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能救出來嗎?」

愛爾娜·懷特有些著急,畢竟這自家人,不可能看著他死吧!

「嗯!他暫時是安全的,而且不久就會出來的。」

「你放心吧!」

奧爾薇婭信誓旦旦的說。

他說的會出來,自然不會是自己去救,而是克萊恩去。

克萊恩雖然弱了點,但能力還是很OK的。

愛爾娜·懷特點了點頭,沒有糾結。

在她看來就是奧爾薇婭這位天使大人要出手救人了,這樣一來就沒有任何的懸念了,自己也不需要再多嘴了。

「對了『屍』和『靈』你們有什麼事。」

奧爾薇婭朝著身邊的馬里奇和莎倫說,她記得在原著中,他們可是遭到了玫瑰學派的追殺的。

「我們的事已經請了愛爾娜·懷特大人幫忙!」

馬里奇和莎倫對視一眼,他們都看出了對方眼裡的驚訝。

沒想到天使大人還會記住自己這些弱者的事。

「嗯!」

「既然如此,代價我來付吧!」

「你們改天去我那拿幾件非凡物品,應對敵人吧!」

說完之後奧爾薇婭把目光看向愛爾娜·懷特說:

「嗯!你有什麼要求,等著次的事結束之後向我提吧!」

其實,奧爾薇婭對馬里奇他們的出來方法十分的滿意,只要不用自己出手,付出一些非凡物品奧爾薇婭是十分樂意的。

馬里奇看著奧爾薇婭的嘴唇蠕動了一下,不過還是沒有說出什麼。

他看向莎倫,莎倫也對他微微搖了搖頭。

馬里奇其實是想告訴奧爾薇婭之前那個替身娃娃的事的,這都過去這麼久了,那個極光會的A先生都沒有來,事情已經很明了了。

他們被騙了。

不過現在奧爾薇婭恐怕顧不了這些事了,所以馬里奇和莎倫最後決定還是等以後再說。

反正A先生就在那,什麼時候死都一樣。

「尤里安!」

「碼頭區怎麼樣!」

奧爾薇婭看向尤里安問到。

「唉!」

尤里安嘆了一口氣,眼裡帶著一絲憐憫。

「那是真可憐啊!」

「我們按照大人你的吩咐,壓迫著這些工人。」

「而且將碼頭區打造成了一個鐵通,只進不出,沒人知道裡面的情況。」

「由於太殘忍了,工人發生了暴動,不過都被我們鎮壓下去了。」

「唉!真是太慘了!」

「有一些時候我都下不去手。」

其實尤里安是真不想對這些人下手,作為一個黑夜的教徒(自認為的),他的秉性還是善良的,也沒有被神性侵蝕的太深。

不過現在,在奧爾薇婭手下做事,自己和她又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屬實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那那個碼頭區是否到達可以召喚邪神的程度了。」

「達到了!」

尤里安點了點頭。

「我知道你們心中有些疑問!」

「我知道你們想問我身為黑夜教派的天使,為什麼要召喚邪神——真實造物。」

「不過你們先回答我,你們看我現在活著怎麼樣!」

奧爾薇婭戴著面具,站起了身,俯視著在場的眾人。

「大人實力強大,在黑夜教會也是高高在上,絕對的逍遙自在。」

尤里安不假思索的說,畢竟在他眼裡,序列2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在他的眼裡,只要成為序列2,那麼這個世界的所有事會應你而改變,規則由你來定。

這種實力,都可以組織一個隱秘組織為自己服務了。

生活豈不是很美妙。

其他人也暗暗點點頭,他們在非凡世界中都可以稱為強者,生活的也相當的好。

更何況比他們實力更強的奧爾薇婭呢!

奧爾薇婭看著眾人的表情,不由的心裡冷笑。

這些人還真以為自己過的相當的舒坦啊!

這個世界的終點不是序列2,甚至不是序列0。

就單單是這個世界也有很多可以殺死自己的存在。

自己不是最強的,更不是自由的。

「呵呵!」

「你們當真這樣認為?」

底下的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紛紛點了點頭。

「你們知道我的經歷嗎?」

奧爾薇婭有些自嘲的說,

「我出生在第四紀,我的紙遠古神靈的子嗣。」

「後來,黑夜女神來了,打敗了古神,更打敗了我。」

「從那以後我成了女神神降的器具,一個沒有自主權的工具。」

「黑夜教會尊敬我,也僅僅是因為黑夜女神罷了。」

「有什麼的自由可言?」

「所以……」

奧爾薇婭的眼神漸漸變得瘋狂,她也知道自己的計劃十分的危險,但她別無選擇。

「所以,我有一個計劃。」

「一個成神計劃。」 幾個孩子就是神宗御的心頭肉,聽到大家都在誇獎他們聰明帥氣,他什麼脾氣都沒有了。

「是啊,這就是我的兩個寶貝乖孫,還有後面,小囡囡在她媽媽手裡牽著呢。」

這老爺子不無自豪的介紹道。

眾人聽了,頓時又是一陣羨慕嫉妒恨。

神家從來沒有出過雙胞胎,可這老爺子,一下不是來了兩,而是來了三,且有兒有女,這怎麼能不讓人嫉妒呢?

所有人又把目光落到孩子的媽媽,這位大功臣身上去了。

卻發現,這位被神宗御親自帶進來的孫媳婦,她靜靜地站在他的身後,穿著一條酒紅色的高級定製禮服,皮膚雪白,五官精緻,一頭長發被精心盤起,露出如天鵝一般優美的白皙脖頸,一眼望去,真是漂亮極了。

原來,孩子的媽媽就這麼出眾。

大家終於明白了原因,望著溫栩栩的眼神,也變得更加驚艷羨慕了。

溫栩栩一直沒有出聲,直到她跟著神宗御越過這些席位,來到了宴會上的主位上。

「咦?陳老爺子,你也過來了?」

當看到這主位上居然還有一個和神宗御年齡相仿的老頭子時,溫栩栩看到神宗御眼睛一下亮了。

陳老爺子?

這又是誰?

溫栩栩的目光落在了這個穿著中山裝,臉上更是戴了一副厚厚的老花鏡,整個人都給了一種嚴謹古板的老頭子身上。

「栩栩,他是你大伯母娘家的族長,沒想到,他竟然也來了。」

裴慶雲也看到了這個老頭子,頓時,她站在溫栩栩的身側臉色變了變后,她的舉止謹慎了許多。

一個外家的族長,至於讓這些人反應這麼大嗎?

溫栩栩有點沒明白。

恰好,神宗御在那邊跟這陳老爺子打過招呼后,叫她過去。

「栩栩,你過來,這是你陳家太爺爺,給他打個招呼吧。」

「好。」

溫栩栩牽著女兒過去了。

到這古板老頭兒前彎了彎腰,正要給他打招呼,可這老頭看到她來了后,竟然鼻間只聽到他一聲冷哼后,看向了別處。

溫栩栩:「……」

這什麼老頭?

「好了好了,都是自家人,大家就不用那麼客氣了。」

一起坐在這個主位上的陳敏芬,在看到這一幕後,趕緊過來打圓場。

lixiangguo

就是不知道到底他所在的這座城市是虛幻的,還是王小明他們所在的那座城市是假的。

Previous article

由堺雅人、新垣結衣扮演的勝利即是正義,律師之間的戰爭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