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現在我所需要做出的選擇就是……」

王明想到這裡雙眼便微微眯了起來,眼眸之中閃爍著一絲絲讓人捉摸不透的精光,只聽他呢喃自語道:「究竟是要等到異獸們準備妥善,為人類爭取最後的喘息時間,還是要趕在它們的陰謀沒有完成之前,就點燃這隻炸-葯桶?」

停下腳步在傭兵協會總部中央大樓的最頂層電梯門口,王明又陷入了沉思當中,也在做著艱難的抉擇……

「異獸族群的實力無疑是遠遠高於人類整體實力的,一旦戰爭開始,次神大陸上的土著人類必將飽受戰火侵襲,而且還不得不去面對滅族的危險。」

「但是,無論異獸們是否準備妥當,戰爭的出現顯然已經無可避免」

「與其等到異獸們準備完畢再動手,不如趁現在就……只是這樣一來的話,次神大陸的土著人類就要遭殃了。」「可不管怎樣戰爭都會出現,戰火也會灑遍整個次神大陸…………而我,不過是要將這個時間提前一些而已。」

念及此處,王明的心中也有了最終的決斷,一個人在電梯門口站了一會兒后,便直接進了一間無人的包廂,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一個多小時之後,中央大樓頂層忽然響起了莎爾娜神皇鄭重的聲音:「各位神王、神皇,普魯爾王同阻攔麥克阿瑟前進的三十萬大軍已經死傷慘重,我們傭兵協會調派的一百餘艘飛行器也已經損毀過半。」

「但是,麥克阿瑟的前進腳步卻並沒有停歇,它已經毀掉了七座城市,並即將出現在普魯爾王國的王城之外。」(未完待續。。)

… 「普魯爾王國王城內的居民已經全部轉移,王城的自主防禦系統也已經被激活開啟,再加上普魯爾軍隊的襲擾和飛行器在高空當中的襲擊,麥克阿瑟的腳步將在普魯爾王國的王城之外停下。」「最高議會已經通過投票表決確定了戰術,現在該是我們上場的時候了!」

「請諸位神王、神皇立刻趕往中央大樓門前的空地,我們將在那裡登上飛行器趕往普魯爾王國的王城。」

「我們將會在普魯爾王國的王城之外,與麥克阿瑟決一死戰!」

「為了自由,殺!」

「為了自由,殺!」莎爾娜神皇的話語剛剛落下,中央大樓頂層的近千間包廂當中便響起了一陣無比嘹亮的聲浪。

十七位趕到不久的神皇,四千三百七十九名神王強者幾乎同時離開了包廂,出現在頂層的走廊及大廳當中。

「呵,好大的陣仗!」王明走出自己的包廂,一眼掃去入目的儘是黑壓壓的人頭,最低都是神王級的強者!

這種視覺上的震撼,讓王明有些心馳神往…………

「麥克阿瑟,究竟是什麼級別的存在,竟然能讓傭兵協會如臨大敵,派出這般恐怖的陣容?!」

四千三百七十九名神王、十七位神皇再加上王明自己和摩爾克托以及莎爾娜,此次出戰的神皇就多達二十位,幾乎佔據了次神大陸神皇強者的三分之一數量!

如此華麗的陣容,所帶來的視覺震撼還是其次,關鍵是當人們通過各種途徑看到神王、神皇們登上飛翔器的壯觀排場后,所帶給他們的絕對信心!

「奇怪,既然摩爾克托認為不能將異獸和人類之間的矛盾進一步激化,為什麼要聚集如此數量的強者一起出動?」

王明有些摸不著頭腦,但他還是和莎爾娜神皇一起,登上了那艘紫金色的。專門為神皇強者準備的飛翔器,並坐在了莎爾娜神皇的身旁

三分鐘后,所有趕到的神王、神皇乃至十級武者,都已經登上了各自的飛翔器,隨著中央大樓響起了一陣密集的鼓聲,數量多達一千多艘的各種飛翔器相繼升空,朝普魯爾王國王城的標的目的趕去。

鋪天蓋地的飛翔器步隊在距離地面兩千多米的空中飛速前進,而坐在紫金色飛翔器上的王明,卻已經將目光投到了莎爾娜神皇的身上,他猶豫了片刻后。問道:「如果不介意的話,能不克不及告訴我一下麥克阿瑟的情況?」

「呃……」正閉目養神的莎爾娜神宴微微一愣,接著就點了頷首,道:「麥克阿瑟是一頭嘯天狼,但又不是一頭普通的嘯天狼。」

「根據資料上的記載,麥克阿瑟最早出現在兩萬多年前,那時,它還只是一頭普通的成年嘯天狼,因為露過幾次面。所以才被人類知道了它的存在。」

「那個時候開始麥克阿瑟就是那片十二級獸林的皇者之一,並一直控制著十二級獸林跨越百分之六十面積的土地,是十二級獸林中最強大的存在。」

「而真正讓人類認識到它恐怖的事情,則產生在五千多年前那一年。麥克阿瑟因為一頭嘯天狼幼崽的死亡而大發雷霆,糾集了七十多頭獸王一起闖出了十二級獸林。

「在那一次災難傍邊,喪命在麥克阿瑟和它獸王衛隊利爪下的無辜人類跨越七個億,上百座人類城市被或多或少的損毀。那是一個黑暗的年代……」

莎爾娜用一種回憶的口吻慢慢向王明講述著麥克阿瑟在過去那麼多年裡帶給人類世界的巨大災難。

在莎爾娜的口中,王明了解到麥克阿瑟是人類目前為止已知的異獸中最為恐怖的異獸之一,並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在過去那麼多年時間裡,麥克阿瑟每一次出現都不是單獨出現,而是帶著一群獸王肆虐整個次神大陸!

「那,它這一次是單獨出現還是?」王明有些震驚的同道。

「目前為止還是單獨的。」莎爾娜看了看王明,道:「可是,千萬大山中的騷亂越來越明顯,十二級獸林傍邊也傳出了聲響…………不出意外的話麥克阿瑟一定是在召喚著它的手下。」

「……」王明緘默了,異獸,尤其是高品級的異獸,其智商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其實不會比人類差上幾多。

因此,高品級的異獸拋去嗜血的天性之後也是會進行戰鬥擺設的,它們並不是是傻兮兮往前沖的傻子。

也就是,麥克阿瑟現在單獨行動,就已經造成了千萬人的死傷,而一旦讓它的擺設陸續趕到……那麼後果就將是災難性的。

難怪傭兵協會如臨大敵難怪一次性召集了如此數量的神王、神皇一同參戰,原來,是在擔憂麥克阿瑟的手下也介入到戰局中!

聽到莎爾娜神皇的話后,王明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接著問道:「那麼這一次是要打退麥克阿瑟,還是將它斬殺?」

「什麼?」莎爾娜似乎沒聽清楚王明的問題無比驚愕的望向了他。

「我問,這一次是要把麥克阿瑟打跑讓它回到十二級獸林,還是要將它就地格殺?」王明耐心的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問題。

「格殺?就憑我們?」莎爾娜終於聽清楚了王明的問題這一下,不但莎爾娜驚訝的望向了王明就連其餘十八位神皇也都驚愕的看向了他,莎爾娜道:「開什麼玩笑!」

「呃……」意識到自己好像錯了什麼話,王明也有些驚惶,他愣愣的掃了一眼機艙內的諸位神皇,接著問道:「難道不可嗎?」

「嗤……無知!」摩爾克托嗤笑道:「以麥克阿瑟的實力,一般神王根本連靠近都無法靠近,就會被它直接秒殺,以為我們這邊神王數量多,就能靠數量把它堆死?!」

「是,昔時幾十位神皇一起出動,也不過是把麥克阿瑟逼回了獸林罷了,現在就憑我們就想把它殺死?」又一位神皇搖頭道:「別天真了。今天我們只要能把它逼回到獸林就是最大的勝利。」

「……」王明眨了眨眼睛,很明智的選擇了緘默。

接下去四十多分鐘的時間裡,機艙內的氣氛也在無形之中垂得越發凝重,所有神王、神皇都明白,他們今天要面對的是怎樣恐怖的一頭怪物!

就在這樣凝重的氣氛下,一千多艘飛翔器漸漸靠近了普魯爾王國王城所在的區域,這時,所有飛翔器的機艙內都響起了一名中年男子渾厚的聲音:「請所有十級武者、神王冕下、神皇陛下做好準備,飛翔器將於五分鐘后降落在距離普魯爾王國王城七十公里的草地上,請所有十級武……」

「轟!」中年男子的話語還未來得及完全出口。密集的飛翔器編隊傍邊突然間就響起了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紫金色飛翔器內,王明等二十位神皇臉色巨變,莎爾娜起身道:「不好,是飛翔類異獸,我們遭到鬼……」

「轟!」莎爾娜神皇的話語還未完,紫金色飛翔器就已經遭到了飛翔類異獸的襲擊,整艘飛翔器開始劇烈的搖晃,外面更是響起了一聲巨響,顯然是有什麼龐然大物撞在了飛翔器上。

遇到這樣的驚變。莎爾娜表示的還算鎮定,她立刻道:「應該是麥克阿瑟手下的飛翔類異獸趕到了,馬上打開機艙,立刻跳出去!」

「那飛翔器呢?」王明聞言問道:「飛翔器上的人怎麼辦?」

「拿著高薪、享受著高福利。身為飛翔器的隨行工作人員,就應該有遇襲身亡的覺悟。」出乎王明的預料,莎爾娜表示的如同一頭冷血的人形野獸,或者在她的眼中。飛翔器上的飛翔員乃至隨行乘務人員,都是那麼的渺小,渺小到她可以隨意拋卻對方生命的水平!

王明深深的看了莎爾娜一眼。下意識的回頭迎上了一名年僅二十多歲的姑娘,那極度驚恐的眼神。

她就如同是一隻受到驚嚇的羔羊,恐懼,卻又無力抵擋。

不知道為什麼,王明從她身上看到了一種對生命的渴望,而也就是她的眼神,震動了王明心底的一根弦。

他回頭朝莎爾娜道:「所有人留在機艙內,我出去看看!」

「想幹什麼?」莎爾娜神皇臉色一變,大聲道:「現在可不是逞英雄的時候,一旦飛翔器動力系統損毀,就憑飛翔器上的能源獸核就能把我們炸成重傷!」

「但這不是拋卻她們的理由。」王明抬手一指那縮在角落裡鼻恐萬分的女孩,冷淡的掃了一眼莎爾娜神皇后,厲聲道:「把艙門打開!」

「是……」駕駛室內傳出了一名男子激動萬分的聲音,同時他提醒道:「尊敬的王明神皇陛下,外面正在襲擊飛翔器的是十一級獸王幽冥靈蝠,它們的弱點在肉翼上!」

作為一名合格的飛翔器駕駛員,不但要有高超的駕駛技術,還要有能夠辯白各種飛翔類異獸的能力,無疑,這艘飛翔器的飛翔員就是這樣一個專業人士。

聽到這個飛翔員的提醒,王明也只是淡淡一笑,最後掃視了一眼莎爾娜之後,便直接卸下腰間的激光發射器,朝著艙門標的目的大步流星的走去。

「轟!」這時,紫金色飛翔器又一次遭到了猛烈的撞擊,但正在行走的王明,卻恍如腳底生根了一般,堅定而均勻的消失在了莎爾娜等十九位神皇的視線中。

「在高空與一群十一級獸王幽冥靈蝠作戰?他瘋了!」道格拉斯神皇鐵青著一張臉,道:「別管他了,他們自己離開吧。」「不……」安東尼奧神皇忽然皺起了眉頭,道:「們仔細聽……」

「嘰嘰嘰嘰……」」飛翔器外傳來了一陣陣若隱若現的嘰嘰聲,就像是一大群老鼠在聚會一般。

「是那些畜生的聲音。」莎爾娜道:「好像有六頭…………不對,是九頭?」

「是三頭。」安東尼奧神皇肯定的道:「聲音忽高忽低的原因,應該是…………」「它們遭到了重創?!」道格拉斯神皇驚訝的抬頭望向了上方,接著朝駕駛室吼道:「轉換透明模式,快!」

紫金色的飛行器外殼其實是用一種特殊的合成材料構成的,這種特殊的合成材料造價極其高昂,也就只有這種專門為神皇級強者提供代步服務的特殊飛行器,才會選用這種材料進行鑄造。

駕駛室內的飛行員聽到道格拉斯神皇的大喊。根本不敢有半點懈怠,立刻就控制著飛行器開始轉換飛行器外殼的顏色,雖然這樣做會損耗不少的能源,但基本不會影響飛行器的性能。

在飛行員的操作下,飛行器外殼的顏色漸漸從紫金色變成了淡紫色,並最終出現出一種半透明的色彩,站在飛行器內部的神皇們可以通過這半透明的外殼,比較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景象。

結果就是,當機艙外殼完成轉換,由紫金色變成隱隱帶有一點淡淡的紫色。但整體卻已經半透明的時候,神皇們立刻抬頭向上方望去,接著,所有神皇都愕然了,他們看到的一幕,令他們陷入了獃滯的狀態……

「次神大陸的神皇強者能飛,但最高只有一千多米的高度,再高的話,神皇們根本沒辦法控制住自己體內的能量。」

「所以。這會兒還在兩千多米的高空當中,我也不能飛。索性這裡的法則專門針對異獸的……」

王明一手死死拽著一根金色的粗鏈條,一手持著已經換做長式的激光發射器,低頭看著被自己踩在腳下的幽冥靈蝠。心裡頭有些苦笑的想著。

「次神大陸的土著強者實在是限制太多了,或者說,他們有效的手段實在是太少了,連兩千多米的高空都飛不上。害得我只能……孽畜,你瞎轉什麼?!」

就在王明暗暗腹誹著次神大陸的武者技巧,頗有一些無可奈何的時候。被他用神魂幻化出來的金色鏈條捆住脖子的幽冥靈蝠突然間暴怒了起來,展開雙翼達到七十多米的龐大身軀,就這樣在高空當中飛速的旋轉起來,試圖將王明從它的後背上甩飛出去。

但是,王明拽著的金色鏈條看上去好像只是普通金屬打造而成的普通鐵鏈,可實際上它的堅硬程度卻遠遠超出的人們的想象。

遠遠看上去好像是一根鏈條,但事實上它更像是一根鐵棍,一根看上去像鐵鏈一樣的鐵棍,根本不會隨著幽冥靈蝠的快速轉動而發生扭曲或者抖動,它就是一個鋼圈,套住幽冥靈蝠的脖子之後,還連著一根結實的鐵棍。

「嘰嘰嘰嘰!」被王明套住脖子的幽冥靈蝠厲聲嘶叫了起來,而也就是這一陣嘶叫,才讓紫金色飛行器內的十九位神皇回過神來。

「奇怪,不是說有三隻幽冥靈蝠嗎?怎麼會只有兩隻?」莎爾娜神皇驚愕的說道:「還有一隻哪去了?」

「嘰嘰嘰嘰!」正當莎爾娜神皇感到困惑不解的時候,外頭的王明用行動告訴了她,另外一隻幽冥靈蝠去哪了。

「噗!」被王明套住脖子的幽冥靈蝠在飛速轉動之際,餘下的另一隻幽冥靈蝠便厲聲叫著撲了上來,看它的舉動,好像是要用利爪抓住另一隻幽冥靈蝠背上的王明。

但是,就在它大著膽子靠近王明大約十多米的時候,王明忽然間一抖左手,收回鐵鏈的同時,右手持著的激光長槍便在瞬間化作了一柄關公刀,然後狠狠的劈在了腳下這頭幽冥靈蝠的右翼上!

只聽到一聲十分厚實的『噗』聲響起,被王明套住脖子的幽冥靈蝠便發出了一陣凄厲的慘叫:「嘰嘰嘰嘰!」

肉翼受傷,身處空中的幽冥靈蝠立刻失去了平衡,如下墜的炮彈一般從空中摔落了下去。

而與此同時,一刀劈落了一頭幽冥靈蝠的王明,也已經甩出了左手的金色長鏈,十分順利的拴住最後一頭幽冥靈蝠的脖子后,整個人便在空中狠狠的一拉鐵鏈,將這最後一頭幽冥靈蝠往下又拉了幾米,接著,他自己整個人往上衝起,穩穩噹噹的落在了這頭幽冥靈蝠的後背上。

這一切都在電光石火之間完成,紫金色飛行器內的十九位神皇看的是目瞪口呆!王明的戰鬥方式不像是以命相搏,倒更像是一場驚險、刺激的馬戲表演!

「我……我知道第一頭幽冥靈蝠去哪了。」獃獃的看著外面還在努力控制最後一頭幽冥靈蝠的王明,莎爾娜神皇有些木訥的呢喃道:「原來這也可以的,這種作戰方式……還真是聞所未聞!」

「如果這不是他老師教他的,那麼,他簡直是個天才!」安東尼奧神皇發出了一聲讚歎,而沒有任何人去反駁他的誇讚,哪怕是對王明不怎麼感冒的摩爾克托,此時也是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這十九個神皇每個都是身經百戰的強者,他們當然知道,想要像王明這樣在高空中獵殺幽冥靈蝠,除了精確的判斷之外,還要有足夠的勇氣!

現在的王明就像是在鋼絲繩上跳芭蕾的舞者,稍微一個不小心就會摔得粉身碎骨!沒有勇氣的人,誰敢這樣做?

而且,他們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王明這樣對付飛行類異獸的辦法,簡直是異想天開,卻又好像真的很有效果……

紫金色飛行器內的十九位神皇毫不吝嗇自己的誇讚,看著還在和最後一頭幽冥靈蝠較勁的王明,發出一陣陣的讚美。

而此時還在最後一頭幽冥靈蝠後背上的王明,卻已經相當的無語了,他死死拽住金色鏈條的末端,然後朝著下方不遠處的紫金色飛行器吼道:「往上七十米,往左三十米,快!」

「哦哦哦……」聽到王明的吼聲,駕駛室內同樣已經傻眼的飛行員這才反應過來,趕緊哦哦的答應著,開始駕駛飛行器往王明所說的方位飛去。

大約三十秒鐘后,飛行器出現在了王明制定的位置,與此同時,還在幽冥靈蝠後背上的王明立刻按動激光發射器上的按鈕,將其轉化為關公刀的模樣后,狠狠一刀劈在了這最後一頭幽冥靈蝠的右翼上!

「噗!」

「嘰嘰嘰嘰!」最後一頭幽冥靈蝠同樣發出了一陣凄厲的慘叫,龐大的身軀在失去平衡之後,再從兩千多米的高空摔下,雖不至於斃命,但至少也要受到不輕的內傷了。

而且,失去了飛行的優勢后,不能化形的異獸幽冥靈蝠就像是退了羽毛的孔雀,變得毫無反手之力……

「砰!」狠狠一腳踩在幽冥靈蝠的後背上,接著便穩穩噹噹的落在了及時趕到的紫金色飛行器頂上,王明左手持著金色鐵鏈、右手拎著如手電筒一樣的激光發射器,低頭望向了下方的大地。

沒有雲層遮擋視線,下方的一切變得清晰可見。

那三頭被他一刀斬破了右翼的幽冥靈蝠摔落在一處滿是岩石的荒地上,此時正在拚命的掙扎,並不斷發出一陣陣忽高忽低的『嘰嘰』聲。

而在這處荒地往西大約七百多米的地方,則是有三艘不同形狀的飛行器殘骸,看樣子已經完全損毀了。

「從遭到襲擊到戰鬥結束,不過區區三分鐘不到的時間,而這三分鐘的時間裡,還有兩分鐘的時間是我在跟它們纏鬥……」

「也就是說,這三頭畜生在短短一分鐘的時間裡就摧毀了三艘飛行器,難怪莎爾娜他們發覺遇襲之後,首先想到的就是打開艙門跳出去。」

「飛行器在高空遭遇飛行異獸的幾率並不低,但一般遇到的也都是三五級的異獸,根本不能給飛行器帶來太大的威脅。」

「這次倒好,一次出現三頭飛行類獸王,如果不是我反應及時,恐怕這一千多艘飛行器最終能夠安全落地的,絕對不足一半。」

「而飛行器內部使用的能源獸核,也會在損毀之後發生爆炸,這種恐怖的爆炸威力,幾乎能夠殺死任何一位在場的神王……」(未完待續。。)

… 站在紫金色飛行器頂上的邊緣,低頭看著下方地面上的三艘飛行器殘骸,王明神情有些複雜的搖了搖頭,用只有他自己能夠聽到的聲音自語道:「次神大陸的神王、神皇,對比起老祖、半神來,實在是太孱弱了,強者該有的手段,他們愣是一點都沒有……」

「……他在搖什麼頭?」機艙內的莎爾娜神皇仰頭看著就站在她頭頂上搖頭嘆息的王明,有些摸不著頭腦的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其餘神皇,結果換回來的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情。

「可能是在嘲笑我們太膽小了吧。」安東尼奧神皇半真半假的說了一聲,接著便打了個哈哈,說道:「行了,別管王明神皇為什麼搖頭了,之前有三艘飛行器墜毀了,趕緊下去救人吧!」

「哦,還有那三頭幽冥靈蝠,這點高度摔下去還要不了它們的命,先下去把這三頭畜生結果了先!」

於是,隨著紫金色飛行器內諸位神皇的一聲令下,這一千多艘飛行器的降落地點,就被改成了下方的那一片荒地。

獨自一人站在飛行器外殼頂上的王明舉目望天、雙手背負,頗有一種高手寂寞的味道……

他是不是高手寂寞誰也不知道,只不過王明的舉動卻引導了在場所有神王的好感,因為如果不是他選擇出手,這一千多艘飛行器最終能夠安全落地的絕對不足一半的數量!

也就是說,王明那看似莽撞的選擇,卻變相的拯救了在場的所有神王乃至十級武者,因為誰也不確定自己所乘坐的飛行器,是不是成了幽冥靈蝠攻擊的目標。

當這一千多艘飛行器如雨點一般降落之後,立刻就有數百位神王一同找到了剛剛才一刀結果了三頭幽冥靈蝠的王明,這幾百位神王朝著王明深深的一鞠躬,由衷的說道:「感謝王明神皇陛下救了我們大家……」

「感謝王明神皇陛下救了我們大家!」相同的一句話。在數千人的高呼下變得無比清晰,聽覺上的衝擊也十分的震撼。

望著那一片朝王明鞠躬致謝的神王以及十級武者,莎爾娜神皇等人不由面面相窺,最後也只能聳聳肩膀相視而笑,卻不知道是在笑些什麼。

毫無疑問,經過這一次事情之後,王明在神皇、神王乃至更低一級的十級武者當中,建立起了極高的聲望,這絕對是好事一件,尤其對王明來說。這更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

lixiangguo

正當慕雲傾還沒有明白之際,只見黑影張開雙臂,身前出現一個透明的光球,在這個光球當中,飄蕩著各種顏色的霧氣,一縷一縷的,似是在掙扎。

Previous article

「我……我會吹簫……」李姝蓉細小的聲音,在他們停下的剎那,適時響起。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