷身邊的那個方初晴,但見鄭圓圓情緒沒有什麼不對勁,放下了一些心。

至少趙廷為人正派,不會欺負圓圓的。

此刻的鄭樂樂對趙廷為人多麼信任,以後就有多麼的後悔。

等吃完飯,天色也徹底暗了下來,鄭樂樂拿上家裡準備的一堆禮物就要回蕭家。

「趕緊走吧,天都黑了,再遲路上就不好走了。」

鄭樂樂眼裡都是不舍,就連蕭言都有些遲疑。

「媽,不然今天我和樂樂留下吧。」

林昭立刻將人往出推。

「不行不行,不吉利,趕緊回去,下次回來媽把屋子收拾好你們再住。」

兩人無奈,只得上了車往回家趕。

鄭樂樂癱坐在副駕駛座上。

「唉,被親媽拒收的感覺,難受,想哭。」

蕭言伸出手拍拍鄭樂樂的頭。

「不難受,我要了。」

兩人打打鬧鬧的就朝著蕭家出發,等回到家,蕭老爺子就將兩人叫到了書房裡。

「樂樂,明天爺爺約了一些老朋友來家裡做客,你順帶也認識一下這些爺爺。」

想要進入北市的上層圈子,可不僅僅是認識幾個人,或者多參加幾次誤會。。 小霸王發現這眼前的三個人沒有把她一個人放在眼裏,於是更加生氣了,他吹響了自己的口哨。

「今天你們誰也別想走了,一會我的爸爸就會來到這裏,到時候我看你們怎麼辦,你們就等著乖乖的跪下給我認錯吧,或者是永遠都別想在現在這個集市了。」

他們只是知道這裏有一個及時,但是這個及時的背後的主人是誰,他們一點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極其隱秘。

韓風聽到這句話之後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只不過是誰也不知道這個笑容究竟意味着是什麼事情。

「小霸王,老夫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趕緊和你生前的這幾位哥哥道歉,要不然的話一會兒絕對吃不了兜著走的人是你。」

小霸王聽到這句話之後仰天大笑,一會兒自己的父親就來了,看這群人一會兒怎麼笑得出來。

「老傢伙你是在做夢吧,一會等我爸爸來了就你也得跪在面前給我磕頭道歉,一直磕到我原諒你為止,要不然的話你以後就甭想來這裏了。」

話音剛落,一個男子就落在了眾人的面前,雖然體型和小霸王差不多,但是沒有那麼油膩。

「我的寶貝乖兒子,今天不是讓你出來散散心了嗎?怎麼又把爸爸叫出來了?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

小霸王的父親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兒子說出的話,讓周圍的人都感覺有些噁心,你兒子啊在你心裏是甜心小寶貝嗎?在我們眼裏可都是大惡霸。

小霸王瞬間就轉變了自己的戰場,創作了一副瘦弱的小可憐的樣子。

「爸爸這些人欺負我這個老頭子在這裏賣假貨,我本來是想要把他趕出去的,但是他說他已經交了攤位費了,我本來想要教訓一下這個老先生的,結果這4個男人出來把我打了一頓。」

周圍人聽到這些話之後,差點就把自己的眼珠子給翻出去了,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顛倒黑白的人。

「我勸你可以問周圍的人嘛,他們可以給我做證的,就是這些人欺負我。」

小霸王說完這句話之後,用威脅的眼光看了一下周圍,結果周圍的人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看見一樣,全部都散開了。

小霸王的父親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應該是自家的兒子欺負人家了,沒有欺負過人家,為了找回場子,所以這才把自己叫過來了。

雖然這是自己孩子的錯誤,但是在這麼多外人的面前,不能服了孩子的面子,等到回家了之後再教訓自己的孩子。

「你們幾個人竟然敢欺負我兒子,知道我兒子是什麼身份嗎?」

韓風聽到這句話之後淡定的搖了搖頭,看來以後還是需要調整一番。

「你少在這裏說廢話,我們知道你是這裏的主人,你兒子是你的兒子也就相當於是小主人,不就是想要收拾我們嗎?來吧,你要是實力能夠超過我們4個的話,我們心甘情願的被你收拾。」

呀哈,小霸王的父親好像從來都沒有遇見過這麼痛快的動手了

當小霸王的父親動用自己手上的靈力,畫出了萬千靈劍的時候,他們有一瞬間驚訝,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不怎麼靈活的小胖子,現在靈力都已經這麼高強了。

上官瑾和韓風兩個人也動用了自己的靈力秘書和管家,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他們兩個靈力聯合起來,形成了一層保護罩,而上官寢和韓風兩個人也用自己的靈力畫出了攻擊的武器

當靈力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它們所產生的能量波及了周圍一切的東西,如果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估計這個市場都會被毀掉的。

「老先生走到了他們的中間,微微的嘆了口氣,老先生趕緊回來,這周圍的能量可能會讓你受傷的,你快回來。」

韓風非常擔心老先生的身體,萬一要是受傷了的話,恐怕治癒起來非常的困難。

老先生對韓風露出了一個笑容,隨後只是自己用手輕輕的撥了兩下,結果他們的能量就已經消失不見了,他們都非常驚訝的看着這位老先生。

「老夫只是想在這裏安安靜靜的賣個東西,沒有想到總是有人三番兩次的來打斷老夫,好不容易有了識貨的人,結果你們又要來打斷我的生意,真是過分。」老先生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小霸王的父親就知道老先生的實力一定不在它之下,輕鬆的幾下就化解了他們的招式,看來一定是玄清境的人了。

「既然前輩如此厲害,不如前輩說一下自己的名字吧,也好讓我有個記性。」小霸王的父親說話的時候多了幾個敬語。

「這老夫撐不上前輩,我的名字叫做武夫子。」

武夫子這三個字讓小霸王的父親的眼睛瞬間就瞪圓了,韓風和上官瑾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但是他們兩個人的表情各不一樣。

上官瑾:沒有想到竟然是武夫子竟然能夠在這種小地方遇見如此高手,看來今日真是慶幸了。

韓風:武夫子是誰?為什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個人,這個人物很厲害嗎?

上官瑾看着韓風比較懵的情緒,就知道他還不知道武夫子的成就。

「前輩在前幾年的時候可以說的上是叱吒風雲的人物,他不管是在靈力還是在其他方面都非常的優秀,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超得過他,但是突然間在幾年之前就說自己要歸隱山林,這才沒有了他的蹤跡,在江湖上也慢慢的就失去了它的傳說。」

韓風聽到這句話之後,驚訝地看着眼前的老者,這就是高手呀,高手在他們的面前,他們竟然沒有認出來。

小霸王的父親聽到這句話之後,恭恭敬敬的對武夫子行了一個禮。

「你這個不孝的孩子總是在外面惹麻煩,這次好了又惹到一個大麻煩,看我回家不懲罰你。」小霸王的父親在心裏面罵道。

「沒有想到竟然是夫子大人,今天能夠在這裏碰見你,實屬是我的福氣,關於自家的孩子我一定會帶回去好好管教的,希望父子您在這裏住得愉快。」。只不過,因為符紋的特殊性,所有被消失的人,都失去了知覺,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等到天亮了,又被傳送回去。

而林涵若昨天被消失之後,她是有知覺的,只不過她的眼睛,像是被遮住了,人也動不了,所以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現在她知道了,她和許敬之,用兩個完全相反的符陣,抵抗住了符紋的力量,看到了被傳送的目的地。

「我滴天哪,這地方什麼情況?我不是在做夢吧!」許敬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真覺得自己是不是年齡大了,老眼昏……

《閑王追妻太招搖》第210章神園的來源 他對幻境的感悟已是足夠,而這些日子不斷地淬鍊靈魂,令得靈魂之力也增強了許多。

「給我突破吧!」秦楓在心中咆哮,希冀著一舉破入三重天幻靈尊。

一股股磅礴的精神力激蕩而出,令得池水也隨之涌盪,蝶舞一驚,連忙離開池子,站在一邊。

她望著秦楓那挺拔的背影,目光變得有些迷離,低聲呢喃:「祝你成功。」

秦楓全身心地投入突破之中,全力而為,有著玄魂戒的相助令其變成可能。

他不斷叩關,欲入其門,卻終究還是差了一口氣,畢竟時間還是短了些,靈魂之力的增長有限。

「要失敗了嗎?」秦楓低語,有些失望,卻也沒有辦法。

後方的蝶舞望見這一幕,也是不由一陣失落,可隨即抬起頭,雙眸之中閃過異芒,呢喃道:「或許我可以助他突破?」

如此想著,她便是做了,只見在其身後浮現藍夢蝶虛影,卻是動用她的雙魂了。

「你數次助我,這一次,便讓我來助你一臂之力。」蝶舞出聲說道,聲音中卻是透著一股柔情與堅定。

「天生雙魂,靈魂雙生,蝶魂秘術,魂力過渡!」蝶舞低聲念誦著,雙手結著印訣,身後的藍夢蝶虛影變得凝實起來,散發出陣陣絢爛的藍光,在夜幕下格外耀眼。

接著,竟是有著一股股靈魂之力從那藍夢蝶之上剝離而出,向著秦楓涌去。

隨著這股靈魂之力的湧來,秦楓頓時身子一顫,這股靈魂之力極為柔和,毫無攻擊性,直接湧向秦楓的靈魂,竟是令得他的靈魂越發壯大,精神力越發強大。

秦楓自然感到驚奇,卻來不及多想,借著這股力量再度衝擊。

「給我破!」秦楓低吼,全力突破。

數息后,在其體內似乎有著一陣脆響響起,他竟是真的突破了,達到初入三重天幻靈尊!

後方,施展秘法的蝶舞身上同樣渲染著一層藍光,看去極為神聖、美麗,只不過,此刻的臉龐卻是一片蒼白,顯得頗為虛弱,之前突破到了九重天巔峰靈宗,可此刻卻又跌回九重天。

lixiangguo

哥哥怎麼那麼壞,為什麼她的家人都要做出傷害姐姐的事情?

Previous article

「我也沒別的打算,今日早上義父讓我和凌兒過去,定下明日讓我回青淵國做些事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