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葯老可是知道他們的來路?」炑林淡笑道。

葯塵點點頭,道:「一個淫邪而古怪的宗派,名為陰陽宗,這個宗派,以培養肉鼎來提升自己的實力,而這所謂的肉鼎,便是挑選天資優秀的女童,給予她們修鍊的功法,讓得她們苦修十數年,然後以陰陽宗特有的交合之法,吸收她們體內的鬥氣,當然,這種功法太過霸道,往往被吸收了鬥氣的女子,會在十日之內衰老而亡。」

「陰陽宗,其內有着不下千人的弟子,而且還全部都是女性,她們也全都是肉鼎,供那三個老魔吸收所用……」

「果真是無恥的宗門。」聽得葯老所說,炑林身旁的彩鱗臉色微冷。

「是挺無恥,所以他們當年被直接從中州攆走,不過沒想到如今又是來了……」葯老點點頭,道:「當年我與他們三人之中的一人交過手,將其重傷,但也被另外兩人打傷,所以未曾取了那傢伙的性命,沒想到,這多年之後,居然會再度碰見……」

「這三個老魔,當初在中州的淫邪之名,成名很早,如今的三人,其中老大天蠍子已達到九轉斗尊巔峰,半隻腳都踏進了半聖層次,老二地蠍子,應該在八轉左右,老三人蠍子,怕也在六轉層次,這三人聯手,足以跟半聖強者一爭高下。」

聞言,炑林古怪道:「那你們膽子也是夠大,竟然敢來阻截?」

「咳咳,炑林大哥,不瞞你說,其實我們是來看戲的,我們抱着半信半疑的態度想要看看那三人被斗聖強者暴打的模樣,然後看看能不能撿漏。」蕭炎尷尬的笑道。

聞言,炑林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道:「原來是這樣。」

「鱗兒,那個什麼陰陽宗,想必你也知道了,怎麼樣?要不要去拯救那些女孩?要知道,我現在的大千宮也只招收女的~嘿嘿!」炑林微笑道。

「你這傢伙!真是便宜你了!我去把她們全部帶到這裏來,看她們自己的意願吧!」彩鱗輕聲道。

炑林點了點頭,道:「小心點。」

。 長興縣外五十里處,有一個小山村。

此村名為細柳村,雖然人口稀少,但是它的柳樹風景在長興縣很是出名。一些情侶或者青年才子經常在細柳下相聚。

董大友的落腳點就在細柳村一個偏僻的角落。他現在的裝扮就像一名樸實的農民,一般人很難想像他竟然是個通緝犯。

辰九游來到他院落外的一棵樹后,看着董大友回到家后,就穿上農服,開始耕種,臉上帶着淳樸的笑容,讓辰九游有種是不是認錯人的錯覺。

時間也不容辰九游思考太多,深吸一口氣,向董大友走去。

正在耕作的董大友也注意到了有人進了他的院落,轉身一看,頓時悚然一驚。

飛魚服,木製捕快腰牌,捕快獨特的裝扮。

董大友雖然心裏慌得一比,但表面的笑容還是沒有變化:「這位官爺到來,有什麼事情,記得小的沒有犯事啊。」

辰九游直接開門見山:「董大友,三年前,你在北寧縣滅了唐家滿門,自通緝以來,都沒有抓到你,沒想到你竟然在細柳村落戶,這回你跑不了了。」

董大友看到辰九遊說出他的名字,也不抱什麼希望了,只是淡淡地點點頭。

突然猙獰地吼叫:「那是唐家欺人太甚!!要怪就怪他們做的太絕,一點生路都不給我!!!」

辰九游看着他悲憤的樣子無動於衷,滅人滿門就是滅人滿門,死不足惜。

「大人,在這和我動武不太好吧,到別處可好。」

辰九游也覺得在這動武不太好,免得驚動其他無辜群眾。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董大友看到辰九游點頭,率先轉身帶路。

辰九游一言不發,眼神死死地看着董大友,以免他趁亂逃跑,始終與他保持二十米的距離。

待來兩人來打一處僻靜山林,周圍渺無人煙。董大友停了下來。

「大人不知此處風景如何。」

「此處風景宜人,是一個風水寶地,很適合做你的下葬之地。」

董大友聽后沒有回答辰九游,而是突然跪了下來。

「請大人放我一條生路吧,我整整三年都活在恐懼中,一直沒有做壞事,我已經洗心革面了,請放過我一次。當初我真的是被唐家所逼。」

辰九游看着董大友的下跪,眼珠子轉了轉,然後假裝嘆了口氣,上前就要扶起董大友:「何必呢,你先起來吧,你如果老實一點我會酌情給你說話的。」

就在這時!

噗的一聲,董大友的嘴裏噴出幾枚細針暗器,襲向辰九游面門。

面對這個突然的攻擊,辰九游沒有失色,而是露出了果然不出所料的眼神。眼睛散發紫光,極為淡定的使用玄天功,紅玉的雙手瞬間橫在臉前,用手指一根一根地彈飛飛來的細針。然後左腳向後一踢,飛燕劍出鞘。

董大友看到辰九游如此輕易接下他使出的飛針,心裏感覺一涼。本來以為就是個少不更事的小捕快,簡簡單單的飛針就可以結束戰鬥。

不等董大友還想思考什麼,辰九游的飛燕劍就已經來到了他的眼前。急忙從一個草叢中拔出一把短刀,原來這裏是他佈置的陷阱。

短刀與飛燕劍相擊,金鐵交錯聲響起,可是他預估錯辰九游的力量,直接被辰九游擊飛了出去。

被擊飛出去的董大友,暗罵一聲怪物!藉助飛出去的力量,立馬逃跑。

在後面的辰九游露齣戲謔的笑容,鬼影迷蹤一起,瞬間化為殘影,出現在董大友的眼前。

董大友看到辰九游出現在眼前,大驚失色,同時也意識到他今天跑不出去了,於是眼光漸漸變得狠絕。

「受死!」董大友鼓起氣勁,橫刀向前一劈。

「哼!找死。」辰九游不屑地冷哼一聲。董大友的實力太差了,也就和之前的白丘差不多,當初後天三重就殺了,何況現在。

辰九游使出天陽劍法,將氣勁加持於劍刃上,很快董大友的短刀就被砍出裂口。

「該死!給我破啊。」董大友狀若瘋狂,連揮數刀,短刀帶着一層迷濛光芒,一次次劈向辰九游。

可惜,辰九游防得滴水不漏,進退有度,飛燕劍被他舞得周身密不透風,任憑董大友多麼發狂使勁都難以突破他的劍招封鎖。

董大友越打越吃驚,明明他是後天六重而辰九游只是後天四重,他都快打脫力了,而辰九游卻還氣息強盛,不見削弱。董大友不知道的是,辰九游的修鍊的功法可是玄天功,以生生不息,雄厚無邊出名。

很快他就發現辰九游已經劍法大成,董大友對戰許久要是還沒認出,那他就白混了這麼多年了。暗罵一聲妖孽,想他董大友苦練刀法十多年,僅僅達到如臂指使的小成境界而已,沒想到眼前年紀只有他一半的少年就已經劍法大成。

辰九游看着董大友陰晴不定的眼神,冷笑一聲。在與他對戰還敢分心,於是他加大氣勁輸入,增加對董大友的壓迫。董大友瞬間被辰九游的劍法划傷幾處。

「槽糕,不能久戰!要死了!」吃痛之下,董大友驚慌失措。

辰九游因為以達劍法大成,一看到董大友的破綻,身體就不由自主弱點擊破,一劍刺穿董大友的右胸,再一腳將之踢飛。

董大友在擊飛過程中,口吐鮮血。落地后,已經爬不起來,只顧著吐著血沫。

董大友吐完口中血沫后,狠辣地看着辰九游:「好的很!你不給我活路,這是你逼我的。」

說完之後,董大友掏出口袋中的藥瓶,慌忙之下將所有的藥丸倒進了口中。

辰九游看到后,急忙上前阻止他嗑藥,但還是來不及。

轟的一聲,辰九游被董大友身上突然爆發的兇猛氣流打飛了出去,口吐鮮血。

平穩落地后,辰九游看到董大友的模樣驚呆了。

此時,董大友的頭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黑色變成了血紅色,眼睛散發着紅光,虎齒伸長,很像他前世所描寫的吸血鬼一般,發狂般吼叫不停,全身發紅脹大,拳頭變得猶如一個籃球大小,指甲變得尖銳細長。

與之前的狀態相比,董大友就如同狂化一般。眼睛猶如野獸看着辰九游,彷彿把他作為一道美菜。

突然迅猛暴起,向辰九游襲擊過來。辰九游瞳孔猛地一縮,和剛才比,這速度快了太多了,竟然比他的速度還要快。

急忙打開紫極魔瞳,眼珠飛速轉動。因為董大友發狂的速度太快,他只來得及格擋。

董大友一擊就把辰九游打飛了出去。因為被及時格擋,辰九游平穩落地,但他臉上的驚色並沒有褪去。眼前的這頭野獸,力量,速度都比他強了很多。

不過,辰九游很快冷靜下來,他發現董大友現在已經失去了理智,對待沒有理智的野獸,最好的辦法就是運用智慧。

將紫極魔瞳和鬼影迷蹤發揮的馬力發揮至最大,利用殘影向董大友攻去。

果然董大友發狂后,沒有理智,被殘影騙去。辰九游來到身後一劍砍在他的背上,竟然發出金鐵交錯聲。辰九游吃了一驚,飛速退後,躲開了董大友的反擊。

辰九游臉色變得更難看了,董大友這是變成了什麼樣的怪物,不僅力量和速度變得不像人,而且身體變得如此堅硬,彷彿斬在一塊鐵石一般。

辰九游眼神變得凌厲,大吼一聲:「來吧怪物,讓我看看是你的皮硬,還是我劍利。」說完,將氣息拔到最高,向董大友奔去。

董大友也怒吼一叫,向辰九游衝去。就在兩人相撞之時,辰九游突然側身旋轉,將董大友閃過,臉上掛上笑容,野獸就是野獸,一點智商都沒。

藉助旋轉之力,雙手持劍,將氣勁凝聚劍刃,使出全身力量,猛得向董大友心口刺去。成功刺穿董大友的心臟。

轟的一聲,董大友的身體倒地。

看到董大友倒地,辰九游呼了口氣。

可是,還不等辰九游放鬆,董大友的身體突然暴起,一爪就把他的胸膛抓得血肉模糊,如果不是身體不自覺的閃避,他早就被一把抓碎心臟而死。

看到董大友這個垃圾竟然讓他受如此之重的傷,怒而虎嘯一聲!挺起火玉色的拳頭,猛地向董大友打去,那刀劍都斬不出傷痕的胸膛,竟然被辰九游一拳打穿。

與此同時,董大友也一拳打在辰九游的胸口,讓辰九游咳出大量血液。可是辰九游雙腳沾地不倒,臉色一狠,他就不信砍斷腦袋,這怪物還能活。

將飛燕劍緊握在手,將剩餘的氣勁全部輸入進劍刃中,劍身散發紅光,用盡全力向董大友脖子處斬去,而與此同時,董大友那砂鍋大的拳頭也打向辰九游的面門。

「受死!你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一劍斬頭,董大友的頭猛地飛起,黑色的血液噴涌而出,而董大友的拳頭剛好停在辰九游面前一公分處,差點辰九游就被打爆腦袋。

辰九游完成這一擊,使用了全部力量,直接脫力,臉前一黑,昏迷了過去。 第548章

將陳亭放在車後座上,陳亭的嬌軀已經躁動不已。

車上,司機不停的回頭看:「哥們,這女人真漂亮。」

陳天選沒作聲,只是簡單的解釋道:「這是我的姐,你開車,帶我們去一個人酒店。」】

進酒店后,陳天選將陳亭放在浴缸里。

隨後,拿出自己的銀針。

十三根銀針,在同一時間沒/入陳亭柔/軟的嬌軀上。陳亭躺在浴缸里,發出一陣陣的沉吟。

不停的疼痛在折磨著她。

不知道過多少時間,陳亭才從浴缸里醒來。

看到自己赤luo著身體躺在浴缸里,陳亭第第一時間去檢查自己的身體。

她知道,那種藥物的毒性,要怎麼才能解除。

一秒記住https://m.net

難道,她和陳天選……

在影視公司里,很多女星都要提防這樣的藥物。

否則,一輩子的名聲,可能一天就沒了。

可陳亭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竟然完好無損。

「天選,你……」陳亭想起來,陳天選的醫術可是逆天的。

一瞬間,陳亭不知道應該高興還是不高興,臉色無比複雜。

半小時后。

陳亭原來的住址,曹岩還在地上動彈不得。

他拚命的想要手機語音撥號功能,給曹家打過去電話。

他要弄死陳天選。

lixiangguo

高等教育沒有985、211那樣的大學,高中教育不如下面幾個小老弟,以至於市區的家長都去陵海、興東、皋如甚至最北邊的思崗買房子,送孩子去陵海、皋如等區縣上學……

Previous article

《喜歡的話請響鈴》開拍第二季,金所炫宋康太搶眼,CP走向引爭議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